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8/2019              

谢显宁:大佬叫板劳动节?

作者: 谢显宁


劳动节放假,不亦乐乎。不料假期中大多数时间天阴下雨,本拟远足也只好打住。但遗憾之下,静坐发呆,也是一乐。想起来,今年“5.1劳动节”其实并不寻常。甚至可以说,自1886年以降,除了当时促成5.1成为国际劳动节的那些大事件之外,2019年的劳动节也许是最不寻常的——虽然看起来似乎寻常。
 
众所周知,劳动节起源于1886年5月1日。这天,美国2万多家企业的数十万工人举行大罢工和示威游行,要求缩短工时,改善劳动条件,实行8小时工作制。之后,罢工、示威运动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北美、欧洲许多国家的工人不断加入行动。历时3年,终于在1889年5月1日这天正式确立了“五一国际劳动节”。算起来,这个节日至少已经有了130年历史。中国由于“国情特色”,工业发展甚晚,但第一个“五一”劳动节也可以追溯到1920年,距今也已99年矣。
 
闲坐无事,顺手百度搜索“劳动节”(当然,顺不顺手也只有百度)。鼠标一点,屏幕显示:“百度为你找到相关结果约34‚300‚000个”与劳动节有关的结果竟达三千四百三十万个,可见“兹事体大”!难怪,劳动节长假还没有开始,网路便熙熙攘攘,热闹起来。尽管这场热闹看似与这三千四百三十万个结果没有直接关系,但又实实在在与劳动节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
 
 
 
事情起于大佬马云的“996”论。4月11日到14日,马云在4天里3次谈到996。在11日与员工的内部交流中,马云说:“今天中国BAT(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5.1前的网路“狂欢”,兴奋点就是这段话。
 
从常理看,名人名言引发如潮热议并不奇怪,本属“应有之义”,名人效应嘛。“旁逸斜出”的是,劳动光荣、劳动致富这类久为人们接受的“真理”也被提溜出来,成了“劳动光荣吗?”、“劳动能致富吗?”这样的问题。而马大佬那句能够996是工人修来的福报,更被直接怒怼为“不合法”。
 
粗看,劳动光荣、劳动致富这样的问题完全不成其为问题,几十年来也没有成为问题。谁能说劳动不光荣?不能致富?提出这样的问题简直和房子是拿来住的不是拿来炒的一样傻冒。但稍加思索不难发现,现实中劳动确实被某些人作为惩罚手段,许多人终年辛劳却不能继“先富起来”的之后跟着富裕起来,贫富不均造成的社会鸿沟反而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人们还记得清华计算机硕士张斌猝死的悲剧。对张斌来说,加班到凌晨是常事。就在去世前的周日,他还告诉妈妈:“我太累了”!出事那天凌晨1点,发出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后,他猝死在马桶上,年仅36岁。早在2016年,滴滴发布的《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东平均下班时间是23:16。高德地图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华为人均加班时间每天长达3.96小时,成为加班企业冠军(数据来自《看天下》2019年第9期“工作996,生病ICU”,作者汪璟璟)。
 
我国《劳动法》规定,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8小时,标准工时为每周40 个小时,即使生产经营情况特殊,也得保证每周至少休息1天,每周的工作时间加在一起,总共不能超过44 个小时。996论所以遭到怒怼,正在于它直接违反了《劳动法》。马云属意的“996”,是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傍晚休息1小时(或不到),1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也就是说,和法定的劳动时间比,从每周40小时延长到了72小时,增加了近1倍。这是一个怎样的节奏?难怪CCTV都看不下去了,在它的节目中指出:996 这个工作时长,不管是否有加班工资,都已经违反劳动法了!
 
如果说马云狠,有点“冤枉”了他。还有比他更狠的,这是另一个大佬某东哥。该东哥提出的工作制,是“8116+8”。什么意思?“8116+8”,即周一到周六6天,每天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1点,再加上周日工作8个小时!真个如宝光寺楹联所示“法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
 
白底黑字的国家大法摆在那里,他们偏偏视而不见,就是要背道而驰。背道而驰也就罢了,还振振有词,说是给“众生”修来的“福报”。难道他们认为自己可以不受法律的约束,或者他们真的是不受法律约束的“法外之人”?
不要忘了,早在1949年12月“新政”初立之际,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就作出决定,确定5.1为劳动节。“改革开放”后,政府对劳动者更为关切,并于1995年5月1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行一周双休制。大佬们的“996”与“8116+8”冲动,是要推翻法定的8小时工作制,公然向劳动节叫板么?
 
难道有钱有权真的可以任性?不妨拭目以待。
 
谢显宁 2019-05-07
 
关键字: 谢显宁 劳动节 马云
文章点击数: 725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