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0/2019              

闵良臣:九九八十一难,一难都不能少(短章三则)

作者: 闵良臣

 
 
华夏癫狂十次才可能有一回正常
 
从这几年到这几天,总有些现象促使老闵头大脑不肯闲着,用句不少爱管闲事的网民都喜欢自嘲的话:挣的是农民工的钱,操的是总理的心。
 
在想什么呢?在想,一说相由心生,二说存在决定意识。都没错。难怪这个民族会有《西游记》,九九八十一难,一难都不能少,少了“观世音”也会让你补上。观世音是谁呀,这么牛逼,就是那个我们谁都看不见的上帝啊!
这还不算。从历史上看,战乱啦,割据啦,还有什么几国鼎立啦,包括“农民起义”,也不知乱了多少次,才好不容易有一回所谓的“大治”。
 
弄个统治权不容易,你就好好搞吧,他不。政权一到手,好不了几天,就开始折腾,然后就是江河日下,最后又来一回“循环往复”。
 
这七十年,中国人最解气的是什么时候,打倒“四人帮”后胡耀邦大力平反冤假错案。也就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去掉短时间的所谓“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八十年代那十年,即从一九七八年到八八年。这十年虽然还有这还有那,可怜的华夏民族就像本人一再啰嗦的,天天青菜萝卜,吃个豆腐就是过年一样,那十年已经让人民感到很不错了,难怪后来有人公开称之为“第二次解放”。
 
三十年啊,又“解放”一次,不知算不算“否定之否定”。只知道七年多前在网上读到陈伯达之子陈晓农博士文章,说中国人把一九七八年称作改革开放,可一九四九年前的中国不就是这样吗?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不过请注意,这里的“解放前”是褒义。
 
关键是从一九四九年新政权开始到一九七八年三十年,国家折腾乃至癫狂多少次啊,而哪一次不是让很多人胆战心惊,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期间有那么两年时间,竟然饿死几千万无辜百姓!最后是被称作“浩劫”的文革,连老帅都难理解:死了两千万,整了一亿人!
 
然而,就像现在到处墙上都是“核心价值观”,即到处都是“民主、文明、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可你到大街上吆喝试试,立即就有人要带你走,说你是“寻衅滋事”。
 
而对待文革也是这个怂样子。他们可以说文革是“浩劫”,可你在文章中举出实例批判文革,就又犯了忌。真不知这是一个什么鸟国家。于是大家都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天天吃饭干活,干活吃饭。然后就是跟着他们喊,他们说有国才有家,你就说有国才有家——谁说有家才有国,谁就是“寻衅滋事”。这个十一长假期间也不知把多少人给弄到局子里去了,其实那些人什么错也没有,就是对大操大办一个“生日”表达自己的不满。
 
想一想,这不是太正常了吗?就算是生他养他的亲娘热老子说的或做的不对,做孩子的也可以批评几句啊,凭什么对一个“生日”就不能“说三道四”。难道你是法西斯啊!难道你不是爹娘生的养的啊!难道你不是吃饭长大的啊!
 
好了不说了。刚才看到微信上有网友转来两段话,抄在下面,给这则短论结尾。
 
一段是2003年1月27日,朱镕基在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九次全体会议时讲的:
 
“搞了50多年的经济工作,我能深刻体会到我国的这种‘综合症’,日子稍微刚好过一点,就搞浮夸的作风、盲目的自满,莫名其妙的折腾、无知的决策。”
 
另一段,显然是从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资中筠一篇文章中摘录的:
 
“如果再一味鼓励以廉价的空洞口号代替脚踏实地的点滴工作,以排外的民族情绪的发泄来代替切实的对民族对社会的责任感和自重自强,以虚骄的姿态掩盖骨子里的崇洋,甚至培养两面派和机会主义者,听任民族劣根性驱赶民族优良传统,野蛮淹没文明,我们的民族将要退化,这是怪不得任何外人的。”
 
资先生把那些官员想得太好了,他们哪能想到这些。他们天天想的就是自己的乌纱帽什么时候别保不住,至于别的一切,都是“管他娘的”了。
 
2019.10.8下午
 
最终等待人类的是失败
 
尽管有不少中国人总相信“前途是光明的”,也还是承认“道路是曲折的”,也就是说走了很多“弯弯曲曲”的路,才走上一条较平坦一点的道。
即使如此,在本人看来,已经要算乐观了。人类史一定会证明,“前途”在若干年的“光明”之后,最终一定还会走向黑暗,而只有黑暗才是最终的“前途”。
中国一部分人最喜欢说的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特别当要歌颂或感恩什么人什么组织时。
其实根本就没那回事。历史真相也告诉我们,凡说从胜利走向胜利,都是骗子的谎言。
哪怕仅有的几千年人类文明史,也证明了人类是从一个又一个失败走向一个胜利;然后从这个胜利又走向一个又一个失败,之后可能再走向一个胜利。
为什么说可能呢,就是往往只有一个又一个失败还很难说就能走向一个胜利,这里用一个又一个失败,只是一种象征性说法,人类往往要经过多个失败后才能走向一个胜利。
人类如果一开始就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用某党说法,早就实现那什么主义了。
胜利即正确。可我们知道,就像2+2=4一样,正确只有一个,正确之外都是错误,这也是人为什么那么容易犯错误而不容易正确的缘故。
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但这些大路中一定只有一条作为首选。
犯错误也可理解成失败,这也就证明了胜利比失败要难得多。
人类犯多少次错误,也就有多少次失败。它们几乎是相等的。
在人类史中人可以有无数次胜利,当然这些胜利都是用失败换来的,而且是用比无数次胜利要多得多的失败才能换来。
最可怕的不是几次几十次或几百几千次失败才能换回一次胜利,而是当人类在失败—胜利—失败—胜利这样无数次循环往复后,很可能只要一次失败,就毁灭掉前面所有胜利所达到的文明程度,让人类从头再来。
科学家现已形成一个共识,不允许研究识别和攻击人类的机器人。
否则,人类有可能很快就会被机器人消灭。
即使如此,本人也还是相信,将来一天,人类一定会犯一个大错误,这个错误不是获得什么大的胜利,而是导致灭顶之灾,即使不会让人类灭绝,也要让人类倒退几百几千年。
不管人类取得多少次胜利,只一次因重大失误而导致所犯下的错误,就足以抵销先前所有的胜利。而人类最终迎接的也一定不是胜利而是失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不管人类胜利多少次,都仿佛是在等那最后一次失败的到来。这大约是定数。
对人类而言,要说定律,这才是最可怕的定律。
要说劫数,这才是人类最难脱逃的劫数。
如果非要打个比喻:就像独裁专制,不管赢多少次,都是在等那最后一次的输。
相反,独裁专制的对立面,不管输多少次,也都是在等那最后一次的赢。
对独裁专制而言,输一次,就彻底完蛋。而对于独裁专制的对立面来说,赢一次就够了。
这当然是比喻,而所有的比喻又都是蹩脚的,不必太介意。
 
2018年7月22日清晨
 
支持香港恢复正常
 
人最高贵的品质是善良,最让人不齿的是忘恩负义。对有权力享受言论自由的人和媒体,不论在什么地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们的胡说八道和造谣诬蔑。
你骂废青也好你骂港独也罢,你都没有勇气站出来反对这样一个事实:
香港七百四十万民众,99.999%的都是正常人,更不是什么暴徒。
他们只想过正常的生活,他们也一定只想看到一个正常的香港。
很难相信他们天天想的就是上街就是游行,就是现在这样一种无序。
 
 
 
他们比近在咫尺的大陆民众包括相对开放的深圳,要更懂人类文明;又因为更懂,因此也就不放弃追求。昨天见到一幅图画,上面几行文字,说得真好:
 
 
那些自由的鸟,
见过天空,
让他们重新回笼子里,
他们情愿流血牺牲。
 
 
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知道为什么一直坚持自己想要的。
他们知道,有些已经得到的东西不能失去,失去了就很难再找回来。
因为他们一次次看到过先例,他们害怕。
有些人,还有大陆媒体,都一定要明白这一点。否则,判断失误,只会添乱。
那么,什么是香港人想过的正常生活呢?那就是至少要恢复到像两个多月以前那样。
尽管那时他们也感觉到有这不如意那不顺心,但也还是努力生活着,工作着。
我们不能说两个多月前的香港不正常。
既如此,就应想办法恢复到两个多月前。
冤有头债有主,现在香港的无序是谁造成的,就应由谁担责;是因什么造成的,就要把那“什么”解决了。绝大多数香港人不会不懂道理,也不会胡乱诉求。因此,手上有权力的人应该静下心来,认真思考,然后排除干扰,去满足香港民众的合理诉求。
早上一开手机,就看到公众号一篇短文:《谢谢香港》。于是花三分钟读完。感到说得真好。在这里不仅要感谢作者,也要感谢公众号编辑。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大陆很多人还是明事理的,知道特别在这个时候,更不能忘恩负义,更要谢谢香港,支持香港,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港尽快恢复正常,让香港民众尽快过上他们真正想要的生活。
最后还想啰嗦的是,完全赞成《谢谢香港》一文中的一个观点,即针对大陆有些人说这边如何一直厚待香港,供应水供应电供应这供应那,而香港却不知好歹不领好意,反而要闹这闹那,于是,自认为有恩于港的就视港人为白眼狼。对此,作者说她“知道所谓的供应这供应那都是正常的生意往来,无所谓恩不恩的”。
也就是说,大陆确实供应香港这供应香港那,但都不是白送。这里只举一个小例子:上世纪六十年代,广东省政府对香港同胞食用水存在的严重困难十分关心。经中央批准,为了支援香港,广东省投资3900万,调集1万多人奋战11个月让东江倒流83公里,送去源头活水,保障香港工商业和居民生产生活用水。香港媒体对此也做了报道:
 
“港府每年花费24亿港元,向大陆购买30亿立方淡水,以解本港缺水之忧。”
 
供应这供应那,不假;但都是花钱买的,也不假。我们不能不尊重事实。
 
2019.8.15晨
 
关键字: 闵良臣 九九八十一难
文章点击数: 1751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