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中国人权首发 】  时间: 4/17/2020              

高文谦:后武汉疫情:习近平的内外困局

作者: 高文谦

 
 
 
仅仅才两个多月,在习近平的亲自指挥部署下,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完全失控,成为世纪性大瘟疫,肆虐全球,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非命。为了抗疫,各国不得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颁布居家禁令,正常的社会生活停摆,经济受到重创,股市大跌,大批企业倒闭,失业人数飙升,整个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尽管没有人可以预测这场瘟疫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结束,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场瘟疫将成为历史的转折点,对世界的冲击不啻是一场世界大战,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原有的生活、工作和交往方式,迫使全球政治、经济格局重新洗牌,国际产业链也将重组,去“中国化”的趋势不可避免。与此同时,各国在经历了惨烈的劫难后痛定思痛,开始反思片面全球化——只追求经济全球化、忽视政治体制全球化的弊端,声讨追责祸首的呼声越来越高,正在孕育着一场国际风暴。
 
作为这场瘟疫的发源地,中国处在风暴的中心。姑且不说新冠病毒的来源已经令人疑窦丛生,中国当局刻意隐瞒疫情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公愤——武汉疫情爆发之初,先是掩盖封杀有关消息,继而压低瞒报疫情死亡数字,误导舆论,欺骗国际社会,终至酿成大祸。中国官方公布的感染人数、死亡人数远远低于信息透明的欧美主要国家,数据造假,明显穿帮,连中国的盟友伊朗都不相信,官方卫生部发言人称是“惨痛的笑话”。
 
这种局面对习近平来说是雪上加霜,面临内外双重压力,他已经被国内抗疫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又面临国际追责,有强烈的危机感。习深知各国目前尚自顾不暇,一旦疫情过后,中国将有更大的麻烦,急谋突破国际围剿。日前,他在中央常委会上说:必须为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做好准备。习的对策是内外两手:一是稳住国内,营造抗疫成功的表象,煽动民族主义,转移视线;二是在国际上主动出击,先发制人,甩锅推卸责任,把水搅浑。
 
稳住国内是大力开展“大国抗疫”宣传,以宣染武汉抗疫成功为主轴,丧事喜办,用泪点新闻煽情,凝聚人心。一个月前,当局就开始大张旗鼓制造舆论,宣传湖北武汉新增病例为零。事实上,直到日前武汉解封也没有完全控制住疫情,而是控制公布真实数据。 为此,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曾在内部下达死命令:不确诊、不收治、不上报,如有新增病例,追究当地官员责任。由于官员坐镇把关,没有医院敢确诊收治。
 
目前,武汉仍有不少无症状感染者或复阳者,当局外松内紧,不告诉民众真实情况,但了解情况的援鄂医疗队私下告诫说:武汉疫情比之前更凶险,医院每天都有确诊病人,非不得已不要外出。即使官媒人民日报也不得不表示“零新增不等于零风险”。武汉市交管部门则委婉地提醒市民:“不代表防控措施解除,更不代表疫情警报解除”。
 
中国在国际上甩锅也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先是由呼吸病专家钟南山出面放风:“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然后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扮演战狼角色,贼喊捉贼,栽赃美国;一看事情闹大了,升级为中美两国外交战,驻美大使崔天凯又出来圆场,一个扮黑脸,一个白脸,玩弄“二脸”把戏。在国内官媒则继续甩锅,煽动民族主义,把中国描绘成应对疫情的成功典范。人民日报公众号号召要大打舆论战,声称:“我们将看到,更激烈的甩锅与反甩锅之战!这一仗,中国同样不容有失。”
 
可以预见,疫情过后,对中国的追责和索赔将成为众多受害国的诉求,将成为今后国际舞台上的一场重大较量。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日前表态“疫情过后必将全面调查究责”就是对这种呼声的回应。目前已经启动索赔的国家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缅甸、南非等,加拿大、意大利、法国、德国、西班牙、日本、韩国也将跟进,赔偿金额将是天文数字,远远超过当年的庚子赔款。中国当然不会俯首认错,必然拼死一搏,在继续甩锅卸责的同时,软硬兼施,施展“战疫外交”,赠送医疗器材物品,用小恩小惠收买人心,化解国际围剿。
 
国际舞台的博弈是靠实力说话的。在这场较量中,中国一方孤家寡人,力量对比悬殊,虽然可以死不认帐,成为无头公案,巨额索赔并不现实,但各国可以借此进行经济制裁,撤资,转移产业链,与中国脱钩。这对受到疫情重创的中国经济不啻是雪上加霜。事实上,这种脱钩从中美贸易战已经开始,现在更加速进行。
 
自瘟疫爆发以来,中国经济基本停摆,中小企业倒闭潮、失业潮席卷全国。由于瘟疫重创美国、欧洲各国,导致广东、山东、江苏等沿海地区的外贸企业拿不到订单,这对外需依存度占GDP20%的中国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也让当局强推各地复工的努力大打折扣。在实体企业萧条的拖累下,金融行业也陷入困境,一些地方银行遭储户挤兑。最近大陆又出现粮荒,粮价飞涨,民众纷纷抢购进行恐慌性屯粮。官方日前召集专家学者闭门开会研讨经济形势,普遍看法悲观,认为今年GDP很可能是负增长。
 
这种局面让习近平十分焦虑,经济一旦垮了,就会动摇中共执政的根基,这是不可承受之重。为了尽快让经济恢复元气,当局大张旗鼓为抗疫成功造势,营造平安无事的景象。但是,疫情形势依然严峻,近日武汉、广州、黑龙江等地出现了第二波疫情,其中广州的疫情相当严重,不得不在三元里一带封路停业。这让当局十分头疼。为了保住经济,只好硬着头皮再赌一把,对外继续隐瞒新增病例的真实数字,在复工和复阳的两难之间,想走出一条抗疫常态化的复工之路来。
 
这场瘟疫大大激化了中国内外各种矛盾,一度沉寂的民众维权活动又重新出现在各地街头。不过,最令习近平担心的还是中共党内出现的反对声浪。他通过反腐立威,好不容易才在党内定于一尊,因处理武汉疫情延误时机,酿成大祸,政治权威破产,面临党内问责的压力。已经被反腐整怕的党内各派势力,现在正蠢蠢欲动,伺机发难。任志强文章就是这种挑战的代表作。
 
 
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习近平把丧事当喜事办,2月下旬召开全国17万党政军干部参加的视频会议,一句自我批评也没有,相反全是自我吹嘘,歌功颂德。对这种做法,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愤愤不平,写文章进行抨击,追究贻误控制疫情时机的责任。更让习难堪的是,文中说他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还放言说:不远的将来也许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运动。不仅如此,任被抓后还以绝食死谏相抗争。
 
习近平被激怒了,不仅是由于任志强公开羞辱了他,而且任的批评切中了他的心病。习心里很清楚自己闯下大祸,否则也不会破例在清明节率中央常委公祭作秀。但是,面对党内反对势力的反扑,习近平退无可退,明知不得人心,也要强行给任志强罗织罪名,将其定性为“政治疫情”,以儆效尤。这既是习独断专横、睚眦必报的个性使然,也是中共政治文化和潜规则所逼迫——最高领导人不能认错示弱,否则就全盘皆输,就如同毛泽东当年发动文革一样,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这场瘟疫严重冲击了中国的政局,习近平苦心营造的一尊地位受到严重质疑和挑战,这是武汉疫情爆发前不能想象的。习的“英明领袖”形象不复存在,暴露出昏聩无能的本相;在处理任志强问题上更是失去了党心民意。尽管习仍然大权在握,但他知道自己不得人心,处境凶险,最害怕的就是发生政变,陷入毛晚年草木皆兵、整日担惊受怕的梦魇之中,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包括自己身边的亲信,毕竟人心隔肚皮。中国现在陷入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明年是中共建政百年,习近平能不能如愿庆祝百年大典,只有天晓得。
 
 
关键字: 高文谦 后 武汉疫情 习近平 内外困局
文章点击数: 498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