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3/3/2020              

廖亦武:他們都勢必拿下“真相”這隻兔子

作者: 廖亦武

 
 
 
這部紀錄片名為《我正在被搜查!!我正在被搜查!!》,卻沒有被搜查的任何畫面,收尾來得很突兀,李澤華打開門,兩個削去腦袋的人影飄了進來,他說:“這就是我的朋友......” 嘎然而止。
 
有過被捕經歷的人都明白,接下來是全面搜查,從身體、設備到整個房間,包括抽水馬桶和窗外,猶如工兵探雷,一寸寸反複過濾。首先繳獲電腦和手機,截斷網絡,反間諜專家開始快速搗騰,不到半小時,電腦和手機的每個旮旯,都瞭如指掌,所有刪除的痕跡都會被恢複。然後搜身,衣褲都扒光。1990年3月16日,我因製作和傳播長詩《大屠殺》錄音磁帶而被捕,不僅衣褲扒光,反複地抖和捏,而且屁眼也被筷子又捅又攪——帝國大量犯罪案例證明,這是必須的——屁眼是人體唯一可以藏匿罪證的地方,毒品或保存了若乾G的頂級思想毒品的優盤,都能塞進括約肌上面的直腸。
 
他們會怎樣對待李澤華,誰也不知道。在摧毀人的意志方面,國安局都是行家裡手。國安局是“隱蔽戰線”,他們往往負責蒐集情報,暗中跟蹤和監視,一般來說,他們不浮出水面,只是對他們監控的對象進行分析和打分,比如“普通”“爭取”“危險”“特別危險”,然後將建議提交,由國保具體實施。李澤華承接陳秋實,在武漢空盪盪的日與夜,拍了四個視頻,探訪殯儀館的最為敏感,但是,還算順利。
 
唯有在2月26日,他接近調查武漢P4實驗室時,立即就被國家安全局跟蹤。在30多秒的行車視頻中,他說:““我现在路上,我现在被一个国安的人开着不是警车的车在追我……我是在武汉,我开得很快。他们在追我,他们一定想隔离我……”
 
這次武漢肺炎病毒的源頭,似乎,逐漸,清晰可辨了。如一隻驚恐萬狀的兔子,在李澤華的車頭前方奔逃;而國安局的車,又將李澤華當作隨性亂竄的兔子,他們都勢必要拿下“真相”這隻兔子......
 
之後,不久,人們看到了李澤華最後的視頻,3-4個小時,絕大部分是黑屏。為什麼?更重要的是,他怎樣從國安局縝密的跟蹤、監控和搜查中,留下了這個懸念甚多,又相當完整的被捕記錄?
 
2020年2月29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p8ZOQATLGY 
 
 
关键字: 廖亦武 李澤華 真相
文章点击数: 1748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