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2019              

犟老牛:六四不是要平反而是要清算

作者: 犟老牛

 
        当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共神经绷紧军警林立,严防死守隔离群众,不惜代价控制舆情,封锁网络误导百姓……总之,调动一切手段,始终维持高压态势,以确保平安度过这段时间。
 
        回想今年五一放假,既非三天也非七日,不伦不类的四天时间,刚巧躲过五四运动100周年纪念日。他们究竟怕什么?怕五四推崇的德赛二先生也——独裁者最怕科学与民主!今年是六四运动30周年,总不能把14亿众一律当成(老中青少)大儿童放假四天,以躲过六四那个敏感的日子吧!所以,他们总是度日如年、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捱过每一天。
 
       为了配合大开历史倒车的集权之需 ,中共头目抛弃过去说“1989年春夏之交那场政治风波”的模糊词句,给爱国学生重新扣上了“反革命暴乱”的大帽子。言外之意,屠杀有理(?!)这一倒行逆施,让包括本人在内、始终萦绕“平反六四”善念的人们猛然醒悟过来:狗改不了吃屎,狼终究要吃人。
 
        六四不是要平反,而是必须清算!须知,独裁者绝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30年间,中共头目可以变换,却总是在体制内循环,成了换汤不换药,天下乌鸦一般黑。期望由他们来平反六四,犹如挖其心肝掘其祖坟,那比母猪上树缘木求鱼更难办。
 
         更要命的是,国内外形势对独裁者极为不利,若要准确形容,就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危乎高哉!”故而,高层多次喊出防“惊涛骇浪”警句,说明他们对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苏东波”心有余悸。也许在独裁者眼里,平反六四等于开启惊涛骇浪放水闸门,因此死个舅子不会答应。
 
        但是,历史终究是由人民群众来书写的,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中共用坦克机枪达姆弹对付反官倒反腐败和平请愿的爱国学生和普通群众,既暴露出当前喊得震天响的“反腐倡廉”实为内斗,又说明他们与惨案制造者确系一丘之貉。根据体制内人士内部资料透露,六四导致上万人牺牲、四万人受伤,这是在非战争状态下人类最大的悲剧,没有之一。
        当年由加拿大记者亚瑟•肯特抢拍的视频,经他本人汇集整理后在新唐人电视播放:血淋淋的镜头,是彼时的直观感受和详实纪录。总有一天,无论何时何地开庭审理六四罪犯,皆可作为呈堂举证。看看前南联盟和红色高棉的下场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血债血偿,凶手想赖也赖不掉。忠于职守的亚瑟•肯特,不仅亲眼目睹大屠杀,自己也受误伤差点以身殉职。
 
        只身挡坦克的王维林,被美联社摄影师韦德纳成功抓拍到——可惜!孤胆英雄从此在地球上消失。某一次记者招待会,并未提及王维林,江泽民突然冒出一句“他绝对没有被抓捕”,活脱脱的欲盖弥彰不打自招。            境外新闻工作者的凛然正气,令人感佩和肃然起敬,他们荣获普利策奖乃实至名归。拿他们来与大陆记者比较,你叫党媒宣传员情何以堪?那怕稍存人性用良知自省,也要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了。
 
        当年国务院发言人袁木轻飘飘地说,只死了23人,得到袁23绰号。西方记者的视角,揭穿了皇帝的新衣。讽刺的是若干年后,袁木却借陪读之名滞留美国,那张挥杆击打高尔夫球的图片,曾经广为流传,引来一片骂声,袁木是个不折不扣的两面派。单从说谎论罪,袁木与孟晚舟都该收监入狱。
 
        青年学生刘某某(姑隐其名)当年满腔热血参与示威活动,利用在天安门自由女神像周边值班机会拍照,留下许许多多珍贵镜头;在将其悄悄藏匿30年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让上千张照片重见天日。在美国装上假肢的方政先生,多次控诉被坦克压断双腿的残酷遭遇,近日与众多受难者访台,受到同胞们的亲切接待。天安门母亲的祭奠活动,从未停止;香港的烛光晚会,年年举行;美国高速公路旁,矗立起一座厚重纪念碑……任随时间过去多久,六四英烈的奋斗和牺牲,将永远刻在我们心中。
 
        三番五次从希望变成失望,让我明白一个道理:顽固保守的元老派,相对开明的经改派,塌方式腐败的江派,倒退文革的当权派,只要涉及一党专政,都是一个派。他们毫不客气地说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党要领导一切。
 
        这一二届党魁通过修宪复辟终身制,强调定于一尊,让三姓家奴搞出个某思想……梦想当二毛的司马昭之心,早已路人皆知。曾几何时,毛泽东害死了制造毛泽东思想的刘少奇,现在党媒喧嚣的某思想,也许就是罩在吹鼓手头上的紧箍咒。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勿谓言之不预。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平反六四已无必要,要的是对刽子手的清算。活着的,等待天罗地网;死了的,焚尸扬灰。这就是一个耄耋老人对六四英烈的虔诚祭奠。
 
关键字: 犟老牛 六四
文章点击数: 569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