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9/2/2019              

廖亦武:依旧反对全球首例遣返六四政治犯

作者: 廖亦武

 
《法兰克福汇报》整版刊登了我的两封反对全球首例遣返政治犯杨伟的呼吁书。我坚持认为,将一个患有严重精神疾患的前政治犯送回造成这一悲剧的独裁中国,是对民主人权价值观的颠覆。
 
这一晌,好些人给我写信,指责我一个所谓的公众人物,不干正事,堕落到炒作“歹徒”和“垃圾”的地步,他们纷纷强调“他捅了公交司机十三刀”等暴行,简直十恶不赦。接著又给我不少中国官方和海外反动网站的链接,我发现,在这一事件上,中国官方和海外民运大多数人,认知是高度一致的。他们忽略了杨伟是我的六四獄友,是《子弹鸦片》中的一个悲剧英雄,还忽略了《纽约时报》等众多西方媒体经过调查得到的真相,:
 
1,杨伟已被判刑坐牢7年,是刑满后就直接转入移民羁押,接著就遣返。
2,今天华人媒体所渲染的他的种种暴行,是在7年前,而不是现在。
3,加拿大政府明明知道他有严重的精神疾患,却拒不采纳专家鉴定,也没有必须的康复治疗,就以7年前的、已被惩处过的、“威胁公共安全罪”、驱逐一个可怜的病人。
4,而造成这些暴力心理疾病的根源,是中国监狱。我是证人,许多六四政治犯獄友都是证人。他曾经是个英雄,做过惊天动地的事,他因此被警察殴打多次。身体和精神都有极大问题。但是加拿大政府只是提供了政治庇护,在他出现种种无法自控的异常时,只是抓起来,并大肆渲染其危害性,致使杨伟在加拿大失去任何社会同情——并将这一可耻记录作为驱逐判决的最有力的证据。这是有煽动排外嫌疑的。
 
雨果在《悲惨世界》塑造了冉 阿让和沙威警长,冉 阿让是一个罪犯,只因为他在教堂偷了银烛台,神父出于慈爱庇护了他,由此彻底改变了人生。到最后甚至改变了紧追不放的沙威——而今天的中国人,无论海内外,我看到是遍地沙威警长,要将杨伟这样一个疯子追杀到底——名著之所以不朽,就是每当我们遭遇社会生活中的人性黑暗时,都会不知不觉想起,有人这么写过。
 
胡平寫了一段话,估计是没人看的,可我看着就流泪了:“杨伟在加拿大犯法,为何刑后要送回中国呢?就因为他这永久居民不是公民吗?这样的做法与香港的“送中”有何不同。杨伟曾在中国坐牢,到加拿大后犯法可能出现心理问题,又无经过心理医生的鉴定,就这样匆忙把一个民运人士送回中国,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是可以想像的。当加拿大人在中国牢狱中受非人对待,加拿大怎么忍心把他送回中国。难道找不到一条人道路理由让他留下来。”
 
廖亦武,2019年8月29日,写在杨伟被加拿大驱逐第二日
 
 
关键字: 廖亦武 反對 遣返政治犯 楊偉
文章点击数: 194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