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9/3/2019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十二)

——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作者: 李南央

 
 
北京第三中级法院给我发出的十七次延审通知书的签发日是今年的2月25日——父亲李锐离世的第十天。今天是8月31日,我的律师还没有收到新的延审通知,这已超过2017年7月1日起施行的、经第三次修订的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一条(与2015年5月1日实施的第二修订案叙述一字不差)规定的半年期限。
 
也许贾志刚合议庭长以为李锐斯人已去,大可不必再费劲巴拉地将“延审”这出戏演下去了。果真如此,我收到的三中院发出的“延长审限通知书”共计17封。看来,我是要改变申请吉尼斯记录的名目了:将“延审书发放次数”的记录改为“延审期限记录”。如此,我的这个案子与我听到的在中共统治下拖而不审的其他案件相比,至少目前还是小巫见大巫。有个国内的朋友在我刚刚起诉首都机场海关时就告诉我,他所知道的一个案子已经拖了十年,尚未开庭。这个月我在网上看到另一个可PK吉尼斯记录的案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宁自2014年6月20日被吉林检方带走,五年多来一直未获自由,迄今没有宣判。我的“状告海关案”是在 2014年6月18日由三中院受理的,比李宁案早两天。
 
一个人若能活到百岁,十八岁成年后以每五年一计也只有16次好记。在中共领导下的、堂皇地冠以“人民”定语的司法体系下,有多少国人在可无期限延审的“法条”下煎熬着神经,消耗着生命!而这个国度的“当今”正梦想着按他设计的蓝图打造“世界共同体”。对这个人任何形式的继续拥戴或绥靖,都是对人类的犯罪!
 
香港人6月9日以“反送中条例”为起点,对习近平掌控的港府的抗争已经持续了近三个月了,距习近平计划举办的十月一日中共执政七十年阅兵庆典只有三十天的时间了。局势会发展到何种田地?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笃定的是:香港人同跪在人大会堂前高举状纸的学生不同,香港人跟在美国拦截刘鹤、习近平的座驾告御状的大陆访民不同,他们、或者他们的长辈们经历过百年大英帝国大宪章文化的熏陶,他们知道自己即是市井小民,也是不可欺辱的公民,他们不会在中共武装警察的枪弹下噤若寒蝉!
 
一直以来,我并不想达到什么目标,只做着自己能够做的那一点点事情,一步步地走着,但内心对中国的前途是彻底地绝望的。今天,香港让我看到了希望,在那里,一滴又一滴小小的水珠已然汇集成巨流。港人为我这个在猩红的五星红旗下长大的中国人竖起了榜样。荀子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2019年8月31日
 
关键字: 李南央 状告海关案
文章点击数: 1922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