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6/2020              

曾伯炎:阿P先生外传

作者: 曾伯炎

作者:曾伯炎
 
当年,阿Q被砍了头,死前,嫌划的那圈儿没画圆。可是,他投胎再生,遇上造反的机遇,从前他唱的“手执钢鞭将你打”已变为红歌,要手执枪炮把命革了!过去,赵太爷说他不姓赵,很使他伤心,今天,他不仅已混进显赫的姓,还持枪把赵太爷毙了,赵家财产与女子,也被他分了占了,他那些柴门弟兄,已变豪门显赫,名字上的头衔,不叫长官,也叫总裁了。
 
这便是阿Q的N代子孙阿P的时来运转,从底层的人渣、人痞,摇身变了人精、人王的社会颠倒,他们叫时来运转,史家却认为这是沉渣浮起,群魔乱舞的多难时期。穿流行装,仍唱老戏文,他们崇拜的那痞子王老毛,也自称是穿马衣做秦始皇哩。
 
阿P这种痞族,生逢痞子运动一波接一波,老毛坐江山,就发动过55次运动,对阿p等,真如魚得水,如虎添翼,不可一世,人五人六。却沐猴而冠,演些狐假虎威,为虎作伥角色。他祖上阿Q的血缘,尤其精神血缘,便注定是鲁迅说的那二丑角色的继承,或四川人不屑的二流子人物再版。民间还有句讽语叫:“鸡足神戴眼镜一一假充正神”他这种邪祟小鬼,再如何打扮,也扮不出个正派人物哩。
 
但是,经几十年政治、经济与文化的折腾,痞氏家族门第里,还真打造出痞精、痞怪、痞魔、痞妖,当然吹捧他们的痞子王老毛,被吹为痞圣,供一块腊肉天安门,便是与孔庙对应的痞庙了。孔庙供的讲学问与道德的颜、曾、师、孟,他们供奉的是擅于暪和骗打和杀的毛、刘、周、朱等。孔门唱的世界大同,他们唱的解放全人类,可他们那驾势,把统治说成解放,一统,就吃下一个东方大国,吃大胃口,正想吃世界,过去高调唱解放全人类,领唱的苏联也垮了,只好变个调儿,改唱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去吃了,连西藏、新彊与香港都难与他共命,遑论世界。
 
属于痞族小偻猡的阿P,更上不了桌面,只在阴黯角落弄点拥红吃黑的刁商末技,吃点大痞的剩肴残羮,自认为也算个人物。其实,阿P这种阿Q子孙,只在痞族痞道里,屎里觅道,血盆夺食,却要充正人君子。这也是他根柢大贱太烂,要装饰,装饰辞已用尽,眼前,高层不是连“贵族”这辞,也拿来装饰权力吗?可那年这权力者在墨西哥大使馆开口就骂西方什么吃饱了,还说三道四,就难充贵族,底层小p这种流痞,更难掩饰本相了!
 
阿p这种小痞,既没勇气与也少定力,不敢充贵族,他见文化与文化人,经三番几次打击、打倒,打得断了代,几乎绝了种,他这文盲中可充文人,文人中却是文盲的货色,摇身一变,挤文人堆中一染,不也就染成皮儿像文人核儿仍痞子的文人吗?加上再钻进知识成堆的单位,就自认为自已俨然是此社会知识人了,却提起笔,只写得出大字报文体,当了红色革命痞子,再加知识份子模样,还认为他,比正规学校教出的知识份子,更红、更革,却处处显示出更野、更痞而已。如果,骂余秋雨流氓的,还是黄梅戏名角儿,那么骂阿P流氓的,只是一些街妹或民间鄙夷的潲水妹了。
 
他这出自商贩巿侩的小P,扮演文人知识份子,在那次整风反右运动,虽然倒霉于混杂在知识份子,顶了右派名额。可头上那右派帽子,倒像给他戴上知识份子桂冠了,人们说右派多知识精英,他在右派里染了一水,就自以精英自诩了。而他弄野路子发财,得意的手段,不过是暗渡陈仓、空手套白狼那类邪门,只能痞精而已?
 
那些年,阿P在整人运动中落败,但是,在改为整钱运动中,却发挥了他痞氏门第出身商贩的特长,变成在野路子钻到门路的小暴发。又复活了他祖宗阿Q的初心,不过是,掐小尼姑的脸蛋被骂,仍会涎脸地说那句:和尚摸得,我为啥摸不得的无耻话,例如有人介绍一个女的到他公司上班,他总问介绍人一句:“漂不漂亮,摸不摸得?“这个“摸”字,不就是从阿Q摸尼姑那里传承的吗?应该说,这便是他们痞族的初心。想想他们祖宗阿Q那初心,即睏秀才娘子的宁波大花床。当今,他的子孙,现在睏的是五星级酒店套间房,玩的名星、名模或洋妞矣!谁忘了前辈的初心了呢?
 
现在句句不离的初心,它,不产生于工人运动,而是产生于毛泽东称赞“好得很”的痞子运动。阿Q阿P这类痞子,被痞王老毛赋予“先进”“革命”的符号。他们尊痞王老毛为痞圣,文化与文明却被他们痞风扫尽毁尽,迷信野蛮暴力。而今还大言炎炎呼喚初心,装伪崇高,可骨子里不是贵族而是痞族气质,信息时代,是大暴露大揭底时代了?
 
从前鲁迅写阿Q:还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怜演成悲剧。今天,他们既争到江山,正在争世界,就看底层的阿P,巴结权势争到钱,现在,仍贪心未巳,还想争名再暴发,他想作家这名很好,最易盗到名,却不去下功夫,有如余薇野讽刺诗嘲笑的:
 
养两盆君子兰,就是君子了。
 
读两本普希金,就是普希金了。
 
他要充作家与君子,这“养”与“读”的功夫却不要,只去东拼西湊,东抄西摘弄些出风头的亮像文字,好像这名还不响,便抄文革手法,认为站到道德制高点,去污名化名人,自已就名更扬了。却适得其反,倒将自已宵小的本色、小人的货色,尽展览与暴露了。
 
而且不知耻到自封君子,怕知他根柢的,便送君子去堵别人的口。却难堵住,人家发现此痞,不过是想利用这名人,过去被利用了,达到愿望,现在不愿再被这种下三烂利用,便用佛头着糞去出名了。
 
不禁又想到余薇野另首叫“人梯”的讽刺诗,也对这种现象早有揭示,他写到:
 
甘做人梯,
 
抬头看:
 
爬上去是一只狐狸。
 
 
这位阿P先生,总认为一切人,都可做他梯子,他巴结显贵,以此为梯,捞到钱。巴结学者教授题签打广告,以此为梯,竟名利双收。弄公司招伙计为梯,财与色尽捞到。而且到处吹钱能通神,有钱便有话语权。可是当今最富的大享萧建华失踪3年,他的钱也难帮他发出一声。如此拜金主义,岂不给他那自封的君子,涂上一层铜臭,臭了自已,还很得意吗?
 
这阿Q后代阿P先生,已非土谷祠里的游民,而是移民大城市巿民。不是文盲,已略通文墨,还可在网上招谣惑众。由此可见:阿Q子孙,混官场、混巿场、混文场,他们头上混了许多光环与招牌,其基因,无论是生理的与精神的基因,仍万变难离其宗,这便是30年整人加30年整钱,整出权与钱双爆发的阿Q子孙族新贵,所谓逆淘汰制,正由他们渣族造成,而且几十年来,一切贵族尤其精神贵族,皆被渣族灭族,所谓的中国特色,正由他们痞气与流氓气为核心,充塞天地与社会。往往被有些外国的中国通与理论界误读,立此存照,供探究者参考。
 
资中筠先生叹息:百年了,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我再提供一个下面的阿Q子孙,使所谓的中国特色,再添多层面的认识吧?
 
作者:曾伯炎
 
 
关键字: 曾伯炎 阿P先生 外传
文章点击数: 1981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