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0/2020              

蔡楚:湿地野花

作者: 蔡楚

 
所谓野花,是指不肯寄生于人类的篱下,而在山野或路旁,生于自然又归于自然的花朵。野花的生命力极强,无论春秋,漫山遍野,花开时灿若云霞。
 
 
北美野花的品种极多,正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而UWA大学湿地的野花,更是“山寺归来闻好语,野花啼鸟亦欣然。”
 
 
我喜欢湿地里野生的沼泽锦葵花(marsh mallow ),白的清纯,粉红的淡雅,从3月开放到9月。 
虽然小镇感染的病例已有46例,并有一人病逝,但小镇的节奏没有被疫情打乱,这几天到芦湖散步的人逐渐增加,人们都自觉避开碰面,主动地绕道而行。
 
 
我喜欢湿地里的野生青梅,是天然的维生素补充果品。
中文有两个人们熟知的成语:
1,“青梅竹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唐·李白。 
2,“青梅煮酒”——青梅煮酒斗时新。天气欲残春。东城南陌花下,逢著意中人。—北宋·晏殊。 
当然还有喜欢煮酒论英雄的曹孟德,以及一些现代战争狂人。
 
 
湿地里也有我难以忘怀的野花和野草,如油苕子花和牛筋草。 
油苕子花和野艾蒿、野豌豆花、灰灰菜、茼蒿菜和芭蕉根等,是我在大饥荒时,充饥的美味食品。 
成都人儿时用来斗草的“官司草”,学名叫做“牛筋草”,用来织草鞋,很耐用。 “牛筋草”有许多故事,“结草衔环”中的结草,就是指用“牛筋草”缠成乱结的典故。
 
 
一些知名的野花,如:紫露草、野薑花、蒲公英 、毛茛,及更多不知名的野花让你目不暇接。 
 
青玉案·姑苏台上乌啼曙 
王国维  

姑苏台上乌啼曙,剩霸业,今如许。 
醉后不堪仍吊古。 
月中杨柳,水边楼阁,犹自教歌舞。 
野花开遍真娘墓,绝代红颜委朝露。 
算是人生赢得处。 
千秋诗料,一抔黄土,十里寒螿语。
 
 
千秋霸业,黄粱一梦。共产革命,已成谎言。武汉病毒,更求速亡。 
天朝当代的图霸业者,只知把谋略作为智慧来使用,而缺乏现代契约精神。因此,导致天朝始终走不出农耕文明。 
有人说:中美之间十年内必有一战。还有人鼓吹:“解放”台湾,此其时也。 
我看这仍然没有摆脱谋略的桎梏。昭示此类战争狂人:迷途知返,云淡风轻。
 
 
湿地里的野花,有的白天开放,夜晚闭合;有的一年一度开后残落;有的反复吐芳,花期超过半年:有的春去冬来,在寒霜中绽放。 
我期望在这喧闹的世界上,”微有寒些春雨好,更无寻处野花香。“ 
让野花和芳草装扮这世界,让美使”污浊的激流中的灵魂上岸。“给地球带来和平和安宁。 
 
 2020年4月28日 
 
 
关键字: 蔡楚 湿地 野花
文章点击数: 949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