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0/2020              

一真溅雪:任何国际机构一旦为中共当局所掌控它带给世界的就是灾难

作者: 一真溅雪

近年来,特别是习XX上台以来,隨着中共当局掌控的物质财富的增长,中共当局对外加大了“大撒币”的范围和力度。
 
许多人认为: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不顾国内尚有数以亿计(按联合国公佈的贫困人口标准计算)的贫困人口尚未脱贫的现实状况,却在亚非拉各国“大撒币”,实在是愚不可及的大蠢事,殊不知习和中共当局这样做是有其良苦用心的。
 
不要以为中共当局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些国家及其民众的利益来了,中共当局连它本国民众的利益都从不关心,哪里还会关心这些亚非拉国家及其民众的利益?习和中共当局关心的、在乎的是这些国家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构中手中的投票权。
 
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是想通过“大撒币”的方式收买这些国家手中的投票权,来达到自己操控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的目的,以实现掩盖自己的罪恶、美化自己的国际国内形象;并丑化、歪曲东西方民主国家国际国内形象的政治目标。到目前为止,以习有首的中共当局在这方面,用中共当局的行话来说,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国际刑警组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国际电信联盟”、“国际民航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早己完全,或在很大程度上被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所掌控;就连“联合国”也在很大程度上被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所掌控。看看自中共当局加入联合国以来的历任联合国秘书长的选举中,就没有一位西方民主国家的人士当选过联合国秘书长,在中共的操控之下,当选联合国秘书长的都是亚非拉国家的一些有着不同程度亲中共倾向的人士。中共当局利用自己拥有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拥有否决权),和用金钱以及其他不正当手段收买的亚非拉贫穷小国手中的投票权,使联合国在许多重大的国际问题上不作为,或乱作为,诸如在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中共严重侵犯中国大陆人权问题……等重大国际问题上的“不作为”,使联合国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维护联合国宪章、维护国际正义、维护人权……等方面应有的作用。
 
联合国及其下属机构“乱作为”的事例也不鲜见,例如:等级森严、中共各级高官享有许多特权、制定了许多歧视外来人口的北京市,居然被联合国某机构评选为全世界最平等的城市,更是让稍知内情的国内外人士所耻笑。此外被中共当局掌控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巴以问题上,竟然通过决议对人权纪录良好的以色列进行了数十次不公正的谴责,也令世人震惊。
 
以维护各国民众人权为宗旨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中共当局的操控之下,已沦为一个被以中共为首的、众多人权纪录恶劣的国家汇集一起,掩盖他们自己严重侵害本国民众人权罪行;并颠倒黑白肆意对众多人权纪录良好国家进行歪曲丑化的机构[註:1]。
 
以打击国际犯罪活动为宗旨的“国际刑警组织”被中共当局掌控之后,贪腐盛行而且对中国大陆民众犯下种种滔天罪行的中共当局的、一个罪行累累的现行罪犯,其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居然被选为“国际刑警组织”的主席,这种由中共大罪犯当主席的“国际刑警组织”,它除了代表中共当局打击国内外异议人士、民主人士和习当局在中共党内的反对势力之外,哪里还能打击国际犯罪话动?虽然孟“主席”已于去年因中共党内内斗,其贪腐罪行被曝光而被迫辞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职务,但中共当局掌控“国际刑警组织”后,对打击国际犯罪活动所造成的危害和恶劣影响是无法消除的。
 
此外由中共当局通过在“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任秘书长的中共民航官员趙芳所掌控的“国际民航组织”,在台湾的名称上胁迫世界各大航空公司按照中共当局的旨意对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进行打压;严重违反网络通讯自由、网络封锁最严密的中共当局指派的官员赵厚麟,居然被中共操控的、以网络通讯自由为宗旨的“国际电信联盟”高票选为秘书长……。
 
不过以上这些国际组织被中共掌控后,给世界带来的负面影响和灾难都比不过“世界卫生组织”(以下简称:世卫组织)被中共当局掌控后,给全世界带来的灾难深重。
 
中共通过金钱收买和其他不正当手段全面掌控“世卫组织”为时已久,早在2006年中共当局就把它在香港的代理人陈冯富珍送上了“世卫生组织”总于事的宝座。以服务于全人类的健康和卫生事业为宗旨的“世卫组织”秉承中共当局的旨意,一直把拥有二千三百万人口的台湾中华民国政府排斥在“世卫组织”之外,“世卫组织”居然置二千三百万台湾民众的健康和卫生事业于不顾,不仅不让台湾成为“世卫组织”的正式成员,就连“观察员”的身份也不给。陈冯富珍连任两届总干事之后,中共当局又操控“世卫组织”“选举”出中共当局豢养的埃塞俄比亚人谭德塞,担任“世卫组织”的总干事。
 
众所周知埃塞俄比亚是中共当局“大撒币”的重点对象之一。在谭德塞担任埃塞俄比亚外长和卫生部长期间,中共当局撒在埃塞俄比亚国家和该国政要身上的资金就高达一百五十三亿美元。由于谭德塞在担任该国外长和卫生部长期间的亲中表现,深得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赏识,当陈冯富珍在“世卫组织”担任总干事任职期满后,在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幕后操纵和公开支持之下,中共当局的“老朋友”谭德塞先生便顺利地被以习有首的中共当局推上了“世卫组织”总干事的“宝座”。对把他推上“宝座”的、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感恩戴德的谭德塞,秉承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旨意,继续在“世卫组织”将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及其治下的二千三百万台湾民众拒之门外。
 
 
 
更为严重的是这次“武汉肺炎”在中国爆发以来,该疫情在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和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的合力掩盖、隐瞒和误导之下,致使原本可以早期扑灭的“武议肺炎”蔓延至全中国,又蔓延至全世界,到现在该瘟疫在全世界已呈大流行、大爆发的可怕趋势。
 
据3月26日的统计:“武汉肺炎”已蔓延至世界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感染“武汉肺炎”的总人数已超过42万例,因感染“武汉肺炎”而死亡的人数已达到21571例。不仅如此,这次瘟疫在全世界造成的死亡、心理恐谎、正常社会生活秩序的混乱和破坏、生产的停滞、经济的倒退……等巨大灾难仍在不断加剧之中。至于这场“武汉肺炎”瘟疫扩散到目前这种地步(仍在继续扩散),最终会给世界造成的灾难将达到何等严重的程度现在还很难预料。
 
最早的“武汉肺炎”病例在去年12月初就在武汉的几所医院陆续发现,这些病例按常规的肺炎药物进行治疗不见成效,引起医生们的注意,武汉中心医院于去年12月24日将一名这种异常肺炎患者的肺部洗出液的样本送往广州微远基因公司进行基因检测,26日检测结果发现病原是一种与SARS冠状病毒相似度达94.5%的新型冠状病毒,同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首次发现并上报此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在12月中下旬,武汉各医院都出现了大量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然而这一切并未引起以习为首的中共最高当局的重视。
 
鉴于中共当局把疫情列为最高国家机密的恶劣传统,中共当局并未从2003年SARS病毒在中国大流行的惨痛事件中及取教训,“武汉肺炎”爆发后,仍然对国内外进行保密。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送往北京的病原体进行基因检测的样本的检测报告发到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等八位医生将检测报告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概况发到朋友圈提醒大家注意防护之后,竟被武汉当局指控为“造谣”,被传唤至派出所进行训诫,并被迫签署训诫书承认错误。
 
疫情上报中央后,并未引起以习为首的中共最高领导层的重视,在一月七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为避免破坏春节期间虚假的繁荣欢庆氛围,习和其他常委居然只字未提“武汉肺炎”的事。一贯唯上级的马首是瞻、又善于揣测上级意图的中共各级地方官员,当然对以习为首的党中央试图维持春节前的欢乐氛围的打算心领神会,于是湖北省、武汉市地方当局和卫生防疫部门不仅继续对国内外隐瞒“武汉肺炎”迅速蔓延、可以人传人(这一点还在2019年12月上旬已被证实)和可致人死亡的真实情况,居然在12月中旬召开省市“两会”[註:2],在武汉市疫情已经非常严重的元月18日仍坚持在百步亭社区举行有四万余人参加的“万人宴”;武汉旅游部门按照地方领导的旨意,还向全国发放20万张春节期间免费参观武汉市各旅游景点的优惠卷。
 
国家、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卫生防疫部门还一再对外声称“武汉肺炎”传染性不强、未发现人传人的现象、不会造成死亡以欺骗和误导国内外人士。
 
在疫情已从武汉市迅速蔓延到湖北省和全国各省,国外也已出现少量感染者的情况之下,国家、湖北省和武汉市都没有采取任何有力的防止疫情向国内外传播的措施,导致春节前有五百余万在武汉工作生活的人员流散到全国和世界各地,当然也把新型冠状病毒带到了全国和世界各地。直到疫情已呈现不可遏制的趋势时,中共当局才于1月20日公开承认“武汉肺炎”已在全国蔓延,才承认“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致死率可达2%至3%。直到此时以习有首的中共当局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因为疫情如不加以遏制,继续蔓延下去已将危及中共的统治基础,于是习当局才伧促采取极端措施,在未作任何准备的情况之下,突然下令武汉市于1月23日封城。
被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操控的“世卫组织”,秉承中共当局的旨意,起先是配合中共当局掩盖“武汉肺类”疫情的真相和危害性,致使“武汉肺炎”在流行之初期未能引起世界各国的警惕和重视(这是导政“武汉肺炎”在全世界大爆发、大流行的主要原因)。
 
到“武汉肺炎”已在中国大爆发,武汉市已采取封城的严厉措施后,“世卫组织”总于事谭德塞还公开称赞中共当局分享疫情信息非常及时,称中共当局采取了有力措施,并展现出相当高的透明度。在1月24、25日“世卫组织”召开的大会上,总干亊谭德塞等按照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要求,仍然拒不把在中国大规模爆发的“武汉肺炎”宣佈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尽管此时“武汉肺炎”已开始在多个国家蔓延)。因为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担心在中国大陆爆发的“武汉肺炎”被宣佈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会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和中共当局的国际形象造成不利影响。
 
1月28日谭德塞访问中国,面对从2019年12月上旬就开始在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一直对国内外隐瞒疫情真像,直至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前的五十余天时间内,中共中央和湖北、武汉地方当局对疫情都未采取任何有效防控措施的情况,谭德塞先生居然对外宣称:习近平主席和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疫情的防控防治,迅速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阻止疫情蔓延。并无耻地吹捧“中国体制之有力和举措之有效,世所罕见,令人敬佩。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他有权代表国际社会吗?)高度赞赏并充分肯定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果断措施,感谢中国为阻止疫情蔓延所做的巨大努力”。 
 
尽管此时“武仅肺炎”的疫情已蔓延至世界多个国家,但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秉承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旨意,仍然拒绝把“武汉肺炎”的爆发和流行宣佈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对于多国开始从武汉撤侨,谭德塞也代表“世卫组织”表示反对,并呼吁世界各国:“在当前形势下应保持镇定,没有必要过度反应。世卫组织对中国政府防控疫情的能力充满信心”。
 
可是仅仅过了两天,面对“武汉肺炎”在全世界蔓延的趋势越来越严重的情况和各方对“世卫组织”和谭德塞的指责,谭德赛才不得不代表“世卫组织”把“武汉肺炎”宣佈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但谭德塞仍然代表“世卫组织”宣佈:反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旅游和贸易限制(这也是所有轻信“世卫组织”和中共当局的国家,未能及时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阻止“武汉肺炎”向他们的国家蔓延的重要原因)。
 
到2月15日“武以肺炎”在世界上已蔓延至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严重形势之下,谭德塞在慕尼黑召开的安全会议上,竟然颠倒黑白把耽误了中国和全世界防控“武汉肺炎”疫情五十余天时间的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说成为世界防控疫情赢得了时间的“功臣”。
 
在2月24日面对“武汉肺炎”已在全世界大流行的事实,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仍然坚称:现在使用大流行一词并不符合事实,肯定将会引发恐慌。由于自“武汉肺炎”爆发以来,早已被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收买掌控的“世卫组织”及其总干事谭德塞在配合中共当局隱瞒疫情,并对以习有首的中共当局加以大肆吹捧的表现,深得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欢心。就像一条忠心的狗,在赢得主人的欢心之后,主人赏给它一根骨头一样,3月7日以谭德塞为总干事的“世卫组织”获得了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向“世卫组织”提供两千万美元的赏赐,又令谭德塞和“世卫组织”感激涕零。在全世界的面前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和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之间公然赤裸裸地进行这种可耻的交易,其恬不知耻的程度实在让世人震惊。
 
面对自2月份已来“武汉肺炎”已开始在全世界大流行的现买,以谭德塞为首的“世卫组织”为讨好中共当局一直拖延到3月11月才不得不宣佈“武汉肺炎”已在全世界大流行。
 
回过头来我们再想一下,如果在疫情刚开始的去年12月上、中旬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对“武以肺炎”的传播速度、危害和可以人传人以及可致人死亡的真实情况,不是在被中共操控的“世卫组织”的配合之下,对国内外进行隐瞒、欺骗和误导,而是及时向国内外公佈真实情况,并及时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阻断病毒的来源、防止疫情的扩散,那么便可将疫情控制在极小的范围之内。如果这样,那么仅凭武汉市自身的医疗资源就足以将“武汉肺炎”扑灭在初发阶段,也能成功地防止“武汉肺炎”蔓延到全国各地,更不会使“武汉肺炎”蔓延至全世界。如能这样“武汉肺炎”不仅对中国造成的损失微不足道,还会大大改善中共当局长期以来在国际上的不良形象。然而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与被其收买掌控的“世卫组织”却愚不可及地选择了对中国和全世界都带来了不可承受的巨大灾难的方式来对待和处理“武汉肺炎”疫情,那就是极力隐瞒疫情真相和对国内、国外进行欺骗和误导。从此次“武汉肺炎”在中国和全世界的大流行,并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带来无与论比的深重灾难这一事件中,可以让全世界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国际机构一旦被中共当局所收买、所掌控,对世界来说那就意味着灾难。但愿通过这次“武汉肺炎”在全世界的大流行事件,世界各国能真正认清中共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体制对全人类构成的巨大威胁,同心协力共同采取针锋相对的坚定方针对付中共的扩张和对国际机构的渗透,唯有如此,才能有效地防止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将要给全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
 
[註:1]:详笔者所写《美国为何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一文,该文于2018年7月发表于《民主中国》
[註:2]两会是指“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
 
2020年3月26日写于望春轩
 
关键字: 一真溅雪 谭德塞 世卫组织
文章点击数: 1677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