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3/2020              

朱民泽: 批毛、去邓、倒习

—— 王岐山走出生死危机的唯一出路

作者: 朱民泽

 
 
 
 
 
近日网络流传由王岐山提议《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讨论习近平问题的中共内部文件。此文件由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的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流出,更让人觉得诡异莫测。这无疑表明,中共党内已经有人吹起了倒习的集结号。
 
此次中共病毒与武汉瘟疫已经造成了中国及世界的巨大灾难。毫无疑问,全球瘟疫过后,必然会引发世界各国对病毒来源和传播真相的调查和问责:病毒是自然演化还是人工制造?是有意还是无意放毒?是地方怠政之责还是中央习二之过?总之,中共病毒和武汉瘟疫必定会引爆中共建党100年来最大的存亡危机。
 
过去七十年,中共执政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的灾难,虽罄竹难书,但毕竟都是发生在本土范围之内。然而,2020武汉黑天鹅的病毒翅膀,经过几个月的煽动,已经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引起了超强的病毒风暴。这种前所未有的病毒灾难,完全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不管中共制造的是红祸也好,黄祸也罢,巨大罪责必定无法推卸。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3月18日接受福克斯专访时说,“中共这次将全世界人民置于危险境地,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此类事件将会以各种形式重演!”
 
紧接着在3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蓬佩奥直接尖锐地谴责中共政府,但明确区分中国概念。蓬佩奥谴责中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直隐瞒病毒真相,拖延共享病毒数据,拒绝世卫和美国专家进入武汉疫区等。蓬佩奥强调,将来有一天全世界会共同评估这场瘟疫的始末,并将作出相应的措施,来处理这场全球瘟疫的问题。西方多个国家及美国政要已经明确把肺炎病毒称之为中共病毒。
问题在于,中共病毒的毒根在哪里?
 
毒苗又是什么?毒果是怎么炼成的?是否此次犯下的弥天大错,闯下的全球灾祸,应该让九千万的中共党员集体背锅,还是应该做出罪责推定,划清界限呢?问题是肯定的!这才有了上述文件的出现和传播。这不仅是一个信号,也必然会是即将发生的态势。
 
虽然,共产病毒来自西方,肇始于马恩撒旦教徒,传播于列宁、斯大林,但是在中国本土,中共病毒的毒根在毛泽东。过去和当下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就是因为当年邓小平等人没有彻底否定毛泽东所造成的,使得中国失去了一次彻底摆脱极权专制主义的历史机会。所以,中共病毒的毒苗是邓小平等中共元老。具体到中共接班人的制度,从毛泽东的终身独裁制,到邓小平退而不休的退休制。隔代指定的不成文规矩,只传二代就亡。正因为此,中共专政的政治制度才缔结出了习近平的这个毒果。
 
虽然,1982年中共的宪法明文规定了国家主席的任期制,以及形成了党总书记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党规,但巨大的权力诱惑,使得习近平利令智昏,不守政治规矩,吞下了权力不受制衡,删除任期,长期执政的毒果。此举酿成了中共九千万党员的共同苦果,造成了世界性的政治病毒。
 
王岐山作为中共党国副主席,为了拯救民族国家于危难,此时必须责无旁贷,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只有站在批毛、去邓、倒习的坚定立场上,进行舍身忘我的斗争,联手党内江泽民、胡锦涛等退休元老和其他重要成员,及时纠正曾经选择习近平接班的错误决定,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罢免习近平的一切职务。
 
批毛,是为保卫改革开放的成果,从根本上彻底铲除专制的土壤,从源头是清除共产病毒的基因;去邓,是为了彻底解决最高权力交接的问题,防止出现新的独裁者,同时避免改革不彻底,开放不全面,只改经济不改政治,导致必然翻车的结局;倒习,是为了突破改革开放的僵化框架,清除中共病毒,防止走回毛的极左路线,完成社会转型,走向宪政民主。这三个步骤,缺一不可。否则,中国政治仍旧会陷入在专制的人肉酱缸里无法自拔。
 
从十九大以来,由于习近平的权力欲过度膨胀,个人野心无法遏制,自以为羽翼已丰,唆使盗国奸贼栗战书提出定于一尊,搞出新的四个伟大。习近平无知者无畏,且不知悔改,效仿毛泽东,架空政治局,做帝王之梦,走独裁之路,置中共党国于新的危途。如今,习近平的党羽和爪牙,已经在中共党内形成新的反动帮派,引爆全球病毒超限战,已经威胁世界安全,败坏民族声誉,损害民族利益,危及华人安全。
武汉肺炎病毒,由于早期错误地掩盖瞒报,才导致酿成无法控制的全球灾难。这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无法辩驳和抵赖。鉴于此,中国必须尽快与习党反动派进行彻底切割,划清界线,明确罪责,昭告世界。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世界各国因肺炎病毒遭受巨大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而向中国讨伐索赔的被动局面。
 
全体中国人民不能为中共所犯的错误担责背债。同样,全体中共党员不能为习党反动派所犯的罪错背锅!王岐山、李克强、汪洋、黄奇帆、胡春华等人,不会也不甘心陪同习党反动派一起殉葬。在历史的紧要关头,选择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及时尽早做出明智的抉择比什么都重要。这不仅关系到中共大佬们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关系到民族与国家的历史命运。
 
习近平犯错,中共高层大佬们仍旧能安然入睡吗?任志强被抓,王岐山果真能置身事外吗?习党反动派祸国殃民,中国人民还能岁月静好吗?
 被推在风口浪尖上的王岐山能激流勇退,金蝉脱壳,告老退休,安度晚年吗?历史的教训和现实的麻烦,可以明确地表明,这是不可能的。例如,文革中的刘少奇,曾经向毛泽东告老还乡,结果如何,世人皆知。
 
抛弃侥幸心理,联合党内外,打倒习党反动派,这是王岐山等人绝处逢生的唯一出路!批毛去邓倒习,真正依法治国,改革接班人制度,才是中国完成社会大转型的不二选择!
 
鉴于此事件的至关重要性,同时呼吁海内外华人发起参与签名联署行动。
 
 
附:陈平转发流出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全文:
 
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
 
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应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同志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在经济问题上,应该讨论“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
 
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在对台湾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是国家的形式重要,还是国民的福祉重要?在对香港问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关键字: 朱民泽 批毛 去邓 倒习 王岐山
文章点击数: 416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