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 】  时间: 1/2/2020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十六)

—— 为了雪耻

作者: 李南央

 
 
12月17日早八点,美国联邦快递送来旧金山中领馆转张玉珍诉案的判决书。
 
张玉珍于今年4月2日起诉,西城区法院当日受理。6月25日第一次开庭,7月25日第二次开庭,11月12日第三次开庭,11月20日下达判决书。经追加,原告为张玉珍、范苗、范茂、钟胜利和曹小英,四姓、五人;被告为李南央,第三人: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小利兰·斯坦福大学董事会,一人、二单位;张玉珍诉李锐文稿1935年至2018年,含信件、日记、记录、笔记……案诉跨越八十三年并太平洋两岸。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原告一人:中国公民李南央;被告一人:中国首都机场海关;所诉著作一本:中国香港出版《李锐口述往事》。
 
张案可谓大大的一锅杂烩,李案不过蛋糕一块。审理张案的西城法院审判长张涛,自起诉日至结案日总耗233天,八个月不到;审理李案的北京三中院审判长贾志刚自李南央2013年12月24日起诉,整整六年,一次庭审未开。我以为张、贾二位审判长都应刨坑把自己埋了以谢天下:前者因其判决书如众多人言:“荒唐至极,历史笑柄”,后者因其无能、无效、无赖。
 
言归正传,这篇“跟进”为几位朋友们送我的短文集锦。
 
从“往事”回顾“初心”
—— 黄一龙
 
国家一位公民李锐先生的“口述往事”,不仅不准在大陆“述”,而且到境外印了还一本都不准带回家来,他家女公子南央为此依法对海关提出诉讼,法院居然自己违法拖来拖去六年不理,这可真是古今中外独有的“中国特色”了。近看南央女士解释其源乃因那法院是“党的一级政法机构”。可知“依法”无用,“依党”才行。据上谕,这规矩乃是党的“初心”,全党全民都该遵守的。
我正想说这种“初心”也是古今中外独有的中国特色,才想到的那本《往事》,讲的不正包括当年中共的“初心”吗!其中不也正有当年的他(以及后学的我)参加中共的“初心”吗?那样的初心,真是今上所想所倡所令的“初心”吗?
原来那也真是某党的心。请看一篇1943年的历史文献:
党……惧怕自己“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法西斯主义有灭顶之灾……
这篇距今将近八十年的文献,发表于中共中央机关报延安《解放日报》上,作者为中共领导核心毛泽东,并收入后来的《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仅从以上引文来看,它自然该是现在“党是领导一切的”以及坚决贯彻某个思想绝对忠于某位核心之规矩的“初心”了吧?为何又成了“法西斯主义”呢?当然,稍有脑袋的读者们自然会发问:你说的那个“党”,真是那时的中国共产党吗?
请看上述引文的全文:
国民党的买办封建法西斯独裁政治,成了世界自由民主汪洋大海中渺小的孤岛,他们惧怕自己“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法西斯主义有灭顶之灾。”
——毛泽东:《评国民党十一中全会和三届二次国民参政会》
1943年10月5日,载《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原来那“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所有权,曾是中共的死敌国民党“自己”的呢!
把敌党的“死心”换做自己的“初心”,看似不可理喻,但对于坚信上个世纪列宁主义的革命党,却系当然之举。原来列宁同志有句经典名言: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当它在野的时候,对于统治党的那三个“一个”,自然强烈地反对无情地批判;一伺政权到手,那就个个都不能和别人分享了。
这才是现在的中共不准李家父女把这样的“往事”往外泄露的原因啊!
 
随感录
—— 秋实轩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十四)》披露香堂“强拆”态势,“海关案”立案六年,延而不审;企图阻止“强拆”的法律援助,还无影无踪!中国司法改革,呼声高涨,可惜雷大无雨,旱象严峻。法制的完善,遥遥无期。
忽然想到网传“现实比小说更离奇”的帖子:“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198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199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05年);“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2012年);“赡养老人是义务,推给政府很可耻”(2018年,最新一章)这政策口号的变化,是什么玩意儿?承诺欺骗,职责赖账。
旅美学者冯胜平考证,抗战时延安,张浩(林育英)假冒“共产国际代表”,用几十封电报对张国焘发号司令,蒙骗、降服了张国焘。红太阳得以冉冉升起。这一惊天骗局,被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一场骗局”。毛泽东“骗胜”得手!
鲁迅说:“中国是瞒和骗的大泽。”
直到“骗胜”、“平反”几十万“右派分子”。
一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世界最大执政党,脸面何等的“伟、光、正”啊!
“强拆”,是欺骗、欺诈、欺压、欺凌的孪生怪胎,非法暴力。
用世界上少见少有的谎言和暴力,对待治下黎民百姓,可以休矣!
依法治国该是这样的吗?
—— 如也
这些年,中国内地一直在宣传“依法治国”。可是“有法不依”的事,却屡屡发生。请看:
李锐先生(1917-2019)是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曾担任国家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毛泽东主席的兼职秘书等要职。《李锐口述往事》一书,记载了他的亲身经历,包括中共延安整风、庐山会议等重要事件,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宝贵资料。可是,这部著作却不能在中国内地出版发行。作者、编者只得把它拿到香港去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可是近年来,在中国内地,不少著作不能出版,过去出版的著作有的不能重印,各地图书馆也在奉旨清理所谓“非法图书”和“不适宜的图书”;还有,许多微博、微信号被封,文章被删,公民哪有言论、出版自由?
试问:依法治国,该是这样的吗?
2013年,李锐先生的女儿、该书编者李南央携带父亲的这部著作回到内地。不料,在北京机场,书被海关没收了。李南央要求把这些书暂存海关,由她离境时带回美国,也遭到海关的拒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六条规定:“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侵占、哄抢、破坏。”这些书当然属于作者和编者的合法的私有财产,却被海关无理侵占了六年,至今未见归还。最近,北京昌平区崔村镇香堂被强拆,全国各地发生多起民宅被强拆事件,与李氏父女的书被没收一样,都是对私有财产的非法侵占!
再问:依法治国,该是这样的吗?
对没收《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不肯归还的北京海关,李南央将其诉讼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法院虽然立案,却迟迟不予开庭审理;起诉人一再敦促,法院每隔三个月发给她一纸“延审通知”;虚与委蛇六年,至今不见审理端倪;据说,现在有关法官连起诉人的电话也不肯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对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不服的”的诉讼。第五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三个月内作出第一审判决。”法律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法院居然对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案件置之不理!
三问:依法治国,该是这样的吗?
2014年10月,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似乎要实现“依法治国”了。但实际情况却是,所谓“依法治国”,成为一个并未付诸实践的宣传口号。甚至连举世瞩目、庄严无比的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也可以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第十五条“列队举持国旗和其他旗帜行进时,国旗应当在其他旗帜之前”于不顾,将国旗置于党旗之后,还奢谈什么“依法治国”?连同李氏父女围绕《李锐口述往事》一书的全程经历,我们看到,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依法治国”只是宣传,“有法不依”才是真相!
看来,没有司法独立,宪法和各项法律只能是一纸空文。
 
实践版的“丹心照汗青”
—— 敏一鸿
 
2019年2月16日曾任毛泽东兼职秘书的“十月革命”同龄人李锐先生仙逝。老共产党人李锐晚年发出:“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的生命呐喊。
他在美国的的女儿李南央多年用业余时间整理出版了《父母昨日书》、《李锐日记》、《李锐口述往事》等。在中共历史上,能留下从上世纪三十年代(李锐从1939年2月,李南央母亲范元甄从1938年12月)到其后几十年书信日记,内容涉及中共历史几乎所有重大事件的,可能绝无仅有,其珍贵的史料价值不言自明。
而这些原始记录与相关出版物的命运更从不同角度进一步证明其价值的珍贵。
六年前,李南央携带几十本《李锐口述往事》回国,在机场海关被扣压。李锐老直到生命最后一息,没有看到李南央依法维权五年索要的《李锐口述往事》被发还回家。
李锐老逝世后仅两个月,他的后老伴张玉珍把李南央告上法庭,后来又追加李南央在北京的兄妹及另两位非亲属参与起诉李南央,索要李锐生前委托李南央捐赠给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李锐日记、书信等。11月20日,中共的法院一纸谬误百出的《判决书》判张玉珍胜诉。当局还在李锐老逝世后不久,查抄了他北京故居留存的全部珍贵历史资料。   
围绕老共产党人李锐人生八十年日记、书信、口述记录等珍贵资料如何妥善长存供研究使用,而不被掳走湮灭,李锐、李南央父女所作的努力可歌可泣。连同这一过程中所有相关事件和记录,从多角度呈现了百年中国共产运动真实的过程,大事与细节,现状与影响。
李锐老离去了,李南央仍在坚韧前行,这父女两代人书写出实践版的“丹心照汗青”。
 
且行且努力,决不停下自己的脚步
——吴萍
 
从2014年李南央带回的书被中国海关无理扣压,到现在,已经6年过去了。从李南央状告海关后发表《跟进》第一期开始到现在已经是第六十六期了。到2020年将进入第七个年头。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我们在青年时期曾努力读过的毛泽东著作,其中一篇颇有名的《论持久战》激励和启发过不止一代人。那时候,大概许多人觉得抗战遥遥无期没有尽头吧。50年过去了,今天回望以往才发现,持久的概念在我们的生活中无数次出现。插队一插八年,告状一告十年,上访一访二十年。抗战八年算什么持久呢?且不说是“论”抗战持久还是“战”抗战持久呢。南央状告海关这一件再明白无误的案件,中国的法院连开庭都不敢,找各种极其无耻、无理、无厘头的理由一拖六年,想把人拖得一了百了?!
南央从和法院打这个官司以来还经历了自己的律师被假以罪名被捕入狱,父亲逝世、继母告她、兄妹告她等等人为的灾难与痛苦。南央除了要按期写出对案件的跟进报导,还要应付这些常人难以想像的困扰。虽然有无数的朋友在支持她,帮助她,但是,没有她自己的坚持和努力,韧性与不弃,走到今天是无法做到的。在一片黑暗之中,不但要摸索着前进,还要躲避不断有人扔过来的石头,坚强与果敢是最基本的素质,南央具备这些素质。
在很多年前,那个广场事件后,中国以极快的速度向后倒退,即使这样,仍然在国际社会“站稳了脚跟”,令我失望至极,给南央写过一封信:“中国已经黑暗一片,看不到一点光明。所有来中国作买卖的,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台湾、香港、日本、韩国等等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学会与中国的官员打交道,请客吃饭送礼贿赂暗箱操作,巴结中国的一切大小官员,为了利益将中国进一步推入深渊。从中国入世以来,不仅仅是中国不守规矩,各个国家都在帮助中国政府成为今天这样一个毫无底线的无耻之徒。这让我极度无失望和沮丧。觉得不仅仅是中国,全世界都在越来越无耻。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居然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占有重要位置,从来不对世界上的任何恐怖组织有谴责之意的政府(不包括一些装模作样的声明),甚至一直支持世界上一切独裁专制国家的政府居然能够在国际上呼风唤雨。中国还有希望吗?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吗?”南央收到我的信后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励。让我重新充满信心。
共产党让我们从小将国际歌唱得烂熟于心,“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当我们发现我们其实一直是在皇上面前跪着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们当然想站起来,这时候才知道,我们站不起来了,腿已经被打断了。好在脑子还没有进太多羊油,还能转动。追求自由民主是人的天性,即使跪着也要抗争!以往我们习惯了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青天身上,在中国找不到青天的时候,想要在美国找到,特朗普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希望。可是,既然知道没有救世主也不能靠神仙皇帝,那么,想趋赶走黑暗重新看到光明,必须有我们自己不懈的坚持和努力。南央精神就是我们的榜样,无论外界如何,做我们应该做的。我们现在正在做很多人认为不值一提、不屑一顾的事情:用我们的微薄之力传播自由民主宪政的声音,普及有关人性的常识,推动结束独裁统治打倒一切暴政的进步思想,星火虽弱,终可燎原。让我们和南央一起互相鼓励互相支持,且行且努力,永远不停下我们的脚步。
 
南央您好! 
佩服你的毅力!我们能看到风来风去!   
佩服你的毅力!我们会看到潮水落去!
                                    ——赵诚
 
南央姐,
虽然空间越来越狭窄,但我们不放弃,不沉默,和您一起坚守、“跟进”。
这是李锐老们未竟的事业,也是我们对自己和后人的责任。
——郭于华
 
年底圣诞聚会,有朋友见到我说:“你理他们干什么呀!一句‘胡说八道’就完了,跟他们费劲不值当。”我正色言:“若大家都对荒唐和无耻保持沉默,中国就更没有希望了。”自我出生到这个世界上,看到的中国就是更无耻,没有最无耻,中国一直在更无耻的路上不停步地前行。为了雪耻,我选择香港人的“拒默沉”。有朋友们与我一同迎来2020年,我心情欢快,信心满满。
 
李南央
2019年12月31日
 
关键字: 李南央 状告海关案
文章点击数: 111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