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9/2020              

王维洛: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一)

—— 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与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相差多少(倍)?

作者: 王维洛

 
前言
 
许多人都质疑中共官方通报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确诊病例、死亡人数的真实性,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反问记者,你相信这些数据吗?根据美国福克斯新闻2020年4月27日报道,美国特朗普政府一名官员表示,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比真实数据至少低了50倍。
 
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和他的55位同事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论文(简称冯文),根据作者的介绍,全部数据都来自传染病直报系统。笔者对冯文中的数据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相比较,发现在疫情爆发的前期,两者相差很大,特别是截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患者的数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21.2倍。
 
本文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是指:前期由武汉市卫健委、接着由国家卫健委卫生应急办公室、再接着由国家卫健委、最后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向公众公布的数据。
 
一、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
 
 
图1: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图片来源: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
 
冯子健,现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1981-1986年就读于河南医科大学卫生系,获医学学士学位。1991-1994年就读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协和公卫学院,获医学硕士学位。2009年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修传染病监测控制和卫生应急管理。1986年起先后任河南省卫生防疫站流行病科、疾病监测科医师、主管医师、副主任医师;站办公室副主任;计划免疫科主任;副站长。2002年6月调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历任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疾病控制与应急处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心办公室主任、疾病控制与应急处理办公室主任、卫生应急中心主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助理 。冯子健是一个从基层打拼上来的技术型行政官员。2020年1月2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发表了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 ,冯子健是最主要的合作者。
 
二、冯子健等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论文
 
冯子健等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的名义,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 Vol41上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的论文(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根据中国原卫生部官员、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向《大紀元》介绍,《中华流行病学》杂志算是国家权威杂志 。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发表的论文特别是其中的一些原始数据应该是可信的。
 
 
图2:《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作者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这个小组包括冯子健、李群、张彦平、吴尊友、董小平、马会来、殷大鹏、吕柯、王大燕、周蕾、向妮娟、任瑞琦、李超、王亚丽、黎丹、赵婧、李冰、王锐、牛艳、王霄晔、张丽杰、孙瑾芳、刘伯熙、邓志强、马志涛、杨洋、刘辉、邵歌、李环、刘源、张杭杰、曲书泉、罗巍、单多、胡耀华、厚磊、赵振平、刘江美、王洪源、庞元捷、韩雨廷、马秋月、马雨佳、陈思、张雪莹、李伟、杨若彤、李泽武、郭英男、刘欣然、巴哈白克、殷召雪、许娟、王硕、肖琳、徐韬、王丽敏、亓晓、施国庆、涂文校、施小明、苏雪梅、李中杰、罗会明、马家奇共65人。
 
这个小组还包括了中国疾控中心的许多高、中层行政、技术骨干,特别是中青年骨干。比如李群,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第一批赴武汉市的国家卫建委专家组的专家;吴尊友,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董小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全球公共卫生中心主任、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大燕,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国家流感中心主任;马家奇是信息中心主任兼首席专家,负责管理网络直报系统;吕柯的身份比较特殊,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辐射防护与核安全医学所纪委书记 。其他作者省略不一一介绍。
 
三、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与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累计数据几乎完全一致
 
冯文对论文撰写时的形势描述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暴发流行以来,已在全国范围内蔓延。撰写论文的目的是对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内地报告所有病例的流行病学特征进行描述和分析。所采用的数据是:选取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内地传染病报告信息系统中上报所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最早的发病时间是2019年12月8日,这个日期与高福、冯子健等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论文中的最早病例日期相同 。
 
冯文指出:2019年12月31日起,全国各级CDC联合开始了COVID-19调查。冯文从病例报告系统中提取了截至2020年2月11日传染病信息系统中报告的所有中国内地COVID-19病例,在分析过程中将所有病例的个人身份可识别信息去除,以保护个人隐私。本研究属于疫情突发处理有关信息的数据分析,经过中国CDC伦理审查委员会审议批准 。
 
这里要强调几点:
第一:数据来自中国各级疾控中心的联合调查;
第二:中国各级疾控中心的联合调查自2019年12月31日开始;
第三:数据全部储存在2004年投入运行的传染病报告信息系统中(也称直报系统);
第四:之前有许多媒体说直报系统失效,这个说法不准确。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不是来自直报系统;
第五:冯文公布的所有数据都经过领导的审查和批准,是审查和批准后的所有数据,并不一定是直报系统的全部数据; 
第六:直报系统中的个人信息资料十分完备,包括姓名、年龄、住址、职业、得病时间、确诊时间、死亡时间……
 
冯文涉及的截至2020年2月11日的病例共计72314例,其中,确诊病例44672例(61.8%),疑似病例为16186例(22.4%),临床诊断病例10567例(14.6%),无症状感染者889例(1.2%)。
 
冯文对疑似病例、确诊病例、临床诊断病例(仅限于湖北)、无症状感染者有如下定义:
疑似病例是根据症状和暴露史进行临床诊断;
临床诊断病例(仅限湖北省应用)是指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
确诊病例是指疑似病例同时具备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阳性者(最早时期这条略有差别);
无症状感染是指呼吸道等标本新型冠状病毒病原学检测阳性。无症状感染者的“发病日”以实验室检测阳性日期代替。
 
简单地说,中共的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由三条指标组成,但是三条指标不断更改,下面只是其中一个版本:
——暴露史;
——症状;
——病毒核酸检测结果。
 
但是指标的具体内容一直在变化,卫健委不断地修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 ,也不断地更改确诊病例的定义比如暴露史,前期一定要求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系,使得许多病患得不到确诊。还有就是病毒核酸检测盒的数量问题,前期许多患者得不到核酸检测盒的检测,就无法确诊;再有就是病毒核酸检测盒的质量问题,如李文亮医生多次病毒核酸检测都是阴性,直到临死之前的一次检测才显示阳性。如果读者有兴趣可以阅读王雨竹,陈辉,张进军撰写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更新与变化》,发表在《中华急诊医学杂志》2020年第3期上 。
 
中共官方通报,截至2020年2月11日24时,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4653例,现有疑似病例16067例 。关于临床诊断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没有公布数据(见图4)。
 
 
 
 
图4:截至2020年2月11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因为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中,没有包括临床诊断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所以无法比较。能够比较的只有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
             确诊病例 疑似病例 合计
中国疾控中心 44672 16186 60858
中共官方通报 44653 16067 60720
误差 19 119 138
误差% 0.04% 0.7% 0.2%
 
表1: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与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累计数据几乎完全一致
 
对比冯文中截至2020年2月11日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可以发现,两组数据之间的绝对误差和相对误差都很小,可以认为是两组无差别的数据。
 
四、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如何能与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一致?
 
众所周知,武汉市卫健委在2019年12月30日发布的《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规定 :统计表(盖章扫面件)报送至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邮箱,而不是直接通过花几亿元人民币建立起来的CDC直报系统。紧急通知中的盖章扫面件可能是笔误,应该是盖章扫描件。
 
下图是海外媒体获得的武汉市黄陂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上报的《黄陂区核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信息的报告表》,上面加盖了大红公章 。 
 
 
图5:加盖大红公章后的武汉黄陂区核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信息的报告表,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上报的数据需要加盖大红公章,然后用扫描件通过电子邮件上报上级卫健委。这就给直接使用直报系统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起码会造成时间上很大的延误。不过卫健委的这种做法的确受到了上级的首肯,成为一种创新,一种新的管控方法,得到推广。2020年4月9日上海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发布题为《关于加强新冠肺炎科研论文发表管理工作的通知》说:根据中共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机制“科研攻关组言论专班”3月25日会议的要求 ,对“病毒溯源相关的论文要从严从紧管理”。要求相关论文先经过学院学术委员会审核通过、再填写溯源论文报送表,经学院盖章后扫描成PDF版本发送给相关部门,由相关部门再报“科研攻关组溯源专班”审核通过,回复邮件通知学校后方可投稿。其他大学也有采用同样方法的。
 
根据海外媒体获得的武汉市卫健委的“确诊病例信息日报表”,还注明了以下用小字打印的备注 :
 
 
备注一:各区负责汇总统计辖区内各级医疗机构中收治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情况,确诊病例需与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中的数据一致。
备注二:(略)
备注三:定点医院当日新入院人数仅统计26家定点诊疗医院(市金银潭医院,市肺科医院,市汉口医院,市红十字医院,市七医院,市四医院西院区,市九医院,市武昌医院,市五医院,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武钢二医院,市三医院光谷院区,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协和医院(西区),省人民医院(东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武汉市第六医院,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武汉紫荆医院,湖北672中西医结合骨科医院,新洲区中医医院,蔡甸区妇幼保健院,黄陂区中医医院,乔亚博爱康复医院,汉南区中医医院)。(笔者注:武汉定点诊疗医院的数量是变化的)
 
 
图6:武汉市卫健委的“确诊病例信息日报表”,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备注一规定,各区负责汇总统计辖区内各级医疗机构中收治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必须与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中的数据一致。这就说明,卫健委有一套上报统计的数据,疾控中心的网络直报系统有一套数据。为什么卫健委不直接采用2003年萨斯后专门打造的网络直报系统的数据,非要用报告表加盖公章,然后用电邮的方式再弄出一套数据来?目的何在?如果不是为了隐瞒疫情的真相,武汉卫健委这种接近原始的统计方法没有任何意义也没有任何优点 。
 
根据备注三,卫健委统计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等数据只是来自26家定点诊疗医院。那些没有住进卫健委指定的定点医院内的患者,无论是困在家里、还是在医院走廊倒毙、在街边倒毙的还是被一些小医院收治的患者,都没有体现在中共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数字之内。
 
而根据冯文的描述,网络直报系统中的数据来自全国各级疾控中心自2019年12月31日开始的联合调查。根据Jennifer Bouey的2020年2月5日递呈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之亚太与不扩散小组委员会之证词《从“非典”到 2019 新型冠状病毒: 美中防疫事务合作》:中国疾控中心的队伍规模庞大,由各级政府 3481个单位和 87.7万个公共卫生专职岗位组成(美国疾控中心有 1.5 万名员工) 。全国各级疾控中心的联合调查,覆盖范围应该是很大的,正如网络直报系统所宣传的那样,“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理论上任何漏报几乎是不可能的。武汉大学梁艳萍教授写道:“不少人没有来得及确诊就离开了人世,不少人无法住进医院而死于门诊走廊大厅;也有一些人是在街头的店铺门口;更有一些人为了不传染给家人和孩子选择了自杀……” 这些人都统计在网络直报系统之内?方斌拍摄到的那些直接死于医院走廊大厅还没有被医院收治的患者都统计在网络直报系统之内 ?
 
如果中共官方通报的确诊病例数字是来自卫健委指定的定点医院,有不少确诊病例没有统计上来。而网络直报系统的数字是全国各级疾控中心的“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联合调查,应该报告的确诊病例都报上来了。
 
那么这两组数据怎么可能是两组无差别的数据?如何能够保持一致呢?笔者认为,这是冯子健等必须做出的让步妥协。这个做法,冯子健在与高福一起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发表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中使用过,本来在后期(在2020年1月8日后)应该增多的病例却让它降下来 。这样做的好处是,表面上看,从累计总数上看,冯文公布的累计数据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没有什么大的区别,这样能够通过审查。但是从细部看,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审查人员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去审查细部。而本文注重的就是这些细部。
 
五、五个时间段
 
冯文中把72314例病例数据按发病日期分成五个时间段。发病日期定义为病例在流行病学调查中自我报告发烧或咳嗽开始的日期。中共官方通报确诊病人的时间可能是确诊时间,与发病日期在定义上有所区别。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于2020年2月17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说,从患者发病到确诊的时间段来看,全国平均是4.95天 。冯文采用的时间间隔为10天。本文假设,两者的区别可以暂时忽略不计,这一点也请读者记住心中。
 
冯文的五个时间段:
——2019年12月31日之前:
——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10日:
——2020年1月11日至2020年1月20日:
——2020年1月21日至2020年1月31日:
——2020年2月1日至2020年2月11日。
 
2020年1月20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日期,这一天,经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同时将该病纳入国境卫生检疫法规定的检疫传染病管理。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发出紧急通知,承认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到2020年1月20日,承认不明原因肺炎是乙类传染病,确定武汉不明原因肺炎是乙类传染病,整整花了20天时间!
 
5.1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确诊病例数据:疾控中心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3.8倍
 
冯文指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确诊病例102例,死亡病例15例。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 。
 
 
图7: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中国疾控中心的确诊病例102例是中共官方通报27例的3.8倍。
 
 
冯子健与高福等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中指出,至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的病例为45例(笔者注:按照图的病例应该为47例,而按至2020年1月21日共425例计算,至2019年12月31日的病例为45例) 。
 
 
到目前为止,2019年12月31日之前的确诊病例有三个不同的说法:27例;45例;102例。中共官方通报的数字是27例,发表在国外医学杂志上的是45例,发表在国内医学杂志上的是102例。
 
 
5.2 截至2020年1月10日的确诊病例数据:疾控中心数据是中共通过的18.4倍
 
 
冯文指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10日,确诊病例653例,死亡病例102例。
加上截至2019年12月31日,确诊病例102例,死亡病例15例。
截至2020年1月10日,确诊病例755例,死亡病例117例。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020年1月11日发布新闻发布会指出:“在‘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之后,国家、省市专家组立即对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监测等方案进行修订完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组织对现有患者标本进行了检测,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已完成病原核酸检测。国家、省市专家组对收入医院观察、治疗的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实验室检测结果等进行综合研判,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所有密切接触者739人,其中医务人员419人,均已接受医学观察,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
 
 
 
图8:2020年1月1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根据中共官方通报,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确诊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
 
 
截至2020年1月10日,疾控中心的确诊病例755例是中共官方通报41例的18.4倍。
 
 
笔者加注:
2020年1月3日武汉卫健委发布44例病例,其中11例病情严重;2020年1月5日武汉卫健委发布59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至2020年1月10日武汉卫健委没有再发表病例。加上2019年12月31日之前的27例病情,至2020年1月10日共有病情130例,其中25例病情严重。
 
按照这个算法,截至2020年1月10日,疾控中心的确诊病例755例是武汉卫健委130例的约六倍。由于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020年1月11日发布新闻发布会,将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确诊病例确定为41例。所以以上计算只供参考。
 
 
5.3 截至2020年1月20日的确诊病例数据:疾控中心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21.2倍
 
 
冯文指出, 2020年1月11日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病例5417例,死亡病例310例。
加上截至2020年1月10日的确诊病例755例和死亡病例117例。
截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病例6172例,死亡病例427例。
 
 
根据卫健委卫生应急办公室2020年1月21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截至1月20日24时,我委收到国内4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91例(湖北省270例,北京市5例,广东省14例,上海市2例);14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54例(湖北省11例,广东省7例,四川省3例,云南省1例,上海市7例,广西壮族自治区1例,山东省1例,吉林省1例,安徽省1例,浙江省16例,江西省2例,海南省1例,贵州省1例,宁夏回族自治区1例) 。
 
图9:2020年1月21日国家卫健委卫生应急办公室发布《1月21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截至2020年1月20日,疾控中心的确诊病例6172例是中共官方通报291例的21.2倍。
 
5.4 截至2020年1月31日的确诊病例数据:疾控中心数据是中共官方通报的2.8倍
 
冯文指出, 2020年1月21日至2020年1月31日,确诊病例26468例,死亡病例494例。
加上截至2020年1月20日,确诊病例6172例,死亡病例427例。
截至2020年1月31日,确诊病例32640例,死亡病例921例。
 
根据国家卫健委网站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截至1月31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1791例(江西省、陕西省、甘肃省各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795例,累计死亡病例25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 。
 
 
 
图10:截至2020年1月31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截至2020年1月31日,疾控中心的确诊病例32640例是中共官方通报11791例的2.8倍。
 
5.5 小结
 
忽略冯文中发病日期与中共官方通报的确诊病例的确诊时间的差别不计,在各时间段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与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存在很大的差别:
 
时间段 疾控中心确诊病例 中共通报确诊病例 比例
截至2019年12月31日 102例 27例 3.8 :1.0 
截至2020年1月10日 755例 41例 18.4:1.0
截至2020年1月20日 6172例 291例 21.2:1.0
截至2020年1月31日 32640例 11791例 2.8:1.0
截至2020年2月11日 44672例 44653例 1.0:1.0
 
从这个数据对比中可以看出,在疫情爆发的初期,特别是在截至2020年1月20日的时间段中,确诊患者的人数是大大地被压低了,中国疾控中心确诊病例是中共通报确诊病例21.2倍。
 
冯文中把72314例病例数据按发病日期分成五个时间段。发病日期定义为病例在流行病学调查中自我报告发烧或咳嗽开始的日期。中共官方通报确诊病人的时间可能是确诊时间,与发病日期在定义上有所区别。
如果把中共通报确诊病例的发病时间提前十天,就会有下列表格:
 
时间段 疾控中心确诊病例 中共通报确诊病例 比例
截至2019年12月31日 102例 41例 2.5 :1.0 
截至2020年1月10日 755例 291例 2.6:1.0
截至2020年1月20日 6172例 11791例 0.5:1.0
截至2020年1月31日 32640例 44653例 0.7:1.0
截至2020年2月11日 44672例 ????
 
就是采取如此的修正方法,也可以看到在2020年1月20日前中共通报确诊病例是瞒报了。
 
5.6 临床诊断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
 
最后还要补充一点。除去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外,冯文中还公布了临床诊断病例10567例与无症状感染者889例。
根据冯文,临床诊断病例(仅限湖北省应用)由三条指标组成:
——暴露史;
——症状;
——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
与确诊病例的区别就是病毒核酸检测,可能是没有足够的核酸检测盒或者检测结果为阴性。
 
无症状感染者是指呼吸道等标本新型冠状病毒病原学检测阳性。
 
临床诊断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两者之和为11456例,与确诊病例44672例相比约为1:4。中共通报的数据中并没有这两项,简单而不加思考地就可以说,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是不完整的。由于冯文中的数据都是来自直报系统,所以中共官方会狡辩,当时并没有进行临床诊断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的统计,也是徒劳的,因为直报系统也是中共的一个统计手段,为什么一个速度快、覆盖广的直报系统不用,非要自搞一套?
 
-------------------------------------------------------------------------------------------------------------
  关于冯子健的简历主要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http://www.chinacdc.cn/和百度百科网站 
 
  高福院士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2020年1月29日,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query=nejmyxqy
 
  冯子健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http://html.rhhz.net/zhlxbx/004.htm
 
  参见:编辑孙芸:疾控中心论文自揭疫情开始中共就严重造假,大纪元网站,2020年2月19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2/19/n11880402.htm
 
  关于作者的简历主要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http://www.chinacdc.cn/和网站上关于各位作者的新闻报道
 
  冯子健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http://html.rhhz.net/zhlxbx/004.htm
 
  高福院士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2020年1月29日,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query=nejmyxqy
 
  冯子健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http://html.rhhz.net/zhlxbx/004.htm
 
  卫健委不断地修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2020年1月23日发表(试行第三版);2020年1月27日发表(试行第四版);2020年2月4日发表(试行第五版);2020年2月19日发表(试行第六版);2020年3月3日发表(试行第七版)。(试行第一版)应该在2020年1月1日确定,1月3日内部发表;(试行第二版)2020年1月18日内部发表。
 
  王雨竹,陈辉,张进军: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更新与变化,《中华急诊医学杂志》2020年第3期 发布日期:2020年2月7日,http://www.cem.org.cn/default/content/index/id/12343
 
  截至2020年2月11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2020年2月12日,来源:卫生健康委网站,发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20-02/12/content_5477722.htm
 
  参见: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已达武汉,来源:第一财经,文章来源:央视新闻,2019年1月31日,刊登在东方财富网,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1912311342062553.html
 
 
参见: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高福泄露武汉疫情爆发的时间是2019年12月31日,中央压住不予授权,民主中国,2020年4月30日,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05343
 
  参见:《看中国》网:中共瞒天过海 武汉黄陂区内部文件揭穿造假数据,2020年4月7日,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4/07/928945.html
 
  参见:洪沙:英媒:中国限制发表有关病毒起源的学术报告,德国之声中文网,2020年4月13日,https://www.dw.com/zh/
 
  参见:《看中国》网:中共瞒天过海 武汉黄陂区内部文件揭穿造假数据,2020年4月7日,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4/07/928945.html
 
  参见: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高福泄露武汉疫情爆发的时间是2019年12月31日,中央压住不予授权,民主中国,2020年4月30日,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05343
 
  Jennifer Bouey:从“非典”到 2019 新型冠状病毒: 美中防疫事务合作, 2020年2月5日递呈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之亚太与不扩散小组委员会之证词,https://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testimonies/CT500/CT523/RAND_CT523z1.zhs.pdf
 
  艾米:发文挺方方的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遭“校方调查”,法国广播电台,2020年4月27日,http://www.rfi.fr/cn/
 
  VIVIAN WANG:用视频记录武汉疫情,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失踪,纽约时报中文网,2020年2月17日,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00217/wuhan-coronavirus-journalists/
 
  参见: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高福泄露武汉疫情爆发的时间是2019年12月31日,中央压住不予授权,民主中国,2020年4月30日,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05343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020年2月17日新闻发布会介绍医疗救治工作进展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网,2020年2月17日,http://www.nhc.gov.cn/xwzb/webcontroller.do?titleSeq=11235&gecstype=1
 
  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2019年12月31日,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网,http://wjw.hubei.gov.cn/fbjd/dtyw/201912/t20191231_1822343.shtml
 
  参见:王维洛:高福不是蒋彦永,高福不是黄万里—— 高福泄露武汉疫情爆发的时间是2019年12月31日,中央压住不予授权,民主中国,2020年4月30日,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05343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2020年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刊登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http://www.chinacdc.cn/jkzt/crb/zl/szkb_11803/jszl_11809/202001/t20200119_211274.html
 
  国家卫生健康委:2020年1月21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2020年1月21日,刊登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http://www.chinacdc.cn/jkzt/crb/zl/szkb_11803/jszl_11809/202001/t20200121_211339.html
 
   国家卫健委:国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确诊11791例 31日新增确诊病例2102例,2020年2月1日,新华网。http://m.xinhuanet.com/2020-02/01/c_1125517675.htm 
 
 
关键字: 王维洛 中国CDC副主任 冯子健 论文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一)
文章点击数: 1492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