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2019              

巩胜利:《美中协议》:“特习会”100年建树!

—— 史鉴全球老大与老2过往70年:迎击现在、明天与未来100年

作者: 巩胜利



【核心提示】:据美国《华尔街日报》北京时间4月18日报道:4月29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暂定访问北京,5月6日中国副总理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6月,在美中贸易战周年之际,《美中协议》有可能于“特习会”签署。
 
4月3日至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华盛顿共同主持第9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拉上帷幕,4月份的第十轮谈判将产生结局……中美双方讨论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结构性”协议文本,取得新突破性进展。双方决定就遗留的问题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一步磋商,按特朗普总统话说就是,在4周之内结果(也就是一个月之内)。那么由此而结论:5月份就是“习特会”当然的“分界岭”了……这大概就是“美中贸易战”周年的“年庆时间”。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美中协议》具有“史诗级”的意义。“史诗”顾名思义:超过200年时间吧。“美中贸易战”是继人类“第1次世界大战”、“第2次世界大战”之后,第3次世界大战一般的、人类史上第一次、另类前所未有的“世界大战”……
 
4月13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证实说:“我们正在取得进展,我想要谨慎。这不是一次公开谈判……这是一份非常、非常详细的协议,涵盖以前从未得到处理的问题。”他说:“这远远超越美中过去40年任何时期、看上去像双边投资协定的东西。”
 
4月14日,美国财长姆努钦称,如果美国未能履行潜在的《美中协议》中的承诺,它愿意面对“后果”,这表明双方距离达成协议更加接近。姆努钦13日对记者说:“美国正在这份协议中作出某些承诺,中国也在作出某些承诺。”他说:“我希望执行机制能双向运行,我们相信我们会履行承诺,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就应该出现某些后果,对另一方来说也是如此。”姆努钦说,两国旨在结束九个月贸易和关税战的谈判正取得进展。他说,根据正在讨论的协议,美国和中国将各设一个“执行办公室”来监督协议的遵守情况。
 
据4月17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最新报道:美中贸易战进入最后最难阶段,及开放网络谈判。中方最新让步,同意部分开访云计算服务限制,美方则要求彻底放开,与全球的互联网兼容、同步开放。若中国互联网撤“长城墙”,则互联网洞开全球各国,此谈判事关整个《美中协议》的成败……
 
(1)
中美第九轮磋商结束,双方共同确认通稿只有短短中文156个字,但却信息量丰超级富,简要说四点:第(1)、中美双方至少“讨论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这是中美贸易磋商中最重要的7个领域,全都谈了,没有漏的。第(2)、讨论的是“协议文本”——也就是国与国之间的游戏规则,并且取得了新突破性进展。这意味着这场史诗级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离最终定稿很近了。第(3)、美中“双方决定就遗留的问题……进一步磋商”。遗留问题通常是少数问题,换个角度看就是说大部分问题已经达成了共识。第(4)、“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一步磋商”。全方位的各种有效方式,包括高级别磋商,也可能是极个别的方式,如果重要的问题都已经谈妥,两国高层就不需要再当面谈判了。
这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实践与解决方案:中美两国的现在与未来……
当然,只要还没有正式签字,一切都有变数。我们仍要“高度重视、充分诚意、坚守底线、两手准备,平常心”。
4月4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刘鹤时称美中快要达成“史诗般”协议;特朗普透露,如果双方能达成协议,将在美国举行与习近平的峰会……
 
(2)

华盛顿4月4日电: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表示,美中双方“已经快要达成”一项“全面的”、“史诗般”的协议。他说,在接下来的四周左右,“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将被宣布”。他透露,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举行峰会。 美东时间4日下午4点半,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正在华盛顿进行第九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
据新华社报道,刘鹤首先转达习近平给特朗普总统的口信。习近平在口信中指出,过去一个多月来,双方经贸团队通过各种形式进行密集磋商,在两国经贸协议文本关键问题上取得了新的实质性进展。希望双方经贸团队继续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精神,解决好双方关切的问题,及早完成中美经贸协议文本谈判。当前形势下,中美关系健康平稳发展,关系中美两国人民利益,也关系世界各国人民利益,尤其需要我们发挥战略领导能力。他说:“我愿同总统先生通过各种方式保持密切联系,相信在我和总统先生共同指引下,中美关系一定会取得新的更大进展。”
在会见刘鹤副总理时,特朗普说:“我们进行了大量的讨论。我们快要达成协议了……我们确实离达成协议越来越近了……在接下来的四周内,或者更少,或者更多,无论如何,一些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将被宣布。”他称:“(谈判)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取得进展。我要说,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好,非常、非常好。”
在被媒体问到目前谈判的进展状况时,特朗普说:“我们已经达成的共识远远超过了我们尚需达成的共识。一些最艰难的事情已经达成一致。我认为我们现在做的一些事情实际上更简单。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全面”的协议,它非常完整。”后来他又称这将是一个“史诗般”(epic)的协议。
 
(3)  

美方谈判领衔人、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我们工作很努力。(刘鹤)副总理是我们伟大的合作伙伴。他成了我的好朋友。我认为,他对中国改革的承诺是这个项目有机会成功的原因……仍然有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我们取得的进展肯定比我们开始时想象的要大。”
美国政府一名官员当天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表示,美中本周谈判朝达成贸易协议又迈进了一步,但在特习举行峰会之前,仍需要敲定一些难点问题。双方周四逐行讨论协议文本,周五继续讨论这项协议。
这位官员承认,目前的难点问题在于,双方在美国是否有权利用关税作为执法工具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即使双方达成协议,美国仍将保留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中国一直在推动取消关税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将要求中国在2025年前履行从美国购买更多商品的承诺,不同的产品将有不同的时间表。谈判代表没有为解决结构性问题设定时间表。
美国媒体本来报道特朗普可望于4日宣布“特习会”时间和地点,但实际上没有发生。《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宣布峰会的计划遭到其贸易顾问的反对。知情人士说,美方最初提议在海湖庄园进行会晤,但中方一直在推动习近平到华盛顿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或在第三国选择一个中立地点举行会晤。
特朗普4日最后将达成协议的时间框架定为4周左右。他说:“我期待见到习主席。它(峰会)会在这里。如果我们达成协议,我们将举行峰会。如果我们不能达成协议,就不会有峰会,但是我们很有可能有峰会。”
在被问及对美中关系40年的评论时,特朗普却提到对美中之间应当解决问题的看法--他似乎认为下一步美中俄应当展开军控谈判。他说:“我认为如果我们团结起来,而不是制造这些武器会更好。所以我认为这可能是第二阶段……中国在军事上花费了很多钱,我们也是,俄罗斯也是如此。我认为,这三个国家可以联合起来,停止开支,把钱花在可能对实现长期和平更有成效的事情上。”
 
(4)

自2018年6月美中贸易战开打至今,中美双方已经谈判了九轮,每次谈判开始之时,双边情绪都相当乐观,都期望尽快达成协议,可每次都功败垂成,功败垂成的主要因素如下:其1)、特朗普善变,是其强势“谈判的高超艺术”绝技,所谓极限施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最典型莫如2018年5月18日特朗普会见刘鹤,释放非常乐观信号,全世界都以为贸易战不打了,结果美方很快变脸,连续加征关税。特朗普和北朝鲜领导人越南会面不欢而散,顺便还撂下一句话,说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如果不满意,也可以立刻离开谈判桌。以此而论,与特朗普打交道,除非白纸黑字签下协议,否则谁也不能100%保证。特朗普政府谈成首单《美墨加协议》就是这样尖端而实用又方略,构成特朗普政府不同于美国历史上任何一届政府的高屋建瓴、深谋远虑。
其2)、特朗普政府谈判内容越来越广泛、深刻、远瞻。特朗普坚持要一个“全面的、综合的协议”。2018年开始谈判时,没有货币汇率议题,也没有单边执行机制议题(至少媒体报道如此)。如今两个议题成为重大难题。到谈判最后关头,特朗普是否会提出新的议题?殊难逆料。其3)、特朗普的宣告和其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说法有很大差别。特朗普说四周内可能宣布首脑峰会,莱特希泽则说仍有很重大很重大的事项没有达成共识(there are major, major issues left)。莱特希泽只说谈判进展比起初预料的要好一些(we are certainly making more progress thanwe would have thought when we started)。其4)、特朗普及政府团队早已将他们的底线要求公之于全球各发达国家,令发达国家不改变就要出局、受到机制淘汰出局。特朗普政府坚持要求美中达成的协议必须有一个强制性执行机制,而一旦美方认为中方违反承诺,将可以单方面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而且要求中方承诺不得对美方征收报复性关税,也不得诉诸世贸组织(WTO)挑战美方的举措。
可见尽快达成协议绝非易事。特朗普主张并向全球极力推出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就是这样,超世纪的“三零”策略,出笼不到三年,却令使用半个多世纪的WTO国与国关贸税收制无解、无痛、义无反顾而死,怕是未来过50年也依然实用,并符合绝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发展方略,致全球高成本国家在这种大环境之下高成本国家无疾而终、无法生存、而自动消耗、消亡而死。
 
(5)

特朗普政府自2017年1月20日上任至今,他国内政策之变,到国际游戏规则的根变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放宽全球视野来看,中美贸易谈判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可能超越大多数人的想象。理由是:其一、贸易经济关系只是中美全面关系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许逐渐(或已经)演变为不是最重要的部分了。“中国人民老朋友”基辛格和鲍尔森已经多次公开说:中美关系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既然如此,中美经贸关系也就不会回到从前了。这就是特朗普政府多次说,即使达成协议,也不意味着今后就不再对中国加征惩罚性关税。其二、美国精英阶层或“统治阶级”“资本主义”对中国的看法早已发生革命性根变。问题的核心和关键早已不是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了,而是美国精英阶级以他们自己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来解读中国的战略方针和基本政策、未来方略,认为中国正在或已经与美国、资本主义阵营“分道扬镳”了(美国人用语是“diverging”)。
特朗普及政府对中国的不满根源在于:(1)、担忧国进民退,致全球资本环境发生异变;(2)、不满国企补贴,与全球资本主义阵营的非国有企业发生阻抗;(3)、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窃取,与资本主义公然对垒;(4)、全球市场经济监管、及竞争大环境发生病变;(5)、中国制造2025要统治科技产业、中国制造2025主要依靠补贴、保护主义国有资本享受资本独大和海外独享资本饕餮盛宴;(6)、外交政策从自我克制、韬光养晦转向大国自信和大国外交;(7)、特朗普政府已经摒弃WTO、WTO让中国获益太多,国与国之间关税时代已经走向终结;(8)、中国关税则是其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3倍,令到发达国家不可能有这么多关税而维系。
2018年4月美国豪华代表团到访中国谈判顺、逆差时就明确提出的要求。致力于长期研究、方略中美双边关系和各种交流、美国很有影响力的“中国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讲了如下几点:第(一):“过去几年,美国出现一种共识,那就是以前支持中国的那些美国人士现在都沉默了!”第(二):“美国人感觉他们没有受到公正的待遇。美国人认为中国没有履行2001年加入WTO或2005年宣告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时所做的承诺。”第(三):“如果你今天向美国的商界、学界或者媒体界做一个调查:中国有没有履行承诺?答案很可能是没有。”第(四):“美国原来有一些会为中国说话的利益群体,现在这些人需要重新对中国建立信心。”第(五):“但是,我觉得首先是中国政府要主动来修补这种关系。中国政府必须要通过降低关税,降低非关税贸易壁垒或者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监管更加透明,通过这些来赢得美国商界的支持。因为这些原因,美国商界对中国失望了,被分裂了。”中美40多年积累的“互信——全部亏空。如中国上网,几乎都全部上不了美国网,美国媒体全球通达却被中国全屏蔽,美国对中国教育全通达、接受,在中国谷歌、脸谱等在中国都形同有无。”
 
(6)跨越美中关系40年?

来自美国白宫新闻秘书行政当局与中国贸易会谈的声明(2019年4月5日)
“根据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斯蒂芬•马努钦在2019年4月3日至5日欢迎了中国的刘鹤副总理和一个中方代表团,进行贸易谈判。谈判的主题包括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移、非关税壁垒、农业、服务、采购以及执行。美国和中国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会谈,在诸多关键议题上取得进展。重要的工作依然存在,而牵头人们、副部长们和代表团成员们将继续接触,以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
4月15日路透社报道,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周六(13日)在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的间隙对记者表示:美、中贸易协议将“超越”之前推动中国向美国企业开放市场的努力,双方的谈判有望“接近最后一轮”。他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接下来一周将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进行两次电话交谈。双方官员还在讨论是否需要更多面对面会谈来达成协议。
美国财长努钦表示,双方谈判有望接近尾声,此外,最终双方达成的协议不只是一份双边投资条约,而且协议将显著改变40年来两国的贸易关系……美国财长:谈判有望接近“最后一轮”!“我认为我们有希望接近解决问题的最后一轮谈判,”努钦称。当然,努钦还重申,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努钦及其团队专注在达成一份好的协议上,而不是去在乎是否能快速达成协议。努钦说:“做得好比任意设定一个期限来得重要。”不只是一份双边投资条约!这是否意为着特朗普美国政府与习近平中国党政正着手推出一部雄心勃勃、跨越“美中关系40年”的《美中协议》?
姆努钦表示:《美中协议》正在谈判的协议包括七个章节,这将是“40年美中贸易关系中最重大的变化”。他还说,这笔交易将得到“双方真正执行”,如果美国未能履行其在交易中的承诺,美国将受到处罚。“我希望执法机制在两国都有效,我们希望履行我们的承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就应该产生某些后果惩罚,而对中国来说也是如此,”这位美国财政部长说。他在与中国的谈判中发挥关键作用——致美中关系过往40年未决问题,得到根源解决……
据4月18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暂定于4月29日再次到访问北京,中国特使刘鹤将于5月6日再次轮回访问华盛顿。美国和中国初步安排了新一轮面对面的贸易会谈,目标是在5月底或6月初举行《美中协议》“特习会”签字仪式。
 
(作者系中国国家发改委《财经界》前专家学术委员会常务秘书长,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尖端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经典论著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穷人到底有多穷》等,分解了中国社会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源问题。在国际主流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BBC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震惊世界论著,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经济参考报》《银行家》《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求是》《红旗文摘》等广泛发表过系列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力量”。巩胜利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四川大学特邀教授,重庆工商大学客座教授,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超过30多年的著名独立学人,《国情内参》前首席研究员,现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财经界》专家学术委员会常务秘书长。巩氏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新论,在中国、美国、欧洲、香港等地有数以亿万计读者群体和东西方共有的广泛“话语权”。
 
 
关键字: 巩胜利 特习会 美中协议
文章点击数: 246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