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自由亚洲电台 】  时间: 2/28/2020              

江棋生: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真做不到

作者: 江棋生

 
 
一个来月前,我在写作“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一文时,还不知道那位被训诫的良心医生叫李文亮,也不知道他就是那八位“散播谣言者”之一,更不知道那八位“散播谣言者”其实都是货真价实的武汉医护人员!
 
说实话,中国的肉食者们搞言论钳制和言论管控,打压和封杀他们不喜欢听的真话,包括用“打击造谣传谣”的旗号查处和惩治敢说真话的人,足已使我对他们鄙视有加了。我未曾想到的是,他们在实施打击时,还那么有心机,那么不实在。新年伊始,在向武汉和全国播报他们的“依法查处”,并以“绝不姑息”厉声警示别人时,他们还刻意遮蔽关键真相,故意将医生含混地说成网民,从而如愿以偿、颇有成效地使国人欣然中招——在相信“八名违法人员”的确是“散布谣言”后,悠然失去戒心,坦然不作防范。试想,如果他们在实施打击时不再玩花样,而是难得“实事求是”一把 ,照实宣布是“八名医生散布谣言”,别人还会那么傻傻地轻信他们而毫不设防吗?这种从骨子里透出来、从血液里流出来的肉食者之不实在,使我对他们有了双倍的鄙视。
 
在动用警察和央视把吹哨人或准吹哨人死死摁住后,又轻描淡写地放出“人不传人,可防可控”八个字,然后是祭出“莫让流言冲淡了春节的年味”之舆论导向——肉食者们三箭继发,“将武汉人害得惨不忍睹”(方方武汉日记,2月27日),也使神州之大,安放不下几张平静的书桌;地球之广,难有几方未被袭扰的净土。
 
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对不住自己;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真做不到。
 
前天,浙江大学王立铭教授说:新冠疫情发展到现在,数万人得病,数千人死亡,可能还伴随着数万亿人民币的经济损失。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相关责任方出来说是我的责任,或者至少我有责任,并且向老百姓道歉。王教授说的是真话,是事实。中国的肉食者们一向惜歉如金。时至今日,他们甚至对殉职的李文亮医生都没道过歉!套用一下易中天先生的说法:道个歉,会死人吗?
我必须再说一句:不鄙视这样的肉食者,我还真做不到。
 
对我来说,鄙视肉食者的理由至少还有下面两条:
 
一是肉食者们构筑网络柏林墙,阻断信息自由流通,践踏国人的知情权。由“自由之家”所做的2019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中,中国列在第177位,几乎与朝鲜不分伯仲,真是丢人现眼哪。都2020年了,肉食者们还在搞2000多年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那一套,中国的社会能健康吗?这样的肉食者,能不让我鄙视吗?
 
说到知情权,上文谈及的“三箭继发”,就是对国人知情权的践踏。昨天方方“要一个说法,要一个结果”和“先等城开,再等交代”,同样事关知情权。就方方的呐喊,有个叫“月泉吟客”的网民留言道:可是,能消除大家心中疑问的坦陈交代等得到吗?人民的知情权能够得到保障吗??留言最后的两个问号,是“月泉吟客”放上去的,表明了他的认知是:国人的知情权是得不到保障的。当然,我赞同他的看法。
 
二是救灾明明是他们起码应尽的职责,却要说成了不起的功绩。老实说,即便是遭遇纯粹的天灾,救灾得当也仅是尽责,没什么好吹好夸的。面对“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疫情国难,就更是如此了。在近3000名“他杀”的亡灵和他们的家人面前,在900万苦熬日子和500万流浪的武汉人面前,在高达数亿被禁足的国人面前,怎么能好意思批量炮制“暖新闻”,致使党天下的电视荧屏中,“民众”的感恩戴德之声不绝于耳、国人的起而问责不见踪影呢?
 
这样的肉食者,能不让我鄙视吗?
 
对于这样的肉食者,劝他们退位,他们不会听。赶他们下台,目前做不到。我们可做的,是理所当然地鄙视他们。
 
鄙视这样的肉食者,不必具有心系苍生的高贵品格,而是对得住自己,真把自己当人看。鄙视这样的肉食者,不见得是彰显铮铮之风骨,但肯定可以有效减低苟活度,提升尊严度。
 
鄙视这样的肉食者,也是通往健康社会的必由之路。鄙视他们的人多了,并且越过临界点之后,就算他们有三头六臂,也决然无法使中国社会倒退到极权状态。鄙视他们的人持续不断增多,中国就真有希望了——
毕竟,不能把中国让给你所鄙视的人,对不?
 
2020年2月28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月28日播出) 
 
关键字: 江棋生 疫情 李文亮
文章点击数: 5692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