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9/2019              

刘晓波:接受竞选理事提名的说明

作者: 刘晓波

 
蔡楚注:此文是晓波于2005年10月2日发布在笔会网络社区上的文章,未公开发表过。
 
两年前,从未参与过任何组织的我,之所以最终参与了笔会的理事和会长的竞选,一是基于对笔会宗旨及其事业的正义性的坚定不移;二是基于对中国民间自治及网络民主试验的好奇心和责任感;三是基于我是笔会的第一批创会者之一;四是热心于笔会事业的朋友们动员;五是也想挖掘一下自己身上除了写作之外的其他潜力。
 
两年前,在就任会长的说明中,我曾说过:对参与公益事业,我的理解是,不必讳言私利,但凡是决心从事公益事业的人,唯有将公益做好,才能实现个人利益和负起个人责任,个人利益最大化只能在公益最大化之中。所以,我必须尽到会长的责任,与其他理事和全体会员精诚合作,做好笔会的公益,是会长的首要职责,也是对我的考验,更是我个人的最大利益之所在。
 
但,毕竟是第一次!表态还只是口头承诺,对自己能否胜任笔会的实际运作,当时的我心里没底,颇多忐忑。因为,不但无经验,说实在的,也无多大信心。
 
感谢会员信任和支持,感谢两位副会长、理事会成员、各职能委员会干将的合作和实干,在我出任会长的两年里,笔会的运行基本正常,也大体上完成了预定的目标。特别是,在人员高度分散的情况下,我们尝试了以网络民主来保证笔会的运行。
 
我不能说这是多大的成功,但我敢说这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和试验。
 
两年过去了,我决定再次接受提名、参与理事竞选,除了以上原因之外,还在于两年的经验积累,使我个人获益匪浅。
 
从事一项正义事业,就其社会意义而言,是为社会公益作贡献,笔会两年来的作为,多多少少得到了会员和外界的肯定;就个人而言,是一种自我肯定和自我实现。
 
正如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免费的正义事业,特别是在中国的环境下,参与笔会的工作并任会长,免不了物质上无收获,人身上冒风险(笔会会员遭遇文字狱迫害者,不在少数),但在个人阅历上收获不少,特别是在自我评价上,更收获了最难得的道义成就感。这是任何物质实惠所不能比拟的,也是支付风险代价的最大收益。甚至,唯有付出义务和承担风险,才能收获自我肯定的正义感和成就感。
 
口说“自由”和“民主”是一回事,在一个公益组织里践行“自由”和“民主”是另一回事。如果说,自由是目的,民主是手段,那么,在一个以追求“写作自由”为宗旨的笔会里,宗旨的实现端赖具体而细致的运作,特别需要用公开化的民主规则来保证。两年来的笔会工作,让我体验到按照公开化民主规则办事的好处,学会了如何协调公益与私利之间的关系,学会了在一个群体中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不同意见的争论。一句话,学会了以公益为重,按公开规则办事,以尊重、宽容和谦卑的态度对待别人。
这一切成就感,之于笔会,是一种经验的积累;之于我个人,是自我肯定;之于必须面对政治迫害的异见人士,是对独裁综合症的最好心理治疗——一种仇恨心理、阴暗心态和敌人意识综合发酵的政治受虐狂。
 
与其说是我为笔会公益尽义务,不如说是笔会公益回馈于我太多恩泽。笔会恩赐于我的正义感和成就感,让自己的内心世界变得明亮、充实和平静,能够平实地看大千世界、看自己内心、看他人言行。
 
在充满不确定风险的环境下,回避风险是懦弱,夸大风险未尝不是另类懦弱;正如夸大幸福是阿Q精神,而夸大苦难是更要不得的怨妇情结一样。
 
换言之,诅咒黑暗是为了追求光明,而不是为诅咒而诅咒。在不自由的环境中,克服内在的恐惧和阴暗,保持内心的勇气和明亮的最好办法,就是把自己当作自由人来发言来行动。
 
两年笔会工作,无论于公于私,既然收益多多,我本人愿意接受提名,继续为笔会这一公益事业服务。
 
为了过去,我再次感谢全体会员!
 
为了未来,我希望会员们投我一票!
 
 
关键字: 刘晓波 独立中文笔会
文章点击数: 109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