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7/2019              

唐宋民: 徐焰教授为何那么仇恨香港人

作者: 唐宋民


 
近几日,有关中共国防大学教授徐焰那个两分钟视频,借着现代人类文明进步的传播方式,已让全世界都看到都听到了——说实在话,像他这种人,最不该享受现代人类文明,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不配称作一个现代人,否则,他就不会那么仇恨香港人。

从那两分钟视频,不仅可看到此人嚣张嘴脸,尤其看到他脑颅内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呢,就是一些不讲人道、落后、野蛮的思想以及思维方式。在这种人大脑里,没有是非对错,只讲“政治”,或者说,没有个人,没有家,只有“党国”,只有“伟大领袖”。在这种人看来,人类社会文明再怎么提高进步,都不是为普通民众个人服务,而是为政权、为党国、为领袖服务。难怪他会那么仇恨香港人——其思想观念与人类现代文明格格不入。

这种人只应该送进人类史博物馆,凡有参观者进来,讲解员即可告诉他:“看,这就是人类中那些尚未进化到我们文明时代的标本。就像没能进化成人的那些猴子一样。”这种人如果只是他自己如此这般,还不打紧;如果还领导着一群人或在教育着一群人,那么这群人中的绝大多数也必然成为他这种人。

而徐焰是中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室教授,由此可想,从国防大学尤其是从徐教授手下出来的那些将来要做指挥员的思想以及思维方式,也一定像他们的老师一样,不会用现代人的思维方式思考人类文明进步,甚至只会远离乃至拒绝现代人类文明。

你说这有多可怕。像徐焰这种人,能给国家以什么希望!

徐焰那两分钟视频之所以最近火了,是因为香港又“闹”了起来,人们看到视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中共在收回香港时就对香港人群做了“分析”,只是碍于形势,当时不得不强调“高度自治”。现在二十余年了,可以撕去伪装。你从徐焰的报告中听得很清楚,且不说他一点也不忌讳,还抖出了原来不能说的一些秘密。

这样吧,现在先说那两分钟视频出处。通过互联网查证,2018年11月5日至7日,成都举行第十二届全国名师工作室发展论坛,被称为所谓“网红教授”的徐焰身穿军装在台上做《南海博弈》的报告,其中有两分钟谈到香港,被别人截取了下来。

别看只有两分钟,内涵相当“丰富”。让我们听听徐焰在那两分钟里都说了些什么,而支撑他说那些话又是一种什么思维逻辑方式。弄明白了,也就了解了从国防大学走出来而要到部队做指挥员的一些人的思想和思维方式,同时也就找到了这个国家之所以至今还在逆人类现代文明而动,以及这个国家之所以如此落后、野蛮,始终不能走上民主道路的症结所在。

在那两分钟里徐焰一再认为:香港年轻人即学生“闹事”,是他们的“家长坏”;香港家长不允许改教材,现在用的还是英国署督教材。

徐焰还毫不掩饰地说:香港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即香港原住民和他们的后代,受港英教育,这部分人只是“有点傲气,对大陆还没有什么怨恨”,其余三分之二的香港人都对共产党充满蔑视,怀有刻骨仇恨。因此,他认为“香港社会基础是中国最坏的,比台湾都坏”。而徐焰“最坏”的标准不是别的,就看他是否仇恨中共。

香港那三分之二的人为什么要仇恨中共呢,徐焰说,三分之一是共产党获得政权时即1949、1950年那段时间被共产党清算斗争、扫地出门,跑到香港去的;还有三分之一是中国大陆1960年前后三年饿死人年代逃到香港的,这些人“对你印象好得了吗”。

现在姑且不说徐焰仍沿用毛泽东近一百年前所讲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法”来划分香港人群是否准确和正确,只说很显然,徐焰只看“恶果”不问“恶因”。也就是说他只看到香港人仇恨中共,对中共怀有刻骨仇恨——虽然也知道是因为什么才仇恨——却一点不替中共反省,也不管中共当年做的对不对:只要你当年是从大陆去香港的,就一定仇恨中共,不仇恨中共,你怎么要去香港;而你既然去香港,就等于你仇恨中共,或一定仇恨中共;你仇恨中共,你就是“天然”的“坏人”。不管中共当年多么残酷,滥杀无辜以及让成千上万的民众饿死,在徐焰看来,都不应该仇恨共产党——也不知此人用的是什么逻辑!

说到这里插一句:也是巧了,从林郑月娥在互联网上简历中可以了解到,她生于1957年5月13日,出生地是香港湾仔骆克道229号,而她父亲就是当年从上海跑到香港的。现在缺少资料,不知他父亲是被共产党“清算斗争,扫地出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跑的,总之,林郑月娥的父亲没有留在大陆而是跑到了香港。按照徐焰逻辑,只要没留在大陆,即使不是因清算斗争扫地出门去的,也是因为对共产党不满,这种人,自然不会对共产党有好感,应该划在“香港最坏的人”一类。也不知林郑月娥先前是否看到过徐焰这两分钟视频,更不知看到后对徐焰的“分析法”有何感想。

不管怎么说,徐焰这种人就是没有是非对错标准,认为凡共产党做的都是对的,凡反对中共,就是错的。即使中共迫害人,杀人,包括饿死人,也不能算错。这种人充其量只能称作党奴,而党奴不可能具备一个现代人的思维方式。

紧接着,徐焰强调香港必须去殖民化,在演讲时他阴阳怪气地说:“香港回归后一个大失误,我们总结,就是一切都不变——不去殖民化怎么行啊?”他认为香港弄成现在这个样,是因为过分强调“两治”,没强调“一国”。他不知道,只要按他徐焰强调“一国”,那三分之一所谓对共产党没有仇恨的人,也一定会仇恨中共。在这里,徐焰打了自己的脸。

按照徐焰所说的那三分之一之所以对中共没有刻骨仇恨,一是因为他们是原住民以及他们的后代,二是接受的是英国殖民教育。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一部分香港人之所以对共产党没有刻骨仇恨,是因为他们没受到共产党“清算斗争”包括父辈乃至祖辈被镇压,他们当然没有切肤之痛;此外,也由于他们接受的是英国文明教育,这后一点非常重要,否则,即使没有受到共产党迫害,也同样会对你共产党仇恨,因为单凭这么多年所听到所了解的,也知道中共有多邪恶。对一个公认邪恶的东西,不需要亲身感受,只要从其他渠道以铁的事实证明你的邪恶,就会激起人们仇恨。可惜,这个道理,身为教授的徐焰却似乎一点都不懂。

徐焰为什么要强调去殖民化,就是要让香港也接受我们这种落后乃至野蛮的专制教育,这也正是为什么香港家长反对换成像中国大陆一样教材的缘故。徐焰说这些年不该只强调“两治”没强调“一国”,而他在报告中明显要反着来,即只强调“一国”不强调“两治”。

关键是在这个问题上,到底是“一国”重要,还是“两治”重要。如果强调“一国”,还要“两治”干什么?可以说,“香港回归”,“一国”就已是题中应有之意,再强调“一国”,实则别有用心,而徐焰正是这别有用心之人。

香港回归后当然要强调“两治”,否则,“一国两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还有什么实际意义?香港,不等于中国的一个城市。不明白或不理解这一点,就会损害香港的利益,香港人也绝不会答应。香港前总督彭定康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他认为引渡法就是香港与大陆之间的“防火墙”,如果通过《逃犯条例》,香港的自治权和法治就将无存,与大陆其他城市没有区别。而与大陆其他城市没有区别,正是徐焰这种人梦寐以求的,这种做法严重破坏“一国两治”,带来的后果也将是十分严重的。

从那两分钟视频所讲,徐焰去殖民化是假,去文明化才是实。如果港英教材比大陆文明进步,而又强调的是高度自治,你有什么理由不尊重香港学生家长的意见?你有什么权力说是“香港家长坏”?难道就因为你恨港英教材比大陆教材更文明?

文章原本做完,还想啰嗦两句的是,现在香港民众几乎异口同声要求撤销“送中”条例,要求林郑下台。林郑“死到临头”还在欺骗,说什么自己作为香港特首,“需要对中共当局负责,也需要对香港人民负责”。然而,大家都说她“对香港人民负责”是个幌子,对北京当局负责才是真。要知道,香港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林郑当初为了出任香港发展局局长,主动放弃英国国籍,说是要“为香港人民服务”,可香港民众现在有充分理由问一句:你难道就是这样为香港人民服务的吗?人在做,天在看,香港民众没有大陆民众那么好欺骗。

2019.6.16
 
关键字: 唐宋民 香港 徐焰
文章点击数: 1996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