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惠寄 】  时间: 5/25/2020              

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的提案建议

—— 索赔法律顾问团提案建议

作者: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

 
 
你好!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自3月6日成立以来,陆续接到20多名新冠肺炎受害者及家属咨询维权,大部分人在咨询和维权中遭受辖区社区、派出所或自己工作单位劝说或威胁放弃维权,其中有两名受害者明确放弃维权,有9名受害者明确坚持继续维权,其余受害者犹豫不决,只是断续和顾问团联络。
 
      顾问团考虑到个体维权难度,即使这些受害者起诉至法院,也可能类似当年三鹿奶粉事件一样被拒绝立案,但若受害者持续不断维权,政府又视为不稳定因素,势必想法解决,所以希望政府能类似解决当年三鹿奶粉事件一样,一方面追究责任人,一方面成立赔偿基金,以抚慰受害者,同时平息民愤。遂撰写了一份《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的提案建议》,在5月17日定稿后开始给网上收集到的9个两会代表的电子邮箱发送提案建议,本想会有两会代表回复表态是否愿意提交,但截止目前,只有一个自动回复(西南交通大学统战部网上公开征集提案建议),其它均未回复,还有一个代表的邮箱地址错误而被退回。顾问团也留意到目前除了朱征夫代表提出疫情补贴外,尚无任何两会代表就疫情追责及赔偿(或补偿)提出提案,所以顾问团将此提案建议公开在互联网上,希望能让政府听到民间要求追责和赔偿(或补偿)的呼声。
 
采访联系人:
陈建刚律师(现旅美访学,顾问团成员), WhatsApp/Signal:  +1 (929) 855-7190
杨占青(顾问团合作伙伴),WhatsApp/Signal: +1 (929) 287-7799
 
附件1:《关于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的提案建议》
 
 
 
附件2:提案建议发送至西南交通大学统战部后得到自动回复
 
 
 
附件3:提案建议发送至北京一名代表被提示邮箱错误
 
 
关于
追责渎职官员并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
的提案建议
 
一、案由
 
新冠病毒作为一种新型病毒,潜伏期长,且有无症状感染者,传播速度快,防控难度很大;加之武汉市卫健委等部门故意隐瞒疫情信息,“疫情吹哨人”遭医院监察科约谈和警方传唤、训诫,造成公众前期无任何防护措施情况下工作生活,甚至参加万人宴那样的群体性活动,导致从武汉开始出现群体性爆发,随后蔓延到全国。
为了避免疫情快速蔓延,武汉采取封城措施,导致武汉市民承受着极大的风险。医院人满为患,后勤服务缺失,有患者绝望自杀,无名患者病死街头,更有无人看管的少年饿死家中。
这次灾难,武汉市、湖北省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此我们“新冠病毒肺炎索赔律师顾问团”建议对相关渎职官员追究责任,同时成立补偿基金,对新冠肺炎患者及受影响家庭提供经济补偿。
 
二、案据
 
1、武汉市卫健委故意隐瞒疫情信息。
据《中国妇女报》对张继先的采访报道与《第一财经》整理的核心时间线:
(1)武汉市卫健委故意隐瞒多名医护人员感染的事实;
(2)1月2日香港特区政府开会检视针对武汉疫情的预防措施,1月4日香港特区政府启动“严重”级别应变,武汉卫健委当日无通报;
(3)1月6日至10日武汉市两会期间,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收治重症肺炎病人,隔离改造ICU,吕小红门诊接受很多疑似病例,武汉同济医院医生陆俊感染确诊,新冠出现首个死亡病例,湖北省新华医院出现30例CT异常,整整五天武汉市卫健委没有通报;
(4)1月10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王广发称没有医护感染;
(5)1月11到18日湖北省两会期间,1.11日武汉卫健委称1月3日后无新感染病人;1.15日长江航运总医院1名医生感染确诊,武汉卫健委当日通报无新增确诊;1.16日武汉亚心总医院1名医生感染确诊,武汉卫健委当日通报无新增确诊;1.17日黄冈医生听说市中心医院有医护感染,武汉卫健委当日通报无新增确诊;
(6)1月19日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当日武汉协和医院9名护士确诊;
  1月5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向国家卫健委发送的《关于湖北省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不明原因发热肺炎疫情的病原学调查报告》指出在华南海鲜市场发热病人样本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
2、对病例的网络直报非法设置行政审批程序,影响医生基于专业判断的病例直报。
2003年SARS疫情后,建立了“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基层医疗机构只要在系统里上报信息,国家疾控中心就能实时收到。
据《中国青年报》《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1月11日,该院专家会诊一位疑似病例后,不能排除其他疾病,将会诊意见报告给区卫健委医政科,医政科要求医院自行联系区疾控中心采样、做流行病学调查。该院工作人员联系区疾控中心后,被告知采样、流调,要等区卫健委医政科通知。
1月12日上午,湖北省卫健委执法监督处处长带队到该院督导发热门诊相关工作,指示:传染病报告卡报告需慎重,省市联合确定后报卡。
1月13日上午,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处长、区卫健委疾控科工作人员一行到该院,传达最新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上报精神。这位处长指出: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要慎重上报。发现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首先要在院内完成各项检查和相关检查,经院内专家组会诊为不明原因肺炎后,再报区卫健委会诊并通知区疾控采样,经区、市、省级逐级检测,依然为不明原因肺炎后,“经省卫健委同意”,才能进行病例信息上报。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武汉通过“网络直报”方式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始于1月3日,大约在一月上旬后停止了。“
由此可知,武汉市卫健委与省卫健委给网络直报增加了行政审批程序,这是以行政权力来影响医疗机构的专业判断,是明显的违法行为。客观上隐瞒了新增病例数量,掩盖疫情严重性,导致市民不知情无防护,造成疫情扩大的后果。
3、武汉市卫健委制定苛刻的《入排标准》。
据《第一财经》整理的核心时间线,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曾2次向武汉卫健委反映诊断标准过严。
另据《中国青年报》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武汉多家医院向记者反映了另一个不利于新发病例上报的原因:1月3日前后,他们收到了通过口头传达的武汉市卫健委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标准》。他们认为,这个标准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的排查标准过于“严苛”,及时临床收治了很多此后经过核酸检测确诊的病人,但当时都不符合标准。一位医生说:“按照这样的标准,我们一个都报不上去。”
“我从来没参与过《入排标准》的制定,国家卫健委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标准的存在。”国家卫健委专家组一位成员对记者说;“这个标准是武汉后来加进去的。”
武汉卫健委的《入排标准》没有经过正当制定程序,通过权利来干涉医疗机构的专业判断,掩盖疫情严重性。
4、违反规定,未及时将样本送国家CDC检测。
据原卫生部2007年发布的“卫应急发(2007)158号”文,“经省级专家组会诊不能明确诊断的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省级疾控机构要将标本送中国疾控中心进行检测。”
另据《中国青年报》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2019年12月,武汉医院里采集的不同病例标本,曾被送往多家民营机构做过检测。2020年1月2日,中国疾控中心才等到了来自武汉的第一份病例标本。
5、将病例诊断“政治化”,对医疗机构上报病例施加压力。
据《财新》记者萧辉手记:封城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不停向武汉市卫健委上报疑似病例,多次被批“政治觉悟不高”。
6、打压“疫情吹哨人”和公众言论。
李文亮、艾芬等医生被训诫。
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艾芬医生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用红笔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并给了同学。当日晚卫健委通知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艾芬被医院监察室约谈。
12月30日,李文亮在同学群发布一条内容为“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信息。
12月31日凌晨,李文亮被医院领导叫到武汉市卫健委询问情况,天亮后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此后按要求写下“实信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
1月3日,李文亮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
 
三、建  议
 
1、追究所有渎职官员责任。
2、成立“新冠肺炎补偿基金”,对新冠肺炎病逝患者家属给予一次性抚恤金补偿,对父母因新冠肺炎病逝的未成年人、子女因新冠肺炎病逝而无人赡养的老人,政府承担抚养、教育和赡养的责任。
3、“新冠肺炎补偿基金”对疫情严重地区,特别是武汉居民按人头给予一次性生活补偿金。
4、免费医疗覆盖确诊患者、疑似患者、住院患者、居家隔离等非住院治疗患者,包括出现新冠肺炎症状未能得到医院及时救助,自我隔离的患者与病逝者。也包括确诊前的就诊、确诊后的治疗、密切接触者的隔离费用。
 
提案建议人: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
电子邮箱:splvshituan@gmail.com
 
附件:相关新闻报道
《中国妇女报》疫情上报第一人记大功 为什么第一个上报疫情的是她?
https://k.sina.cn/article_2606218210_9b57bbe202700oj97.html?from=health
《第一财经》 武汉疫情核心时间线
https://news.sina.cn/gn/2020-02-09/detail-iimxyqvz1378880.d.html
《中国青年报》武汉早期疫情上报为何一度中断
https://news.sina.cn/gn/2020-03-05/detail-iimxyqvz8101965.d.html 
 
 
关键字: 关于 追责 渎职官员 成立 新冠肺炎补偿基金 提案建议
文章点击数: 1137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