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5/2020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促中共高层开扩大会倒习 匿名网文热传;陈秋实方斌李泽华武汉失踪月余

作者: 施 英

一份据说是中国体制内人士提出的匿名建议书周末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建议书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功过和去留问题。转发该建议书的阳光卫视掌门人人陈平表示,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必然导致谣言漫天飞。有评论认为,这份建议书反映了许多体制内改革派人士的想法,中共应该回归7年前制定的改革开放路线。这份建议书是新冠肺炎从武汉爆发以来出现的一系列严厉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言论中的最新文件。
 
正当一场呼吸道传染病散播到中国境外席卷全球之时,继北京红二代成员、据信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发文不点名批评中共领导人之后,中文社交媒体周末又广泛流传一篇直接指向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匿名网文。这篇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称,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
 
建议书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包括面对国际上四面树敌的局面,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政治上是否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在经济方面,究竟应该“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为了维稳是否可以牺牲公民基本权利;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舆论监督有无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在对台关系上,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在香港问题上,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建议书称:会议期间,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岐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建议书称这一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打到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高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热传促高层会议倒习网文 体制内外博弈显现?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2日报道:谁在呼吁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问题?
一封呼吁“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书在网络飞传,这封标明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微信转发的公开信说,鉴于面临新冠疫情、中国经济与国际关系形势严峻,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
建议书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包括面对国际上四面树敌的局面,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政治上是否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在经济方面,究竟应该“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为了维稳是否可以牺牲公民基本权利;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舆论监督有无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在对台关系上,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在香港问题上,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建议书称:会议期间,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岐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建议书称这一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打到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高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有分析认为建议书一定程度上呼应了署名任志强的批评习近平“剥光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那篇文章。任志强目前下落不明,据传已被“留置”。
但是,这封怀疑与红二代有关联的建议书并未署名,从审查极严的微信发出也令人感到惊讶。但有人指出,定居香港的陈平应该是海外手机号注册的微信,所以海外的人能看到,中国境内用户看不到。陈平是阳光传媒集团董事长,据指也是红二代出身,被视为自由派。
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人通过书信、文章等形式谴责习近平执政路线、决策错误的一直不断,最著名的有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2月初写的「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指责习近平统治下让中国“渐成世界孤岛”,“前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辛苦积攒的开放性状态,至此几乎毁于一旦,一巴掌把中国尤其是它的国家治理打回前现代状态。而断路封门,夹杂着不断发生的野蛮人道灾难,迹近中世纪。”。许章润目前处于软禁状态。
几乎同时的还有宪法学者许志永,发表「劝退书」,指责习近平作为‘权力狂人’却无治国理政能力的实力,发明“妄议罪”,致社会再无谏言和改良空间,要求习近平不要“掏空中国”,乘早下台。
另外一封影响很大的就是署名任志强的文章,任志强也是红二代出身,与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有密切的私人关系。这篇文章题为:「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内容直指中共最高领导人隐瞒疫情而酿成灾难,说自己“在好奇并认真学习这篇讲话后,却看到”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美国之音(VOA)3月23日报道:促中共高层开扩大会倒习 匿名网文热传
一份据说是中国体制内人士提出的匿名建议书周末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建议书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功过和去留问题。转发该建议书的阳光卫视掌门人人陈平表示,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必然导致谣言漫天飞。有评论认为,这份建议书反映了许多体制内改革派人士的想法,中共应该回归7年前制定的改革开放路线。这份建议书是新冠肺炎从武汉爆发以来出现的一系列严厉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言论中的最新文件。
正当一场呼吸道传染病散播到中国境外席卷全球之时,继北京红二代成员、据信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发文不点名批评中共领导人之后,中文社交媒体周末又广泛流传一篇直接指向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匿名网文。这篇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称,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
此前,任志强与外界已经失联多日,据传他遭到北京当局拘禁。中共党员任志强曾因公开批评媒体姓党而遭到党内处分。
网文建议政治老人参与评价
上述网传匿名文章建议,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
文章指出,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讨论议题包括: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文章建议讨论的经济议题包括:“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
这份建议书还提出,“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在中共的台湾和香港政策方面,这份匿名网文建议,“在对台湾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是国家的形式重要,还是国民的福祉重要?在对香港问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文章最后表示,“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红二代倒戈?
一些国际中文媒体和海外社交媒体时评人引用了阳光卫视掌门人人陈平转发的微信截图。本身也是红二代成员的媒体人陈平发微信表示,他只是转发了上述建议中共政治局召开紧急扩大会议的匿名文章,并不知道提出建议者的身份。
陈平写道:“昨日我微信群中收到,感觉尚属温和理性,便顺手转发。然不知出之何人之笔。此匿名信网路上转发者众多,媒体、自媒体借炒作我转发而发酵,无非要牵强附会扯上王歧山、任志强。言论、新闻不自由,必然谣言登大雅之堂。可悲!”
在香港的陈平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觉得就是因为言论、新闻不自由,最后导致谣言满天飞。唉,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现象。”
不过,陈平表示,这份建议反映当前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人士的想法。
“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的想法吧。这特殊之处是现在总是到了要有一个(解决办法),不能老处在这么一个状态。这样下去你中国肯定是不太好办啊。那么,这可能是一条路吧。但是专门炒作我转发,无非是我跟这两个人(王岐山、任志强)认识嘛。”陈平说,并且强调并不知道谁是建议书的作者,而且近十年来他跟王岐山没见过面,也没联系。
陈平认为,不必拿这个匿名网文太当真。他指出,在微信群转发的这个建议书之所以反响大,正是因为中国处于多事之秋,否则不过是一篇无足轻重的网络帖子,远不如任志强的批评文章尖锐深刻。
3月初,任志强在一篇评论中共17万人大会的文章中写道,执政的共产党对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加剧了新冠状病毒的流行。他在文章中并没有提到中共领导人的名字,但言辞犀利地批评 “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以及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有传闻说,中共一些政治老人和众多党内外人士对独揽大权的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排斥异己和废除任期制搞个人崇拜不满。近来又传出国家副主席、人称“反腐沙皇”的前政治局常委王岐山身患癌症的消息。目前无法证实任志强的批评文章和新出现的建议书与王岐山有关联。
红二代成员、自由派作家戴晴认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跃的体制内改革派人士对于中国当前状况和未来发展忧心如焚。有人匿名在这个时机表达诉求,就是希望改变,而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说得广泛一点,就是八十年代那批年轻的改革派,他们经过了九十年代,又经过了那么多年,三十年过来了,他们觉得到现在,要是再不说话,再不动作的话,这个国家就太惨了。”戴晴说。
她表示,现在国际形势与1976年抓捕四人帮时不一样了,但是当年起关键作用的人物华国锋、汪东兴和叶剑英现在中共党内没有。
学者:改革派力量犹在
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广场四君子”之一周舵认为,回到中共18大三中全会决议和四中全会决议制定的路线继续改革开放,中国面临的困境将会迎刃而解。
周舵对美国之音表示,“ 那两个决议就是中共体制内改革派的共识。简单说,三中全会就是经济继续市场化。四中全会就是政治改革要以法治建设为核心。非常对呀,非常正确。就沿着这条路往下走,这条路就走通了。不好说19大和18大是什么关系。但总而言之差别非常大。现在产生的种种乱象,种种被大家认为是极左倒退的现象,根子都在这里。”
这位中国转型学者表示不赞同“中共改革已死”的说法,因为体制内改革派依然存在。周舵说,“没有死。体制内的改革派依然存在,关键是它各方的力量博弈的结果是什么。现在这个结果是没法预料的。”
体制内外博弈显现
2019年年末武汉发生肺炎疫情导致中国社会陷入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以来,有多名学者、律师和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文章或发起公开信联署活动,批评中共领导人处理疫情严重失误,呼吁进行体制改革,其中包括遭拘捕的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以及受到不同程度打压的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北大法学教授张千帆、原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等人。
不久前,中共宣传部门主导推出的多语种新书《大国战疫》,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动员市民接受“感恩教育”,这些力挺抗疫表现受到质疑的习近平的形象工程引起舆论强烈反弹而接连遭遇挫败。此前党刊《求是》全文发表习近平在一次政治局会议的讲话,列举其1月7日及之后针对疫情所作的努力。中国国务院系统的官员本月中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承认,1月及1月之前,湖北省共有3000多医务人员受到新冠病毒感染。这些不寻常的时政讯息似乎从不同层面佐证了中共高层内斗加剧的猜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3日报道:热传促高层会议倒习网文 体制内外博弈显现?
一份据说是中国体制内人士提出的匿名建议书周末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建议书要求中共高层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最高领导人功过和去留问题。转发该建议书的阳光卫视掌门人人陈平表示,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必然导致谣言漫天飞。有评论认为,这份建议书反映了许多体制内改革派人士的想法,中共应该回归7年前制定的改革开放路线。这份建议书是新冠肺炎从武汉爆发以来出现的一系列严厉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言论中的最新文件。
据美国之音今天报道说,促中共高层开扩大会倒习,匿名网文热传。
正当一场呼吸道传染病散播到中国境外席卷全球之时,继北京红二代成员、据信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发文不点名批评中共领导人之后,中文社交媒体周末又广泛流传一篇直接指向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匿名网文。这篇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称,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
此前,任志强与外界已经失联多日,据传他遭到北京当局拘禁。中共党员任志强曾因公开批评媒体姓党而遭到党内处分。
据该报道说,上述网传匿名文章建议,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
文章指出,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讨论议题包括: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文章建议讨论的经济议题包括:“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
这份建议书还提出,“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该报道称,在中共的台湾和香港政策方面,这份匿名网文建议,“在对台湾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是国家的形式重要,还是国民的福祉重要?在对香港问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文章最后表示,“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该报道疑问是否红二代倒戈?
一些国际中文媒体和海外社交媒体时评人引用了阳光卫视掌门人人陈平转发的微信截图。本身也是红二代成员的媒体人陈平发微信表示,他只是转发了上述建议中共政治局召开紧急扩大会议的匿名文章,并不知道提出建议者的身份。
该报道指体制内外博弈显现。
2019年年末武汉发生肺炎疫情导致中国社会陷入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以来,有多名学者、律师和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文章或发起公开信联署活动,批评中共领导人处理疫情严重失误,呼吁进行体制改革,其中包括遭拘捕的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以及受到不同程度打压的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北大法学教授张千帆、原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等人。
不久前,中共宣传部门主导推出的多语种新书《大国战疫》,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动员市民接受“感恩教育”,这些力挺抗疫表现受到质疑的习近平的形象工程引起舆论强烈反弹而接连遭遇挫败。此前党刊《求是》全文发表习近平在一次政治局会议的讲话,列举其1月7日及之后针对疫情所作的努力。中国国务院系统的官员本月中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承认,1月及1月之前,湖北省共有3000多医务人员受到新冠病毒感染。这些不寻常的时政讯息似乎从不同层面佐证了中共高层内斗加剧的猜测。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3日报道:中共党内“倒习”风波不止 建议书传言满天飞无人“认领”
 
 
左起:习近平,王歧山与李克强。(美联社)
 
近日,一封名为呼吁立即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去留问题的《建议书》在互联网热传。转发该建议书的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说,不知何人首发此文,但言论和新闻不自由,必然导致谣言漫天飞。
新冠肺炎疫情所引发的中共党内“倒习”潮一波接一波。继中国学者许志永致习近平《劝退书》、网传地产商任志强发了《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之后,一封标注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于微信转发的给中共高层及退休元老的《建议书》,本周日在中国互联网掀起又一波浪潮。建议书说,鉴于面临新冠疫情、中国经济与国际关系形势严峻,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
学者:部分红二代对习近平失望
对于瘟疫发生以来,不断传出要求中共最高领导人退位的声音,包括此次最新版建议书提出的要求。清华大学前政治系讲师吴强本周一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这份建议书似乎是对任志强不久前因涉习近平文章被监视居住的一个回应:“愈来愈多的红二代们似乎在跟习走得愈来愈远,这种间隙其实在任志强的失联,当然任志强失联是跟此前的万言书公开信有关。基本上反映了最初作为习的执政基础或者是拥戴他执政基础的红二代集团,一种难以掩盖的失望,而且这种失望到目前发展到兔死狐悲的一种同情,而这种同情正在转化为对习的不满和公开的批评。”
 
 
 
红二代媒体人陈平转发《建议书》。(网络图片/乔龙提供)
 
该建议书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其中包括面对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心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等。
北京独立学者高瑜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该《建议书》内容与早前署名任志强的文章,观点一致:“就是说现在这种政治状况一定要改,现在的权力中心没有这种(改的)意思。任志强现在连儿子都失踪了所以是(高层)不允许出现这种批评意见。更不允许现在说的什么要改变权力结构,要进行什么像十三届四中全会或者是一系列的变更。”
转发建议书的红二代成员陈平发微信表示,他只是转发了上述建议中共政治局召开紧急扩大会议的匿名文章,并不知道提出建议者的身份。他留言写道:“昨日,我在微信群中收到,感觉尚属温和理性,便顺手转发。但不知出自何人之笔。此匿名信网络上转发者众多,媒体、自媒体借炒作我转发而发酵,无非要牵强附会扯上王歧山、任志强。言论、新闻不自由,必然谣言登大雅之堂。可悲!”
陈平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就是因为言论、新闻不自由,最后导致谣言满天飞。唉,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现象。”
倒习浪潮现阶段难成气候
正在香港的一位不愿公开全名的访问学者李先生对本台说,《建议书》对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掌控下,权力的描述客观准确:“换句话说,从中共的角度来看,这些建议也是比较中肯的,但是我对这份建议书所能起到的作用,还是不乐观的。因为,一方面这份建议书是匿名流传,而且没有体制内的人出来站台背书。”
李先生说,当前中国政府面对的新冠疫情比前一段时期有所缓解,而欧美国家在控制疫情方面的不足:“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又掀起了大外宣的高潮,吹嘘他们的制度优势,对内向民众进一步洗脑,中共面临的舆论压力应该说有所减轻。”
有网民认为,中共领导人无论“谁上谁下”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从1949年毛泽东到邓小平时代,从江泽民到习近平时代。事实证明,中共历届领导人始终把中共的权力放在民众利益之上。
●陈秋实方斌李泽华武汉失踪月余 网民呼唤“回家”
▲自由亚洲电台(RFA)3月22日报道:陈秋实方斌李泽华武汉失踪月余 网民呼唤“回家”
公民记者陈秋实、武汉居民方斌和前央视记者李泽华,今年二月在武汉调查直播疫情期间相继失踪,已经一个多月没有音讯。
综合国际媒体星期六(3月21日)的消息,当天推特上有网民呼唤说,权当是叫魂——陈秋实、方斌、李泽华回家!
陈秋实在武汉封城前夕抵达武汉,他当时对着镜头向大家保证,他的报道绝不造谣,实事求是。然后他从武汉发出医院,海鲜市场,街头实景等视频,向外界展示一个与官媒两样的武汉。他的报道在2月7日戛然而止,他最后在YouTube 频道告诉其母,他要去拍摄武汉方舱医院的情况,然后于当天失联,至今无音讯。
与陈秋实相识的武汉居民方斌,也在武汉拍摄和报道疫情。他向外界发出的视频包括医院停尸场的惨状。2月9日,方斌也人间蒸发了。他最后视频显示,穿防护服的人敲门要求查体温,他说自己体温没问题,试图拒绝。
前央视记者李泽华在2月26日最后一个失踪。他的探访目标包括举办万家宴的百步亭小区,天价招聘搬尸员的殡仪馆,外地农民工滞留的武昌火车站……。最后,他碰触了红线——武汉P4病毒所。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2月26日,李泽华发在YouTube的视频自述因探访武汉P4病毒所,正在遭国安追捕。这个实验室被怀疑是造成这次疫情的源头。当晚,李泽华在居住地Youtube直播四小时。最后几个戴口罩的人进入他的房间,直播黑屏。
现在武汉已连续三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疫情似乎正在结束。然而这三名记者却音讯全无。人们惦记他们的安危,有人担心他们被弄成“阳性”。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23日报道:陈秋实疑居家监视隔离 方斌与李泽华呢?
 
 
 
 
公民记者陈秋实 方斌 李泽华在武汉调查报道期间失联。 网络图片
 
 
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失联至今已44天,在武汉官方为解封暖身之际,中央社引述由友人代管的陈秋实推特帐号昨天发文指出,陈秋实可能处在“居家监视”中。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说,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失联44天,疑遭居家监视。
该报道称,武汉官方逐步放宽人员流动禁令,为解封暖身,赴当地报导后失联的陈秋实,其推特(Twitter)帐号22日也以英文表示,“他(陈秋实)只分享看到和听到的,但他现在可能被‘居家监视’(Residential Surveillance)中”。据陈秋实这篇推文还说,“自从报导武汉的疫情后,陈秋实已失联44天,拜托救救他”。
陈秋实2月6日接获武汉当地方舱医院环境不佳的消息后表示,要赴现场查看报导,随后便告失联。他的推特目前由友人代为管理。22日这篇推文除标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等人外,也分享了陈秋实在1月26日于武汉第十一医院急诊室拍摄的影片。当时陈秋实在推文中陈述“看见一具不知放了多久的尸体”。
该报道说,此外,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17日接受电视节目采访,被问及陈秋实是否遭当局拘留,崔天凯再度声称“我未听说过此人”;而他第一次这么回答,是在2月9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节目的采访。
中央社说,除陈秋实外,武汉市民方斌也因为拍摄当地疫情状况,并呼吁人民反抗暴政,多次被公安拘捕。另外,前央视记者李泽华也因揭露武汉真实情况,在2月26日直播时,被自称是公安的2名黑衣男子带走。
▲自由时报3月23日报道:被问到李文亮、陈秋实 中驻美大使称自己不知道遭记者打脸
〔即时新闻/综合报导〕新型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下称武汉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后,中共当局为了维稳,最早公布不明肺炎在蔓延的吹哨者、医师李文亮遭当局逮捕,另外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因报导疫情相继失踪,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接受美媒採访,被问到此事时不断跳针,称从未听说过此事,却遭记者当场打脸。
遭指隐瞒疫情 崔天凯辩是发现病毒过程
中国大使驻美崔天凯日前接受美国媒体《Axios》和HBO联合节目访问,记者史旺(Jonathan Swan)针对多项外界瞩目的争议话题做犀利提问,史旺提早在疫情爆发之初,中国共产党官员隐瞒疫情3周,造成中国乃至於全球重大危害,他向崔天凯提问:「我想问您,共产党会为早期隐瞒(疫情)道歉吗?」
崔天凯则辩称,这种说法是扭曲事实,他强调如果去认真研究事实,就会发现一开始,人们对新病毒所知甚少,不能仅因几个人发烧就警告世界出现新病毒,必须认真了解「真实情况」是什么,所以他不认为这是一个掩盖真相的过程,而是一个发现这新病毒的过程,确认病毒种类,更多了解以及如何应对它。
记者表示,记得大使提到「事实」,那他想提问,多伦多大学发现,去年12月中国开始在网路上封锁「人传人」一词,为什么?崔天凯再拗,他们重点不是放在如何向媒体打交道,而是如何应对受感染的人,还问记者「难道你不觉得这更重要吗?」
问及李文亮 崔天凯跳针称等调查
史旺记者则表示,两者都很重要,尤其向公众通报信息非常重要,他接着提及李文亮医生,他分享实验室报告资讯时,中国共产党和警察把他们扣留审问,令其不得不发表声明说,他在散佈不实言论。
崔天凯依然老调重弹,批记者歪曲事实,他称李文亮并非向公众发出警告,而是和同事、医生同行进行讨论的对话内容被传出来,引起人们担忧,另外他声称现中国政府正全面调查涉李文亮医生相关问题,「为什么我们不等调查结果出来再下结论呢?」
史旺记者不解追问,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医生分享实验室报告,是对公众来说是非常有用的消息,且与同事讨论,对话内容曝光后,却导致他被警方传唤,不得不收回他之前所说内容?崔天凯再辩:「通常情况下,不管哪一级政府,怎么能根据一些泄露的信息来决策呢?必须确保公开宣布的内容都是有坚实的事实和科学基础的。」
称不知公民记者失踪 崔天凯遭记者打脸
史旺记者随后提到武汉公民记者陈秋实,在报导武汉疫情发生的当地情形后失踪,崔天凯立刻说:「我未听说过此人」,不过遭记者打脸:「真的吗?在2月9日您在《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受访时,还被问到他的情况」。
崔天凯仍瞎说:「没有,我没有被问到具体某个记者」,史旺再打脸:「当时您被问到了,主持人提到了他」,崔天凯依然否认:「我以前不知道此人,现在也不知道。」
记者问道:「1个月过去了,您不想知道他是谁吗?」崔天凯竟直接扯说:「我们有14亿人口,我怎么可能了解每一个人的所有情况?」记者继续追问,包含《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都做过关於他的报导,他的家人和朋友想知道他在哪里,难道没有想打听过他的下落?
崔天凯表示:「我的职责所在是处理好中美关系,至於国内的事,自然有人处理……大家不应该各司其职吗」史旺记者:「所以结束採访后您也没去了解他的情况」,崔天凯不悦回:「为什么我非要去了解国内司法部门在做什么工作?我们应当尊重司法程序」。
史旺记者再问大使,「所以你也不知道方斌和李泽华发生了事?他们是另外2名公民记者,在武汉从事报导工作时也失踪了」,崔天凯认为这些情况的真实令他相当怀疑,史旺记者继续打脸:「您为什么怀疑呢?您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也强调包含《纽约时报》、《卫报》等国际媒体一直在报导此事。
崔天凯在持续跳针称,为什么要相信《纽约时报》报导,不是所有美国人都相信新闻报导,「我为什么要相信呢?」史旺记者又再次质疑大使说法,「他们是中国公民,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说他们失踪了,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想知道真相。如果《纽约时报》报导不是事实,那对贵国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指控,难道您不想知道吗?」
面对记者的质疑,崔天凯顾左右而言他,「我不认为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们都应该尊重各自国家的司法程序,而不是试图干预.」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促 中共高层 开扩大会 倒习 陈秋实 方斌 李泽华 失踪月余
文章点击数: 380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