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5/2019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作者: 余东海



我的一个论断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

 
先作一论断:一个文化人,如果不知马学之邪、马制之恶,不配为文化人;如果知而不言,不配为人;如果知其邪恶而赞美支持之,不知是什么东西矣!

非我苛责,历代圣贤大儒比我严厉多了。

孟子说:“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孙丑上》)不知马学之邪马制之恶,是非之心丧失,就不是人。如果知而不言,恻隐之心、羞恶之心又丧失了,更加非人。眼睁睁看着人民和国家在邪路绝路上狂奔,就像看见一个小孩掉进井里而无动于衷一样,无恻隐之心矣。知马学马制之不善而不能憎,无羞恶之心矣。

如果知其邪恶而颂之助之,助纣为虐,助恶为乐,不仅丧心,而且病狂,禽兽不如、魔鬼不如矣。

孟子又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是禽兽也。”(《孟子•滕文公下》)杨朱派是良性的利己主义,虽然绝对利己,绝对不会损人,“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墨家是真诚的利他主义,“摩顶至踵以利天下”。这样都被孟子骂为禽兽,如果知道有毫不利人专门利己、为了利己专门害人的特权利益集团,知道有人以支持恶制、弘扬邪说为荣,不知道会骂出什么话来。

程颐说:“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圣人恐人之入夷狄也,故《春秋》之法极谨严,所以谨严者,华夷之辨尤切切也。”(《二程遗书•先生语》)五四至今,于礼制不是一失再失的问题,而是完全背礼而驰、背道而驰。依据中华标准和《春秋》之法,说马官为盗贼,马邦为兽邦,都太抬举。现在要强调的不是华夷之辨,也不是人禽之辨,而是人魔之辨。

或以为,孟子、程颐过于严厉,孔子比较温和。殊不知,孔子也有严厉的一面。《孟子•梁惠王上》记载:“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孔子反对用俑殉葬,因为俑具有人形。

《礼记•檀弓下》中亦记载了孔子对俑葬的批评:“孔子谓为刍灵者善,谓为俑者不仁--殆于用人乎哉!”意谓发明明器的人是善人,发明俑的人则不仁。孔子反对用俑,是因为与人相似。对于始作俑者,孔子尚且深恶痛绝,何况现代极权主义和既得利益集团,草菅人命,以人殉物,牺牲了无数人民的性命!

孔子比孟子温和,是因为春秋比战国温和。如果孔孟复活于现今,面对空前邪恶的极权主义学说、制度和事业,不知怎样深恶痛绝,不知会骂出什么话来。但我知道他们都会比东海更加义愤填膺大无畏!

补充一句:毛路是马路的极左,毛思比马学更邪。所以,一个文化人,如果不知毛思之邪、毛氏之恶,不仅不配为文化人,直接非人。

毛时代广大官民遭受非人待遇,知识分子几被群体灭绝,当然要由毛氏毛政负主要责任,但广大官民尤其是知识群体的非人化,也是配套原因。对毛氏毛制的拥戴逢迎,就是对人民对自己的残忍和草菅。逢君之恶其罪大矣,自作自受因果历然。对于帮凶助恶自作孽的后果,数千年来史迹昭彰,四书五经阐述深刻,不赘。

非人化的人不配被当人看,不配受到人道的待遇,这是因果的必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发于1974年2月18日《华盛顿邮报》的雄文《活着,并且不撒谎》结尾写道:“如果我们临阵退缩,连不参与撒谎都不敢做,那么我们就是没有价值和没有希望的。普希金的讽刺用在我们头上正合适:为什么要给畜牲自由?它们一代代的命运就是套上枷锁,接受鞭挞。”
 
2019-5-3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二
 
无论贸易战是否持续,马美冲突都必将逾越贸易的范畴而越来越广泛尖锐,并且不可逆。马帮(中共)持之以恒的敌对攻击、政经欺诈和暴力恐吓,终于成功地把美国培养成全世界最大的境外敌对势力,让防马反马成为美国朝野各界共识和官心民意所向。

摆在马帮面前有三条道路选择,一条死路,两条活路。

死路即马路。2015年,有人以“什么是国耻”作为“研究项目”,成果如下:1连续20年清廉指数排名世界第178位。2卫生医疗公平世界排名倒数第四位。3城乡差距世界第一位。4税负成本世界第一位。5行政成本世界第一位。6矿难死亡数占全球80%。7全球收费公路14万公里,10万公里在中国。

这都是马路特色。还可以补充几个第一:网络封锁、言论审核之严天下第一,贪官恶吏之多、官场腐败之严重古今第一,官员群体犯罪率之高古今第一,子女弑杀父母和父母杀害子女等人伦惨案古今第一,中国沦为马邦以来,非正常死亡的官民人数古今第一,无数恶迹和人祸史无前例……

信马是最严重的信邪,坚持马路就是坚持邪路。无论左中右, 只要是马路,就是邪路,坚持越久,人民苦难越深重,国家品格越低劣!为什么中国沦为马邦之后,暴民和骗子特别多,比世界上任何国家和有史以来任何时代都多?原因很简单:马帮就是诈力集团。力即权力暴力,诈即欺诈,诈骗。

在这条以诈力铺成的极权主义邪路走久了,国无国格,人无人格,国不国人不人,不仅德性败坏,智力和人种都会退化的。马路具有反人权、反人性、反人民、反人道、反人类的五反性,坚持马路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也是对全人类的犯罪!

这条路既没有民意合法性,更没有传统合法性。只能二靠:一靠对贪腐的无度收买官员效力,二靠经济的持续增长缓解各界的不服,并以此冒充政治合法性。

但贫富的极度悬殊和官场的极度腐败,已经让经济增长的冒充功效丧失殆尽。一旦经济增长停滞或者负化,纵然没有外敌,马路也将走不通、走不动了,何况美国开始虎视眈眈。前不久央视新闻白日做梦地呼吁人民与政府共克时艰,其实,更要担心的是这个成语那一天忽然就倒了过来。

去邪归正,是拯救国人和民族自救的必须。

除了这条邪路,马帮另有两条正路。其一是弃马归西,西化,即自由化,民主化,走向人本主义道路;其二是弃马归儒,儒化,即王道化,礼乐化,回归仁本主义道路。尊孔尊儒,文化认祖;以儒立国,政治归宗。实行圣贤之道,重建礼义之邦,这是吾民吾族的认祖归宗。对于马帮来说,则是脱胎换骨、革面洗心的新生。

这两条路,第一条是美国最欢迎的,但中国将永远落后于美国,只能永远亦步亦趋地跟在美国屁股后面;第二条是真正的富有中国特色的光辉大道,追赶美西,终将实现历史性的超越。对于中华民族,无疑是最优选择。美国未必理解和欢迎,但也可以接受。新礼乐制度可以有效吸收民主制度的精华,将让美国找不到挑衅的理由。

两条路的共同点是弃马。不是像前三十年那样仅仅虚置架空,而是把马列主义从宪法中驱逐下去,彻底抛弃,彻底扫进历史垃圾堆。无论儒化西化,彻底去马都是前提条件。

不去马难以归儒,不弘儒难以去马,去马归儒,相辅相成。把马邦变成中国,把中国推上仁本主义道路,这是对人民和国家真正的爱、最好的爱,是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事业,是广大仁人志士的历史责任和伟大使命!
 
2019-5-7余东海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484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