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1/2019              

唐宋民: 听党话跟党走的结果

作者: 唐宋民

一是,不能有过多自由。“核心价值观”里也有“自由”不错,但那是给洋人看的。
 
二是,听党话跟党走的实质,是听习近平话,跟习近平走。因为习近平是党的“化身”,就像《西游记》中“三打白骨精”里的那个女妖怪,经常以“化身”出现在世人面前。
 
三是,习近平说的是什么话,是要中国倒退的话;习近平要走的路是什么路,是要中国倒退的路。因此,听习近平的话跟习近平走,就等于听倒退者的话,往倒退的路上走。而大家都知道,听倒退的话,就是听四十年前的话;走倒退的路,就是走四十年前的路。今天估计答应的人虽仍有不少,但大多是鬼迷心窍思维不正常者。
 
习近平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所谓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是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是躲不过去不得已才讲的一篇违心话。当时中美贸易战打得正“嗨”,而之所以有这场“战争”,是因为美国发现习近平非但不想深化改革,走完全市场经济化的道路,反而要走回头路。这让帮助中国多年的美国很失望,很恼火,于是就想办法制裁这个独裁者。习近平感到无路可走,不得不做做样子。依他本人,没有半点改革心思,更不提什么“深化”了,这一点,北大教授郑也夫在《政改难产之因》一文中讲得很清楚:政治改革深化一点,他们的权力就失去一点,因此,“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在削弱他的政党”。
 
所以说今日之中国,习近平是改革开放最大的叛徒或敌人——或者,如果说习近平从来就没想过要走改革开放的路,内心一直念念不忘的是改革开放前,那么,说他是“叛徒”,就已经过誉,他其实连“叛徒”的资格都不够,因为从他借父亲声望一条官道走过来,不论做县委书记还是市委书记抑或省委书记,根本看不出他有改革的愿望,因此,他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头号敌人,最大障碍;而凡改革开放的敌人,也正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这就是“听党话跟党走”的要害。下面再分说几句。
 
喊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其实质,就是多给了民众一点自由。在中共统治下,自由,即等于改革开放。共产党自己,没有丝毫改进。习近平上台后,大概感觉到不能给中国人自由,或者不能给这么多,因此,一上台,就将自由逐渐收回。
 
这也难怪。因为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来的自由,不是中国民众自己争取的,而是一届又一届中共头领或党中央“给”的。有人可能要说,是安徽凤阳县小岗村那十八户农民争来的。
 
千万不要信。如果不是中共做出一个个“决定”,十个、一百个“小岗村”也不起作用。三十年前单是北京城,就有上百万学生掀起反腐败运动不说,当时全国也都跟着动了起来,结果如何,腐败非但没有反下去,之后的三十年更是腐败到无可救药。不仅如此,他们非但不去反腐败,反而把要求反腐败的学生运动给镇压了!
 
这就铁一般的证明:中国人的自由,到今天,还是共产党给多少就有多少,就像有个前任常委曾在纪念香港基本法实施十周年的座谈会上所表示的:“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而两年前,现任一常委说的更是杀气腾腾:“中央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权力关系是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而不是分权的关系,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高度自治’为名对抗中央的权力”。
 
既如此,截至今日,七十年来,中国落后也好,先进也罢,不自由也好,自由也罢,好坏都归共产党。这个国家是一党执政,共产党说了算,任何争功抢过者都是犯了“幼稚病”。
 
毛泽东领导二十七年,把国家领导得中共自己都担心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当年共产党明白,是该给人民一点自由的时候了,再不给,“国将不国”,而国将不国,自然也就党将不党。所以,给人民一点自由,有人以为是在救这个国家,救这个国家的人民,其实呢,主要是为了救共产党自己——只是稍带“救”了人民。
 
如果伟大领袖没有去向马克思报到,当年经济也没有到“崩溃边缘”,没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甚至还能给外人哪怕一点点“欣欣向荣”景象,而不只是像毛泽东在他的诗词里说的“莺歌燕舞”,你说他们还会改革开放吗?
 
就算伟大领袖后来“撒手”不管了,邓小来复出,如果看到国家“还过得去”,也未必会想到改革开放。这从改革开放不久就定下“四个坚持”,足以证明他思想的维度以及“境界”。历史证明,他还是不肯放弃一党专政,或者害怕放弃后,人们会对中共进行清算。即使有限的改革开放,也要由共产党控制,而控制改革开放,就是控制人民的“自由度”,否则当年北京的魏先生也不会被重判十五年——贴你一张大字报,就判重刑,与封建时代何异。
 
所以说,这四十年来的“一切成就”,都是共产党在无奈之下给了中国人一点自由的结果。做为享受了这点自由的中国人,当然要感谢共产党。这时即使有什么人说他们是魔鬼,也要感谢魔鬼。但如果说自由是你共产党给的,那么不自由也是你共产党限制的。而况,自由,难道不是中国人应该享有的吗?应该享有的东西你却限制,人民只能痛苦地承受;后来不得已,给了人们原本就应该享受的,人们却要感谢,人类文明“条款”中像是没有这一条。
 
所以说,如果自由一直是别人给的,那么这自由也就永远是他们想给就给,想收回就收回。因此,中国人“争自由”这个老话题也就一直存在。什么时候,自由是我们争来的,并且让他们不论有枪有炮还是有坦克都没办法收回去,那自由才是真自由。
 
如果今天不能说“革命尚未成功”——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想到革命,也没有发生革命的条件——那么,我们在说现有的一点自由不是争来的同时,只好请诸位“继续努力”了。
 
最后说一说“听党话跟党走”。这显然不单是一句让人感到可笑的话,而且在人类已进入智能时代的今天,还在这样说,就是一句反人类的话。在今天,“反人类”,是大罪,任何文明组织、文明地区、文明国家,都有权利对这种人进行谴责。然而,中国当朝君主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向人类文明挑战。可见此君主是逆人类文明而动。
 
如果中国人,包括那些大学生,当真“听党话跟党走”,其结果,必然导致整个国家与人类文明差距越拉越大,最后让这个所谓“文明古国”继续回到“古国时代”,与人类文明再一次更大的脱节。
 
众所周知,在今天的中国,自从习近平上台后,一天天把权力集中到他一人之手,所以事实上,他就是党,他就是人民。所谓听党的话,就是听习近平的话;所谓跟党走,就是跟习近平走;所谓为人民,就是为他习近平。因为他一个人就代表整个国家的人民。他也就成了中国最大的“人民”。没有一个人民可以不花钱就能喝上128万一瓶的茅台佳酿,然而他习近平就可以用招待“国宾”金正恩的名义在“陪吃”的同时“陪喝”。
 
现在,凡是被世界公认落后、集权、独裁国家的领导人,都成了他习近平的“好朋友”,像朝鲜、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等等等等。凡是高度发达的文明国家,几乎都成了中国的敌人,或者都视中国为敌人——这就是习近平上台六年多来的伟大功绩。
 
更关键的是,他害怕继续往前走。他要把四十年来已被证明有效的一点自由收回去。他似乎就是要让中国人感到难受,留下他习近平执政所带来的痛苦而深刻的印痕,或者说就是要让全世界记住,他习近平曾经统治过这个国家。
 
别的一切,他都不在乎。很显然,他已经不求“流芳百世”。
 
然而,就连被他弄到去听他讲话的那些大学生,也已经明白他习近平在大会上有气无力所讲的那些,都不过是“呓语”,或者就是胡说八道,因此才会在听他讲话时东倒西歪,表现出厌倦、不满。可见,他的听党话跟党走,多么不得人心。
 
最后总结一下:听党话跟党走,确实就是指听习近平话,跟习近平走。
 
然而,听习近平话跟习近平走的结果,一定会让世人看到一个万马齐喑死气沉沉的中国。听习近平的话跟习近平走的结果,一定是党在法上,而党在法上,一定是个无法无天的中国。听习近平话跟习近平走的结果,中国教育彻底退回毛时代,甚至等而下之,因为毛时代也没有像习近平时代这样,动不动大学里就有学生举报老师。可如果一个国家的教育与人类文明反着来,这国家的文明自然也就会跟着大倒退。
 
所以说,所谓习近平时代,就是第二个毛泽东时代,同时也是让中国人感到比毛时代更痛苦煎熬的时代。这一点如果向十几亿中国人讲清楚,或者十几亿中国人当真能明白,他们一定不会让这种人继续领导下去。

2019/5/3
 
关键字: 唐宋民 习近平 党在法上 无法无天
文章点击数: 14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