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1/2020              

依娃:给儿子运送物资

—— 中国病毒袭击美国个人记录(二)

作者: 依 娃

 
 
   因为中国病毒的迅速传播,自从三月十六日起,我在波士顿南部一个镇上当数学老师的飞就不可以去学校了,在他自己租的小公寓里上网给孩子们上课。也就是说他不用每天等候巴士去学校,吃不上学校给老师们提供的免费早餐,听儿子说早餐还不错,有面包牛奶果汁等等,也就是说他见不到他的校长和同事们。儿子很喜欢他的同事,从他去年参加工作以来,他总是说:“他们真好,每一个人都是帮助我,他们尽量告诉一切我应该知道的信息。”
 
  儿子飞还说:“妈妈,有一个女老师可好了,对我可好了,和你像极了,简直一模一样。”
 
  我听着忍俊不禁,就问儿子:“你是说长得像,还是对你的态度像?”
 儿子说:“都像,她真是一个对人特别好,特别有耐心的人,看到她我就想起你来。”
 
   儿子喜欢他的工作,喜欢他的同事,更是喜欢他的学生。当然有些学生不那么聪明,给他们教数学他们怎么也学不会,让儿子有点崩溃。儿子尚是单身,没有家庭拖累,星期六他也到学校辅导个别学生,还可以得到不错的补助金,何乐而不为呢?前不久儿子的家信中说:“不久前,我还是一个学生,现在我却是一个老师了,给别的孩子上课,像梦幻一样,简直难以置信。我最大的学生,才比我小三岁,他们非常惊讶我还会唱歌和弹钢琴。”
 
   儿子读完物理学的硕士就不想继续念了,他觉得要读一个博士需要六、七年太浪费时间。很幸运的找到了当中学老师的工作,他非常高兴,非常满意。我们做父母的呢?不望子成龙,不期望儿子成为什么家,什么富翁,什么有成就的人。平平安安、普普通通、踏踏实实干工作、过生活就好。
 
   近些日子,我们天天都给儿子飞打电话,说来说去几乎是同样的话:“这个病毒很厉害,人传人。最近你一定要小心啊,尽量不要出门,也不要见你的狐朋狗友,不要参加任何派对,记住没有?很危险。也不要邀请任何人来你的公寓玩耍,留宿更不行,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是带菌者。注意勤洗手,用温水用肥皂……”
 
  儿子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反正一个劲回答:“OK!”“OK!”
 
    要不要接儿子飞回到家里住,我们也是怎么都决定不下来。因为我前一段时间还在工作,也天天接触不少人,丈夫就担心是不是安全,接儿子回来住是不是安全。但是儿子那里,他买菜要乘坐巴士去,巴士上人会多一点,也是一个传染源。他会去楼下公共洗衣房洗衣粉,也是令人不放心。总之我们思前想后决定不下来要不要接儿子飞回来,度过这一段在我们生活中从来也没有出现过的紧张、恐慌、担忧时期。但是我们总是安慰儿子:“千万不要害怕,不要紧张,我们都小心一点,病毒会过去的,对你来说,最大的任务是保护好自己,对爸爸妈妈来说,我们也保护好我们自己。"
 
 “ I love you !  儿子。”
  “ I love you too! 爸爸,妈妈。”
 
     电话总是以这两句话结束。中美文化不同,中国父母对孩子的爱,孩子们对父母的爱一辈子也不说,说不出口,但是我们知道彼此的爱。我猛然想起来,大概三十多年以前,我探亲回家,父母拿出他们在过会时(赶集)买的一只黑皮包,上面印着外滩的高楼和“上海”两个字,花了大概五块钱,对他们来说是巨款了。五块钱,母亲可以扯一段布做件外套,父亲可以买一条相当高级的香烟。但是他们为了对经常不回家的大女儿有所表示,就下了决心买了这个上海包包。母亲很殷勤地给我,希望我喜欢我接受。我却说:“我不要,难看死了,包包上还印个上海,可笑不可笑。”母亲一针一线给我缝制的三新棉袄,新里新面新棉花,我也坚决不要,嫌厚嫌土嫌穿上显胖显难看。这么多年以后,我才体会到那土里土气的上海包包、絮了厚厚的新棉花棉袄里一针一线的爱,父母对孩子不懂得用语言说出口的爱……。
 
 
    我们已经来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儿子飞出生在美国,成长在美国,思维方式完全是美国式的。前几年,当我问他:“你觉得你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他不假思索的回答:“我当然是美国人。”我们也从来没有教育过儿子飞,你是一个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你的国家。他出生在此,成长在此,他就是这里的人。我常常觉得来到美国,最幸运的是让儿子出生在成长在这块自由、健康、充满阳光的土地上,不用从出生那一刻就给接生医生送红包;不用为上托儿所求爷爷告奶奶;不用为上重点学给校长银行卡上打钱;不用为上大学上补习班劳累的没有玩耍的时间,不用学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忠于这个忠于那个的政治课;不用为找一份工作去找熟人求关系;不用吃地沟油不用吸雾霾不用举拳宣誓等等,等等。我幸运于我的儿子飞生活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自食其力,简单、快乐、平静的工作和生活。
 
 
    这个星期三,我和丈夫再次商量之后,要接儿子飞回家。我想采取的措施是,我们不进他的卧室,他自己使用一个洗漱的卫生间。吃饭我们一家三个人也不一起吃,我把饭端到他的门口,放在一个小桌子上,他自己端进去吃。完全避免一家子人亲密接触。如果要带儿子去散步,我们就用一块塑料布挡住后座,尽量避免传染。
 
 
  当我们因为所以一大堆告诉儿子我们的想法,儿子却说:“我想我还是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和你们分开,或许对我们都比较好。现在我们镇,你们居住的镇子都有感染病例,谁也不知道谁会被感染。”
  “那好!我们尊重你的意见,我们只是希望你要特别小心 ,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带菌者,所以要远离每一个人。你唯一要出去的理由就是去锻炼身体,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做。”
 
   我们没有劝说儿子飞回来,因为他已经快二十四岁了,在农村都已经是娶了媳妇当了父亲的一家之主,是成年人了。我们不能总是替他思考、替他决定 ,未来的路还很长,还会遇到其他困难和抉择,他得学会自己判断处境,自己做出一个相对合理、相对稳妥的决定。我们的年纪逐渐老了,不可能陪伴他一辈子。
 
   “那这样吧,星期五天气不错,我们去给你送吃的,还有日用品,你写一个单子,看看需要什么 ,我们给你买好,给你送去。你也提前把脏衣服、脏被单、脏浴巾等等收拾到一起,我们拿回来给你洗,免得你到公共洗衣房去洗。再过两个星期,我们再给你送食物和衣服。帮助你安全地度过这段时间。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我写一个所需要的东西的单子给你们。”
 
   现在的家庭孩子少,我们家就这么一个独子宝贝,我们向来是十足的“孝子”,就是孝敬儿子。我拿着购物单,开车来到附近的STOP SHOP,在门口用超市提供的消毒液擦赶紧购物车柄,开始按照购物单挑选,有些东西儿子并没有写,我也自作主张放进购物车。有一种需要是当妈觉得你需要。收银处不但加护了有机玻璃,并要求顾客和收银员保持距离,顾客和顾客之间保持距离。我看人们都比较自觉,站得远远的等前一位顾客交款。面带口罩的顾客依然不多,但是很多人都戴着一次性手套防护自己。
 
   我给儿子购买的东西有:
 
   肉蛋类:肉丸子、火鸡肉、火腿肉。(都是熟肉,拿到就能吃。)鸡蛋。
 
    果汁奶制品类:苹果汁、牛奶、草莓酸奶、蓝莓酸奶,奶酪。
   (儿子喜欢吃奶酪,我打死也吃不习惯。)
 
   蔬菜水果类: 洋葱、芥兰、蘑菇、番茄、青椒、菠菜、生菜。苹果、葡萄、香蕉、橘子、橙子。  (一定要保证儿子这一段时间的维他命摄入。)
 
   主食早餐零食类:牛角包、蓝莓面包、方便面一箱、土豆片两包。
 
  调味品: 食用油、酱油、沙拉酱。
  消毒卫生用品类:口罩十个、一次性手套一盒,消毒纸巾,409清洁剂、洗碗精等等。
 
   我又准备了一套被子、枕套、单子、浴巾装了一大塑料袋。对了,我们家的另外一个“孝子”,也就是我的丈夫把家里储存的四箱矿泉水奇迹般的都塞进了后备箱。一时半刻,一辆丰田小汽车让我们装得满满当当,像搬家一样。临出门的时候,我又多拿了三双一次性手套,等一下搬东西每个人一双。
 
    由三号公路从波士顿南边往波士顿开,高速公路上显然车辆比平时少了很多,因为州长前不久再次警告除非必要服务行业,建议其他人都呆在家里。路过的MACYS也关闭了,这是美国最大的服装联锁店,真不知道他们的损失怎么计算。麦当劳、肯塔鸡可以外卖,没有堂吃,估计营业额也会受到很大影响。不一会儿,就路过波士顿南站,这里是波士顿南来北往的交通中转枢纽,有地铁、火车、汽车,但是这几天完全停止了来往纽约的公共巴士,不得出入。其中一家是我非常喜欢、多次乘坐的LUCKY STAR祥龙 巴士,是华人经营的,从波士顿唐人街到纽约唐人街,来回才需要五十美元,周末六十美元。网上更是有特价票,才五美元一张,我从来没有去抢购过,第一是不太会操作,第二是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占这样的便宜,更愿意付合理的价格。但是相同路程的灰狗单程就要五十美元,贵出一倍,火车票就更昂贵了。这家巴士公司最早的时候才单程十元,这些年慢慢涨价了一点点。中国人做生意把利润降到最低,只挣一点辛苦钱、流汗钱,就是这样的钱也被中国病毒害得挣不成了。二十多辆巴士停运,那些司机、售票员、管理人员一下子就失业了。没有了收入,他们的生活怎么办?
 
    南站的对面就是波士顿中国城,人家都说中国城是寸土寸金,开什么生意都能够挣钱。饭店大大小小有好几十家,超市十几家,还有路过就闻着香味扑鼻的烧腊店、糕饼店。很多年以来,我们每年都要来中国城几次,选一家餐厅吃饭,再购买肉菜,最后望着色泽红亮油汪汪的琵琶鸭酱油鸡,忘记了减肥,也带回来一只半只,还带一盒糕饼当未来一个星期的早餐,有蛋塔有油条。这两年中国城还开了一家西安美食和刘一手火锅,更是吸引了麻省各个大学的留学生,不管身在何处,这胃口永远是爱国没商量……。可是自年初以来,中国城的生意一落千丈,因为病毒的侵入,没有人敢去吃饭购物。我的一位朋友的妹妹前不久开家庭派对,唐人街一家餐厅居然给她一半价钱的优惠,炒一对姜葱龙虾只要十四元九毛九,怎不知道老板还有什么利润可言?开糕饼店的,有买一送一,图个人气。有些小店挣不出房费人工,只有关门歇业。几家开游行卖机票的公司,每天接到的电话都是退赔已经购买的机票和旅游订单……往日里旅游团不断、留学生来来往往的唐人街如今门可罗雀,一片寂静,犹如死城。
 
  “我说,等一下,我们帮儿子把东西拿上楼,我们就不进他的房间了,让他自己去收拾。我们也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离他太近。”
 
   以往,我们每次来看望儿子飞,会和他一起去购物,一起去一家中国自助餐吃午饭,才十三块九毛五一位,有海鲜、肉类、蔬菜、米饭、面条、汤,还包括水果和冰激凌,每次把我们一家都吃得肚满腰圆。然后我们回去附近的公园散布,看看湖水里的野鸭 ,享受着温暖的阳光。回到儿子的公寓,我总是不停的唠叨儿子的窝囊,一边给帮助他清洁锅灶、碗池、帮他拖地、清洁卫生间。我对儿子说:“飞,你没有结婚前,妈妈还管你,以后你结婚了,我就不管了。你的家是你和你的妻子的,我就靠边站了。”话是这么说,不知道到时候我又贱骨头般的去儿子家当保姆当清洁工。
 
   可是,因为病毒的侵入,我们不敢靠近儿子,不敢拥抱他,不敢亲吻他。不敢走进他乱七八糟的小天地,不敢……。我们必须认为自己是潜在的携带病菌者,或者认为儿子是潜在的携带病菌者,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对我们好,更是对他好。病毒不长眼不认人,让我们人人自危。
 
   不想,儿子已经早早在楼下等待我们,脚底下是两包让我们带回来要洗的衣服和被单。
 
  “飞,你今天上课吗?”
  “上,半个小时之后就上,我先搬东西。”
  “我们给你搬上去,但我们不进你的屋子。”
  “NO!NO!你们把东西放在这里,我自己一个人搬,我不要你们搬,不想你们万一感染,你们还是不上去为好。”
 
  儿子飞压根不想让我们进楼,完全把我们“拒之门外”。但在这个非常时期,不能不说是比较理智和“英明”的决定。我们也就没有多说,把吃的用的十多个带子从汽车上提到公寓门口。
 
  “妈妈给你带了米饭,芦笋红椒炒肉,你记得吃啊!记得出门戴口罩,用消毒纸巾清洁手机和电脑键盘, 千万要小心,我们对你没有其他任何要求。”
 
  “你们也一样,安全第一。虽然学校说要到五月份回校上课,但是要看情况而定。”
 
    见了面,却不能拥抱我的儿子,不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我还恋恋不舍不想走。我走近了几步,伸出我的胳膊肘,对儿子说:“既然不能拥抱,就碰碰胳膊肘吧。”儿子和我碰碰胳膊肘,和他爸爸碰碰胳膊肘。 这是病毒时期人们相互打招呼的一大发明。
 
 
 
  回到家,我收到好朋友发来的最新信息:
  从明天开始(28-03-2020),不要离开家去买东西,甚至面包,因为最坏的时候开始了,新冠病毒的潜伏期已经到了,病毒感染已经出现,所以呆在家里不同任何人接触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最后,不要接受任何人的探访,即使来自于同一个家庭,特别强调宿舍内住客不得相互串门,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我们现时出于感染的最高阶段!
 
  我亲爱的儿子飞,我最爱的孩子,我们正面临着一场战争,面临着一场灾难。截至今天,美国已经有两千多人死于这场病毒,多少个家庭失去了至爱亲人,十几万人得到感染,命在旦夕,那些医生护士警察还工作在第一线,包括我们的总统七十岁的老头川普。孩子,我们是幸运的,我们还可以呆在屋子里。不要害怕,不要紧张,不要担忧,我们一定会安全度过。爸爸妈妈会一直陪伴着你,虽然我们不住在一起,我们每天彼此见不到面,但是爸爸妈妈时时刻刻都想念着你,牵挂着你。你会感觉到,我们和你在一起,彼此温暖、彼此鼓励、彼此慰藉。
 
  我的儿子飞,最后让妈妈拥抱你,亲吻你,对你说一句:“I love you!”
  我的孩子,你是这个世界上妈妈最最最爱的人!
 
   在这场苦难中,我唯一能做的,是为每一个人祈祷!祈求上帝的怜悯和爱!
  God bless you! and God bless America!
 
 
 
 
 
关键字: 依娃 给儿子 运送物资 中国病毒
文章点击数: 669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