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7/1/2019              

徐永海:感谢曾坐牢十年的良心释放犯高洪明兄的帮助

作者: 徐永海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19年6月30日
 
1、
 
高洪明兄,1950年生人,1966年初中毕业到东北黑龙江插队,文革后才返回北京。参加招工考试进了外交服务局,同时进外交服务局的有20多人,只有高洪明不是“子弟”,招工考试虽然是装样子,但是还是要装一下,高洪明成了幸运者。
 
高洪明在插队时就爱读书,爱思考,多次给国家党政机关写信,险些那时就成了反革命。爱读书,所以在那次招工考试中考得最好。
 
爱读书,爱学习,本应当参加文革后的高考,可是必定年龄太大了,错了过去。后来,高洪明不死心,就参加自学成人高考,几年刻苦学习下来,他是第一批通过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毕业证书号是个位数——009。为此,他也转成了外交服务局的干部。
 
爱读书,爱学习,爱思考,关心国家,关心政治,为此高洪明兄,在1994年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结果被劳动教养2年;在2000年参与组党,又被判刑8年。从此失去了外交服务局的工作,失去了干部国家干部身份,成了专职的“良心犯、良心(释放)犯”。
 
1994年劳教2年时,高洪明先被关在北京东城看守所的“小号”里1年,后被送到黑龙江双河劳教农场1年。当年被关在双河劳教农场的还有严正学、周国强、刘念春、刘凤钢、高峰,他们是“政治犯”。双河农场曾是能关数千人的监狱(劳改农场、劳教农场),此时只关了几十人,而对“政治犯”更是特别的“照顾”。
 
其中的刘凤钢、高峰与我是“同案”。因为我们共同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和我参与签名了六四6周年呼吁书《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我们3人一起被判劳动教养。
 
因我一直在复议、诉讼、上诉中,而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关了2年,而没有被送去双河劳教农场,没有去经历劳教的苦难。东北黑龙江的劳教农场就是活地狱,如高洪明在早春插秧时,双下肢都是小口子;严正学、高峰曾被六根电棍电;……。
 
1996年高洪明兄被释放后,回到北京,受刘凤钢、高峰的委托,曾去看望了袁相忱老牧师。袁相忱老牧师,因为坚持基督信仰,因为不参加三自,曾坐牢20多年,期间也曾被关在过双河劳教农场。那时双河劳教农场更是可怕,如劳教干部要解决“袁相忱牧师坚信上帝”的问题,而将袁相忱关到1米高、1米宽、1米长的“小号”里,长达半年,出来人都不会走路。
 
1997年我被释放后,不久我见到了高洪明,相见恨晚,第一次见面我们在刘凤钢家就谈了一夜。从1997年之后的20多年中,我和高洪明兄一直是很好的朋友。高洪明兄也时常来参加我们家庭教会的聚会,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只是近两年,因他需要在家帮助女儿照顾外孙,而很少来了。
 
2、
 
几天前,2019年6月24日(星期一)高洪明兄来我家,我们一起聊天,很是高兴。临走前,我给他测查了他的表象能力,他是视觉表象、听觉表象、嗅觉表象、运动觉表象都很好。
 
表象,就是当事物不再眼前时,在脑子中回想出或想象出相应的形象、声音、气味等等。一些人是先天具有很好的表象能力,而另一些人是先天不具有任何表象能力。
 
而我就是那先天不具有任何表象能力的人。视觉表象、听觉表象、嗅觉表象、运动觉表象,等等,我是都不具有。
 
在1996年,我被关在西城看守所“小号”里时,我发现一个叫李少军的犯人,他能在脑里很清晰的回想、想象出耶稣的雕像。他家都是天主教徒,他能很清晰地来回想出,家中耶稣在十字架上的那个雕像,是左脚压着右脚,还有右脚压着左脚。
 
我当时感到十分的奇怪,他怎么会有这种能力。出狱后,我开始查心理学方面的书。作为精神科医生,我有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我只发现,在我买的《心理学纲要》(作者:【美】克雷奇、克拉奇菲尔德)中,说了这事。
 
1859年,伟大的生物学家达尔文出版发表他的《物种起源》,提出了进化论。1880年,达尔文的表弟,达尔文姑姑家的孩子,高尔顿,发现了,在表象能力上,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这事,不仅仅我不知道,很多心理学工作也不知道这事,而使得,这一心理学现象一直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人们总是想当然地认为,别人和自己是一样的。表象能力好的人,想当然地认为:别人都和自己一样的好。缺乏表象能力的人,也会想当然地认为:别人都和自己一样。
 
并且,受俄国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的影响,在美国出现了行为主义心理学,他们是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人才如美术家、音乐家、舞蹈家等,都靠后天培养,与先天无关。
 
如,行为主义心理学家华生就曾夸口到:“给我一打健康婴儿,让我在可以完全控制的环境里去培育,我能使任何一个婴儿变成任何一种人物”。
 
确实,如果一个孩子先天没有相应的表象能力,是不适合从事相应的工作的。如先天不具有视觉表象能力,不适合从事美术工作;先天不具有听觉表象能力,不适合从事音乐工作;先天不具有嗅觉表象能力,不适合从事烹饪工作;先天不具有运动觉表象能力,不适合从事舞蹈工作;……。等等
 
如果一个孩子先天没有相应的表象能力,却非要强迫他去学美术、学音乐、学舞蹈等,很可能会毁了这孩子。并且,如果一些孩子具有相应的、很好的表象能力,我们实在是也不应当辜负了这些孩子。
 
为此,在1997年被劳动教养出狱后,我一直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工作,在2003年我还完成了一篇论文《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表象能力的比较分析》,发表在了《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03年9卷4期,总第33期。
 
为了科学,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表象差异测查的科学研究,来制定出相应的表象差异测查表(或方法),来使人们知道自己和自己孩子的表象能力,来帮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更好地去选择学业、职业。
 
为此,近来我制定了一个视觉表象、听觉表象、嗅觉表象、运动觉表象的测查表,希望进一步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我已经测查一些朋友,在6月24日这天我又测查了高洪明。在此向这些朋友表示感谢,并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来参与我的测查,来支持我的工作。
 
3、
 
在哺乳类动物进化过程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着发达的大脑前额叶。
 
一方面,由于我们人类具有了发达的大脑前额叶,而大脑的空间有限,使得大脑的其他部分、其他功能不得不受些影响,尤其是使得我们人类的表象能力受到了影响,使得一些个体彻底的失去了表象能力。
 
另一方面,通过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并且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的心。
 
我们的崇拜效法了英雄(即使不知道什么理论、主义),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强烈地仇恨那些敌对的国家民族阶级及人;出于强烈的恨,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而带来屠杀与战争。在恨的基础上,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
 
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即使不知道那些神学理论、宗教教义),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痛恨仇敌”的心——只恨撒旦,而拿去恨人的心,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出于大爱的心,甘愿流血牺牲;如此我们人类才会远离屠杀与战争,才会进入美好社会。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人世间,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只有耶稣才能使我们具有如此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才能使我们人类进入到美好的社会。
 
榜样才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精神力量,而只有上帝亲自降世为人,才能做出耶稣这样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
 
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耶稣一定就是唯一的救主。为此,作为基督徒、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们进行几十年的研究。
 
耶稣一定就是上帝,那些到底存在不存在上帝,作为十分热爱的科学的人,几十年来我也一直从物理学角度进行研究。
 
经过这几十年的研究,现我的研究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了论文《上帝的科学——宇宙精神的终极与科学信仰的统一》。在几天前我自己印了三本,在6月24日这天,我送给了高洪明一本,希望得到高洪明的支持;我同样希望得到更多朋友的支持、帮助。 
 
 
 
 
2019年6月24日我和高洪明兄的合影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xuyonghai@aliyun.com。
 
 
关键字: 徐永海 高洪明
文章点击数: 1808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