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5/2020              

朱民泽:只有打倒“习党反动派”人民才能活下去

作者: 朱民泽

根据法国媒体3月23日的报道,近日中共党国规定所有抵达北京的航班必须先在其他省市降落。此事看似蹊跷,但如果仔细观察分析,其实北京已经悄悄进入病毒超限战,或者说生化战的临时战备状态。从官方数据来看,虽然中国连日新增病例为零,湖北省也宣布清零,但湖北人却至今不能进京,湖北省委书记应勇还被迫为此请求北京“善待”湖北人。所有这些,只能说明一点,清零是假,瞒报是真。
 
一直以来,中共宣传部是中共党国最邪恶的一个部门。在疫情如此泛滥,死伤如此惨重的情况下,它们还不顾一切地,丧心病狂地,掩盖真相,瞒报事实。由此蠢举,造成民众伤亡进一步增大,经济困局进一步增强。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都实在看不下去,呼吁不能继续瞒报。他也认为继续这样,将会造成更加无法收场的悲惨局面。此前,正因为瞒报才导致如今全球不可控制的严酷惨烈局面。
 
为何中共党国就不能汲取以死亡为代价的教训呢?为何一再揭露瞒报行为,却至今仍旧死不悔改呢?国人同胞们,这是因为中共高层出现了“习党反动派”,它们在把控着国家机器和媒体喉舌。党国媒体早已不姓人民,也不姓党,而是姓习了。所以,才会继续肆无忌惮地拒绝分享病毒数据,掩盖疫情真相,导致疫苗研制严重滞后,疫情迟迟无法控制。“习党反动派”始终表面上把保习近平的权力放在首位,实际上把它们的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就是把保它们头上的乌纱帽放在优先考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人荣具荣,一损俱损,使得它们死保习近平,而置人民的生死在所不惜,国家的安危在所不管,民族的声誉在所不顾。这种极端自私的,祸国殃民的,违法国际规则的愚蠢行径,不仅危害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危,也祸及全球所有国家人民的生命安全。
 
从政府处理病毒传播的方式看,它是一场因当地政府玩忽职守所造成的巨大人祸。
 3月16日,有7位来自中、美、英等国的研究人员,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联合发表论文《大量未被记录的感染促成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快速传播》。论文指出,根据电脑模型测算,在1月23日宣布封城之前,武汉因为并未实施高度管控措施,导致有高达86%的感染者并未被纪录在案。而没被纪录的病毒感染者,也是疫情后来迅速蔓延、难以控制的主因,随后出现的大部分感染病例也是由这部分的群体传播的。
 
这些感染者大多可能症状不严重,甚至是无症状,而相较于有纪录的群体,未被纪录的群体,人均传染力虽然只有55%,但因基数较多,反而成为让疫情隐密又迅速传播的主因。从中共宣布武汉封城到最后真正实施,前后相差8个小时,这期间有约500万人离开武汉。据了解,在封城后的一两天内,民众仍能通过各种渠道离开武汉。“习共反动派”由最初掩盖真相,瞒报疫情,到放任大量病毒感染者,流亡全国,流窜全球。如此一来,造成日后肺炎病毒,在全国传播,在全球流行,埋下了巨大隐患。
 
至今,世界各国无辜遭受疫情之毒害,那些已经看清楚“习党反动派”的邪恶用心和丑恶嘴脸的人们,实在无法忍受“习党反动派“那种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的愚蠢行为。此时,只有打倒”习党反动派“,中国人民才能免遭荼毒,人类才能免于恐惧地活下去!
 
 
当然,中共造成此次疫情的罪责应该科学客观地划分。中共是一个拥有近九千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应该说中共的罪恶,不等于中共全体党员的罪恶;中共病毒,也不是全体中共党员的病毒。因为,此前中共高层已出现了类似文革期间的“四人帮”,那样以习近平为首的反动派别,主要成员包括王沪宁,栗战书等人。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定义,中共病毒如果具体界定,应该称”习氏病毒“更为准确。
 
肺炎病毒首先在武汉爆发,完全可以看作是一种超强致命的生化武器引爆了一场病毒超限战。只不过,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它波及的广度和惨烈的程度,或许会超过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例如,意大利、伊朗、南韩等。在美国,此次瘟疫的死亡人数,最后很可能会超过911的恐怖袭击,疫情对美国的经济冲击将是无可估算的。当下疫情正在全球迅速蔓延,但不妨碍人们对这场病毒超限战的起因和始作俑者做出基本判断分析。
 
武汉作为辛亥革命打响推翻满清王朝统治第一枪的英雄城市,拥有光辉的历史,也有辉煌的成就。但此次武汉爆发肺炎病毒,却让这座英雄之城蒙羞受辱。武汉人民是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有着勇猛的革命精神。此次武汉人民死伤无数,已经有普通武汉民众通过自媒体,发出了愤怒的责问,声讨“习党反动派”欺骗愚弄民众的行径。不仅如此,随着疫情蔓延全球,很多国家受害,死伤惨重,经济停滞。此次巨大灾祸,让中华民族的声誉受损,海外华人也随之遭殃。这祸国殃民的始作俑者,非”习党反动派“莫属。
 
早在1927年下半年,中共创始人之一陈独秀应瞿秋白约稿,就写下一首著名的民歌《国民党四字经》:“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以党治国,放屁胡说;党化教育,专制余毒。”如今民歌题目应该改成:《共产党四字经》,这样才最恰当。由此,可以看出陈独秀的远见卓识。1966年,毛泽东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也引用了民歌中的第一句话,用来证明他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正确性。后来这句话被定名为《四言韵语·党外党内》。毛泽东还说,党外有党,党内也有派,从来都是如此,这是正常现象。过去批评国民党,国民党说党外无党,党内无派。有人就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共产党也是这样,你说党内无派?它就是有,比如说对群众运动就有两派,不过是占多占少的问题。
 
由此看来,中共党内出现派别不是什么稀奇事,而且是必然会发生的现象。出现派别不奇怪,不出现派别才是千奇百怪。如今,习近平搞团团伙伙,就是在拉帮结派;选择性反腐,就是在清洗异己派别;篡改中共党法,就是搞宫廷法理政变。
 
此次习近平犯下弥天大错,西方国家称之为中共病毒,这是因为西方政要和媒体不了解中共内部早已出现了“习党反动派”。由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实则是小丑赵内奸,通过推特散步谣言,甩锅武汉病毒是来自美军士兵。美国总统川普和国务卿蓬佩奥非常愤怒,他们随即就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但随后发觉此种表述有伤中国人民的感情,就改称中共病毒。其实,他们称中共病毒也不完全恰当。因为,百分之八十的中共党员,并没有参与这些祸国殃民的事情,他们不应该背这个黑锅。因此,称之为“习氏病毒”则更为准确。
 
鉴于此,正义的人们非常有必要及时公开揭露中共党内有“习党反动派”的存在。中国人民主动切割区分与“习党反动派”所犯下的丑恶行径是当务之急。中共开明派在党内及时与”习党反动派“做出切割,也是刻不容缓的。
 
由于”习党反动派“已经犯下了掩盖真相,瞒报疫情,玩忽职守的危害人类罪 (Crimes Against Humanity)。因此,此时非常有必要开出一份危害人类罪的罪犯名单:习近平,王沪宁,栗战书,蒋超良,马国强等。此罪犯名单,视疫情后续发展情况,再做增补。
 
期待海内外同胞积极参与,共同评定,增补罪犯名单,为将来联合国或世界各国公审人类共同罪犯,追责定罪做准备。
 
鉴于上述,只有打倒“习党反动派”人民才能活下去!只有清除习氏病毒,世界各国才能有免于瘟疫恐惧的自由! 
 
 
 
关键字: 朱民泽 打倒 习党 反动派 人民 才能活
文章点击数: 469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