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9/2019              

余东海: 自由必胜

作者: 余东海

 
仅有自由是不够的,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子贡说:“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东海曰,一事以为正,一事以为不正;一事以为善,一事以为不善;一事以为文明,一事以为不文明。这一事就是自由。

自由是人权的支柱。论范域,自由可分为四种,即罗斯福在二战时所倡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其中,免于匮乏的自由由福利保障制度提供,免于恐惧的自由由良制良法保障。

民主法治也属于良制良法,但由于人本哲学和自由政治之道德资源不足,有法无礼,西方国家也很容易出问题。现在就有三个问题普遍而严重:一是福利保障过度,二是信仰自由过度,三是惩恶力度不够,善善有余,恶恶不足,义刑义战不足。君不见,一些西方国家已经底线失守,对极端主义违背自由、危害人权、破坏法治的恶行有所纵容。这就是西方自由性质欠佳所致。

论性质,自由可分为四种:仁本主义的自由、人本主义的自由、民粹主义的自由和极权主义的自由。仁本主义的自由,即王道政治的自由,礼法双重保障,官民自由度有差等;人本主义的自由,即民主政治的自由,法律保障,官民无别。这两种自由,品格有不同,同属真自由。

民粹主义的自由,丛林化的自由,无礼无法无天。这是劣质自由,恶性自由;极权主义的自由,监狱性的自由,纯属伪自由。因为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两面一体,无法无天的恶自由往往成为极权主义的挡箭牌。在必须严格管理或提供法律限制的地方放任不管,任凭官民胡作非为。

是否享有真自由,是人民幸福度、社会和谐度的一大标志;是否尊重、关注、维护和保障自由,则衡量文化、政治、制度之性质和品质的重要标准。极权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文化性质和政治品质双低,就是因为它们对自由最为敌视,堪称两大自由杀手。

自由是政治文明进步、社会和谐发展的一大基础。剥夺人民自由,后果极其严重,后患无穷无尽。它不仅伤害人格尊严,更会败坏人的德智。没有自由的环境中只有三种人:奴隶主,奴隶和奴才。绝大多数人不是奴隶就是奴才,或者既是奴才又是奴隶。

道德败坏,就与文明和谐绝缘;智慧败坏,必然导致创新、创造能力匮乏。因此,剥夺自由,会从根本上阻碍人民的和谐幸福、社会的文明进步和经济科技的健康发展。在不自由的环境中时间久了,德智普遍败坏,人种都会蜕化。

在不自由的环境中,人人都是奴隶,但奴隶未必都是奴才。只要有不甘为奴的人在,这个社会就有希望;努力追求自由的有识有志之士越来越多,摆脱奴役、获得自由的希望就会越来越大。

东海曾有自由诗曰:上天欠大,上帝无神。若论信仰,良知至真。东海潮起,山崩地震。儒家必兴,自由必胜。自由必胜这个信心,我们应该坚定不移,因为其基础非常坚实。自由不仅是人权的支柱,文明的基础,更是人性的本能,是一种良知良能。

邪恶势力可以得势一时,猖獗一时,剥夺人民的自由,但不可能从根本上剥夺剥夺人类的良知良能。甚至某些奴隶主和奴才的意识深处或潜意识中,仍然残留着良知良能和对自由的憧憬。所以,邪不胜正、邪恶必亡是因果律和道德律,是天理。对于邪恶势力来说,恶海无边,绝路无望,回头是唯一的自救法门。至于能否自救,还要看回头是否及时。

或问:如何定义邪恶势力?很简单,一切热衷于侵犯、剥夺人民自由的势力,都具有邪恶性。前面提及的两大自由杀手就是邪恶之大者。自由之杀手,自由之大敌,就是人民之大敌,民族之大敌,国家之大敌,全人类之大敌!
 
2019-5-25
 
关键字: 余东海 自由必胜
文章点击数: 484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