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4/2019              

王维洛:2019年八一建军节一件小事故发生了

—— 陕西省延安市一“水坝”溃坝

作者: 王维洛

 
2019年八一建军节中国发生了一件小事故,一个“水坝”溃坝了。根据何晓燕、王兆印、黄金池、丁留谦的《中国水库大坝失事统计与初步分析》,在1954年到2003年的五十年间,中国一共发生了3481起水库溃坝事件,其中大型水库溃坝2起,中型水库溃坝123起,小型水库溃坝3356起。中国平均每年溃坝约70起。何晓燕等指出,中国水库大坝的平均年溃坝率为0.000818(万分之8.18),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也有人说中国水库大坝的平均年溃坝率是世界平均年溃坝率的四倍。何晓燕指出:中国水库大坝的泄洪能力不足和质量问题是导致溃坝发生的主要原因。
 
图片来源:何晓燕, 王兆印, 黄金池:《水库溃坝事故时间分布规律与趋势预测》
 
图片来源:何晓燕、王兆印、黄金池、丁留谦:中国水库大坝失事统计与初步分析,
重庆市水库未单列,计入四川省。
 
根据墨菲定理,任何一个事件,它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只要发生的概率大于零,那么它最终总会发生的。在中国,溃坝就如死人一样,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水库溃坝也是在中国经常发生的。
 
2019年八一建军节中国发生了一件小事故,一个“水坝”溃坝。每年发生几件溃坝事故是所谓的灰犀牛现象。只是此次溃坝事件发生的地方是中国革命的圣地——延安。习近平上山下乡的梁家河本来属于延川县的,后来延川县与子长县都划归了延安市。2019年八一建军节在习近平上山下乡的延安市发生了一件小事故,一个“水坝”溃坝。
 
西部网讯的记者苏静萌报道:“今天(8月1日)上午,延安子长县桃树洼村一水坝突发溃坝,附近洗煤厂及街道被淹。”从网上的视频可以看到,从洗煤厂出来的黑色洪水淹没了街道,冲走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所幸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华商网讯记者刘永拓报道:“8月1日上午,网友拍摄到延安市子长县一处水坝溃坝场面,据现场拍摄者称附近洗煤厂被淹。子长县瓦窑堡镇桃树洼村村民王先生告诉记者,他今天在外上班接到妻子电话说自己车被洪水冲走了,现在也找不到。他们村村民大概有五六辆车都被冲走了。目前,他只知道“发洪水”了,但是水流从哪里来还不清楚。某著名保险公司业务经理告诉记者,今天上午陆续接到多起子长县瓦窑堡镇车主报案“车被洪水冲走”的情况。华商网记者从子长县政府办了解到,桃树洼村有一处小型水坝,突发溃坝,子长县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已经前往现场处置。目前没有接到人员伤亡报告。”
 
从上述报道来看,2019年8月1日上午延安市子长县桃树洼村的一处小型水坝突发溃坝,溃坝洪水淹没了洗煤厂及街道,时间、地点与发生的事件都十分确定。
 
但是从后续的报道来看,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型水坝突发溃坝,洗煤厂也不是溃坝洪水的受害者,而是人为洪水的制造者。
 
根据8月1日17时,陕西省延安市子长县委宣传部发布事件的通报:因近日连续强降雨,该县瓦窑堡街道后桥村一家洗煤厂的两处弃渣点形成了蓄水池,煤矸石等废弃的物质组成了阻挡水流的堤坝,降雨形成的径流在堤坝后形成蓄水。后来废弃的物质组成的堤坝发生滑塌,形成“溃坝洪水”,洪水又造成下游鱼塘溢流,形成更大的人造洪水。人造洪水涌入洗煤厂,携带洗煤厂中存放的煤炭,沿沟道冲进长县县城的秀延河,在2019年八一建军节制造了一件彻头彻尾的人祸。
 
2019年6月11日在国务院举行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司长田以堂介绍说,中国9.8万多座水库大坝,6.6万多座水库大坝曾经是病险水库大坝,另外1.6万多座是现行的病险水库大坝,急需尽快除险加固。根据这个数据,曾经的和现行的病险水库大坝一共是8.2万多座,占中国水库大坝总数的百分之八十四。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建造了大量的水库大坝,目前水库大坝的数量占世界的一半。在这9.8万多座水库大坝中,曾经的和现行的病险水库大坝占百分之八十四,这是中国水库大坝的平均年溃坝率是远远高于世界平均年溃坝率的主要原因。
 
不知道2019年8月1日陕西延安的这次溃坝事件会不会被统计在水库大坝溃坝的数据之内?很可能不会,洗煤厂废弃的物质组成阻挡水流的堤坝,它本身就不在中国9.8万多座水库大坝的数据之内。自从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水库大坝也实行了承包制度,除了几百座超大型的水库大坝属于国家水利部管之外,其他的水库大坝都层层分包下去了。承包单位或个人的经济利益与水库大坝的社会责任形成巨大的矛盾,无法解决,往往人为地增加了洪水灾害的损失。后来中央政府对河、湖以及水库实行所谓的河长制、湖长制,每一段河流,每一个湖泊,每一个水库,都有具体的负责人,行政负责人,技术负责人,和日本人的保甲制度十分相似。但是执行了几年,效果不好。中国9.8万多座水库大坝,百分之八十四是曾经的、或者现行的病险水库大坝,让9.8万多位湖长对水库大坝的安全问题负责,他们能承担这样的责任吗?另外中国还有几万座尾矿库,尚不在9.8万多座水库大坝的统计之中。它们的安危更加令人担忧。
 
在2019年7月1日以来对三峡大坝发生形变以及安全问题的讨论中,许多网友对一旦三峡大坝发生溃坝,受危害的地区有多大等问题很关心。
 
这里先引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技术总负责人、两院院士潘家铮的看法。潘家铮说,即使瞬间垮塌也只威胁宜昌。根据《百度百科》,到2017年底,宜昌人口413.56万人。在潘家铮眼中,宜昌就是一个地名,宜昌413.56万人就只是一个数字。
 
接着再引用原三峡集团总经理曹广晶的看法。曹广晶说,根据模拟溃堤试验,即使三峡大坝瞬间崩溃,也绝对不会出现从宜昌到上海广大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区全部被淹没的局面,惟一受威胁最大的只有宜昌市及江汉平原。按照曹广晶的看法,受威胁最大的除了宜昌之外还有江汉平原。还是根据《百度百科》,江汉平原西起宜昌枝城,东迄中国中部最大的城市武汉,面积4.6万余平方公里。曹广晶认为受到三峡大坝瞬间崩溃威胁的地区,比潘家铮大出了4.6万余平方公里,不但包括宜昌,还包括沙市、岳阳、武汉等。
 
两院院士潘家铮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技术总负责人、曹广晶是三峡集团总经理,是建设三峡大坝的总负责人。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潘家铮说的是对的?还是曹广晶说的是对的?
 
中国老百姓对于水库大坝溃坝的恐慌,来自他们生活的实践,来自70年来几千座水库大坝溃坝带给他们惨痛的经验教训。中国老百姓对于三峡大坝溃坝风险的恐慌,来自三峡大坝信息的不公开,来自像潘家铮、曹广晶这样的专家、管理者的互相矛盾说法。老子《道德经》十七章说:“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意思是:统治者的诚信不足,人民才不相信他。
 
 
关键字: 王维洛 陕西省 延安市 水坝溃坝
文章点击数: 924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