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0/2020              

季珍:楚虽三户 亡秦必楚

作者: 季珍

 
亥子之交,荆楚大疫,传至全国,乃至世界。
 
从首例新冠肺炎到官方确认人传人历约50天,期间无双国士、魑魅魍魉悉数登场:再度战疫的钟南山、为众吹哨的八君子、依法训诫的小胥吏、可防可控的高院士、人不传人的王主任……
 
适逢春节,江夏城内人头攒动;1月18日,百步亭社区举办了一年一度万家宴,处处欢声笑语却不知大难将至。领袖如此英明、道路如此自信、岁月如此静好……一切到1月20日戛然而止,23日封城后倒毙于路者、饿死于家者、举家染病者、痛失双亲者、绝望跳桥者、泣母车前者、辗转求医至死不能确症者、确症不能入院在家等死者、为众抱薪冻毙风雪者、陈尸病房摞尸于车者,如此人间惨剧绝迹四十年矣。
 
瘟疫何以如此横行?防民之口、钳制舆论,贻误先机;东西南北中、狗揽八泡屎,你倒是吃得过来啊;定于一尊、一锤定音,人命关天你倒是别昏招连连啊。17年里同样的错犯两遍,在其位谋其政,这样的人祸在位者该当何罪!
 
现代社会治理的框架下,在疫病之初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封城后各种保障几近瘫痪,一尊闪烁其词、口惠而实不至,这样的苛政、劣政与古代的人相食一样要上史书的,史笔如铁,某些人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领导者何为领何为导?领就是要有前瞻性,要领先洞悉事态的发展;导就是要有决断力,因势利导举重若轻地解决问题。身为一尊最起码能前瞻五年吧,省部级最起码也能前瞻一年吧,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一只猪领导着一群猪,连一个月的前瞻性都没有,那要你这一尊有何用?原来一尊和领导们也只能看到眼巴前的事啊然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与我们小民何异?一尊头上“导师、领袖、统帅”的徽号也是拼多多版的吧。《左传》中的曹刿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不就说的当下吗,不能深谋远虑却赖在台上还要定于一尊,有多远滚多远吧。求名当求万世名,无能者赖在高位即使得以永年,必会留下万世骂名。
 
回望一尊这恶搞的八年吧,中美贸易战、国际大撒币、香港反送中、台湾新疆西藏诸多问题;在国际上处处吃瘪,混到拿伊朗、朝鲜作筹码壮胆的地步;一尊喜欢足球,足坛反腐风暴想必大家都记得,可中国足球现在都烂到输叙利亚了。这一切都是偶然吗,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不解决制度性的问题,升斗小民迟早成为赵家不惜的“代价”;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只要一尊在位,武汉之难就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人祸。
 
荆楚之士,忧国忧民。屈子既放,激浊扬清,路其漫漫,山下求索;武昌首义,功在辛亥,终结帝制,民国肇始。今天历史的年轮又走到了分界线,天下苦秦久矣。
 
武汉在呜咽,市民在哀嚎,请记住是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和市民承受了巨大的代价让我们看清了一尊原来是一坨,如同九一三林彪事件在客观上宣告文革理论和实践的失败,武汉之疫客观上宣告了一尊所谓新时代理论和实践的失败。
 
终有一天一尊分崩离析,请记住今日武汉之痛,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关键字: 季珍 荆楚大疫 楚虽三户 亡秦必楚
文章点击数: 932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