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1/2020              

曾伯炎:王康,重庆的又一座精神堡壘

作者: 曾伯炎

 
每天上网,首先看“纵览中国”上,王康命悬一线之危的公报,多么聁望有回天之力,能转危为安。他是今日可贵的仁人志士,他是敢“头颅掷出血斑斑“的文人,他是当今知识人犬儒化的真儒,他是浅薄读书人中难得的学富学者,我读他,便联想到重庆那解放碑,曾经是抗日胜利纪念碑,又称精神堡壘。而王康一生的人格示范,正是树出又一座精神堡壘!
 
何况,他还有千多米长的《浩气长流》纪录抗日历史的丰碑,还原了我中华民族那一座血肉长城,是怎样的丰采与勇毅,岂不正是对那些为做稳奴隶而奴颜媚膝者的鞭挞吗?
 
王康尤可贵的是,当重庆人又如祖先巴人,为周灭朝歌那么做工具,再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复辟文革充小卒时,朝里有温家宝抵制,在野,有王康跳出来勇敢揭露,那些被薄熙来从血汗资本吃肥了撒点残剩小钱便压弯了腰的奴性,不仍有挺起脊梁王康的浩气与烈性吗?
 
去年,有重庆文人吹一个毕生以反美为荣的老文人为汉子时,我就著文告䜣他说:今天,真正的好汉,非藏在权力腋窝下去为虎作倀的倀类,而是王康这种任专制暴力重圧而威武不屈的豪杰。
 
遗憾,他刚70岁,就走了,这年龄,今天应是成熟的壮年,还可做好多事呵!我这88岁老汉,还活着哩!也还在凭自已阅历,把真话与真历史留给后代,去揭穿专制的瞞和骗与圧和杀哩!你这大才英才应更有作为呵!
 
王康与我,虽末谋靣,应是相知相识。10年前,他的成都亲戚要到重庆,我是常读其文且慕其人,便将自已网上博文与跟冉云飞“日拱一卒”帖子辑成册付印,取名《思想者余墨》托带去重庆赠他,没想到他回赠我一部他的《俄罗斯的启示》我惊奇他对俄罗斯文化与文学的深透,而今日某重庆文人还以年轻时拾过列宁吹车尔尼雪夫斯基的那些牙慧,还视为经典哩!便想到王康自称的民间学者,不正是与那些官方豢养的伪学者,是天渊之别吗?
 
王康的一生浩气、正气兼雅气,洽不容于那些鄙气、粗气与俗气,在那以范哈儿与棒棒军作文化招牌之境,很容易受到排斥,毕竟他父母皆川大毕业的文化精英,舅父唐君毅为著名新儒家,助钱穆办好香港新亚书院,扩大成今日中文大学,当大陆大学全靣党化时,不仍留下文化大学的文化种吗?王康写过许多弘扬唐门儒学的文章,对新儒家有较深的阐述,确乎,他又是继承张载的哲学思想,那“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也见到在王康的人生实践中体现吗?
 
他在重庆不受某些文人敬重,我很能理解,因为余光中在重庆有过8年流亡的中学岁月,我就听重庆文联某左派诗人曾夸口炫耀当年与余光中同学时,就批过余光中,说明他比余高明!后来,有成都作家问蒞蓉的余光中,余笑答说:他们批他说的莎士比亚是永恆的。后来,余光中的诗文在大陆洛阳纸贵,这炫耀自已是余光中的批判者,一见余光中,又去拥抱他了。但这左派诗人没一首诗留下,而余光中的诗文,却也在变永恆了。因重庆有这种文人面貌存我心底,当我读到王康这书卷气与文化气十分浓郁的著作,便也理解他在重庆一受官方排斥,当然,也受某些势利眼的坚壁清野孤立了。
 
但王康就在此困难环境,仍以不屈不挠和百折不回的顽强意志,寻资金、访人才,完成记录了血肉长城抗日的千米长卷《浩气长流》这用图画代替文字所著的史记,较记帝王家谱式的史记,是多么诊贵的信史,不也将“中流砥柱”的伪史,不抗日却要盗窃抗日胜利果实的真象,甚至扩大到盗窃联合国常务理亊的果实,这画卷不是一次彻底的戳穿伪史,还原真史吗?
 
王康是难得的有深厚学养与文化素养很全靣的人文学者,那些用俄罗斯文化糟粕汚浊中国文化毒化中国几代人,他却从俄罗斯文化精华,由别尔嘉耶夫、拉赫玛托娃到赫尔仁尼琴引荐给中国,用引进文化与文明去抗御粗鄙与野蛮。他又以国内儒文化的发掘去对抗痞子流氓野蛮的恶化。他的这一生追求,我理解为对人类最后以文明战胜野蛮,进行的文化与精神儲备,更显大气膀博。
 
我从他文化基因的传承认识,认为他既受家学遗传,深受唐门儒学浸染,又具太炎先生赞赏写《革命军》的邹容的胆略。还有卢作孚先生的高风亮节。因此,堪称重庆的一座精神堡壘。
 
尽管重庆那抗日纪念碑,篡改为解放碑,1949年后出生的重庆人,已不知曾叫精神堡了。但王康如碑屹立的高大身影与人格,终会是中国人心中的一座不灭的精神堡壘! 
 
 
关键字: 曾伯炎 王康 重庆 又一座 精神堡壘
文章点击数: 1187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