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8/2020              

闵良臣:真正的悲剧所在

作者: 闵良臣

 
 
都知道痛定才会思痛,所以现在还不是为李文亮的死多说话的时候。
 
下面文字大多是早上敲的,因些缘故,现在才把它弄出来。
 
先来看一个帖子,作者是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宗教学讲座教授张平特拉维夫:
 

“李文亮并非经典意义上的英雄,他没想对抗谁,也没想破坏什么,甚至也没想救苦救难。他不过是一个有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的专业人士,他不过是在专业范围里好心告诉大家一个新情况。把这样一位有点公德心的专业人士活活逼成了英雄,这是真正的悲剧所在!”
 
即使有世卫组织发文对李文亮医生去世哀悼,有德国媒体《法兰克福汇报》把李文亮称作“英雄”,我也还是不想在这则短文中称李文亮为“勇士”。好像英雄和勇士不完全是一个意思。勇士都是英雄,英雄却不一定是勇士。很多英雄可以不怕死,但未必做得了刺秦王的荆轲,而本人胆小如鼠,自然更做不到。
 
生活中李文亮可能一点也不勇敢。李文亮虽然是博士,但他在芸芸众生中,特别是对眼疾患者而言,他就只是一名眼科医生,最多他的活可能做得比有些同行更让患者满意。就说这次,他也只是说了一个正常人该说的话,做了一个正常人该做的事。从这一点而言,客观点说,李文亮连“英雄”都算不上。他的死,要算一个正常人的悲剧。他自己的话就证明了这一点。有媒体采访他“造谣”的事情,他说:“我当时只是想提醒同学,并没有想那么多,截图被传播出去后还曾一度生气,但体谅公众出于担忧公共卫生状况也就释然了。”
 
正如看到有人对李文亮以及他的死冷静客观的评价,并被人称作李文亮死后“看到的最好的评论”。为什么称之为“最好的”呢,因为这段话说得更朴实,更可信,大家都包括了:
 
“其实李文亮并不是英雄。面对警察的时候,他很害怕,担心影响前途,承认自己是造谣,(并且)写下了‘明白’两个字。如果疫情没有爆发,他也不会再多说一个字!其实他也没有向公众大喊危险,只是偷偷告诉他的朋友和亲人,让他们小心,让他们要注意。但我们为什么(对他的死)都(如此)伤心?因为这(李文亮)就是我们自己(的写照)呀!我们面对强权会屈服,害怕警察找上门,不想做什么英雄却总希望能保护身边的人!这才是最让人心痛的地方。他不是英雄,但他很真实。他就是芸芸众生中那个没那么伟大但默默善良的一个普通人,所以当他逃不开命运的摆布我们才更痛心!”
 
问题在于,我们不幸地知道,在这个族群,一个正常人,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不正常的”,而一个“不正常的”人说的话做的事,自然也就是不正常的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成千上万愚蠢的国民,仿佛没有进入现代人类社会的一群生物,充斥了整片国土。按说这些人才是不正常的,可恰恰这种真正不正常的人在某些人眼里又是正常的,是他们执政依靠的基础;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才会在十七年后再一次让类似疫情大爆发。
 
在这片国土上,所有正常人都是“异类”,所有紧跟现代文明、向往人类高度文明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请不要以为我这里的“他们”就是你心中的那个“他们”。不是,至少不完全是。这里的“他们”,同样包括那成千上万至今把美国把西方当作敌人看待的国民。
 
北京一朋友告诉我,他的亲家就怀疑这次疫情是美国投毒。这让人感到可怕!也不知我这位朋友怎么结了这样一个亲家。想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能保证儿女亲家不是脑残呢?
 
如果一个族群事实上不正常者占比80%以上,那么这个族群整体素质也就可想而知。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次疫情是这个族群的最后一次劫难。不可能。不是我要诅咒,是这个族群在用他们明明白白的言行告诉人们。在这次疫情面前,同胞反而不如外人就是最显著的对比。即使这同胞到了国外,甚至就算生活在高度文明国家,乃至成了“华裔”,仍然没有进化。
 
你知道吗,当美国撤侨包机到达美国领空后,害得美国政府一次又一次调换降机场地,为什么,就因为有华人抗议,而美国不想因这种事出现这种抗议(可以说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怕民众抗议的),最后只好换到空军一机场降落。当机上那些已经加入美国籍的华人,听到这种真相,感到寒心。
 
还是让我们来看两段帖文。一段是这么说的:
 
“美国从武汉撤回侨民1000多人,其实70%都是当地的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这些人大都是非富即贵的高等华人,但是入了美国籍,那就是美国人,就会受到美国公民的待遇。当美国政府决定把他们安排在安大略州飞机场降落并观察隔离时,意想不到地受到当地华人群体的坚决抵制,因为他们怕这些侨民传染他们。而当地的美国别人呢,却积极提供帮助,这个时候就看得出来,中国大陆人,某些海外华人恶毒地对待华人同胞的事实,说明中国人口头的血浓于水、炎黄子孙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连着筋,是多么地虚伪和荒诞。”
 
另一帖讲得更详细:
 
1月29日,去武汉接回被困美国侨民的一架波音747 400飞机降落在洛杉矶远郊河滨县的马区空军基地(March Air Reserve Base)。武汉因爆发被称作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而全城封闭,有1000多名美国公民被困在城中。美国是第一个派出包机去武汉接回自己侨民的国家,整个行动由美国国务院决定和执行。包机返回美国降落的地点确定在旧金山国际机场。旧金山机场救难设备与经验完善,旧金山湾区有高水平的医院和防疫人员,当局做好了准备迎接和安置这批从武汉死里逃生的同胞。但28日,媒体传出消息,包机不在旧金山降落了而改降洛杉矶郊区的安大略机场。安大略机场比旧金山机场小得多,起降的飞机以美国国内航班为主,改降安大略,也可以接受。到29日,当人们静心等待撤侨包机返回美国时,又传出消息,包机再次改降更远的河滨县马区空军基地。
 
撤侨包机回国为什么两次更改降落地点呢?隔日,美国的一家中文媒体披露了个中原因:原来,先是旧金山然后是洛杉矶地区的华人,密集的打电话给当地政府和机场当局以及联邦疾病防控中心(CDC),并且在华人微信群里和脸书上频繁转发信息,反对这架包机降落,甚至扬言,他们会到机场采取激烈的行动。尽管包机上的201人,有30名华人,还有20名儿童。美国国务院显然不愿意看到这架举世瞩目的撤侨包机在飞回美国时,遭到自己国家公民的抗议,于是包机降落的地点便一改再改。
 
当包机降落在马区空军基地后,一位华人妇女说:她走下飞机,看到的是美国医护人员对待从疫区归来的国民亲和的面孔,她感觉整个人精神放松,安心踏实。受难的国人从国外回来,遭到抗议以致飞机不能降落,这样的事不会在美国主流社会发生,但发生在美国的华人社群中。
 
美国撤侨包机有一位华人机师名叫丁毓麟,他得知他参与驾驶的这架包机两次改变降落地点的原因,也不免感慨,他认为这些华人很自私。他表示,能感到美国公民被困武汉的危急,美国政府派包机,是他们回国的唯一机会,但美国的华人不愿意飞机在他们居住的城市降落,这让人感到心寒。
 
 一个族群被洗脑洗到要仇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族群,这种族群还有什么希望我不知道。
 
有一个帖子,作者叫张德芬,说她的一个亲戚给她妈打电话,“说美国日本最坏了……”帖子作者问道:“李医生就是想救他们这样的人么?”言外之意,这样的人值得救吗?
 
有时候真让人矛盾:你说这个族群应该下地狱吧,你自己也属于这个族群。可当你看到这个族群那些落后、野蛮、反智的言行,你真的希望自己与这个族群同归于尽,非如此,不能表达自己近乎绝望的心情。
 
最后容我抄一小段一位法学教授转发的几句话:“愿我同胞,十四万万兄弟姐妹,我们这些永远无法逃离这片大地的亿万生民,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让我大叫一声:好!
 
2020年2月7日
 
关键字: 闵良臣 真正的悲剧 所在
文章点击数: 156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