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推特 】  时间: 10/28/2019              

蔡楚:又到橡子落时

作者: 蔡楚

 
 
美国南方多橡树,我家后院的橡树粗到三人才能合围,少说也有几百年树龄。
 
 
 
又到橡子落时,打破小镇的宁静。
 
 
去年,我写过一首《小镇秋声》:
 
橡子落敲窗棂动,小镇鸡鸣玉盘斜。
屋后溪声逍遥去,一秋一叶落我家。
 
2018年10月24日 
 
 
 
今年,我到UWA湖边去捡橡子和山核桃,找到新的步行道。
 
橡子无毒、有涩味。制成淀粉,可以做凉粉或豆腐。还可以用微波炉烤橡子南瓜等。是印第安人的食品之一。
 
 
新的步行道有好几条,可以绕湖一周,还可以进入湖边的森林。如果,你的体力差,来回走几英里都可供你选择。
今天,与老妻一起走了五英里多。几乎见不到行人。
静悄悄的,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与偶尔的鸟鸣相伴。
 
 
 
我喜欢步行道旁的柏树,有一点“锦官城外柏森森”的意味。
但我不喜欢杜甫笔下的孔明,他是中国“谋略文化”的标本之一,把耍花招去取得成功作为智慧,把“三顾频烦”和“出师未捷”作为英雄去塑造。给历史留下了一条“货与帝王家”的不归路。
 
 
步行道旁有不少高大的美国山核桃树,山核桃落满草坪。(学名:Carya illinoinensis (Wangenh.) K. Koch),又名“薄皮山核桃”。
 
 
 
我与妻捡了不到一小时,就有几十磅,满满装了3小筐。
 
《击壤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小镇的木亭,刻画出岁月的沧桑。
秋叶又红,秋实满地。
感谢上苍和推特,
让我们领受黯然的残缺美。
 
2019年10月27日 
 
 
 
关键字: 蔡楚 橡子落时
文章点击数: 84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