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10/1/2019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十三)

—— 国殇日看李锐笔记

作者: 李南央

 
 
这期“跟进”发出时,正值中共执政七十年之国殇日。特摘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内容于引录语栏。我出生时,所见天空飘扬的是五星红旗,故可谓七十年历史的亲历者。以我有限的生命和阅历,纵看、竖看中共的统治,希特勒、斯大林难以望其项背。
 
父亲李锐生前捐献给美国胡佛研究所的日记和信件已经向公众开放,我正在加紧将父亲工作笔记的影印版输入为Word文本,便于读者阅读、索引。昨天刚刚完成了头四个笔记本的录入,是父亲作为高岗和陈云的政治秘书、刚刚南下入主中共湖南省委宣传口时的会议记录。内中记述了黄克诚、洛甫(张闻天)、罗荣桓、古大存、李立三、王首道、林枫、郭述申、凯丰、陶铸、高岗、刘锡五、李富春、陈正人、林彪、王金祥、王稼祥、蔡畅、陈云、王鹤寿、周桓、毛诚、吕正操、赵冬垠、周惠、袁任远、周小舟……的发言。这些文字让我触摸到在中共文件的纸页上所无法感知的它的领袖人物们的风格和品性。
 
这里我只引几则:
 
一、1947年9月13日杨春圃在做冀热察汇报的内容中有这样一段: 
 
平北地书郭森(原察东副书):察东决定干部杀地(按:地主),不敢杀是一退千里思想。阶斗越尖越好。顺义杀了几个,才镇服。因之才能开展到平郊。如无区党委反复民主统战,工作还更好,思想上使我糊塗。彻底肃清封(按:封建)是决定的。……杀人不要考虑多少、男女老小,主要是目的。
 
二、1948年3月召开的东北局土地会议的记录中我摘录四人的讲话如下:
 
陶铸:我们立场是好的,但策略差。作为阶级消灭,但不是否认斗争(斗政治),这还是长期的。不是和平共居,不要模糊阶级意识,要从各方面消灭阶级。今天拉一把也是为了彻底消灭,只是斗争方式改变。
 
张闻天:形式要很好估计。……由于任务改变,策略也要有所改变。……保障所有人私有财产,全力生产。提倡勤劳致富(城市依靠工人、贫民,紧团小生产、知份……)。斗争方式从激进没收征收(“临床时的痛苦”不能继续很久)转到缓慢、谨慎前进(春夏秋冬,不能把苗拔出)。暴力转到合法,建立革命秩序。一切合法。人权、财权保障。杀人一定手续。
高岗:不能用管农村办法来管工厂。分工没文化科学不行,硬碰硬不行。花园喂猪、花园砍树,文化知识水平很落后。列、十月革命五年后还打圈子。加强这方面思想教育,老老实实学习业务。利用旧社会人才,充分使用,一切在我手,怕什么。向他们学习,否则管理不了。先做事,思想以后再说。
 
林彪:只感一条:开会长,到人数太多。哈市十多会,一百多人,一开一二个月。一年只十二个月。如此紧张战争环境,钱用几万万,不得了……会议汇报性质太多,提出、发现,解决问题太少。每个报告四平八稳,面面俱到,耳朵听麻痹……
 
各级领导机关,负责同志经常见面办法。三五天小会面,轻松一些,谈谈商量。有话即长。东北局如此办。例会大家到,不破坏民主,不取消大的会,而是大减,小漫谈增加,民主集中都有,任何时候不能分离,集中领导下民主,民主生活的集中。
 
张闻天还有这么一段话:“……执行纪律,关、整、开除,要办。戈尔洛夫不撤职办不好,要很厉害。转变好胜利快。”其中“戈尔洛夫”的“洛”字十分难辨,我在“河”“沙”之间反复琢磨,就是搞不懂是个什么意思。放了几天,突然想到:莫不是“洛”字?果然就搞明白了张闻天说的是“戈尔洛夫”,前苏联剧作家考涅楚克1942年9月发表的三幕五场话剧《前线》中的主人公。此人物在苏联卫国战争中战功卓著,但刚愎保守,拒绝新事物,轻视军事科学,不接受现代作战方法,甚至不肯使用无线电指挥部队。该剧本最早由萧三翻译成中文,并送给毛泽东看。毛读后立即推荐给《解放日报》作了连载。因之在不短的时间里,戈氏成为居功自傲、不思进取的代名词。有意思的是,这个我过去从未听说过的戈尔洛夫却被习近平主席掉过书袋,《解放军报》因之诚惶诚恐地在2016年1月14日头版刊发社论《按能打仗打胜仗要求阔步前行——党的十八大以来和武警部队贯彻落实习近平重要指示大抓战斗力建设述评》专门提醒:习近平主席在最近的讲话中提醒军队各级领导不要做戈尔洛夫。
 
习主席对毛主席的崇敬,解放军报人士的紧紧追随,真正是让我唏嘘不已。 
 
主张彻底消灭某一阶级的陶铸,在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自己被彻底消灭了;主张将革命策略由暴力转到合法的张闻天早就被边缘化,1959年的庐山会议后更是被打翻在地踏上了千万只脚;以为一切在我手,怕什么的高岗则不堪被引为师长的陈云所欺骗,被佩服的五体投地的领袖毛泽东所耍弄而饮弹自尽;要求党内开小会,轻松一些,谈谈商量的林彪则在忠诚地跟随毛泽东,助纣为虐、坏事做尽之后摔死在温度尔汗的荒漠之中。
 
十月一日,那个自以为正在引领世界潮流,志得意满地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享受着万众欢呼、武器轰鸣的“盛典”的“当今”,却连他父亲的老友李锐的一本“口述往事”都不敢让人民看到。这种虚妄的傲慢还能持续多久?我只知道视国民为草芥的人,自己的下场一也定是草芥不如。
 
李南央
2019年9月29日 
 
关键字: 李南央 状告海关案
文章点击数: 436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