【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0/2019              

余东海:《“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作者: 余东海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时逢“八九民運”三十周年、“五四”一百周年,王丹、李進進、嚴家祺(執筆)诸君发表了《“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紀念「八九民運」三十周年、「五四」一百周年》。宣言既有正确处,也有不少错误。正确的就不提了,兹摘录其中一些有重大错误的段落进行简单点评。

宣言说:
第一次天安門學生運動,「外爭國權、內懲國賊」、「拒絕和約簽字」的目標得以實現,強化了中國人民不受屈辱的意誌,是後來國民黨政府、共產黨人以及中國人民抵抗日本侵略的精神力量。沒有五四運動的勝利,就沒有抗日戰爭的勝利。
东海曰:
五四运动包括所谓的新文化运动,其实是一次反文化、反文明的民粹主义运动,反掉了中华文化的精神,捣乱了中国人民的思想。为马列泛滥扫清了传统障碍,为日寇侵华提供了道义借口。从此上无礼下无学,上慢下暴,内贼外寇,交替纵横,“民国”名义虽在,中华彻底灭亡。

五四开始是双去:去儒家化,去中国化。但毕竟人还有人味,国还是国家。四九以后是双非:非国化,非人化。以马立国,国不国,国家成了监狱乃至地狱;以马育人,人不人。外则没有人权自由,仿佛奴隶;内则丧失人格尊严,充满奴性。这就是亡天下的标志,是文化反常的必然结果。

五四以来,文化多重反常,反孔反儒是一重反常,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泛滥又是一重反常,马列主义入宪,意味着反常文化成了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将文化反常推到了极致。主体文化反常,必然导致思想观念、价值标准、政治制度一切异常,社会全方位反常。这种社会,正常人置身其中也会失常,好人置身其中也会变坏,一切外面的好东西进入其中都会异化。就像奔驰,在其他国家都好好的,到了马邦就特色化了。

宣言说:
毛澤東的革命,是繼太平天國革命後又一次農民革命。毛澤東為了讓這場農民革命穿上了馬克思主義和民主主義的外衣,就把中國歷史上改朝換代而進行的暴力革命,稱為新民主主義革命。
东海曰:
只有针对暴政、吊民伐罪、顺天应人、高度正义的武装行动,才配称为革命。毛澤東和洪秀全领导的都是民粹主义的造反运动,纯属冒牌革命。馬克思主義和民主主義则名副其实。民主主義就是民粹主义,马克思主义则是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相反相成的统一,既反中华传统,也反自由民主。

宣言说:
袁世凱當上中華民國大總統不久,就想當皇帝,為了登上皇位,大搞尊孔祭天。在尊孔祭天的大環境中,袁世凱公布了《修正大總統選舉法》,規定大總統任期由5年改為10年,連選可以連任。袁世凱確立了總統終身制後 ,下一個目標就是恢復君主制,正式稱帝。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參政院向袁世凱大總統獻上推薦書,推薦袁世凱為中華帝國皇帝。一九一六年一月一日,袁世凱正式稱帝,這一年改為「洪憲元年」。新文化運動之所以提出「打倒孔家店」,與袁世凱尊孔、稱帝密切相關。
东海曰:
袁世凯并非要复辟帝制,而是要推行君主立宪制。早在戊戌变法时期他就认同变法人士的立宪主张。他认为革命党人的共和制过度否定传统,不符合国情,将传统制度和共和制结合的君主立宪制才是最好的制度。袁世凯立国号为中华帝国,改年号为洪宪。洪宪就是弘扬宪制。袁世凯失败是必然的,盖清朝灭亡,儒家文化饱受怀疑和反对,君主立宪制也已不合时宜。但不能因此否定尊孔的正确。

宣言说:
一百年來的兩次新文化運動,有一點是相同的,就是要找出辛亥革命廢除了皇帝制度後,本來是普普通通的人,還想做皇帝的文化根源,也就是說,要從中國文化中發掘出一個人有了權,就想擁有專制權力、終身獨裁的思想根源。
东海曰:
习近平恢复终身制,是马家极权主义本质使然,与儒家没有关系。毛氏反孔灭儒,照样终身独裁。难道毛氏的“終身獨裁的思想根源”不在马学反而在儒学?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大多数知识分子和网名的眼光集中在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上。有人认为“突破任期制是个严重的宪政颠覆”,好像原有宪政似的。

其实,只要马列毛在上,宪政就不可能。党主制下,国家主席、副主席只是象征性的职位,任期长短无足轻重。取消任职时间限制未尝非好事,如果让这个职位由虚变实,就为以后突破党国体制提供一点方便和一线可能。

宪法中最重要、最关键的是关于指导思想的阐述,这从根本上决定着国家的性质和政治的品质,决定着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优劣。关此,中共中央关于修宪的建议增加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保留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星还是那颗大灾星,月还是那个红月亮。马毛不去,宪政无望。但似乎没有人关注这一条。

应该重点关心的没人关心,应该坚决反对的没人挂怀。只要“马列主义毛思想”之类东西继续在宪,国家主席任期有没有限制,根本无伤极权主义之大恶。

宣言说:
儒家文明既有精華,又有糟粕。一百年前的第一次新文化運動,提出「打倒孔家店」,一百年後的今天,在儒家復興中,掀起了吹捧王陽明的熱潮。十六世紀初,王陽明在貴州流放了三年,在習近平推崇王陽明後,貴陽市修建了王陽明主題公園,建立了博物館展示他的成就,將他曾經居住的洞穴變成一個神殿。
东海曰:
反儒派有温和与激烈之别,精华糟粕并存论是温和反儒派的典型说辞,似是而非。儒家礼制因时而异,儒家理义万古不易,其经典原则和基本思想,具有至高无上的真理性、正义性和普适性。打倒孔家店的文化反动,必然导致社会反常和政治反道。从政治上为百年反儒恶潮画上句号,有限容儒和推崇王阳明,是习近平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习近平或以为儒马可以并存,儒家可以利用,殊不知,儒家文化是一切邪说恶制的天然克星。正邪不两立,儒家的回归,意味着中华文明重建有望,极权丧钟即将敲响。

宣言说:
經過漢朝的董仲舒,和孔子後1600年的宋朝的朱熹,以及明朝的王陽明,大大修正了孔子的儒家學說,為中國專制政治制造了一個完整的意識形態。朱熹提出的「理學」和王陽明提出的「心學」,是中國崇拜君權、扼殺人權的「理學」和「心學」。在儒家的歷史上,特別是朱熹和王陽明,融合了佛教和道家、道教思想,把儒家思想塑造成一種為鞏固專制統治、禁錮人思想的新的儒家學說。
东海曰:
董仲舒、朱熹、王阳明与孔孟一脉相承,可以说有所发展,不能说“大大修正”,更不能说理学心学“崇拜君權、扼殺人權”和“禁錮人思想”。理学心学仍然遵循敬天保民、正君之心、推崇王道、崇拜圣王的外王学原则。注意,崇拜圣王和崇拜君權截然不同。另外,朱熹和王陽明对于佛道思想严防密守,绝无融合。详见东海《宋儒和理学》一书。(待出版)

宣言说:
儒家除了精華一面外,還存在糟粕。西漢董仲舒的「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南宋大儒朱熹的「存天理,滅人慾」、明代大儒王陽明的「心學」,是明顯的糟粕。問題是許多糟粕,在專制主義中國的大環境中,今天還被當作精華廣為宣揚。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說,王陽明的心學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精華與糟粕,是非混肴、黑白顛倒。
东海曰:
“三纲”、“存天理,灭人欲”是正宗儒理,“心学”是正宗儒学,与孔孟之道一脉相承。视之为糟粕,就架空了儒家文化,这才真是是非混淆、黑白顛倒。

三纲概念出自《白虎通义》所引之《含文嘉》,为古之遗言,三纲思想和精神早就存在于儒经。三纲与五常都是儒家核心理念。朱熹说:“三纲五常,亘古亘今不可易。”王夫之说:“三纲五常,是礼之本原。”从《白虎通三纲六纪篇》中对君臣、父子、夫妇关系的阐述可见,“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并非简单的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而是强调道德责任和制度程序上的上下主次之别。君臣之间,君上要能以德服人,群下归心,臣下要厉志坚固,坚持原则;父子之间,父要懂得规矩,以法度教子,子要孜孜不倦遵循道义,要对父亲的过错有所争辩劝谏,以免父亲陷于不义;夫妻之间,丈夫以道扶接,妻子依礼服从。详见东海《三纲论》。

宣言说:
這些糟粕,可以歸納為三點:一是在提倡「仁義」「道德」時,沒有「權力限制、權利保障」觀念。二是在提倡「德治」「仁政」時,缺乏「法治」「憲政」觀念。三是看不到國際關系與人際關系的區別,用儒家「家天下」思想處理國際關系。(摘要)
东海曰:
都是外行话。对于权力,儒家外王学既有高严的道德要求和相应的道德尊重,又有一定的制度限制。如果说西方自由主义是“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儒家外王学就旨在把权力限在礼制中,同时致力于民权民生的关怀。当然,历史上儒家政治的“權力限制、權利保障”受到家天下君主制的制约,不可能与现代法治、憲政那样严密明确。

人类历史是不断发展的,儒学在政治上、制度上也必须根据“时中”原则的要求时俱进,与时偕宜,所谓“礼,时为大”、“礼以义起”是也。家天下君主制,有其历史的合理性,又属于历史的局限性。儒家一方面予以历史的尊重,但又不会抱着家天下君主制不放。选贤与能的公天下,才是政治之常道和儒家之理想。

即使在家天下时代,对人伦和政治、私事和公事、人際關系与國際關系的处理,儒家都有明确的区别。

宣言说:
“五四”一百年來,經歷了兩次工業革命的中國,從一個傳統的農業國,轉變為工業國。現在的中國社會,不是什麽社會主義,而是一黨專政下的兩極分化的「老資本主義」社會。由於外來的馬克思主義在事實上被中國人民所拋棄,中國社會思想形成了一個大空隙,傳統儒家思潮趁機在中國復興。今天中國儒家復興中最大危機是,儒家糟粕,沈渣泛起,又使中國社會中彌漫在皇權崇拜中,這是儒家糟粕對普世價值的最後一次抵抗。
东海曰:
馬克思主義依然在宪,依然拥有指导思想和第一学科地位,其唯物主义、社会主义信仰依然深深地影响着广大官民,何谈被抛弃?

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有左中右三条路线。毛氏是左路,马家原教旨,极权主义加民粹主义,马学为主秦法家为辅;邓氏是右路,马家修正主义,极权主义加资本主义,马学为主西学为辅。习是中路,半毛半邓,立足于马学而兼收儒学和西学。所以似毛非毛,似邓非邓,似传统非传统,似西方非西方,习路特别混杂四不像,原因在此。

万变不离马宗,现中国依然姓马:党是马党,路是马路,制度是马制。政治制度是党本位的党主制,经济制度是社会本位的公有制。虽然辅以私有经济,市场经济,并未改变公有主体、特权主导的极权主义本质。注意,特权市场经济、国家资本主义,本质上仍然属于社会主义,与真正的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截然不同。

宣言说:
一個國家,只有在正義的陽光照耀下,才能有法治、才能有全社會良好的道德風尚。在“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之際,中國第二次新文化運動正在興起。一百年前的五四運動後,由於西方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傳入中國,新文化運動實際上被打斷。在一百年後的今天,當習近平學習袁世凱時,一場大規模的新文化運動,從北京向全中國和全世界華人區域蔓延。
东海曰:
一個國家,只有在正義的陽光照耀下,才能有法治、才能有全社會良好的道德風尚。没错,然正義的陽光的源头,是优秀的文化。中华仁本主义和西方人本主义文化,各有真理性、普适性和正义性。一百年前所谓的新文化運動,不仅没有启蒙民众、导良社会,反而导致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泛滥,是因为“新文化運動”本身就是民粹主义运动,反掉儒家反掉传统,也就让民主自由丧失了植根的土壤。
我早就指出,反孔反儒,不仅新德治礼制、王道政治不可能,民主政治也不可能。反孔反儒的社会,只适合极权暴政。

所以,比民主自由启蒙更重要的是儒家的道德良知启蒙。现中国的新文化運動,应该是一场以儒家文化为主、自由主义为辅的新启蒙运动。

宣言说:
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人知道,儒家文明是中華文明的基礎,孔家店不能打倒,但儒家文明中還是有糟粕,只有剔除糟粕,發揚儒家文明的精華,中華文明才能真正復興。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雖然共產黨保住了政權,但共產主義被中國人民拋棄了。在共產主義被人們拋棄時,儒家復興的同時,儒家的糟粕趁機泛起。今天我們在第二次新文化運動中要做的是,堅定不移地剔除儒家糟粕,把儒家精華發揚光大。
东海曰:
要把儒家精華發揚光大,首先要深入了解、理解儒家,要深入了解、理解儒家,就必须读经,读四书五经。这是儒家文化的基本载体,承载着以儒家六观(世界观、人性观、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和历史观)为核心的儒家最中正的思想原则、观点集群、道德追求和价值标准。不学诗则无以言,不学礼则无以立,不读经则不知儒,不知儒无以弘道,无以发扬精华光大儒家也。

宣言说:
當“六四”屠殺真相在中國大地上得到曝光、當正義的陽光照耀中國大地時,作為中國文化傳統的儒家,將面臨一次二千多年來的偉大革新。從二零一八年以來的中國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將在吸收全人類普世價值的基礎上,剔除儒家維護專制政治的糟粕,使儒家文明在21世紀得到復興。在未來,當的糟粕了糟粕的儒家文明、將成為猶太教文明、基督教文明、伊斯蘭文明、佛教文明、印度文明、日本文明以及其他文明之間的和平友好的橋梁。
东海曰:
美国副总统彭斯一次在华盛顿演讲中表示,只有台湾的民主制度才是所有中国人的最佳选择。未必也。中国面临三条道路选择:一是继续马路,二是自由主义道路,三是仁本主义道路。

三条路其实只有两条。盖马路之理论已经彻底破产,实践亦完全失败,是一条彻头彻尾的邪路加绝路。坚持马路,无异自绝于人道,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天下。

其余两条都是活路,然适宜性和品性不同。对于中国来说,自由之路即西方化、民主化,只是次优选择,仁本主义即儒家化、礼乐化才是最佳选择。仁本主义价值观可以肯定、容纳西方普世价值而超越之,新礼制可以学习、吸收民主制度精华而统合之。这是最中正、最中国也最人道的道路,不仅眼下可以救民救国,而且未来有望赶西超美,并引导美西同归仁道,实现大同理想。对此,东海有《中华宪政纲要》诸文件详论之,欢迎海内外有识之士批评指正。

2019-4-17余东海
 
关键字: 余东海 新文化運動 第二次
文章点击数: 29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