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2020              

野渡:开始封口,最后必然封城

作者: 野渡

23号早上7点20分,学文发信息说飞机马上起飞,一夜未睡的大伙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学文和他的家人在最后封城前夕逃出了这个沦陷的城市。
 
早在19号,基于对时政的敏感和对体制的清醒认知,我认为极可能在五天内要封城,于是极力劝艾老师和学文离开这个城市。20号,一直封堵的舆论猛然一下子放开,我就意识到不妙,按照一直以来对这个国家这个体制的了解,这是要出大事的前兆啊。我认为在三天内必然封城,不少朋友也赞成这个判断,在大伙的劝说下,除了艾老师要照顾家人不能离开外,学文和他家人订了23号中午12点到广州的机票。
 凌晨4点,机场高速
 
23号凌晨2点,突然传来消息,上午十点封城。学文妻子当机立断,立刻增订上午7点多的机票,然后在凌晨4点,他们全家打车赶赴机场。惊险的是,他们刚刚抵达机场,机场高速就关闭了,只要稍晚一点点走,就再无法到达机场。
 
 凌晨6点,武汉机场
 
飞机终于升空了,一夜未睡的朋友们总算放下了心。学文和他的家人是离开了,然而,我们敬重的艾老师还在这个孤岛上,封城的日子这个城市将陷入绝望,已经一把年纪的艾老师还要照顾她的九十多岁的老父亲,她怎么度过后面那些艰难的日子?
 
还有那个沦陷的城市,一千多万市民,我不认识他们,但他们同样是我的同胞,是一千多万活生生的生命。他们如何在这个绝望之城,度过绝望的岁月?念兹在兹,心就无比隐疼。
 
因为这磨难根本就可以不需要他们来承担的!只要在灾难开始的时候,那些权贵,那些掌握公权力的,多一点点人性,结果可以完全不同。
 
还记得1月1号这则通告吗?“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本来应该承担向社会第一时间通报疫情的公权力,却没有承担起应负的责任,而公民的自发传播,却被当成“谣言”而受到“依法处理”。
从1月1日的武汉传谣者被查处,到二十号全国各地疫情的大面积爆发,这二十天时间的耽误,正出在武汉警方对传谣者的处理上。武汉警方以“维护社会稳定”为名对八名公民的“依法”处理,让社会失去了防控疫情扩散最关键的二十天。因为这,多少无辜的市民被他们危害了生命?
 
然而,能光指责他们吗?他们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有血有肉,甚至可能就是他们自己的亲人也因为这掩盖真相的举动而丧失生命。在这十多年的岁月,我无数次与他们打交道,我知道他们大都是因为饭碗而执行命令,甚至有时不失显露出人性与良知。
 
还记得那个称“疫情可防可控”的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北大第一医院主任医师王广发吗?1月10日,王广发在视察武汉后,接受央视记者专访时还称,“病人的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大部分患者病情属于轻到中度。”“目前也没有出现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未想到王广发自己很快中招。1月21日,王广发向香港《有线新闻》证实,自己确诊得了武汉肺炎,目前正接受治疗。
 
1月10号,离疫情大爆发还有十天。如果王广发,如果那些专家,在那个社会多点知识分子的风骨,多点对真理的敬畏,而象后来的钟南山那样坚持说真话,那为社会争取到的十天,武汉也不会沦落到封城的地步。
 
然而,能光指责他们吗?这些年下来,这不能讲,那不能讲,一个个停职停课的事例,那压抑的氛围,那沉闷的现实,已活生生打断了知识分子的脊梁骨。骨头硬一点的,已不可能发出一星半点的声音。还在吃着这碗饭的,如何敢越雷池半步?
 
其实,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也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当一个城市开始封口,最后必然封城。
 
一城如此,一国如此。
 
关键字: 武汉疫情
文章点击数: 123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