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4/2020              

山茶花: 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中国人民?

作者: 山茶花

 
 
近期两场巨大的灾难降临在中国人民身上,使得世界为之侧目:
       
其一、从去年年中开始的中国香港人民的反送中和平运动,不久就演变成香港警察的暴力镇压,香港人为此承受了极大的牺牲,除了网络上流出来的视频、照片等记录了真相之外,香港失踪人口暴增、浮尸案暴增、坠楼案暴增,等等,由于没有独立调查,使非常多的相关案件的疑问仍然悬在每个香港人的头上。
 
香港人对此反应是强烈的,所以,当香港区议会选举能够如期举行的时候,香港人大多站出来,用手中的一票,选出能代表自己的区议员,踢走亲中共的建制派参选人,颠覆20多年建制派把持的香港区议会。
 
世界各国对此也有强烈的反应:美国国会参众两议院先后几乎是全票通过了“香港民主和人权法案”,其他国家有些也出台相类似的法案,等等。
 
虽然美国等做出了这样的行动,但是,香港的事情仍然没有解决,香港人仍然有上街行动,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而香港警方的武力干预也仍然继续。
 
就在这个时候,一场更大的灾难悄无声息地潜入到中国人民之中,此是近期两场巨大灾难之二:
2019年12月8日中国武汉就已经发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中共武汉政府开始是持续一个多月的“温和”通报:感染人数很少,没有人传人......很快,这些都被发现是谎言。直到武汉疫情向纵深发展,再也骗不下去的时候,2020年1月20日,大陆媒体发出习近平对武汉新型肺炎的指示,之后中共当局才找来钟南山出面称武汉新型肺炎可以人传人......
 
中共武汉政府也大幅提高了通报感染新型肺炎的人数,更在1月23日下令对武汉封城。很快,几天时间内,整个湖北几乎封省。
 
 而世界一些国家也相继出现武汉新型肺炎的病例。并且,在武汉封城之后不久,美国、日本等国相继派出专机撤侨。
 
从新型肺炎致病人数,到新型肺炎致死人数,我们都不可能得到确切数据,因为我们不可能有独立调查!但是,我们从流出的一些视频与图片,以及官方媒体的一些报道中的“纰漏”可以知道一些端倪,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是相当惨烈的。
 
武汉新型肺炎事件,与香港警察暴力镇压事件一样,首先是不会有独立调查介入;其次,即使之后可能有有限的调查介入,但各种证据都会被消灭殆尽,这样的有限调查还有什么意义?
 
而重大灾难中,中国人民的惨烈死亡,并非只有以上两大灾难,更多的,都已经成为历史。未来,说不准。
 
 
以上说明虽然令我们有一些悲观,但是,科学的证据并不容易消灭,这是世界尚有残留的洞悉真相的证据!例如:
 
一、 美国《华盛顿邮报》1月24日报道称武汉有一个中国最先进的P4病毒研究实验室,研究过中国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肖汉姆接受该报采访时说:“就(医学病毒)研究而言,这个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至少参与了中国(生化武器)的研究工作......”
 
二、对于泄露病毒源头的疑问,原红十字会项目高管的任瑞红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现在非常符合生化武器的特征!我觉得对于(武汉P4)这个病毒实验室,这个选址它为什么会选择在武汉这么一个人口稠密、交通发达的地方?再也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容易传播的了,你不觉得这个不可思议吗......”
 
三、早在2015年,海外医学网站Nature 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葛杏意(Xingyi Ge,音译)和石正丽(Zhengli Shi,音译),论文中说到,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攻击人体ACE2受体)......据美国媒体报道,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
 
虽然我们已经知道很多关于武汉疫情的明确证据,但是,我们仍然不能通过独立调查而得出武汉疫情的真相。香港事件也一样。
 
那么,只能在当前的事实证据面前,再依靠我们的判断了!
 
举个例子,可以形象说来。
 
例如,如果敌对双方开战,双方也是不能在表面上知道对方兵力布署、发动战役意图、下一步可能的动作等等的真相。但是,敌对双方都会通过侦察数据来判断对方的兵力布署、发动战役的意图,下一步可能的动作,等等。
 
 因此,在我们不能知道两大灾难的真相的条件下,只能通过一些已经知道的事实和数据来判断其意图及下一步动作了。
 
 
 我们能否尝试作出判断:两大灾难是中共“内斗”的产物?
 
目前我们知道,自从习近平上台之后,借反腐之名打下大批贪腐的行政官员和军队将官,既有江派行政官薄熙来、周永康;也有江派将官郭伯雄、徐才厚,等等。这样,当前的习派与久居高位的江派,在某些权力、某些利益面前,既有一致性,也有对立性。
       
在某些权力、某些利益的一致性面前,他们需要“团结”从而控制十几亿中国人民;但在某些权力、某些利益的对立性方面,他们需要“斗争”。
       
由于习近平已经“定于一尊”,掌握党政军大权,更兼许多小组长头衔,再通过修改宪法,把国家主席任期制废除,到达中共权力之巅峰。
     
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也只能说“止暴制乱”了,也只能换个中联办主任~~让背景复杂的骆惠宁去做。
从这个意义上,香港问题对习派、江派的“斗争”来说,仍然是不能说破的胶着状态了。
 
不过,在香港问题胶着的时候,习近平言语中又讲到中共的任期制了,似乎有找接班人的意思。
这从侧面来证明,“香港越乱越好”从而让习近平有了不堪“斗争”压力的想法?我们不得而知,只能从他的反常举动(才取消任期制却又讲任期制)揣测一下。
       
从香港灾难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两个大灾难相关的有限事实、有限数据证据,结合中共习近平常说的“斗争”,等等,是否可以判断出两大灾难是习派与江派“斗争”~~江派在自己权力、利益范围内作出的反击的动作呢?
       
答案,只能在读者自己的心目中作出,我只是作为一个举例来提醒大家!因为我不可能独立调查而得到确切的答案!
并且,我还要再提一次本文题目拟出的问题:由中共控制疫情,更大的灾难在等着中国人民?
 
我只能说,求上帝怜悯中国人民!
 
 
关键字: 山茶花 中共 控制疫情 更大的灾难 中国人民
文章点击数: 923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