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聯合報 】  时间: 11/2/2019              

曹乃謙:佛緣九一九

作者: 曹乃謙

2019-11-02 06:59聯合報 曹乃謙
 
 
2005年10月21日(農曆10月19日),李銳(右起)、馬悅然、陳文芬、曹乃謙合影於溫家窯。(圖/陳文芬提供)
 
腦血栓後遺症使得我經常頭暈,兩年了不能寫作。今年秋天我就來到山東龍口高爾夫一號養病,為的是這裡海邊的氧氣足。這天上午接到一個女孩的電話,可我耳聾,聽不清她說什麼,讓她給我寫短信。一會兒短信來了,先說是成都《華西都市報》文化記者張傑,可後面的話讓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她問我可知道馬悅然先生有不幸的消息嗎?我趕快簡單回覆問,什麼不幸消息?她說你和馬悅然先生是好朋友,你也不知道這事,那但願是誤傳吧。
 
這時我猛地想起什麼,趕快開電腦,一下看到有文芬的信。我的心咯噔一下子就快速地跳起來,顫抖著手點開信後,看到的是「悅然今天下午三點半在家過世」。
 
我不由地大聲「啊!」了一聲,老伴聽到了跑過來問咋了咋了?我哽咽著嗓音低聲說,悅然,走了。
 
沉默了一陣,老伴才問多會兒?我說,今天。
 
可今天是多會兒?我們都不知道。我在這裡養病,真的是經常不知道今天是多會兒。
 
我電腦快壞了,經常黑屏。這又黑了,當我把視屏弄亮,才知道今天是10月17日,可這時又看見文芬的又一句話:「我想起來,今天就是我們在你家訂婚的日子。」
 
我趕快划開手機點開日曆:10月17日,農曆九月十九。
 
啊!九月十九!我再次大聲「啊」地叫起來。
 

 
十四年前的那天,2005年的那天,農曆是九月十九的那天。
 
 
那天早晨我上街買菜,發現街面上比平時多了好多家賣香火的攤子,而且是人擁人擠的,生意很旺。我好奇地向一個剛買了香火的老人打問,他的手向上指指說:「你不看,天藍藍的。是個好日子。」見我還不明白,他又說:「今天是南海觀音菩薩的成佛日,是個喜慶的日子。」
竟然有這麼巧的事。瑞典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先生和台灣的文芬女士,還有我的好朋友李銳和蔣韻四位貴賓今天要來我家作客,正好就遇到了這麼個喜慶的日子,真是有緣。
 
就是那天,我在客廳飯桌擺杯盤碗筷,悅然推推我胳膊:「乃謙。你給大家把酒倒好,我有話要說。」我以為他是想要在吃飯時跟大家碰碰杯,再說說什麼話,我說:「沒問題。」說完,繼續忙我的。可是不一會兒,他又揪揪我衣服說:「乃謙,你給大家把酒倒好,我有話要說。」我抬起頭問他:「現在?」他連連地點頭說:「對。就是現在。」
 
我算了算,連妻子和請來開車的朋友,屋裡八個人。我一字排好八個高腳杯,打開雲岡牌啤酒,連沫兒帶酒把杯子都加得滿滿溢溢的。這時,文芬也出面了,她進廚房去請我妻子。我妻子說你們先喝著,我忙完就過去。文芬說:「請你也過來。你得過來,悅然要訓話。」我妻子聽說悅然要訓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出來了。
 
悅然面對著大家站著,文芬靠在他的身邊。悅然看了看牆上的壁鐘,又轉過身看著大家,沒作聲。大家靜靜地等著,等著他的訓話。
 
悅然又看鐘錶,我也跟著看看,正是中午十二點整,他開口了。說得很慢,表情嚴肅、激動,他說:「現在,我當著各位朋友的面,宣布,」說著,他的左胳膊把身邊的文芬摟摟緊,「我和文芬,相愛多年,今天,我要在各位朋友的見證下,正式訂婚。」說完,在大家還沒想起歡呼慶賀的時候,他把握在掌心的戒指戴在文芬的手指上。緊接住,就是幸福的擁抱。就在那一瞬間,我看見,文芬的眼裡含著有晶瑩的淚珠。
 
蔣韻把提包打開,取出一對枕頭,樣式像兩條彎彎的魚,古樸、高雅。這是他們給悅然和文芬的禮物。李銳和悅然他們是一起從北京過來的,悅然在北京就把要在我家訂婚的事告訴了他,他就讓蔣韻做了準備,可我卻事先不知道這件美好的事要在我家發生。文芬解釋說:「悅然是怕給你出了難題,不知該如何準備才好,所以我們才沒有事先讓你知道。」可我該送個什麼禮物呢,想了想,家裡也沒有個什麼合適的。蔣韻說你給唱個民歌吧。可這能叫禮物嗎?我一下想起,悅然和文芬看了掛在牆上我自己寫的書法,都說寫得好。我就說,那我給你們寫個條幅,裱好後寄給你們。
 
「好,好,」悅然說,「對!你就寫『到黑夜想你沒辦法』這幾個字。」悅然還告訴我,他用瑞典文翻譯我的長篇小說《到黑夜想你沒辦法》近期就要出版發行。
 
「哇——到黑夜想你沒辦法!」大家同時歡呼起來。
 
熱烈的鼓掌。衷心的祝福。酒杯高高地舉起。
 
在溫家窯,當我看到悅然彎下腰跟圍觀的孩子們說笑逗玩時,我又看到文芬抱起羊羔親親牠的腦袋時,我就認定這兩個人同樣有著金子般的真誠善良、寬厚仁慈的心。從今開始,這兩顆心臟就要因了人類最崇高最神聖的情感而一起跳動。我和李銳夫婦作為證婚人,也為此而感到無比的高興,高興得不知該說什麼好。
 
一向不好說話從來不喝啤酒的我的妻子,一口氣把杯中酒喝乾,激動地說:「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對。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大家同聲說。
 
是的,那一天真是個好日子。
 
可是,十四年後的這天,悅然卻是在九月十九這個日子,離開了他心愛的妻子,還放下自己熱愛了一輩子的中國文學,去了另一個世界。
 
我真的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色彩不同的日子都是九月十九?
 
我老伴說,這有什麼不明白的,這是佛緣。
 
上一個九月十九,佛緣讓悅然和文芬這兩個相愛的人,在這個吉祥的日子裡結成夫妻。而這個九月十九,佛緣讓悅然在這一天離世,就是為了讓他心愛的妻子不要悲傷。因為九月十九這一天,本來就是觀音菩薩成佛的日子,悅然他這也是成佛了。
 
我想了又想,相信老伴兒這種佛緣的說法是有道理的。要不是的話,誰還能說出另外的讓人信服的解釋呢?
 
是的,是佛緣。悅然雖說是瑞典人,可他和中國有佛緣。
 
七十多年前的1946年,當悅然向瑞典漢學家高本漢學習中文的時候,就與中國結下這種緣;1948年,當悅然居住在四川峨眉山的報國寺,向果玲和尚學習漢語的時候,就與中國結上了這種緣;而實際上,當悅然在1924年的6月6日在瑞典一出生,這種緣就已經開始了,因為那天正是中國的五月初五端午節。
 
是的,是佛緣。
 
九一九,九一九,這就是佛緣。
 
关键字: 曹乃謙 馬悅然 陳文芬 李銳 佛緣
文章点击数: 396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