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31/2019              

余东海:澄清公私观的四大谬误

作者: 余东海

 
 
关于公私之分,有很多无知误会,有四个误会特别普遍:以公有制为公,以私有制为私;以社会主义为公,以自由主义为私;以集体主义为公,以个人主义为私;以利他主义为好而有利于公,以利己为己为私而有损于公。都是混淆和颠倒。
 
私有制和公有制作为经济制度,是所有制中一正一邪的两种形式。私有制以法律形式保护私人对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所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有利于维护民之恒产和社会公平。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国有制,最方便特权阶级巧取豪夺窃取国家人民的财产。所谓公有制,实为权力所有制和特权阶级私有制,是制度性的反公平反正义。
 
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一正一邪的两种政治学。自由主义以自由为本,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为五常道,开出来的是民主制;社会主义是一种集体主义政治模式,主张由社会拥有和控制产品、资本、土地、资产等,开出来的是党主制。而所谓的社会主义必然沦为党主义,作为集体主义的模式,所有社会主义都是极权主义的别名。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一正一邪的两种政治哲学。个人主义是以个体为本,强调人本身就是目的。集体主义是集体本位,主张个人从属于集体,个人利益应当服从集团、民族和国家利益。国家主义、社会主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等等都属于集体主义范畴。集体主义无视个体自由、人权和利益,都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一味牺牲个体,即使真的为集体,长远而言,集体利益也没有保障且不可持续。故集体主义既危害个体,也危害集体。
 
利他主义最容易与利他精神混淆,被世人误认为好东西。这是一种人生哲学,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相对应的是利己主义,毫不利人专门利己。本来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发用,但主义化就坏了,利他主义与利己主义都不正常,都违反人之常情。而且利他主义更反常,实践结果更坏,更不利于社会。
 
“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的杨朱和“摩顶放踵以利天下”的墨家,分别为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的典型,都遭到孟子严厉批判。孟子说:“杨朱利己,是无君也;墨子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是禽兽也。”利己主义和利他主义的实践的结果都是禽兽化。
 
焦循的《论语通释》说:“扬子惟知为我而不知兼爱,墨子惟知兼爱而不知为我,子莫但知执中,而不知有当为我当兼爱之事。扬则冬夏皆葛也,墨则冬夏皆裘也,子莫则冬夏皆袷也。”用现代话说就是:杨子只知利己,而不知利他;墨子惟知利他,而不知利己;子莫但知执中,而不知有当利他有当利己之事,都是只知执一的异端。
 
焦循说:“执其一端为异端,执其两端为圣人。”圣人的一贯之道是该利他时利他,该利己时就利己,仿佛“裘葛袷皆藏之于箧,各依时而用之。”所以,正常的利己则是人之常情,应该受到基本尊重和法律保护。只要不损人,利己就是好的,与利他并行不悖。所谓主观上利己,客观上利他。至于道德性为己,更是正人君子的修养和追求。
 
综上可见,利他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都不是好东西,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私有制相对正常,值得肯定。当然,最好的是儒家的仁本道德、为己追求、民本政治和民有制,详见东海《仁本主义》一书,兹不详论。
 
2019-12-27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95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