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光》传媒首发 】  时间: 2/8/2020              

比病毒变异更可怕的是变异的人心

作者: 朱投

 
 
变态辣椒时政漫画:病毒之王-King-of-viruses——在習近平的獨裁統治之下,武漢肺炎正在成爲世界性的災難
 
 
大家都看过人的DNA结构图,是个双链,双螺旋结构,专家告诉我们这种结构不大容易发生变异。但是冠状病毒是个RNA片段,只有一根链,因此很容易发生变异,这对人类就是个很大的挑战。只要被人染上的病毒不断发生变异,人类就束手无策。人类最终大概是以失败或叫灭绝而告终。
 
这不是要诅咒人类,而是因为人类不可能永远战胜一切,总有一天会有一种什么东西彻底战胜人类,将人类灭绝。宇宙中不可能有什么“宇宙真理”,我们这个族群更没有。不管什么组织什么人,也不管如何自信,凡说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或像国民党韩国瑜说要“征服宇宙”,都是疯话。对宇宙而言,说好听点人就是一种生物,难听了说,也可以把人称之为一种“病毒”——我们看看很多人的所作所为,对一些物种而言,难道不像“病毒”吗!
 
大半年前的2019年的6月18日,中国大陆铁血网(天天喊着要武统台湾的网站)有一个标题:《王毅:不要逼我们打开盒子》。内容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谈当前伊朗和海湾地区局势时说,不要逼中国打开潘多拉盒子。也不知王外长所说的潘多拉盒子指什么,那盒子里装的又是什么。难道有一天当真有人所谓“逼”,王外长代表的中国就可以打开他称之为“潘多拉”的盒子吗?而那盒子里装的又是些什么呢?总不会是某种“冠状病毒”吧?
 
闲话少说。习近平一上台,就抱着“拯救世界”或“改造世界”的“远大志向”,不仅要领导中国,还想领导世界(还好,没有狂到像韩国瑜一样要“征服宇宙”)。后来发现领导世界只是一厢情愿或叫痴心妄想,于是就将“领导”改为“提供”改为“打造”,一会要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一会又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给世人感觉,轮到习近平执政,中共领导人忽然成了“全能的神”。
 
可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的现状是,那些实行自由民主且已实现高度文明的国家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渐行渐远,用孩子们的话说,就是不带你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玩了。如此这般,不管你中共“提供”什么“打造”什么,都与人家没有关系。
 
四十多年来,像美国、日本这种高度文明国家,不断地帮助你,希望你能放弃独裁统治,脱胎换骨,领导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群体走上正道,融入世界主流文明,让十几亿民众充分享受人类文明发展成果。结果,人家受一次又一次骗,上一次又一次当不说,还天天挨中共喉舌的骂,正如陈秋实大年三十晚上赶到武汉准备现场记录和报告疫情时所讲:中国政府就这德行。不过,现在世人总算彻底看清了中共是什么货色,绝不会还对他们抱什么希望。
 
北大教授张唯迎几年前在学院学生毕业典礼会上曾揭示:中华民族在近五百年,对人类文明进步零贡献。回顾习近平上台七年多,给世界“提供”了什么先进的物资文化了吗?有什么世界级的发明创造吗?没有。都没有。也不可能有。习近平让全世界感到震惊的就是这次为人类“提供”了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把整个人类都吓到了,就连在17年前发生SARS都没有在中国撤侨的一些国家,这次也下决心撤侨。
 
就在这次中国向人类“提供”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的同时,让全世界还看到在中共七十年的统治下,这个国家还有比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更可怕的是一些似乎也发生了“变异”的中国人的“人心”。这让人们感到费解,怀疑人类是否真有两个不同的物种,即一种是人,还有一种是中国人。因为人们发现,一些“人心”仿佛发生变异的中国人,他们的许多行为与人类现代文明不相容。当然,这应该是“气话”。据生物学专家讲,这个星球上所有人都只能是同一物种,并不存在生物学意义上特定的一个人种。因此,可以认定,真要有什么“变异”,也只能是中国一些人的“人心”,是这种人的大脑。
 
前段时间看到有美国高官说他们对中国制裁,针对的是中共官员而不是中国普通民众,就觉得如果不能说美国政府太善良了,那么就是他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个国家一些普通民众的邪恶(当然,那么说,不排除是一种策略),事实上不应“把中国人民与中共完全区别开来”(中共过去对某些国家最喜欢玩这种文字把戏,即说把某国政府与某国人民区别开来,其实某国人民绝大多数都是支持本国政府的)。必须看到:由于中共长期洗脑,特别是从幼儿园就开始邪恶的党化教育,让孩子穿上“红军”模样的衣服,唱“党的光辉照万代”,导致现在一些中国普通民众极端仇视西方先进文明、仇视美国,甚至中共要反美,他们就反美;要他们起劲地反,他们就起劲地反;要他们暂时停止反,他们就暂时停止反。总之,中共要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实际上大多数中国民众已成为中共的“智能机器人”,完全由中共操作,由习近平操作。
 
这些“机器人”不知道,中共统治七十年,实际上等于对中国人做了七十年的“试验”。现在,中共已经尝到“试验成功”的喜悦,这就是至少80%甚至更高比例的中国大陆民众完全相信了中共反复强调的那一套,即认为只有中共才能救中国,中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独裁统治的国家是值得他们爱的。不管遇到什么大灾大难,他们就像留声机一样,都会说“要相信党和政府”。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张鸣先生近日在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外国人下毒》,文中说,中国“有一亿人相信,这个病毒还是外国人搞的鬼,我一点都不奇怪。”而有网友认为:“这个估算太过保守,说10亿(中国)人相信都不为过。”这就是中国今天的国情民情,估计美国政府未必知晓。而就在几天前,武汉有小区居民还自发地发起号召,在约定时间,大家打开窗户,不仅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还高唱“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显示他们与中共“同心同德”,在中共“坚强领导”下,有信心战胜这次疫情。这种人绝不会相信正是中共有权发布重大疫情消息的国家卫健委,向武汉民众、向整个国家、乃至向全世界隐瞒了疫情,导致如此严重到难以收拾的后果。
 
有点尴尬的是,那些爱国者怎么也没想到,即使如此爱国,中共并不领情,不允许他们唱,并训诫他们“爱国”不必一定表现在形式上,只要在心里爱就行了。也就是说在这个国家,在这种时刻,连表达爱独裁统治者的自由也被剥夺了,要爱只能在心里爱,不允许张扬。然而,那些唱“一刻也不能分割”的愚民们绝不会反抗,而是不让唱就不唱——说不定这些“机器人”打心眼里认为不允许他们唱也是对的,他们同样坚决拥护。中共大佬陈云生前曾留下“遗训”,其中一条:“中国人好管,饿死也不会造反。”
 
正因统治的是这种“饿死也不会造反”的奴隶,中共才敢于在这块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独裁统治七十余年高枕无忧。特别是习近平上台后,非但不思政治改革,反而加紧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大搞个人崇拜。到今天,习近平想把中国变成什么样,中国就会变成什么样,即使在政治上完全倒退到毛泽东时代,也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得了。
 
不仅如此,习近平当真这么做,说不定正合很多中国人的意,因此反而还会受到很多中国人的拥护爱戴。习近平早就号准了80%的中国人的脉,知道他们仍在怀念六十年前让中国人吃不饱穿不暖甚至成了“饿死鬼”的“伟大领袖”,因此对这些人不管多么专制独裁,他们都能忍受,而且还会为独裁统治者唱赞歌。
 
有人说毛泽东一生最大的罪过,不是打右派,不是饿死几千万人,也不是发动文革,而是建立了这样一种独裁专制制度。这样说当然没错。但同时也应看到,是这个落后野蛮的族群正好顺应了毛泽东的需要——因为这是一个需要独裁专制的族群。七十年后的今天,尽管这个族群中有一部分人已经觉醒,但更多的还是喜欢帝王,喜欢“伟大领袖”,而这些中国人正是中共得以在这个国家统治下去的基础,也是中共不肯改变独裁统治的理由。
 
尤其经过中共七十年的洗脑,有人认为今天很多中国人比大清朝还愚昧,其理由是:晚清有人高呼“慈禧思想”吗?有人相信“大清动荡是因为西方国家敌对势力捣乱”吗?有人意淫“大清舰把美帝吓尿了”吗?有人会愚蠢到怀念饿死他们爷爷的死人吗?有人能不要脸公开唱“没有老佛爷就没有大清朝”、“大海航行靠慈禧”吗?
 
所以说,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这种唱“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的人。这种人的DNA很可能发生了变异,因此比冠状肺炎病毒更可怕。凡是喜欢这么唱的人都一点也不害怕回到文革回到毛泽东时代,而他们在那个时代,也一定喜欢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当初武汉警察公布抓捕8名“造谣者”(其实这8名都是一线医生,最有发言权),在后面点赞的一定是这类人。中共说什么做什么这种人都相信;中共一次次拒绝美国控制疫情专家要来帮助中国的消息后面,跟帖支持中共的也是这种人(最新消息:应中共邀请 美国将派最好的专家前往武汉协助控制肺炎疫情);而这类人中最极端者,甚至认为这次武汉发生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就是美国的阴谋,且说得煞有其事,让人觉得这些人像是没有脑子的生物。当然更合理的解释,还是要“归功”于中共长期洗脑教育。
 
凡这类人,都已不同程度失去人性,不讲人道。已有人在微信公众号发文:“武汉三女生因亲人肺病去世到微博吐槽,却被几十万网友当做台湾特务痛骂、人肉、威胁……”在二十一世纪,这个自称有几千年文明的古老民族竟然还是如此野蛮、残忍,执政者还不应该反思吗?这样下去,谁也不知道这个族群会做出什么更野蛮更愚蠢的事来。而毁掉这个族群的绝不是什么“敌对势力”,只能“归功”于中共七十年的“文治武功”。
 
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字: 比病毒变异 更可怕 变异的人心
文章点击数: 59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