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020              

罗祖田:谈谈中共的派系与作用

作者: 罗祖田

   一般而言,无论哪朝哪代,凡专制社会里显赫之辈,基本上会身不由己置身于某个心理阴暗的派系之中。它源自利益,见解,地域,亲情等的不相同,也不可能相同。此情况构成了生活的色彩斑驳一面,但众多派系并成不了生活主演。主演从来是舞台上主角,不是配角。
 
   中共的派系形成及争斗关系亦不例外。
 
   概略地讲,陈独秀时期的中共,由于很弱势,主要是当时也没得多少权益可争夺,派系划分及夺利争权不明显。无非就是“国际派”与“本土派”争话语权。例如,陈独秀和毛泽东应属于“本土派”,留法留德又留苏的那帮人多半属于“国际派”。“本土派”又可分为“在朝派”与“追风派”。陈独秀,张国焘是当然的“在朝派”,毛泽东,董必武,周佛海等则为“追风派”。后者亦然。留法留德者固然是正宗共产党人,留苏者却是正宗中正宗。
 
   国共合作破裂,共产党遭到国民党打压,岌岌可危。上层不甘心失败,又获得苏联支持,便奋起反抗。反抗的前提之一乃是追责党上层的“右倾”。陈独秀只一个总书记职务就在劫难逃。实际,他作为一个无法人地位的空架子子公司总经理,既离不开卢布让公司运转,清高个性又常与莫斯科言行相悖,被莫斯科抛出作为替罪羊也是冤屈得很。毛泽东,张国焘这号人未被株连,应功于他们弯子转得快,既明白救党保党已高于一切,又巴不得“乱世”中有了新的出头机会。尔后数年,“国际派”能够统治中共,实赖来自莫斯科的东风之力。
 
   当时,只要没有莫斯科金钱上,精神上的大力支持,中共及红军或可苦撑几年,极难在贫瘠的江西大山里打开大局面。毛泽东当然是个少有的军事人才,但任何巧妇也难做无米之炊。只消读一遍他写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无须费力就能发现其重大缺陷。便是他认定武装割据可以成功,依据不外乎受了历史上少数农民造反成功先例的启发,基本上不见他对于苏俄这个庞然大物的存在与支持,于中共及红军垂危士气的强心针作用。事实上,中共在江西仿苏俄模式建立国中之国,且不说当时的条件下此种分裂国家的行为难为后人认可,只说一个历史上的“缓称王”,中共上层全无人识得其重要性吗?然而,“国际派”为了讨好莫斯科,顾不了那么多了。之所以说他们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消看看他们的中看不中用,便能洞察他们的浅薄。
 
   中共及红军面对又一次大失败,同时不甘心失败,也就风水轮流转,轮到了“本土派”向“国际派”追责。此为遵义会议的由来。不过,此时的“国际派”固然只能担责,“本土派”也没得心思在争权夺利上大做文章。突出表现为遵义会议上大佬们不能不推毛泽东再出山,也就只能接受毛泽东乖戾性格与作风。此后不久毛泽东与张国焘的权力斗争,主要是两个军阀争权,算不得“红一”与“红四”的山头斗争。
 
   但中共尤其红军的山头早已形成也是不争的事实。“红一”“红三”两个军团才是嫡系,其他军团皆为杂牌。无非大敌当前,加上就读过黄埔军校的林彪有了点新见解,秉性耿直的彭德怀不善长权谋,山头成见才未逾越底线。各个派系的色彩转向浓厚,是在中共及军队去了陕北,尤其西安事变后能够睡上安稳觉的事儿。从根本上讲,此为共患难易,共江山难的人的劣根性使然。
 
   自此,“本土派”分化出了“红区派”与“白区派”,“湖南帮”与“外省帮”,“井冈山”与“大别山”,“红一”与“红四”,“八路军”与“新四军”,“一野,四野”与“二野,三野”等等。但不论它演化得如何五花八门,一条主线也清晰可见。便是各方的劣根性都受到了自我约束,因为夺得政权前尚不宜让私心太放肆。不能不说,毛泽东的才能与权术起了相当大作用。反面的例子是,当年洪秀全若是具备毛泽东的才能与权术,天京内乱或可幸免。
 
   整个毛皇时代,中共新派系及其开始了夺利争权,基本上延续了战争时期的格局。由于论功行赏大体上照顾到了“五湖四海”,加上对高岗,饶漱石无情打压起到了杀鸡儆猴作用,中共文革前的派系间门户成见不深。
 
文革出来了新内容,权斗焦点移到了“嫡系队伍”内部,突出表现为毛整了刘少奇又对林彪下手。不过,文革是否毛皇与昔日同事间的权力斗争,是否目的是为了变党天下为家天下,似还值得商榷。我个人以为,政军两界大佬们此时的权斗已近白热化,例如贺龙,叶剑英巴不得彭真倒台,罗瑞卿倒运。邓小平,陈毅的“二,三野”与林彪“四野”的缠斗。周恩来对刘少奇大施阴招。但都算不得目的是夺皇位皇权。既如此,毛泽东干嘛要与几乎整个上中下层官僚结仇呢?是否整肃官僚队伍是文革手段,不是文革目的?目的乃是通过种种手段,为他实现马克思加秦始皇的病态野心服务?有一点很明显,此时中共官僚队伍无分派系,皆越来越追求位子和享受,与他的野心也罢雄心也罢皆背道而驰。
 
文革结局是官僚阶级惨胜。这是必然的,打倒一批官僚无伤中共根本,不准还会招来不同派系的幸灾乐祸。但文革新贵把打击面扩大为官僚阶层全体,祸就闯大了,势必招来官僚阶层的整体反对,促使官僚队伍团结,同时也让毛皇下不了台。事实上,毛泽东的本意是让所有的旧官僚“烤烤火”,不可能统统消灭他们,那就等于打倒共产党打倒自己。所有,不论文革如何搞笑,如何疯狂,一条主线始终岿然不动,保证共产党统治中国是所有派系的最大公约数。旧派系官僚如此,新贵名流亦不例外。即便后来清算文革派,仍为保党的手段和目的。
 
这就为改开后把这个最大公约数推向高峰提供了坚实的组织基础。不能不说,邪教的组织力之强,非更大外力乃至暴力不足以打败它。随着时间流逝,红一代自然生命纷纷终结,先前由历史原因形成的派系色彩进一步淡化乃至无足轻重。突出反映在六 四对学生和民众的大开杀戒,权贵们整体上予以了支持和默认。复辟八旗子弟特权制度,何曾见过哪个派系群起反对?
 
又一个新内容出来了,新时期出现的新派系,如江派,团派以及由地域与姻亲,同窗等关系形成的这个帮那个帮,取代了毛皇时期的旧山头。他们皆打着改革开放的牌子,凝聚力离“理想”更远,结成小圈子和服从党领导全因利益所在。这又是必然的,苏东剧变后,他们中几乎无人不识共产党统治难有善终,但眼下既然相对安全,还有大财可发,当然今朝有酒今朝醉。
 
这个新特色于无形中出来了变异迹向,便是红色权贵的江山有着被平民出身官僚和平演变的危险。此情况类似于镇压太平天国后,清庭的天潢贵胄与曾,左,胡,李汉族官僚集团的关系,这一次“平民派”很快被红二代打败,其鲜明标志乃是江泽民只能靠位子,票子,女子来润滑国家机器,胡锦涛只能以“不折腾”掩饰无力作为,习近平上台后联手王岐山选择性反腐。
 
具体情况当然黑幕重重,丰富多姿。例如江泽民应是个介乎红色权贵与平民出身官僚之间的人物。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不外乎红色权贵高级管家,决不是东家,此三人会为后人理解,不会为后人认同。因为他们最大的政绩是维稳,只要用百年视角看问题,这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仍以晚清历史演进为例:曾,左,胡,李尚且改变不了皇权版图,尔后的张之洞之流又拿什么奈何皇权?那个时代没有派系吗?湘军,淮军明明是两个派系。张之洞,袁世凯一样属于不同派系。但改变皇权版图的原动力是同盟会。进一步说,晚清那些汉族重臣真不识清庭统治悖逆天道人心?他们首先是一个有心无力的问题。今日中国平民出身官僚,文痞,大金融资本家,主要是一个无力也无心的问题。无力是因为红二代不允许其他派系坐大,无心是因为卷入罪恶旋涡太深。.
 
 
 
习近平说过,只有中共才能打倒中共,就时下来说,这个阿二不算太蠢。不过,此话反映的更多是他的凶顽,其潜台词乃是:老子偏要这么干。要共产党垮台,先交几十万,几百万人头来。今日中共权力圈和既得利益圈,整体上就是一个派,红色权贵,大官僚,大金融资本家三位一体派。这是一个经济发展春天里大有韭菜可割的时代出来的三头怪蛇,倒也不乏先例。英,法革命前都曾有过这种时期。权力圈也内斗,但对待被压迫被剥削阶层,它们就是群狼行为。它们发展了经济,却要让好处全归自己,于是逼出了革命,离死也就不远。
 
我个人见识短浅,弄不清许多年来渲染江派,团派,习、江斗等等的动机。窃以为有志于民运的人。不要被乱象蒙蔽了眼睛。中国大变不可避免,哪怕还需十年,十几年。参照法国故事,决定性因素在于中小资产阶层和几亿民众的起义,前提仍不免是政治高压与经济大恶化引发的民不聊生。此前,理论上分赃不均引发的怨恨会加剧内斗,却严重忽视了另一点,这样的怨恨根本不敌利益共有的诱惑与综合考量。例如激烈的“九三”之前,国民公会的平民派并无意打倒国王,终结王权,对僧侣阶层和贵族皆求其让点步,但是王权和既得利益集团拒不让步。大革命实由它们逼出。后世抨击法国大革命的人,只谈后果不谈前因,并不公允。苏东故事未必适应于中国。东欧都是小国,与西欧血浓于水。俄国东正教文化至今不肯诚服新教徒文化,儒教文化较之东正教文化更加历史久远,深入人心。它们皆与大国的魔力结了亲。结合半年来香港事态,不要多指望大陆70年代前出生的人会作为,而大陆权力圈,既得利益圈的大多数人,恰是过时的人,或叫灵魂已死的人。
 
总之,但凡邪教皆自以为是,邪教组织皆以自我为中心,针对内外敌人的手段既残忍,转而追求物质利益也就更贪婪。到了这一步,欲对其理喻可谓难上加难。此基础上太过渲染中共的派系与作用,有点像八卦。当然不排除某个派系在日后变局中起相当作用。
 
 
关键字: 罗祖田 中共的派系 作用
文章点击数: 238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