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6/2019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作者: 余东海


 
关于马克思主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
 
或问:马克思曾经猛烈抨击新闻与出版审查制度,主张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为什么依据马克思主义建立起来的国家,无不缺乏自由包括新闻出版自由。这是理论与实践的脱节,还是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的叛变?

答:都不是。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庞杂的思想体系,集所谓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一体。其思想言论可分为核心性、支柱性、枝叶性三类。

核心性思想导出三观和基本道德政治标准,支柱性思想导出基本的政治经济制度,枝叶性言论则充塞着种种无根的浮言、不实的虚言和自欺欺人的巧言。其中某些句子和章节或许不乏正理正义,但漂浮在基本立场观点之外,只有装饰性作用,没有落实的可能,不可能落实到制度法律中去。

走在马路上,就不要奢望什么民主自由按劳分配啦,马路与这些承诺南辕北辙,马路只能通往党主极权、实现按权分配,权力又只能按诈力水平分配。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原则注定,具有不可修正性。

无论马克思是否反对马克思主义这个概念,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都具有不可分割性。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是超级邪说,付诸实践极端邪路。虽然马克思说过一些貌似正确的话,无非枝叶性的边缘话,无改于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性错误。
 
2019-5-3

何谓暴政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
 
暴政,即残暴、暴虐的政治。百度的解释是:“统治者推行的残酷地剥削、压迫人民的措施。”暴政有两种:一种是个体性的,暴君造成的,如桀纣幽厉,暴君破坏制度;一种是制度性的,恶制造成的,如暴秦苏联,制度成就暴君。

政治上,古代君本位的家天下,现代党本位的党天下,都属于暴政。经济上,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国家所有制、集体所有制等等,必导致暴政。

古代暴政是,反王道,反民本,反仁政,君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现代暴政是,反自由、反人权、反宪政,党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

古今暴政共同的特征是,不把人民当人看,以民为奴,防民之口,防民如贼,草菅人命,权大于法,高税负、低福利或无福利,贫富悬殊,道德败坏,有三深重:官民恶习深重,社会恶业深重,忧患灾祸深重。

制度性暴政即极权主义暴政,有极权主义文化充当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危害特别深远,改革特别困难。若不能对邪说恶制进行改良或革命,无论君主个人品质如何,改变不了暴政的本质。

还有一种暴政,多数人暴政,又称暴民政治、群体暴政。最先提出“多数人暴政”的是法国人托克维尔,它是针对法国大革命教训所提出的一个概念,雅各宾派曾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实行恐怖统治。我称之为民粹主义暴政。民粹主义与现代极权主义相反相成,文革就是极权暴政与民粹暴政的圆满统一。
 
2019-5-4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7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