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21/2019              

王维洛:李鹏在阴曹地府时碰到的第一个鬼

—— 替李鹏三峡移民资金“切块包干”政策失误而被判处死刑的丰都县三峡工程移民项目负责人黄发祥

作者: 王维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李鹏在阴曹地府时碰到的第一个鬼应该是来自丰都鬼城的黄发祥。在解决三峡工程移民问题上,李鹏提出了三峡移民资金“切块包干”的政策,重庆市与湖北省向中央政府立下军令状,按移民人数所占比例分别领取移民资金的85.501%和14.499%,并保证完成移民任务,不再要求追加资金;中央政府也承诺不管地方政府如何使用移民资金,只要完成下达的移民任务即可。随之重庆市、湖北省政府也照样画葫芦,与下属的市、县政府签订内容相似的“切块包干”合同。一时三峡库区地方政府动用三峡移民资金,进行五花八门的投资,有投资股票的、有投资房地产的……1996年8月1日,新华社撰写了一份关于三峡工程移民资金被大量挪用的内参报告送到江泽民处,江泽民对李鹏说:“不知道情况是否属实,十分令人担忧。”为了阻止这个乱象的蔓延,掩盖“切块包干”政策的失败,李鹏就借重庆市丰都县负责三峡工程移民的黄发祥脑袋用用。2000年,黄发祥因贪污移民资金等共计1500多万元被判死刑,后被改判死缓,最后还是又被判死刑,于2004年12月18日采用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同时受到法律处置的三峡库区地方官员有二百多位,受党纪和行政处置的有几千位。真所谓上一个三峡工程,毁掉几千官员。最后的结果是,三峡工程移民资金也从“切块包干”的400亿元人民币,上涨2011年6月30日的920.29亿元人民币,而且三峡移民安置工作至今还未完成,还需要更大的资金投入。
黄发祥在丰都鬼城的阴曹地府等候李鹏多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中学生笔下的黄发祥贪污案
 
2019年7月22年李鹏离世。李鹏在阴曹地府时要碰到的第一个鬼会是谁?这第一个鬼一定是来自中国鬼城重庆丰都的黄发祥。
 
丰都于东汉和帝元年建县,直至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丰都鬼城的出现,应该也是汉朝的事情。鬼城内有各种表现阴间的建筑,如奈何桥、黄泉路、望乡台等。鬼城有一套阴间的司法系统,称阴曹地府,惩治那些在阳间尚未受到公正判决的罪犯,似乎阴曹地府的司法系统要比阳间的公开、公平、公正许多,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对丰都鬼城的阴曹地府感兴趣呢,都要去参观、游玩呢?
 
1992年4月全国人大批准建设长江三峡工程,丰都县城将被全部被淹,鬼城也将被淹没。所以丰都县的移民任务十分繁重,而且新县城的重建工程,包括鬼城的重建工程,也万分紧迫。黄发祥在1993年3月至1997年底任丰都县国土局局长兼房地产公司经理、征地办主任,并且兼任丰都县新县城移民综合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期间负责丰都县的三峡工程移民安置工作和丰都新县城的建设。由于工作上的成绩,1997年底黄发祥升任丰都县建委副主任,继而升任建委主任。
 
在黄发祥一路升迁的时候,突然大祸临头。1999年4月8日,重庆市审计局派出审计组对丰都县三峡工程库区移民资金进行就地审计,发现黄发祥在1993年至1997年期间截留了一部分三峡工程移民资金,进行房地产投资。1999年5月28日黄发祥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重庆市公安局刑拘。1999年6月11日经重庆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将黄发祥逮捕。1999年12月23、24日两天,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丰都露天灯光球场对黄发祥案进行公开审理,数千名干部、群众旁听了重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案件的公开审理。2000年2月28日上午9时30分,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丰都县人民广场对黄发祥案进行公开宣判,又有几千名干部群众参加了公审大会。法院认定黄发祥的主要罪状是:利用职权贪污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费,土地出让资金15565471.75元,其中最大一笔为2400人的移民安置费1200万元,平均每个移民5千元。在公审大会上黄发祥被宣判处以死刑,令丰都官员何老百姓口瞪目呆。后黄发祥上述成功,被改判死缓。但是最后在中央最高层的干预下,黄发祥还是又被判了死刑,于2003年12月18日采用注射方式被执行死刑。
 
黄发祥贪污案在中国传播得很广,特别是在丰都县人民广场公开审判大会并宣判死刑,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常见的场景,自从改革开发以来很少发生。在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党员干部从政道德教育读本》中,警示篇收录的第一个案例就是黄发祥贪污案。维基百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腐败案件列表》也有“2003年12月18日,三峡工程爆出的首宗巨额贪污案主犯、贪污库区移民资金1207万元的原重庆市丰都县国土局局长黄发祥被执行注射死刑”的记录。
 
中国大陆的年轻学生,他们不知道大跃进造成了几千万中国人的饿死,他们不知道文化大革命中对中华文化的摧残,他们也不知道六四大屠杀的事实真相,但是他们却知道谁是黄发祥,知道黄发祥贪污案。下面是一位初中生写的题为《拒绝》作文中的一段:
 
“就看我们身边的事例:重庆市丰都县建委原主任黄发祥,在1993年3月至1998年3月任丰都县国土局局长兼房地产公司经理、征地办主任,并一度兼任丰都县新县城移民综合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采取伪造移民安置名单虚列支出、收入不上帐、不移交以及乘房地产公司财务管理混乱和撤销之机,弄虚作假等手段,贪污占地移民安置费、土地出让金、公司资金,共计1500多万元。还伙同他人非法转让土地自己获利100多万元和非法占有公款5713元。如今他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所有的关于黄发祥贪污案的描述中,都没有提及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关于三峡移民资金使用的政策:中央政府对400亿元三峡移民资金实行“切块包干”的政策,中央政府只要求地方政府按期完成移民任务,不管地方政府如何使用三峡移民资金。 没有李鹏的这个政策,三峡库区县市的干部,敢这么随便动用三峡移民资金?能这么容易动用三峡移民资金?
 
二、李鹏的三峡移民资金“切块包干”政策
 
1989年底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提出的三峡工程总投资360亿元人民币,包括三峡枢纽工程、输变电工程和移民三大块。1992年4月全国人大批准建设长江三峡工程,三峡工程总投资570亿元人民币,其中,枢纽工程投资298亿元,水库移民投资185亿元,输变电工程投资87亿元。三峡工程得到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之后,三峡工程的总投资到1994年11月三峡工程的总投资上涨到900亿元人民币(1993年5月末价格),其中三峡枢纽工程投资500亿元,移民安置400亿元,输变电工程不计算在内。三峡工程移民投资在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后的一年半时间中,增加了一倍多。
 
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三峡工程移民113万,是世界上移民人数最多的水库大坝工程,比国外最大十个水库大坝工程的移民总数还要多出许多。
 
为了保证这113万三峡工程移民能够按时搬迁,李鹏想出了一个主意,就是“切块包干”(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承包似乎成为一副万灵药)。国务院将400亿元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按照移民人数的多少,切分给重庆市(原为四川省)与湖北省包干使用。重庆市、湖北省人民政府向国务院立下军令状,保证按期在2009年前完成中央布置的移民任务,并保证不再向中央政府要求追加移民资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中央政府也做出承诺,不管地方政府怎么支配通过“切块包干”到手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用当时时髦的话说,增加下面的积极性。
 
400亿元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具体分配如下:勘测规划费5.79亿元,科研费1.65亿元,滑坡处理、监测费6亿元,50%的基本预备费17.50亿元,合计30.94亿元由中央根据移民工作实际需要、统筹安排使用外,其他的369.06亿元切块给湖北省、重庆市包干使用。
 
切块包干的原则是,按照湖北省、重庆市各自的移民人数占总移民人数的比例进行切块。按此比例计算的结果,重庆市占85.501%,切块包干的移民补偿资金为315.55亿元(包括其辖区内的中央直属企业补偿资金7.08亿元);湖北省占14.499%,切块包干的移民补偿资金为53.51亿元(包括其辖区内的中央直属企业补偿资金0.08亿元)。切块包干给湖北省、重庆市的三峡工程移民安置补偿资金,包括以下各类资金:农村农民安置,城市、县城、集镇迁建,工矿企业迁建,专业项目复建,环境保护费、行管费、移民职业培训费、移民资金缴纳而又返还的耕地占用税,50%的基本预备费以及已计入项目费中的勘测设计费和监理费等。
 
中央政府按照切块包干的原则把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分给重庆市和湖北省后,李鹏和中央政府是一身轻松。
 
同样,重庆市、湖北省也照样画葫芦,与下属的市县政府签订切块包干的合同,有移民任务的市县政府按移民人数所占的比例获得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市县政府与重庆市和湖北省政府签订合同,保证按期在2009年前完成省市政府布置的移民任务,并保证不再向省市政府要求追加移民资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省市政府也做出承诺,不管县市地方政府怎么支配通过“切块包干”到手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
 
重庆市和湖北省政府按照切块包干的原则把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分给县市后,重庆市和湖北省政府也是一身轻松。
 
切块包干的原则写入了国务院颁发的《长江三峡工程建设移民条例》。
 
条例第五条规定:移民资金按国家有关规定,根据移民任务分解包干到库区区县(自治县、市)人民政府和有关责任单位,其中移民项目资金按大类包干。各区县(自治县、市)人民政府和有关责任单位应在包干的限额内安排使用移民资金,并确保移民任务按期完成。
 
条例第十一条规定:制定年度移民投资计划应以移民补偿投资切块包干方案和《三峡工程库区重庆市分县移民安置规划》(以下简称分县移民安置规划)为依据,根据《三峡工程库区重庆市移民迁建进度及分年投资规划》和国务院三建委移民开发局下达的年度移民投资计划,结合本地实际,确定库区各区县(自治县、市)及有关单位的年度移民任务,按移民任务落实相应的投资额度。
 
也许大家不知道,从1958年后为了保证今后三峡大坝工程的建设,国务院曾做出规定,在宜昌到重庆的长江两岸,在地面高程低于海拔200米的地区不得投资进行基本建设。所以三十多年来,三峡库区的县市政府都没有拿到过大型基本建设项目,也没有经手管理过巨额的投资资金。现在突然几十亿元的资金从天而降,而且还不管地方政府怎么花,唯一的承诺就是十几年后完成本地区几万或者十几万人的搬迁。十几年后,对于铁打衙门流水官的地方官员来说,那还是十分遥远的事情。
 
这么多钱,县市政府该怎么花?有一位十分著名的经济学家曾经给三峡工程移民算了一笔账说,平均每位移民分到的钱是3万多元。如果把3万元存入银行,每年的利息按5%计算,一年的利息收入就是1500元。而当时三峡地区的人均收入也就是每年几百元。这位经济学家十分肯定地说,三峡工程移民搬迁后的生活一定比搬迁前要好。
 
把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存入银行吃利息,这是最保守的做法。三峡库区各县市的领导还是愿意把资金投入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等,特别是股票市场是个新事物。当时的背景是1994年7月底,沪指最低点为325.89点,8月1日跳空高开,股指急速飙升33.2%,短短33个交易日,沪指从最低的325.89点上涨至9月13日最高1052.94点,涨幅为223.10%。很多人当时是坐在家里数钱的,这对于三十多年来没有见过大钱的三峡库区县市领导来说,冲击很大。当然,县市政府是不能直接到股票市场上去投资的,必须通过白手套。当时不但三峡库区各市县的领导把三峡工程移民资金投入股票市场,就是长江三峡总公司也把建造三峡大坝的一部分资金投入了股票市场。
 
黄发祥还是比较保守的,他没有投资股票,而是投资了房地产,与外资合作建造旅馆等项目,其中最大一项就是与港商合作,建造铭山饭店。铭山饭店位于丰都新城区路口,总建面达1万7千余平方米,高13层。建成后,是丰都有史以来最豪华、规模 最大的宾馆。
 
当然三峡库区各市县政府用三峡工程移民资金投资股票市场、投资房地产市场,都是美其名为:通过投资取得高额回报,为三峡工程移民项目创造出更多的资金,这样更有利于完成三峡工程移民任务。而且中央政府和省市政府都做过承诺,不管地方政府怎么支配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只要完成三峡工程移民任务就可以。在中国现行制度下,通过投资取得了高额回报,当然有一大部分成为奖金进入了政府官员的腰包。如果投资失败,可以从属下的移民头上扣取,给多给少还不是地方政府说了算。
 
三、新华社的一份内参报告送到江泽民的办公桌上
1996年8月1日,新华社的一份内参报告送到了江泽民的案头。新华社记者在内参报告中写道:“记者在库区调查发现,贪污挪用移民资金的问题非常突出。这类经济犯罪正随着国家投入的逐年增加而呈蔓延之势。湖北库区一些农村基层干部克扣并从中贪污应给移民的房屋补偿款和青苗补偿款,已被追究刑事责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涉及移民的经济犯罪迅速蔓延的主要原因是管理上的漏洞百出。移民资金包干到县县以后,对资金使用缺乏统一、有效的管理制度。这种管理上的混乱给贪污挪用犯罪大开了方便之门。记者感到有一股‘暗流’,这就是一些地方各行其是,把移民资金用在‘加速库区经济大发展’上,而留下移民搬迁的硬缺口交给中央,迫使中央提高包干标准。”
 
1992年3月江泽民在两会的党员领导干部会议上要求人大代表中的党员代表遵照党中央的要求,支持三峡工程建设,保证了全国人大通过了建设三峡工程的议案,之后,江泽民不再插手三峡工程事宜,让李鹏放手去干。这一次,江泽民觉得情况严重就亲自找李鹏询问:“不知道情况是否属实,十分令人担忧。”看来江泽民对李鹏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切块包干的做法,还是不了解。李鹏不得不亲自抓此事的处理。
 
8月7日李鹏向江泽民写了一个书面报告,做出解释,一方面为三峡移民资金的“切块包干”做出辩解,另一方面提出补救措施:
 
“三峡移民任务很重,是三峡工程成败的关键。中央制定的‘开发性移民’,‘多渠道移民’,‘经费包干制’是正确的。最近,计委郭树言同志反映,三峡地区总的移民形势是好的,确实也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诸如管理松懈,发生贪污挪用移民经费问题等等,有些案件也是惊心的。为了从根本上促使三峡移民走上正规道路,我认为必须采取以下措施:
 
1、加快重庆市的组建工作,把移民的担子由四川省(远离库区)转到重庆市的身上,建立一个高效率的、廉洁的移民局。有关重庆市的组建工作,正在按照常委会的决定,由胡锦涛同志主持,我也参加,抓紧进行有关工作,争取8月份能基本就绪。9月份重庆市开始替代工作。
 
2、加强对移民经费的监督。为此,经中纪委批准,已在三峡建设委员会设立‘监察局’,专门从事对三峡工程和移民经费的监督。
 
3、加强移民搬迁企业和城镇建设的全面规划和组织实施。工程主要的规划已有,但规模偏大。应结合实际情况,结合搬迁工厂的技术改造,重新修订,组织实施。要充分考虑对口支援省、市和外贸因素。
 
4、最主要的是要在三峡库区的各级党组织、各级领导干部中进行艰苦创业‘廉洁奉公的教育,树立良好的社会风尚。三峡库区是贫困地区,通过搬迁,国家给了这么多的经费,使得许多干部头脑发热了,把钱用在盖大楼、买汽车、修马路,甚至个人挥霍浪费。这种倾向必须坚决予以纠正。三峡地区的干部要树立长期艰苦奋斗的思想,对违纪、违法者严惩不贷。三峡是全国人民支援的项目,举世瞩目的项目,不仅在建设上是一流的,而且应该在精神文明上也是一流的。”
 
在征得江泽民的同意后,李鹏把这个报告作为国务院的文件印发给重庆市、湖北省以及国务院涉及三峡工程移民工作的有关部委。
 
在这个报告中,李鹏已经不准备再遵守和重庆市、湖北省政府签订的“切块包干”合同,撤回中央政府曾经承诺的“不管地方政府怎么支配通过‘切块包干’到手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只要按期完成移民任务就行”,而是要加强管理,集中管理。为此,在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设立了‘监察局’,专门从事对三峡工程和移民经费的监督,市县政府不能随便动用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国家审计署和下属单位也参与三峡工程移民经费的审查。
 
当三峡库区的干部看到这个报告时知道形势大变,知道李鹏要在三峡工程移民经费上找一批贪污犯罪的典型,要找杀鸡吓猴之“鸡”。但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这只鸡。
 
四、建一个三峡工程就倒下一大批干部
 
黄发祥就成为这只为李鹏三峡移民资金“切块包干”政策失误而倒霉的鸡。在1999年12月23、24日对黄发祥案的公开审理中,来自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指控,1994年9月,黄发祥指使副手王学禄以支付新县城占地移民安置费的名义,从征地办的帐上分两次虚列2400人移民安置费1200万元,划到县城市信用社存定期存单。年底,黄发祥叫王学禄存单交由县征地办出纳陈芝兰保管(陈芝兰是陈芝兰的妻妹)。1997年,县国土局按有关规定,将移民安置费的管理和发放职能交由县移民综合开发区管委会。在办理移交时,黄发祥让陈芝兰将手中保管的1207万元列为帐外资金,并隐匿下来。1997年9月,黄发祥乘县国土局属房地产公司撤销之机,令公司会计蒋海颖只向国土局移交固定资产和债权,虚列一笔债务,又将289万余元隐瞒下来。其后,黄发祥在1998年以后,将以上200余万元以其本人和亲属的名义在重庆市区等地存入多家储蓄所。1994年7月至次年11月,农行丰都县支行为揽储,经黄发祥同意,截留地产公司土地出让金及利息,共计159万 余元,转为地产公司的定期存单,经多次转存,至1997年底,本息近200万元。其中部分进入房地产公司帐上,会计蒋海颖挪用20余万元。1998年初,蒋海颖将本息共86万余元交给黄发祥。黄发祥将其中的80余万元投到重庆泰达公司丰都经营部谋取高利息。检察机关认定,黄发祥在担任以上三职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乘财务管理混乱和房地产公司撤销之机,侵吞公款15 565471元,构成贫污罪。
 
黄发祥的律师认为黄发祥并不构成贪污罪,理由有三:一是所有的资金、帐目有3人自始自终知道,那就是征地办出纳陈芝兰、会计蒋海颖(兼国土局、征地办和原房地产公司三家会计)和黄发祥本人。黄发祥事前也曾向县里主要领导汇报过此事,应认为是公务行为,只是有过错。其二,黄发祥把建名山饭店的工程款拨出后,他曾幻想港资位后就把资金撤出来,但最后越陷越深。由于怕受处分才开始做假,这只是工作方式违规的问题,并没有贪污。而且,黄隐瞒下来的资金没有损失,帐目走向大都是公对公的。律师称黄发祥相当节俭,从不乱挥霍。第三,名山饭店没有竣工,产权也没有归属,不能认定是黄发祥的,也就是贪污没有最后结果。至于黄发祥将部分公款私存的问题,律师则认为是挪用公款。
黄发祥的律师当然不敢挑战李鹏和中央政府的“切块包干”政策的失误,李鹏答应“不管地方政府如何使用三峡移民资金,只要到2009年按期完成所指定的移民任务就行”。判断黄发祥是否犯罪,是否应该判死刑,应该到2009年看丰都县是否能够圆满完成三峡工程移民任务。特别是丰都县党委和县政府的领导都表示,知道黄发祥利用三峡工程移民资金投资一事,是地方政府在切块包干政策中使用资金的权力。再说,黄发祥所谓贪污的资金被全部追回,并且带有丰厚的投资回报。退一万步讲,黄发祥在调离时没有将项目和项目中的资金交给后任,有错(一时疏忽而遗忘)有罪(有意隐瞒),但是罪不致死。可是,李鹏要借黄发祥的脑袋用用,掩盖自己的错误,实行三峡移民资金使用的整改,此时的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就成为了一条不能触碰的高压线。
 
在李鹏的文件下达之后,三峡库区共有200多名干部因“贪污挪用”三峡工程移民资金而被判刑,原万州区移民局出纳员王素梅挪用移民行政管理费130万元投资股票市场,99年初查处被判处无期徒刑。被判刑的还有,巫山县副县长刘敬安、巫山县国土局原科长杜江、万州区五桥移民办主任黄福生一并四人、奉节县江南乡原党委书记杨正禄、万县市移民办副主任后任云阳县移民办主任的王继宣、湖北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镇移民工作站副站长黎军等等。同时有几千名干部因此受到党纪和行政处分,如丰都县委书记高荣淼被开除党籍,丰都县委副书记陈芝琼(黄发祥的妻子)被开除党籍,丰都县县长县委副书记李仁富被撤销职务,分管移民、国土工作的丰都县副县长李正中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丰都县一个领导班子几乎全部受到严厉处分。
 
在黄发祥被执行死刑后,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蒲海清回忆说:“过去反对三峡有相当一部分人就讲,说我们建一个工程就倒下一批干部,三峡花两千多亿不知道要倒下多少干部。”从这一点来说,三峡工程的代价是十分沉重的。同时也要看到,这是制度的腐败。
 
建设三峡工程、要搬迁一百多万移民,需要一大批地方干部盲目和热情的支持。但是李鹏为了掩盖在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切块包干政策的错误时,可以随便借地方干部的脑袋、官帽和家庭幸福用用,此时,李鹏是绝不会手软的,就像六四大屠杀的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江山是一样的。
 
李鹏利用党纪国法处置了三峡库区的几千名地方干部后,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切块包干的政策名存实亡,三峡工程移民资金成了高压线,专款专用,地方政府不能随便使用,地方政府也就失去了原有的动力和热情,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三峡工程移民资金的增长。当初“切块包干”时三峡工程移民资金是400亿元人民币,到2011年6月30日上涨920.29亿元人民币,中间还不包括各省市、各部委、各大公司“无偿支援三峡移民”的超过1000亿元的投资。最为严重的是,至今三峡移民安置工作至今还未完成,这包括三部分工作:
 
第一部分:由于三峡工程蓄水的影响,包括水位的升高、引发的地质灾害,将迫释一部分居民搬迁。只是这一部分移民目前没有获得三峡工程移民的名分,而且称为生态移民或者高山移民或者其他名目的移民;
 
第二部分:已经搬迁、安置的移民,需要再搬迁,重新安置,原因是原来移民规划的错误;
 
第三部分:已经搬迁、安置的移民,目前生活在贫困之中,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没有希望,生活水平低于迁入区的平均生活水平,低于搬迁之前的生活水平。要改变这个状况,需要大量的投资。
 
为了掩盖李鹏三峡工程移民资金切块包干政策的错误,黄发祥失去了脑袋,几千位官员失去了党籍或者职务;为了三峡工程决策的错误以及为了完成三峡工程移民任务,中国老百姓还要从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时间也是非常长远。
 
五、结束语
 
就在撰写此文过程中,2019年9月16日,推特用户“华人新闻热推”发消息称,李鹏托梦给女儿请和尚超度。所附现场视频显示,大批身穿黄衣的和尚吹吹打打的做法事,而疑似李鹏之女李小琳的一位女士,身捧祭典物品跟在和尚后面。新闻出来以后,李小琳也没有出来为此辟谣。
 
重庆丰都因鬼城而闻名,建设三峡工程,三峡水库将丰都县城与鬼城全部淹没。黄发祥作为丰都县三峡工程移民项目的负责人,为丰都县城与鬼城的重建做出过贡献,这一点,丰都人不会忘记,丰都鬼城的鬼也不会忘记。冤有头债有主,黄发祥在丰都鬼城的阴曹地府等候李鹏多年。丰都鬼城的一幅对联是:“不惧地狱只因心中无鬼,为人公正何须门上有神”。李鹏托梦给李小琳,请和尚念经超度,正说明李鹏、李小琳心中有鬼,为人不正,害怕地狱,害怕阴曹地府,希望能通过和尚念经超度,减轻罪孽。但是,黄发祥能放过李鹏吗?六四的冤魂能放过李鹏吗?
 
正所谓,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
 
 
关键字: 王维洛 李鹏 黄发祥
文章点击数: 1896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