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4/2020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网信办最严新规生效 网上只剩下正面消息;《大国战“疫”》歌功颂德,出笼即火速下架

作者: 施 英

中国网信办去年12月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下称《规定》),本月起正式生效。据悉新例实施前夕,有多个网站和微博帐号被封。
 
《规定》共八章41条,所列出的“违法信息”广泛而笼统,包括: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极端主义、宣传邪教或封建迷信、侵害他人隐私,以及“散布谣言、扰乱经济和社会的讯息”等。
 
“不良信息”则包括使用夸张标题、炒作绯闻丑闻、煽动人群及地域歧视、不当评述自然灾害等、宣扬低俗内容等。违规者会被“依法制裁”,但没有提及执法和惩处细节。
 
有别于以往的网络禁令,新网规除了打击负面言论的一贯做法,也“鼓励”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制作、复制、发布“正能量信息”,包括: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宣传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展示经济社会发展亮点、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等。
 
《规定》还鼓励行业组织带头,引导会员单位“唱响主旋律”,并要求新闻、微博、游戏影音、电商等各大平台“优化信息推荐机制”,在首页、推荐榜单、弹窗、默认搜寻等醒目位置宣传“正能量信息”。
 
据海外媒体报道,歌颂习近平在战胜疫情过程中展现“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的200万字巨著《大国战疫》紧急出笼后又突然下架,引发外界一片热议。中华大地疫情未了,武汉湖北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共宣传机器便全然不顾暴露无遗的治理体系弊端,一味吹捧领袖英明,体制优越,实属不明。
 
有人分析此书突然下架,原因比较复杂,可能在防疫期间印刷、物流和推广等配套的资源调配跟不上,加之以反响不理想,有翻车可能,所以决定延后放行,但绝不是放弃,“放弃不可能,还要不要亮剑?要不要伟大斗争?”但有人则不认为有物流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歌颂习近平的伟大来说简直就不是一个事。还有人认为,也可能太低级红,让人觉得恶心了。
 
●网信办最严新规生效 大陆网上只剩下正面消息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28日报道:网信办禁“九类信息” 标题也要有规定
中国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又发布新规定,连标题都要有具体规定。新规定于3月1日实施。舆论认为当局限制网络言论的措施很多,新措施无疑是为了强化网络控制。
《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将“严打”使用夸张标题,内容与标题严重不符的;炒作绯闻、丑闻、劣迹等的;不当评述自然灾害、重大事故等灾难等九类所谓不良信息。北京自由作家王藏本周五(2月28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在极权社会,官方掌握着电视、广播及纸媒体,如今网络平台成了民众唯一发声工具,但这一领域不断被压缩:“在网络小裂缝的挣扎中,无数的账号和内容持续被消灭,很多人为了争取话语权和言论自由,付出了惨烈代价。随着《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出台实施,标志着当局对《宪法》35条(言论自由)的进一步颠覆。言论生态进入更糟糕的冰河期。”
《规定》要求,网络信息内容服务使用者和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不得利用网络和相关信息技术实施侮辱、诽谤、威胁、散布谣言以及侵犯他人隐私等违法行为,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对于使用夸张标题,内容与标题严重不符的;炒作绯闻、丑闻、劣迹等的等9类不良信息,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应当采取措施,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
法律人士指新规定违反宪法
中国法律工作者、网络评论人士赵一鸣对本台说,中国网信办这项新规定违反宪法条款,属于无效法规:“关于3月1日正式实施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实际上是进一步加强言论管控,它本质上与《宪法》第35条相违背的,是下位法违反上位法的典型例子。”
根据中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1.2%.而中国微信用户去年已经突破10亿。但自今年1月初以来,越来越多人抱怨他们的言论空间受到打压。比如,微信群被强行解散、个人微博及微信账号被永久封号等。
发疫情图片社媒号即被封
网民孟先生周五对记者说,他所在的微信群刚被封号:“昨天晚上刚被封号,我们的群、我们的个人账号不断被封,现在都要小心翼翼,免得被封号,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湖北网民孙先生,因网络言论被刑事拘留两个多月,不久前获释。他抱怨微信账号再次被封:“昨天我就发了一个(抗冠状病毒药)韦德西韦等五张图片,说前三张韦德西韦图片有效(合法),后两者你在干什么,我的号就没有了。市公安局找我,警察打电话。”
多家大型网络产品被处罚
据中国网信网本月上旬报道,“皮皮搞笑”网络社区平台发布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害短视频、散布恐慌情绪等信息内容,被当局从应用商店下架;百度等网站平台部分产品被指对用户发布违规信息管理不严、虎嗅等网站平台在涉疫情报道中,存在违规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等问题,被责令进行全面整改:“网易财经”“新浪微天下”“谷雨实验室”“史上最贱喵”等网络账号被指“违规自行采访、传播不实信息”受到处罚。
▲美国之音(VOA)3月1日报道:中共3月1日起施行被称最严网络整肃措施
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早前颁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2020年3月1日起施行,针对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服务平台、服务使用者,以及网络行业组织的“网络行为”和“网络内容生态”,从严进行“规范管理”。
据中国官媒报导,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表示,2019年12月出台的《规定》,旨在营造良好网络生态,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
《规定》明确提出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含有“违法信息”的内容,包括反对宪法基本原则、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以及严禁侮辱、诽谤、威胁、散布谣言,侵犯他人隐私人肉搜索、流量造假等等共11种内容。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日报道:中国最严厉网络审查标准出台 明天只剩下好消息了?
新冠疫情还没有控制,中国「网络信心内容生态治理规定」3月1日起正式施行了。北京当局称这是为了营造良好网络生态,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但其严厉的规定被视为是为进一步打击,限制,全面控制网络信息提供依据。
网上已有网民惊呼:“明天起,不能翻墙了。网络大屠杀正式开始了!”
还有人发推说:“二月还剩下最后一天,三月一号开始,互联网新规就要正式实施了;好消息是以后每天都是好消息,坏消息是以后你很难再看到坏消息了,欢呼吧,同胞们!”|
有网民评论,这么冠冕堂皇的规定,无非就是给他们多几个冠冕堂皇的抓人的理由。
该规定意图从根本上铲除对当局不利的信息,采取对“制作、复制、发布”采取三管齐下、连锁控制的方式,严密监督对当局不利的信息,而且还采用连环锁的方式,把信息生产者,网络信息服务平台,信息使用者三方绑在一起,互为制约,控制、监督。
按照这一严厉的规定,什么才是健康的信息呢?该审查标准毫不掩饰地表示:鼓励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制作、复制、发布含有宣传习近平思想,宣传中共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共重大决策部署,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有助于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的内容。等等,
有人分析,其实这是当局鼓励网络平台或者作为制作网络信息的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承担中共路线政策宣传员的工作。而对于稍微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合的信息,则予以控制,清除,甚至会“依法制裁”。
比如第六条明确规定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以及“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用”等内容的“违法信息”。不能丑化英雄烈士事迹,不能“散布谣言”等等。
煽颠罪在中国曾广泛用于政治异议人士,人权斗士,维权律师头上,至于“散步谣言”更是一个随时可以乱扣的罪名,武汉疫情刚爆发时,武汉医生李文亮向外界披露病毒信息,让朋友圈当心,他和其余几名医生都被当作“传谣者”抓去“训诫”,李文亮死后,中国社会舆情汹涌,普遍认为言论不自由是造成武汉疫情严重扩散的最重要因素。当局一切为了维稳,封锁信息,或者大事化小,结果让疫情发展到失控的地步。
第七条还规定信息内容生产者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各种“不良信息”,包括“使用夸张标题”的,“炒作绯闻丑闻的”,“不当评述自然灾害、重大事故的”,“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等易使人产生性联想的”等等。
中国那面已经进入三月一号,一些能翻墙的网民初步体会是,“我还能翻,有本事砍断海底电缆。” 但更多的网民很担心,当局正在建构一个更加无所不包的大网,筛选、清除、封锁、屏蔽信息。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1日报道:互联网新规前夜 一批公众号倒下
3月1日,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实施。规定发布前的2月,在腾讯微信公众号平台上,诸多公众号遭到封号、禁言等处置。
2月29日晚,前《南方周末》记者、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方可成的公众号“新闻实验室”遭封号,在介绍中,该平台主要发布“新闻、媒体、科技、文艺、社会等多方面的跨界话题”,对时下的热点新闻进行剖析和评价。
在被封禁的前一天,该平台并未发布于疫情相关的文章。前一日,公众号发布的最后一篇文章是《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矛头直指另一公众号号“青年大院”。该公众号以宣扬爱国等情绪为基调,文章曾在2020年1月被《人民日报》转发。
方可成认为其“没有任何底线,可以编造,可以曲解,可以洗稿,可以血口喷人,可以颠倒黑白”,次日,他在Matters上提出,公号被封“很可能是因为被人恶意举报”。3月1日上午,讨论此事的文章《“新闻实验室”变灰|请默哀,请记住,请传递》也“因违规无法查看”。
“新闻实验室”的封禁并非孤例。2020年,已经有多个公众号平台因发布与疫情相关的信息而受平台处置。2月8日晚,“看理想”公众号因发布纪念李文亮医生的文章而遭禁言一个月;同日,“权益墙”公众号因发布纪念文章被封禁。2月20日,“腾讯大家”注销,此前其发布了题为《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与此同时,网信办也在参与对微信平台的处置。2月17日,重庆市网信办约谈“重庆楼市”公众号负责人,要求其暂停更新3天;2月25日,微信公众号“商丘人关心的事”被网民举报传播涉疫情不实信息,随后负责人被商丘市网信办约谈,要求删除相关内容。
▲德国之声(DW)3月2日报道:疫情下网络维稳 中国新规鼓吹“正能量”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中国蔓延的此刻,被指是“史上最严厉网络整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生效,除了一贯的维稳,该规定还鼓励宣传习近平思想等“正能量”。有网民调侃“以后每天都是好消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网信办去年12月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下称《规定》),本月起正式生效。据悉新例实施前夕,有多个网站和微博帐号被封。
《规定》共八章41条,所列出的“违法信息”广泛而笼统,包括: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极端主义、宣传邪教或封建迷信、侵害他人隐私,以及“散布谣言、扰乱经济和社会的讯息”等。
“不良信息”则包括使用夸张标题、炒作绯闻丑闻、煽动人群及地域歧视、不当评述自然灾害等、宣扬低俗内容等。违规者会被“依法制裁”,但没有提及执法和惩处细节。
促网络平台“唱响主旋律”
有别于以往的网络禁令,新网规除了打击负面言论的一贯做法,也“鼓励”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制作、复制、发布“正能量信息”,包括: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宣传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展示经济社会发展亮点、提高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等。
《规定》还鼓励行业组织带头,引导会员单位“唱响主旋律”,并要求新闻、微博、游戏影音、电商等各大平台“优化信息推荐机制”,在首页、推荐榜单、弹窗、默认搜寻等醒目位置宣传“正能量信息”。
 
 
 
 
 
熟悉的感叹号
网民皆沦宣传工具
 
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中国研究中心客座教授林和立对德国之声分析指出,新规定是习近平一贯的“文革路线”,网络和网民皆沦为政治宣传工具,“不仅被禁止发表某些言论,还要主动地唱好党和国家,讲赞美的话”。
有大陆网民亦斥做法倒退,“进入了赞美不够大声,就违法阶段”、“好消息是以后每天都是好消息,坏消息是以后你很难再看到坏消息,欢呼吧,同胞们!”
这是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后,所订立第二部有关网络的法规。2017年6月实施的《网络安全法》共七章79条,首次以法律形式规定网路实名制,并指明当局可因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秩序而限制通讯,意即断网及封锁消息。
 
 
 
 
陈秋实到哪里去了?
 
疫情失控控舆情
新网规的逻辑,也体现在目前“疫情、舆情”的角力场。最早公开武汉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病逝后引爆民间怒火,社会对言论自由的呼声不绝,但紧接而来的却是当局收紧言论空间,强调舆论正能量。
中共中央政法委2月18日就政法系统防控疫情相关工作发出通知,要求加大宣传力度,弘扬正气,推出更多有温度、有泪点、有人情味的“暖新闻”,还要善用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等新媒体平台。网上陆续涌现大量“甘肃女医护集体剃头上阵”、“流产十天女护士重回一线”等“最美逆行者”内容。
当局同时严防再有“吹哨人”,身处武汉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李泽华,以及曾在武汉医院拍摄病人遗体的当地商人方斌,上月先后被当局带走,至今音讯全无。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2日报道:中国严整网络信息生态:北京加强审查和控制的时机和反响
3月1日,中国《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规定》)正式生效,引发普遍关注。
有媒体分析称,这可能是中国迄今推出的最为全面、最为严厉的网络审查和信息控制举措之一。
面对“禁网”、“封网”等质疑,中国官媒加力宣传《规定》出台实施的现实意义。
但是,中国网民仍在不无悲哀地调侃,“今后只有好消息”了。
今后还能说什么?
《规定》2019年底由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公室审议通过后公开发布,对中国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服务平台、服务使用者应该做什么、不准做什么分别作出了具体规定。
在中国网络上,今后哪些内容会获绿灯放行呢?
综合一下,宣传和中共一致的方针政策、核心价值观绝对是没有问题的。比如,规定第五条说,“鼓励”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制作、复制、发布含有下列内容的信息:
-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宣传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
-展示经济社会发展亮点,反映人民群众伟大奋斗和火热生活
-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优秀道德文化和时代精神
今后不能说什么?
获《规定》亮红灯的内容涵盖面非常广,很难综合概述。比如,《规定》第六条说,网络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含有下列内容的违法信息:
-反对宪法基本原则
-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
-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
其他被禁止的内容还包括:宣扬恐怖主义,煽动民族仇恨,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散布谣言,散布淫秽、色情等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第六条最后特别指出:“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也都将整肃。谁来判断、如何诠释这个“其他内容”呢?
除此之外,《规定》还开出了另一份清单,详列内容生产者应当“防范和抵制”的“不良信息”。包括标题党性质的、炒作绯闻、引发性联想的内容等等。
为什么引起关注?
中国当局对互联网上的内容加以审查和控制、过去几年还有升级趋势,这本身并不是新闻。制定《规定》所依据的法律早已公开,其中许多条款其实早己存在。
不过,观察人士指出,新生效《规定》更上一层楼:“鼓励”内容生产者宣传、推广意识形态性质的内容。
此外,目前正值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肆虐,中国民众对信息透明和媒体报道真实性的关注大幅提升。
被誉为武汉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去世前曾因“散布谣言”遭遇当局的训诫。李文亮之死触发中国民众巨大的悲恸和愤怒情绪,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一时间呈鼎沸之势。
2月24日,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 发表声明说,“中国当局大力加强了对社交媒体和网民讨论群的管控,在这些媒体或微信群中,某些记者和博主大胆发表了独立的报道,而很多网民也勇于表达愤怒和要求结束言论审查。”
疫情期间,中国官民网络博弈打拉锯战。此时此刻,新规定的出台自然会引发巨大反响。
截至周一下午,在中国新浪微博上,#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今日生效#累计阅读396.4万 讨论1986.不过,一些有关贴子的评论功能被关闭。可见评论中,有不少网民哀叹,“从今以后,好消息肯定会越来越多”。
但是,也有部分网民表示,确实受够了人肉搜索、标题党等做法。
新规定有用吗?
新规定洋洋洒洒,对怎样审查、如何处理违规者等细节没有提及,对负能量内容的界定也比较笼统。
英国媒体援引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的道姆(Jeremy Daum)说,在一个互动性更强的互联网上,每个人都可能是内容生产者,很难想象(这些标准)如何推行。
“想象一下,要查清楚一篇博文、一个贴子的标题是不是耸人听闻,或者,追踪互联网上所有含性暗示意思的推文、跟贴……”
按照中国当局的一贯做法,新规定出台后一段时间,可能还会推出实施细则。
至于眼下,中国微博上有评论说,这样“毫无意义”的规定至少可以给当局“更多的借口”。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日报道:网信办最严新规生效 大陆网上只剩下正面消息
上周六至本周日,短短两天,中国众多网民开设的微博或微信公众号被封,其中大部分被封的公众号与言论有关。上周六,近日最受关注的一批账号被封,另有无数活跃网民的账号本周日(3月1日)起,无法登录。自3月1日起,中国《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明确提出严控网络信息的法规。
北京时间2月29日及3月1日,中国网络警察和网络社交平台对发布所谓敏感信息的账号,采取大规模封号行动,一时间,中国网络世界哀鸿遍野。2月29日晚,前《南方周末》记者、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方可成的公众号“新闻实验室”被封号,账号主页显示“接相关投诉,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已被屏蔽所有内容,账号已被停止使用”。此前,“新闻实验室”主要发布有关新闻信息、媒体、科技、文艺、社会等多方面的跨界话题,评论当下的热点事件。
江苏法律工作组者张建平对本周日(3月1日)实施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已经预感到当局下一步要做些什么。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局又要搞运动了,如果捂住嘴能够解决问题,能够让国家发展得更好,当然我们也愿意。但是问题肯定、显然不是这样。要不指鹿为马,就不会有秦二世(胡亥)的悲剧了。”
根据新的《规定》,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含有“违法信息”的内容,包括反对宪法基本原则、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以及严禁侮辱、诽谤、威胁、散布谣言,侵犯他人隐私人肉搜索、流量造假等。
不过,中国不少网民引进经典,名人言论与官方针锋相对。比如有网民写道:“极权暴政之可恶,倒不一定在其幽禁杀戮。专制政体之下也常有这类现象。极权暴政最可恶之处,在从根本上剥夺大家明辨是非真假之自由。而明辨是非真假的基本方法,端在求证。但是,极权统治者根本不许你求证。求证之事,须由他代办。总而言之,说也由他,证明也由他。你只有听的分。他们借着罩下铁幕,只让你知道他们认为他们在政治方面有利的那些事物。他们因政治需要来替大家重新安排一个知识世界。你终生受知识的禁锢。——殷海光”
另一位被封号多达11次的网民董琴对本台说,她几乎每周都会被国保“打招呼”,要求谨言慎行。她说:“我现在由第11期(账号),改12期了。前一次只说了两个字就被封了。还有一次音频通话也是说了两个字,就被封了。要恢复非常的麻烦。我这一次初三才恢复。好多话不便说,你应该明白。”
网络管制收紧后海外媒体声音变得更重要
此次网络新规可谓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以来,最为严厉的一次。四川网民何夕对本台说,政府的手段愈来愈多,而且一次比一次严厉。他说,在目前情况下,海外媒体的声音,对内地民众更为重要:“这是他们的维稳手段,在中国大陆,每一个人没有隐私可言。全都在他们的大数据掌控之中。人权,包括隐私,你自己创业,你的财产壮大以后都受不到保障。他们就是没有依法治国。”
另外,各地政府网信办也在参与对微信平台的处置。2月17日,重庆市网信办约谈“重庆楼市”公众号负责人,要求其暂停更新3天;一周之后,微信公众号“商丘人关心的事”被指传播涉疫情不实信息,遭到商丘市网信办约谈,并责令其删除相关内容。
▲美国之音(VOA)3月3日报道:中国网络管控新规上路 部分北京市民表示无奈
北京 —武汉疫情在中国湖北等地和世界其他地方持续扩散、肆虐,正在构成全球性威胁。官方发布的信息不断受到质疑,互联网上涌现大量言论批评北京高层和地方当局压制言论、掩盖真相、延误发布疫情酿成巨大灾祸。中国当局至今回避其在瘟疫初期的严重失误责任问题,却将早前颁布的一部整治网络生态的新规付诸实施。
美国之音记者在北京街头就网络管控和言论自由等问题随机采访了一些路人。其中有人表示无奈,也有人表示公民应该具备独立判断能力。下面是这次街头采访的部分内容。
吴先生(外企人员):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比如说,如果是事实的东西,报道出来,政府不得有错误,多少有一点,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我觉得正常。但是不能说你政府什么都弄得特别好,也不太可能,对吧。这个东西有一点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那个东西是假的,政府就该控制了,但是如果是真的,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言论自由嘛。
李女士(家庭主妇):但是这个我觉得挺好的一件事情,大家人云亦云,谣言止于智者,大家自己分辨吧。我觉得现在许多网民是没有知识,我们所谓的网民,所谓不太好听点,十八岁青年和老年人他们更容易受到一些言论的影响。从我刚才说的层面,我觉得第一个是人的教育,如果你受过良好的教育,你有自己的知识体系,你有自己的认知,你的世界观价值观去帮你去判断这个事情的是与非。但是如果你是一个网络上说什么,你就去做一个从众,你没有价值观去帮你自己的主观意识做判断,我觉得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记者:李文亮的事情听说了吗?
吴先生(外企人员):我知道。
记者:国家监察委员会派了调查组,目前还没有一个官方的结论。
吴先生(外企人员):这个东西没有必要太多的去追究,人都死了,该有的评论都评论了,就可以了,谈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管当前的就好了,管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李女士(家庭主妇):我觉得并不是说官方没有证实,大家就不可以来说这件事情;我觉得这种事情是分类型的,它并不涉及政治,也并不涉及什么,他只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从他的职业的角度,来给大家说一些公共健康的事情,那我觉得这个是不触及法律的。
记者:现在网络言论自由这方面,会加强还是会削弱呢?
王先生(互联网员工):那没办法,咱中国体制就是这样,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形式。你发表太多的东西也没啥用,像咱中国管控一些微博、微信的东西,就在咱们共产党下你要生存你就必须要这样干,没办法。但是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肯定是还是以民族来说吧,还是爱党什么之类的。
餐饮业员工:咱们也不是像自由言论国家,而且像我一个平民,说一个个人片面的话,也是没什么用。更多的,应该问那些属于上层的人。
学校教师:国家的事,您问我,我不能随便答。不好意思。
(根据采访视频整理,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三个字,‘不要脸’” 武汉市民张毅评《大国战疫》」“我们最需要的是信息透明,最需要的是言论自由,而不是不让讲话,报喜不报忧。如果所谓的文化人都闭嘴不出来说话的话,没有文化的社会只会是一个越来越无耻,无底线的社会”,武汉市民张毅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 节目上说。https://t.co/UkvMnpbbkx pic.twitter.com/pQB08XitIg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March 3, 2020
●《大国战“疫”》歌功颂德,为何紧急出笼火速下架?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28日报道:疫情正凶 《大国战“疫”》歌功颂德何太急?
 
 
 
中共近日出版了《大国战“疫”》一书。(封面照片)
 
近几天,官方公布的中国新冠肺炎疫情似乎出现明显好转,但新冠病毒却在全球各国疯狂扩散。在国际社会仍然惊魂未定的情况下,中共近日出版了《大国战“疫”》一书。有舆论认为,北京当局此时大举宣传其执政优越性,是为了保护国家领导人的地位。
尽管中国国内的新增病例近日持续下滑,但中国境外的疫情形势正日益恶化。截至周五,已有至少53个国家报告了确诊病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周四表示,全球正处于疫情防控的“决定性时刻”。在过去两天里,世界其他地区报告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已经超过了中国的新增病例。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近日“紧急编辑制作”了名为《大国战“疫”》的新书,介绍民众在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有效阻击疫情的故事。官媒报道说,本书彰显了中共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疫情没完就出书?
新书出版的消息一出,立即引发网民讨伐。有网友说:“以前是灾难结束了就开始丧事喜办,现在是还没结束就开始歌功颂德了。”
美国独立政治学者顾为群认为,北京当局如此加班加点地炮制宣传内容,颇具讽刺意味。
“在这个节点上吹嘘习近平,我觉得是违反常识的。要是按照任何政治体的正常运作,特别是民主国家的运作方式,像习近平这样的领导人最起码要下台。”
记者在一条央视报道中注意到,《大国战“疫”》在第一章中就用大量篇幅突出“领袖的决断”。通过引用“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必须加强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等习近平的指示和讲话内容,概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在这场战役中的首要地位。
尽管中共任命了李克强为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但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才是发号施令的人。一个月前,习近平在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时强调,他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新冠病毒疫情的防控工作。
与之相辅相成的是,中国官媒近期也全面开动宣传机器,为当局的防疫工作造势,包括引述国际组织官员为中国点赞。
谭德塞就在上个月会见习近平时说:“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这是中国制度的优势,有关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新华社本周引述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说,中国人民为尽量减轻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负面影响,实施严格的防控措施,以牺牲正常生活的方式为全人类做出了贡献。
有舆论认为,多家国际组织接连美言中国,体现了北京当局对这些机构的政治渗透和外交手腕。
学者:再多的说辞也很苍白
 
 
 
 
中共近日出版了《大国战“疫”》一书。(视频截图)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表示,这场疫情对习近平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威胁,因此宣传口又一次成了他的一根救命稻草。
“我认为习近平的权力地位遭遇了他上台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在这种情况下,防疫工作还没有结束,但他在政治上的失败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因此,他才会在这个时候匆匆发动他的宣传机器。”
在这个过程中,当局不但试图宣扬“正能量”,也在打压潜在的负面声音,先后抓捕了北京律师陈秋实、武汉市民方斌、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等公民记者。
夏明指出,在非典、汶川大地震等大灾难面前,当局自吹自擂可能还起了些效果,但这场疫情让一切说辞都难免显得苍白。
“这一次,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你不知道谁会受到伤害,而且确诊和死亡病例都已经超过了非典时期。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试图让大家信服它的难度明显增加。”
他强调,习近平在这场危机中犯的首要错误就是掩盖疫情,导致成千上万平民无辜丧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日报道:《大国战疫》突然下架了?《总书记来过我的家》还在连载
武汉还在水深火热,北京为庆祝胜利做铺垫的「大国战“疫”」好像突然“下架了”,真的?人民日报却在继续刊载「习近平来到我们家」,有自称武汉网民的质疑,“别说来到我们家了,就到我们武汉看看行吗?”
「大国战疫」是一部长达200多万字的“巨著”,歌颂“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但是还等不到疫情终结,就要隆重推出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丰功伟绩,引起许多中国人的强烈反感。
有人质疑:“何谈胜利,几千人死去,全中国陷入恐惧,错误还没有追究,责任还没有厘清,甩锅大赛刚刚开始,就自吹自擂起来了。”
一些中国媒体还在武汉尽力调查 ,「财新」「财经」等媒体刨根问底,提出许多疑问,新冠病毒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人传人的?为什么传播到如此地步?为什么一级一级的当权者明明知道疫情存在,却不及早上报?为什么中国国家疾控中心派出的两批专家小组得不到真实情况,为什么我们的专家心中有疑问,却在官员面前不敢提问?
在大家知道习近平早就知道武汉疫情之后,社交网络上的不少质疑更尖锐,习近平承认他在1月7号就已经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应对疫情,但是,他在那次会上说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只言片语流露?为什么他既然已经知道,还要拖到1月20号才做一个简单的批示?为什么春节前夕团拜,居然一字不提武汉疫情?那么长时间按兵不动,直到武汉疫情越来越严重,死人越来越多,全国老百姓恐慌,他才开始“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了?而且连大年初一以后他主持召开的每一次会议都要历数一遍,这是为了揽功吗?
一位网民评论:“医院里还有数不清的新冠肺炎病患者,几千冤魂还在武汉上空郁结,学生还不能上课,你们就开始举办盛大庆功宴了?庆功宴上血红血红的人血馒头,你们下得了口吗?”
也许种种批评的声音传到了中南海,也许这部书与中国正在发生现实对比起来多么荒谬,不少推友发现「大国战疫」已“下架了”。他们从京东、淘宝、苏宁等主要营销商以及一些书店那里去查询,得到的回答几乎是相同的。中信书店的回答是“暂无报价”,京东物流的回答是“抱歉! 暂无相关商品”。或者是“该商品已下架”。到百度搜索,也回答说找不到您要找的相关商品。
难道真的下架了?为什么?有人分析此书突然下架,原因比较复杂,可能在防疫期间印刷、物流和推广等配套的资源调配跟不上,加之以反响不理想,有翻车可能,所以决定延后放行,但绝不是放弃,“放弃不可能,还要不要亮剑?要不要伟大斗争?”
但有人则不认为有物流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歌颂习近平的伟大来说简直就不是一个事。还有人认为,也可能太低级红,让人觉得恶心了。
学者荣剑评论:大国战疫果然下架了,用老百姓的话说,这回马屁拍到马蹄上了!不过,有网民警告,别高兴得太早,还会死灰复燃的。
与「大国战疫」类似的, 是「人民日报」系列宣传报道「总书记来过我的家」,感觉与现实更脱节。
「总书记来过我的家」 好啊  为什么不去武汉?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1月初开始,不定期在头版重要位置刊载「总书记来过我的家」系列宣传文章,最新一篇「总书记来过我的家 好日子又上新台阶」刊载在「人民日报」3月1日头版。文章记叙农民尤桂兰见习近平的经历:“22岁那年进京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82岁又在自家见到习近平总书记,尤桂兰常说自己这辈子‘值’。总书记来时,家里150亩地,一条渔船,一年收入有8万元,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
最新一篇是3月2日刊出的「总书记来过我的家 美好家园乐融融」,说的是习近平去年7月15日在内蒙古赤峰市马鞍山村考察,进到四世同堂的村民张国利家“”问寒问暖“,”总书记说,新中国成立70年来,老百姓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
「人民日报」的目的是要宣传一个亲民、英明的领袖形象,本台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人民日报头版有些时候甚至对武汉爆发的疫情只字不提,也要为歌颂习近平的「总书记来过我的家」系列宣传文章腾出显眼位置。
的确,「总书记来过我的家」连续发表的这一阶段正是从当局隐瞒疫情,到疫情全面爆发,武汉人到现在还没有摆脱苦难的阶段,但文章散发的气息丝毫跟人民正在感受的无关。
有网友评论,“疫情还没有过去,武汉人更是水深火热,「总书记来过我们家」让人看着刺眼,远离现实,总书记真的那么好?为什么不去武汉看看?他害怕什么?”
有人问,“宣传部是不是搞错了时间?”
▲美国之音(VOA)3月2日时事大家谈:《大国战“疫”》歌功颂德,为何紧急出笼火速下架?
歌颂习近平在战胜疫情过程中展现“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的200万字巨著《大国战疫》紧急出笼后又突然下架,引发外界一片热议。
中华大地疫情未了,武汉湖北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共宣传机器便全然不顾暴露无遗的治理体系弊端,一味吹捧领袖英明,体制优越,实属不明。
与此同时,中共官媒着力渲染韩国、日本、欧洲和美国应对处理疫情的惊慌和失态,以彰显其“四个自信”,更显不智。
《大国战疫》紧急出笼又火速下架,背后缘由是什么?中共为何急于歌功颂德?习近平究竟何功何德?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这一次歌功颂德来得特别快,势头特别猛,其实反映的是当局心虚。丧事办成喜事是中共的一贯做法。这件事人为的错误太明显,而错误的源头大家都知道就是习近平,而各方要求问责的声音就特别强。这个看来当局要赶快压住,不能任其发展。
这个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也特别强,他们得赶快压住。那我们也注意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出台了互联网管制的一些新的法规。可见当局很清楚,你不把声音压下去,否则的话,你的那些正面宣传不管怎么样费尽心机,不管怎么样开足马力,都不可能奏效。歌功颂德,你看尤其是歌颂习近平,这和千千万万国人的感受,尤其是和武汉人的感受太不协调。和现实太脱节了。
疫情来临,究竟是谁在阻止公开信息?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表示,1月7号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会议,说是对疫情防控提了要求,到底提了什么要求我们去查新华社的报道,没有,根本讲的跟这个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到底他说了没说,现在无从查证。
1月7号到1月20号,这个专门做出防控工作的重要批示,这两周的时间是怎么耽误的。你看我们搞历史的就爱排时间表。1月8号有活动,这个什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大会,教育总结大会。1月13号,19届中央纪委第四次全会又讲话,17号出访缅甸,18号到云南考察,20号才做这个指示。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里头所作的公开的活动里,在20号之前没有任何有关疫情的报道。
你最想从政府那里听到什么?是对自己的赞扬,还是对人民的道歉?
武汉市民张毅表示,我们肯定希望听到的是道歉。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他们明知道有传染病爆发,他们隐瞒真相,最后导致事情一发不可收拾。那么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居然还有一个黄姓女子从武汉到了北京,那这么说来封城就是一个笑话了。它只是封住了我们老百姓。
《大国战疫》盛赞举国体制的优越性,表示像武汉这样严重的疫情只有中国这样的国家才能得到迅速的控制,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武汉市民张毅表示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说举国体制是效率最低的一个体制,它用行政代替了法律,用行政权绑架了社会。
前几天,1月29号,朱海就先生就写了一篇文章,举国体制是一个伪概念,而且是非常错误的。它在战略上,是要尽义务的,举国体制,包括这些所有的筹措,所有的集中力量,在战略上是它该尽的义务,但是它在战役和战术上是有害的,它是错失战机。因为所有的事情必须要最高指挥官下了指令他们才能做。
这个周先旺市长在记者招待会上已经说过了,很多事情,他没有权限,他没法做。他的权力和他的义务是不对等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举国体制是效率最低的一个体制。而且它用行政代替了法律,用行政权绑架了社会。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网信办新规 生效 大国战疫 下架
文章点击数: 1620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