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2020              

余东海:祸起马帮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作者: 余东海

 
 
根据制度形式的不同,极权主义有君主制、教主制和党主制之别。党主极权主义又有纳粹式、马列式之别。马列式极权主义,学说为马学,政治为马政,制度为马制,宪法为马宪,法律为马法,道路为马路,官员为马官,其党为马帮,统称马家。古往今来三大暴政,马家居首。
 
马家坚持物本论、党主制和公有制,其文化背景、道德标准、制度模式都是无视人权自由、人格尊严的,都是以民为工具的,故对人民特别阴毒冷酷凶残,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然而在言论上,马家又表现得特别巧言令色足恭,比纳粹更富有欺骗性。它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口,什么谄容媚态都做得出来。一般民众就是经过它炼狱般的折磨,还未必能够认清其真面目。愚民刁民暴民最容易上当,被卖了为之数钱,被奴役为之效忠。祸起马帮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殷鉴近在眼前,但不少人不知引以为戒,因为白骨精巧言令色,狼外婆乔装打扮。
 
东海曾在今日头条发了一言:“天下最可悲可耻的事,是奴隶为保卫奴隶主而奋斗。”一夜间阅读量三十万余,点赞五千余,评论千五余,有赞有骂有威胁,还有三封私信恐吓警告咒骂,很快评论被删,接着被今日头条永久性封杀。
 
兹特补充曰,天下大可悲者有三:一、身为奴隶而自以为是主人;二、身为奴隶而为保卫奴隶主而奋斗;三、以做奴才为荣,以做好奴才高级奴才为人生追求。
 
这正是马家的毒辣又高明之处。它无所不用其极地愚民、弱民、奴役人民,剥夺民权草菅人命,同时又花言巧语地谄民媚民讨好人民,或让奴隶自以为成了主人,或让以做奴才为荣。不仅此也,它还千方百计地逢民之恶,解放人民的邪欲恶习,把人变成狼和鬼, 纵容鼓励人民相互投毒,自相残杀。
 
马家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结合得特别紧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等等,都是民粹主义思想;“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群众立场群众路线群众观点群众方法”等等,都是民粹主义话语。这些思想和话语,用来谄媚、愚弄、欺骗、煽动民众,最为方便而有效。
 
民粹主义本身就是坏的,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是马列主义的一体两面。很多好东西,一旦进入马列主义文化、政治和制度框架,就会虚化成为装饰品。例如仁义礼智信等儒家五常道和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等西方价值观,都是好东西,但被马帮接收之后,就都成了空中楼阁。
 
儒家文化和自由主义都是正学,都有正法眼。五常道效果又特别佳,最能透视马家这个狼外婆和妖精的邪恶。孔子的回归与马家的衰落成正比。东海曾有剥毛诗《七律三打白骨精-和郭》而作《今日欢呼孔夫子》七律一首,为儒家历劫归来鼓与呼。诗曰:
 

一声十月炮如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乱起愚氓犹可训,鬼来罗刹必成灾。
金猴痛失千钓棒,玉宇难澄万里埃。
今日欢呼孔夫子,何愁妖雾漫天来。
 
罗刹鬼和白骨精指的就是马列主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送来了史无前例的人道主义灾难。马列主义有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两个面相。极权主义侧重于力,权力武力暴力;民粹主义侧重于诈,坑蒙拐骗,政不厌诈。马家将诈力的效用发挥到了空前的高度。
 
然而,诈力有效也有限。《淮南子》说:“夫善游者溺,善骑者堕,备以其所好,反自为祸。”技术不一定反自为祸,诈力则确有这个特点,最容易反自为祸。成也诈力,亡也诈力。
 
擅于诈力最容易死于诈力,或被正义力量被灭,或被邪恶力量所灭,或因内部矛盾激化而亡,或亡于综合因素。将诈力完美结合而兼具五反特征的马家极权主义,作为诈力邪恶势力之最,虽然猖獗一时,终究没有未来,而且末日将近。谓予不信,请拭目以待。
 
2019-12-29余东海
 
关键字: 余东海 文化决定论
文章点击数: 73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