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推特 】  时间: 1/29/2020              

蔡楚:惊闻野草老友苟乐加29日中午病逝

作者: 蔡楚

 
 
惊闻野草老友苟乐加29日中午病逝。值此非常时期,仅致以沉痛哀悼。望乐加家人节哀顺变。
苟乐加:男,1944年生,专业油画家。成都市摄影家协会美术分会秘书长。
1959年,15岁的苟乐加,因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而蒙冤入狱。文革中历尽辛酸。其作品有油画《人》等传世。
 
 
 
苟乐加有一段不平凡的经历:他的父亲苟怀谦曾是国民政府要员,被当作“战犯”与中国最后一位皇帝傅仪一起,关押在东北抚顺战犯管理所,1974年病逝于狱中。他因父亲的政治问题,一生极其坎坷。不到6岁便被作为孤儿抱养给贫困山区农民,后来被转送进孤儿院。15岁在成都假肢工厂当童工,因收听“苏修敌台”的音乐,被人揭发,打成“现行反革命”份子。当时他15岁,不够法定逮捕年龄,上级便将他的年龄改成18岁,投入四川“216号信箱(劳改单位)”劳动改造。
 
 
 
苟乐加的油画《宋立本》,是成都地区文化大革命的产物。画家将这具死尸展现给观众,让现实中发生的恐怖、暴力、死亡再现,足够人们去反思。后来,乐加将《宋立本》这幅油画改名为《人》,其意义更不一般。文革后虽然有很多文学作品,其中包括美术作品,都曾以“伤痕文学”的方式,批判过那个时代,但真正深度表现伤痕的作品则不多。乐加用绘画艺术表现沉重的历史题材,油画《人》就是这种深度伤痕作品。
苟乐加还有自传体作品《曲径》传世,可惜未能出版。
 
目前,大陆言说控制屏蔽越加严苛,许多作家的作品都不能公开出版,但他们面对历史的自白还在继续。 这种“所谓“岩浆在地下运行”等待的状况已经太久,使我担心时间久了,写作者会像刘晓波一样被谋杀成化石,而化石也会风化。因此,急需发掘和抢救这些写作者的作品,在国际上翻译成多种文字,公开出版。
 
 
 
中国的地下文学急需发掘整理,活化石当继续发现以见天日。死去的,如北大才女林昭曾创办《星火》杂志,1968年她被枪毙后,林昭的档案,包括在狱中写的大量血书、诗歌等,1980年代曾一度开放,但不久又被封存。像林昭一样的化石还有不少,如黄立众、遇罗克、冯元春等,今天,还悄无声息地躺在档案馆里。
 
老友苟乐加安息!
 
上午9:36 · 2020年1月29日于推特
 
关键字: 蔡楚 苟乐加
文章点击数: 919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