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3/2020              

张智斌: 温哥华抗疫报告(一):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 张智斌

作者:张智斌
 
有人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今年武汉黑暗冰冷的冬季降临之时,有多少人渴望这希望之春早早来临!但2020的春天,对这个世界而言,已经注定不可能会太平,温哥华也是如此。
 
2020年3月17日,这个看似平常的日子,却已经成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卑诗省)历史上难以忘却的日子。这天下午,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Dr. Bonnie Henry,Provincial Health Officer)在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Minister of Health)的陪同下,满脸凝重地宣布截至当日下午太平洋时间3点,不列颠哥伦比亚省COVID-19确诊病例新增83例,新增死亡3人。全省新冠病毒感染确诊总人数达到186人,死亡7人,共有5人已经康复,卑诗省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同一天,卑诗省省长贺谨(John Horgan)和教育厅长罗伯·弗莱明(Education Minister Rob Fleming)也在省府维多利亚市(Victoria, B.C.)宣布,全省中小学无限期休学……而这一天,离2020年1月25日加拿大确诊第一例从中国武汉入境安大略省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才52天,两天后(1月27日),卑诗省确诊第一例从武汉返回本省的感染者。
 
 
图一、2020年3月17日,卑诗省首席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Dr. Bonnie Henry)(中)和卑诗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左)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卑诗省疫情情况。(图片来源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疾病控制中心官方网站)
 
温哥华,是卑诗省这个被称作“Best Place on Earth”(地球上最美好的地方)省份中最为著名的城市。而大温哥华地区(Metro Vancouver,当地华人通常称之为“大温”),则包括了卑诗省在低陆平原沿海和菲沙河(Fraser River)流域下游最主要的城市群落:温哥华市(Vancouver)、北温哥华市(North Vancouver)、西温哥华市(West Vancouver)、本那比市(Burnaby)、列治文市(Richmond)、三角州(Delta)、新西敏市(New Westminster)、素里市(Surrey)、白石镇(White Rock)、高贵林市(Coquitlam)、高贵林港(Port Coquitlam)、穆迪港(Port Moody)、枫树岭(Maple Ridge)、匹特草原(Pitt Meadows)和兰里镇(Langey)等众多城市,区域面积约2,882.68平方公里,人口超过250万。
 
整个卑诗省,由五个健康局负责全省的医疗健康管理。截至到3月17日,卑诗省全部五个健康局管辖的区域内都已经有了新冠病毒感染者存在。而管辖大温哥华地区的两个健康局:温哥华沿岸健康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和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管辖的区域,则成了新冠病毒感染的重灾区。这里曾经是卑诗省经济最发达、交通最繁忙的加拿大黄金西海岸,也是加拿大通向太平洋的门户。
 
1月23日中国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武汉实施封城之后,美国对14天内从中国疫区入境美国的非国民旅客关闭了边境,加拿大则决定对中国继续开放入境口岸。虽然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宣布加航多伦多、温哥华和蒙特利尔往返北京和上海的33个航班中最后两个航班在2020年1月30日飞离北京和上海后,将暂停执行往返中国的飞行至2月29日,但温哥华YVR国际机场和加拿大其它主要城市的机场仍然允许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起降。从中国飞抵加拿大的航班每班都满座,有报道说从国内飞往加拿大的机票涨到约五万元人民币一张还是旧供不应求。有许多人将加拿大视作入境美国的跳板,此时的加拿大,已经成了许多中国中、上层阶级在恐慌之中逃离疫区的避难方舟。
 
2月4日,卑诗省宣布第二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确诊。第二例确诊者是一位50多岁的女性,她的家庭人员从中国武汉返回加拿大不久,是卑诗省的第一例确诊者。2月5日,卑诗省《省报》(The Province)在头版头条报道这条新闻时,使用了这样的标题:“2nd China Virus Case in B.C.”(《卑诗省确诊第二例中国病毒》),其中“China Virus”(中国病毒)这个敏感字眼,被温哥华中领馆揪住不放,发表声明要求报社立即道歉。有一位陈姓网民还在政府请愿网(Change.org)上提起了请愿,要求《省报》赔礼道歉,几天内得到了15,000多人签名支持。一些加拿大官员也对《省报》的言论提出批评,后来《省报》发表了道歉声明。
 
有许多海内外中文媒体对这条新闻和其它一些有关中国和中国人的事件进行了报道,但许多报道却只是选择性地报道了海外发生的一些歧视个案,事实上加拿大政府在中国发生新冠病毒疫情后,一直在提醒各界不应该因此歧视华人,温哥华地区的教育局也发函提醒和禁止学校里可能发生的针对华人学生和中国留学生的歧视性行为和语言。
 
但是,确实也有不少人对正在中国流行的新冠病毒疫情感到恐惧,有人也在政府请愿网(Change.org)上向加拿大政府提起请愿:“Suspend all flights from China into Canada”(暂停所有从中国飞往加拿大的航班)。大温地区多家网站转发了温哥华《明报》的新闻,报道说几天之内,就获得了5.2万个支持这项请愿的签名——这个数字,或许对人口众多的中国人来说,不觉得有多大,但对人口稀少的加拿大来说,确实已经不算是一个小数字了。
 
我看到这条新闻后,也打开了请愿网去查看这项请愿,此时支持的签名已经飙升到7万多个。但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在不断跳出的签名人姓名中,几乎绝大部分的请愿支持者是华人,许多人的姓名就是用中国大陆才使用的拼音拼写的。根据当时的粗略估计,签名的人中,华人的比例至少超过80%。
 
 
图二、武汉封城后,有人在政府请愿网(Change.org)上向加拿大政府提起请愿,要求“暂停所有从中国飞往加拿大的航班”(Suspend all flights from China into Canada)。不久支持的签名就超过十万,其中大部分是华人。(图片为政府请愿网屏幕截图)
 
请愿开始几天后,请愿的数量很快就超过了预先设定的要求,请愿书递交给了加拿大政府和总理特鲁多、联邦卫生部长海度(Patty Hajdu)和联邦运输部长嘉诺(Marc Garneau)。但是,加拿大政府并没有决定暂停从中国飞来的航班,加拿大政府只是要求从疫区入境加拿大的旅客自行在家中隔离14天。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条新闻《快劝劝这些华人吧 他们刚回加拿大却拒绝隔离》在“温哥华港湾”上窜上了48小时新闻排行榜的首位,但是我无法验证这条新闻的内容是不是完全真实。
 
新闻报道说,加拿大联邦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Dr. Theresa Tam,Chief Public Health Officer, CPHO)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根据加拿大的统计资料显示,在2月份,仅从中国湖北入境加拿大的旅客人数就达到每天70~80人。
 
但是,武汉和湖北从1月23日起就陆续开始封城、封省,湖北人在中国可谓是寸步难行。从中国飞往加拿大的航班始发城市是对流动人员控制极为严格的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我真不知道,到了2月份每天怎么还能够有70~80人从湖北来到加拿大,他们这些人是怎样走出湖北和武汉,又是怎样进入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再得到一票难求的机票,最后飞到加拿大的?看来这里面的学问真的很深,水也很深。
 
在加拿大,舆情因为这次新冠病毒疫情的变化而不断改变。起先是对中国人的恐惧,但当伊朗的疫情不断严重起来后,从伊朗返回加拿大的人员中不断爆出感染者,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多,人们又开始害怕伊朗人了。后来是美国,虽然美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并不算很多,但美国与加拿大密不可分,而美国的重灾区华盛顿州,离温哥华只是一步之遥。再后来是西班牙和意大利,到了三月份,那里的疫情已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加拿大联邦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几乎每天都出现在电视新闻上,并一再强调加拿大社区的感染风险仍然低。为此她遭到了不少指责,在温哥华的一些中文网站上,在新闻下面的评论栏里,个别人用简体中文写的对这位华裔联邦首席公共卫生官的评论,简直就是谩骂,实在不堪人目。要是这些人生活在自己的祖国,面对着中国国家卫健委,或者武汉卫健委,不知他们还敢不敢也用这样的语言去骂他们?
 
2020年3月19日,卑诗省温哥华
 
(版权作品,未经作者书面授权,请勿用任何形式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文章内容完整。)
 
关键字: 张智斌 温哥华 抗疫报告
文章点击数: 423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