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6/29/2019              

张玉珍起诉李南央案跟进报导(六)

—— 张玉珍625声明真伪辨

作者: 李南央

 
昨夜(美西6月27日)11:25,一位住在洛杉矶的朋友用手机短信发我一页张玉珍声明(下称625声明,见附件),说是从网上看到的。细阅之间,手机接连地震动起来,提示我有新的邮件进入。我用手指拨动着屏幕,朋友们的电邮或曰“张玉珍已经不奉陪了”,或曰“你已经赢了”,甚或“庆祝胜利”,只有一封电邮询问真假。
 
张玉珍声明的落款日期是2019年6月25日,是法院开庭审理张玉珍诉李南央案的当天。而那天上午的9:25,不止一人见证了张玉珍的代理律师张金澎进入了西城法院北区3层第18号法庭,于10:40方才出来。按正常的逻辑判断,这份声明应该是假的,否则张的代理律师不会出庭。
 
但是在我提笔之时,已经是北京的6月29日了,张玉没出来对这份传得沸沸扬扬的声明进行辟谣,加之625声明的签字确是张玉珍的笔迹,又像是真的。那如何解释张律师在被代理人已经声明“我希望打官司这件事不要再来找我了”的时候,还要代理她出庭呢?答案只能是:张金澎不知道张玉珍准备发出625声明这回事儿。也就是说,张玉珍把自己委托的、替自己办案的律师给卖了。
 
我对张玉珍出卖自己的律师不感到奇怪。她在起诉李南央之时先已背叛了亡夫李锐;起诉之后接受《南华早报》记者电话採访时说:“你去找中组部老干部局。(邮件和律师函)是他们发的。”现在又落在了纸上说:“与李南央打官司,并不是我的个人意愿。”扎扎实实地卖了她背后的“134”。 
 
一个背叛共同生活了四十年丈夫的人、一个背叛同谋者的人、一个出卖替自己严辞致信李南央:“已于2019年4月2日代理张玉珍女士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你提起继承纠纷诉讼……”的代理律师的人,你能相信她吗?张玉珍今天这么说,谁能保证她明天不那么说:“写这个625声明不是我的个人意愿”?
 
张玉珍625声明本身即是张玉珍毫无诚信的证据。
 
声明开篇即言:“关于所谓我‘与李锐的女儿李南央打官司争夺李锐遗产’”……
 
“所谓”之事,即为“谓某些人所说的,含不承认之意”(可查辞典)。而张玉珍签字画押的民事诉状是与盖着法院鲜红大印的应诉通知书及一应司法文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旧金山总领馆于2019年4月9日送寄李南央的,上面写有领馆联系信息:Huo Huijian, 1450 Laguna St. San Francisco Ca 94115。此后,中领馆又于5月7日、6月3日再二、再三地向李南央送达了法院4月29日、5月24日的告知书。将明白无误地冠有(2019)京0102民初17194 司法案号的一宗、明白无误地指明是张玉珍起诉的民诉案,称之为“所谓”,成了件别人栽赃于她的事儿,这瞎话说得也太没边儿了吧!
 
声明的第一条:“与李南央打官司,并不是我的个人意愿”。“134”电邮给李南央盖着法院大印,4月2日签署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张玉珍起诉李南央继承纠纷一案……”;4月2日民事起诉状上也写的明明白白:“原告张玉珍”;诉状下方具状人还是明明白白地由张玉珍签名、按手印。在开庭之日声明:将李南央告上法庭不是我张玉珍的意愿,若还有人相信这种谎言,我再举出两个事实:
 
一、4月2日法院给张玉珍发出的受理通知书上写着:“……在法定期限七日内(含节假日)到中国农业银行各营业网点办理交费手续……如未在法定期限内交纳诉讼费用,审判庭查明后将裁定按撤诉处理。”也就是说,如果张玉珍声明的没有同李南央打官司的意愿是真话,她完全可以不交纳35元的诉讼费,案子也就轻而易举地撤销了。事实是,她交了诉讼费。
 
二、4月18日我委托聘请的张玉珍诉案法律顾问夏楠律师致函张玉珍,信尾恳切陈词:“您与李南央女士俱为李锐先生至亲。先生仙逝未久,您即将李南央女士告上法庭,于理不合,于法无据,且欲致李锐先生一生心血不见天日,于己何益、于心何忍?先生泉下有知,恐将失望伤怀。本律师恳切建议,还望您以家庭亲睦为念,撤回起诉为宜。”此时,距开庭审理尙有两个月零一周,张玉珍在此期间没有撤回起诉,只在开庭当日发出声明。你信哪个?
 
声明的第二条“事实上也并不存在我与李南央争夺李锐遗产之事……”从一开始我就明确申明:张玉珍争的不是李锐遗产,是李锐生前捐赠给胡佛研究所,属于胡佛的馆藏。张玉珍对李锐遗产有兴趣,我没兴趣,我不想为证明这又是张玉珍的谎言而多费笔墨。
 
声明第三条“我今年已近九十岁了,身体长期多病……”打出了一张90岁多病老太太赚取怜悯的悲情牌。但是张玉珍在诉状上签名画押时,不但明明白白地知道我患有血癌(从他人口中得知我的病情时,张玉珍说:“她活该!”这个他人不禁冲口而出:“张阿姨你不要这样说,这是要遭报应的。”);而且明明白白地知道悌忠的母亲跟她岁数相当,父亲比她大三岁,二位老人双双病卧在床;她更是明明白白地知道,一旦将李南央告上法庭,她和丈夫就不能回国了。(有朋友告诉我电话张玉珍家探问,接电话的人说:李南央她敢回来,回来就把她抓起来!)6月20日悌忠的父亲去世,作为长子不能回家奔丧(假若他被当作人质扣留,老母亲是无法承受双重打击的)。谁愿意买张玉珍的悲情牌尽管买,但我知道有不买的人。一位朋友看过625声明发我短信:“这个张玉珍太坏,得了便宜装可怜!”
 
张玉珍声明中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希望打官司这件事不要再来找我了。”官司是张玉珍打的,律师张金澎是她请的,起诉状是她递交的,诉讼费是她缴纳的,法院的司法文件是西城法院盖了大印,一次次由旧金山中领馆快递到李南央家的。通观声明全文,张玉珍没有一句、哪怕是半句的暗示她会撤诉。张玉珍的意思很明白:官司你们(“134”、张金澎)继续跟李南央打,不过不要来找我,我要“平平静静度过我的余生”。但是正如高瑜在推特里说的:“只是不知组织岂可放过她”。美国的斯坦福大学更不会因为一纸不具任何法律效力的声明而停止已经启动的反诉张玉珍的法律程序。 
 
综上所述,张玉珍625声明是真是伪,均无意义。唯有撤诉才是真的。否则,张玉珍继续演她的闹剧,我继续写我的“跟进”,与朋友们分享我对党法和配合党法作恶的人事儿的透视。
 
李南央
 
2019年6月28日
 
 
附件:张玉珍6月25日声明
 
 
关键字: 李南央 张玉珍 起诉案
文章点击数: 1868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