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5/2020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二十六)

作者: 罗祖田

 
第二十六章
 
一个星期天上午,田懿早早来了诊所。张汉泉正给一位老农诊脉,她说:“今天太阳好,你的被子该晒晒,把床单洗洗。”又笑着告道,“楚儿和两个同学城里买书去啦,午饭我就在这里吃。”说罢,她动手了。
张汉泉送走老农,便过来打帮手,田懿却住了手,道:“王明山来信啦,你先看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张汉泉看起了信。信不长,先是几句客套话,说他一直没忘记原部下和原妻弟,深感内疚,尤其没想到是这样的政策,张汉泉出狱以后仍得戴着帽子,等于仍在监外执行一样。又为田懿挽惜,当真应了他一句话,皎皎者易污。他呢,固然力不从心,须顾全大局,但也不是全无个人责任。不管怎么说,可以多写几封信。当然,田懿和张汉泉也不是没一点错,还是那么个性高傲,五六年了没给他写过信,或托人给他带过一句话。
信上特意告道,庐山上栽了大跟头的那个人,现在去了四川大三线任副总指挥,是领袖亲自点将,消息千真万确,当然不会对外公布。他暂且感觉,此为那个倔老乡复出的信号。让一个世界知名的元帅屈尊做个三线副总指挥,有点不相称,但也要理解为好事多磨,弯子得慢慢儿转,弯子转急了,上下左右都适应不了。特别那些落井下石的人,面子上挂不住。如果他的感觉不错,这就不是一般信号,会有一批人复出,国家政策也会大幅度调整。这些年来,上面是犯了错,错不小,但只要真心改,真正改,大事仍可为。
因此,田懿应该调整心态,养好身体,作出复出的思想准备。他会尽力敲边鼓,因为让田懿这号人才埋没太可惜........
张汉泉看过信,退还田懿,叹了口气。
田懿不无激动,自顾说下去:“我不可能再去上面。我是什么人才?过去舍得卖命罢了。不能讲人话,上去也是奴才。我是动了点心,但关心的是快点给你平反,把房子和那笔钱还给我们。那是我们的财产,不能由得它们说抢走就抢走,过去朝庭上也不兴动不动就这样干,你说呢?”
张汉泉第一次拒不回答,把田懿都惹得生气了。午间,老夫妻各自闷着头,板着脸吃饭,没说一句话。
其实,张汉泉无声胜有声,那就是他不为任何美丽语言所动了。他是对的,几个月后,文化大革命来了。
一天晚上,田懿特意拉上焦成贵和陶岚,去了镇上诊所,四个人关上门,研究起了这个新鲜的文化大革命。
工程师夫妇希望田懿能指点迷津,因为只有她做过大官,了解共产党搞运动的特点和规律。
田懿很认真:“这些年我就是个老百姓,没心情去结上层关系。先前嘛,只知道服从命令,努力完成任务,哪里关心过什么特点和规律?不过,多少也有点感受。运动嘛,就是整顿。整顿嘛,就是整人,互相整。甚至恨不得家家夫妻反目,父子为仇。这次,如果又是这样,那就不知道哪些人又栽跟斗啦?”
陶岚道:“报纸上明明指的是文化大革命,是文艺界的斗争,好象不关我们老百姓的事”。
她想想又道:“我的老焦早被运动怕了。儿子好不容易进了工厂,靠了他爹的技术,怕他爹不卖力气,才网开一面,现在还有个姑娘等分配。别说运动了,不搞运动,我们都不敢乱吭声。就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张汉泉道:“报纸上的话,火药味十足,提防点好。”
几个人议论了半个来钟头,翻来覆去仍是老话题,末了还是田懿的话略具权威:“毛大帅能文能武,新鲜点子多,其实就是用不同的扇子搧火,目的是烧红八卦炉,炼金丹。他吃了金丹,做万岁,要比孔夫子更扬名。九年前大搞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把我骗得好不高兴,那不叫文化叫什么?结果呢……这一次,我劝你们三个人,要么装聋作哑,要么做完了事就回家不出门,兴许躲得过。”她想想又道:“你焦工和我的老张,头上长有癞子嘛。”
一直不吭声的焦成贵接上话:“我先告诉你们一件事情,这事,我连陶岚也不敢告诉。几个月前厂里安排我随科长出了一次差,去北京。因为要上一个新产品,要进一套新设备,让我帮助科长把关。接待我们的司长以为我也是个红帽子,一次休息时告诉科长和我,说他有朋友在国务院,几年前亲眼所见有两个省上报的饿死人数字,据说,材料很快就被奉命销毁,司长说的那个数字让我和科长大吃一惊,好家伙,几百万呐。两个省就是几百万,照此推算,全国饿死人少说也有两千万,因为往上报的不好听的数字只会缩小不会扩大。实在历史罕见。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过的日子算好的,得知足。我就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张汉泉道 :“所以要一次又一次搞运动,包括早些年说老蒋要反攻大陆,骂美帝骂苏修,转移视线呗。”
又嘱田懿:“你一样得注意。下次可不要动员成贵夫妇一块来,被人家疑心搞反革命活动,搞反革命组织,就都死定了。”
陶岚猛然醒悟,慌道:“是哩,我们走。”
 
运动确从文艺领域开端。一时间,除了马、恩、列、斯、毛的著作,一应思想、文化、艺术作品,统属于毒草。没有一个旧社会新社会的作家、艺术家合乎时代新标准,红卫兵横空出世,一切不合毛泽东思想的事物言行,一切百年以上历史的古迹,皆予以横扫。大、中学生莫不以革命前辈夺得了政权的行为而激励自己再革命,全然不识个中厉害:他夺别人的权当然是革命,你来夺他的权就是反革命了。眼见得革命之火烧不起来,再打一通死老虎以解气、助威、刺激感官,便少不得了。
红石岭小镇不例外。一天早晨,张汉泉才接待罢一位老年患者,镇上中学的十几个红卫兵便堵住了诊所门,喝令他出来。他不能违抗,人刚到门外,三四个男孩子便一拥而上,先反绑他双手,接着一块大纸板挂在他胸前,上面写的仍是历史反革命分子、劳改释放犯,特务嫌疑,紧接着就是一顶糊满报纸的高帽子强压他头上。只听一个女高音大喝:“走”。
镇中心另有两个倒霉鬼在等候,一人是地主分子,一人是坏分子,全是相同待遇。集合既毕,遊街开始。几十个红卫兵兴高采烈,大声欢笑,敲打着锣鼓。一大群流着鼻涕的小孩子追着看。所过之处,路人皆停步。老年人依稀记得,四十年前湖南的热闹景观,又回来了。
除了害怕被妻儿撞见,张汉泉不再觉得是莫大耻辱,他甚至浮现过冷笑。
一个月内,张汉泉被遊街三次。革命气氛越来越浓,镇上效仿工厂和城里,高音广播里每天早上都播放:“《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不过,红卫兵对死老虎提不起兴趣了,主要是,大串连开始了。
张楚楚也参加了红卫兵。他比焦丽丽条件优越,焦丽丽的父亲是摘帽右派,没准还是个美国特务,他的父母早离婚,母亲仍是公认的革命干部。他没有看见父亲遊街,因为工厂子弟学校的红卫兵自认为比镇上中学的红卫兵身价高,革命热情在城里不在镇上。
一天晚上,他告诉田懿:“妈,大喜事,我争取到了机会,去北京,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检阅。”
“你不要去。”田懿板起脸。
“为什么呀?人家工人子弟都争着去,你为什么不支持我,你是不是党员干部?”张楚楚睁大了眼睛。
“来回要住宿、吃饭、购买火车票,家里没这么多钱。”
“不要钱,免费。你知道吗,我们是毛主席家乡的人,北京要把我们当客看。”
田懿许久才道:“在外面可不许起邪念,离女同学远点,现今不兴早恋。”
“妈,你说什么呀?我们是去干革命。”
楚楚走后第三天的半夜时分,田懿敲开了诊所的门。
张汉泉很惊诧:“你怎么现在来啦?”
“楚儿中了邪,我管他不住了。”
张汉泉深感束手无策。
“我们要想办法拉住他。我把他带到这么大,又看着他以后变成废人,我不甘心。”田懿越说越愤激,“什么红卫兵,明明就是拜上帝会的圣兵,扶清灭洋的义和团,另一种形式的皇协军。”
张汉泉本想附合田懿的见解,话到嘴边走了样:“莫非又是一场大浪淘沙?”
“得啦,我不想听你言不由衷。自来这个运动,我彻底凉了心。我已经看透了,已经不光是愚蠢,更多是凶恶。看见报纸了吗,老彭早就被批判得臭不可闻,仍不放过他,去年打发他去四川,又是一个阳谋。他快成袁崇焕啦,还能指望什么?总务科长有亲戚在北京,据他说,现在北京的革命可热闹,比较京城㧓牛鬼蛇神的情况,我们的日子简直在享福。我越来越后悔那时候没有拦住你,让你跟王师父跑,从此害我们一步错,步步错。现在,我没办法说服他,反倒呛得我开不了口。”
她想想又道:“那时候,我非要拦你,能够拦住。那时候我们可以骂革命,不犯王法。现在,我怎么去拦他?我能说今天的革命我们家不要去掺和吗?我真这样说,他准会跟我大吵,不定离家出走,甚至.......太可怕。”
许久,张汉泉劝慰道:“不能太性急,要求他一下子明事理不现实。我想了想,只要他认你的母爱,就不用太担心。找个合适时机,把我们的经历如实告诉他。”
“把栾和文夫妇是他的亲生父母,包括栾和文的经历、为人也说出来?”
“当然要这样做。”
“你,挺得住吧?”
“还是那句话,你们安全,我就放心。”
 
大中学校全停了课,但是北京的人民领袖却也发现了毛孩子们头脑简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于是,红卫兵的利用价值既完,轮到了工人阶级上阵。
大工厂的工人阶级上阵具有天然优势,因为资源充裕,随时可以调动几十部汽车大游行,这是红卫兵不敢想象的。大工厂又是藏龙卧虎之地,总有一批人能文能武。他们的革命目标比红卫兵的革命目标远大多了,从不限于打五类分子死老虎,烧古籍,毁古迹,而是权,说一不二的权。在他们的影响下,小镇上的职工也行动起来了,大字报进一步满天飞。不止如此,为了回报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美誉,新鲜事物层出不穷:挥舞红宝书不算时髦了,跳忠字舞,演三句半,早请示,晚汇报,等等,百年前太平天国礼拜天父,天兄、天王,也没得今天虔诚。
新形势又让医生钻了空子。一时间,镇上没人管事了,就连片警都不见了影儿。即便造反的革命群众要办个人事儿,得到的回答也是千篇一律:“运动后期处理。”运动后期是什么时候?就谁也不知道了。于是,医生成了没人管的幽灵。
天气好的时候,这个幽灵每当黄昏便开始试着去镇外溜溜步。从镇上到江东厂,原来的黄土路变成了柏油路,路两边是农田、小山包。终于,张汉泉的脚步不知不觉地到了江东厂生活区。他一度惊悚,明白自个身份,但难捺的情感压倒了顾忌。他象贼一样,进入生活区就左顾右看,不敢堂堂正正走路。他又仿佛机器人,遵循着固定程序。他先到妻儿住地后面的小山坡上,躲在旁人不易察觉的地方,凝望着那处平房,盼着那娘儿俩出现或传出他们的声音。确信他们平安后,他便移步去了焦工程师后门的不远处,如法炮制。再以后,他就慢慢儿走回镇上。
两个多月里,这样的散步,张汉泉共约十几次。他已心如止水,不可能对纷繁的世事抱好奇之心,但妻儿和老朋友一家人眼下算得安全,也使他心情好受了一些。
江东厂已近乎全停产,由于工资照发,老实巴交的工人便乐得回家去干私活,活泼好动的工人尤其有异志的人成立了几个造反司令部,接管了工厂的全部管理权,喝令所有的在职干部靠边站。大字报铺天盖地,内容全是干部们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行,以及贪污,玩弄女性,欺压工人们的恶行。于是,抄家,游街,接受批斗,向毛主席请罪,等等,不但花样繁多,而且热闹非凡。
田懿也被靠边站,罪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
田懿觉得有趣,心想自己算哪门子当权派啊。自来江东厂,她顶多管理着三四个工人,无非就是给各个车间发放劳保用品,检查发放工作中的具体情况。她早经沧海,何惧空洞的大帽子,另有底气,除了工资外压根儿不识浮财,她乐得每天报个到就往家里跑。她聊以欣慰的是,造反派并非不分青红皂白,所整的人确有劣迹,也就并未有人找她的麻烦。她不太清楚的是,造反派自接管档案,工厂便传开了她的传奇经历,包括她和镇上一个历史反革命分子藕断丝连的“离婚”关系。这样的关系本来容易让人猎奇,产生兴趣,但也因人而异。田懿保持了当年很多创业者的作风,只犯官不犯兵,给了兵好感,从而无形之中保护了自己。主要是,每个造反司令部都希望大权独揽,要达此目的,便需要宣称自己才是忠于毛主席的革命正宗,于是问题来了,每个造反组织皆宣称惟自己是正宗,有资格独掌权柄,互不相让,便由破口大骂发展到了互亮拳头。此为尔后武头和武斗不断升级的原动力。江东厂的造反组织,谁也没兴趣关心一个老太婆的事儿。
但田懿也几乎闲出病来。
她不宜多去镇上找老伴聊天,也不宜去焦工家串门,与其他人又谈不上路,便只能天天待在屋里守着儿子。屋里有十几本医书,有几本马列书,但她早就不看书了。楚楚已大变,没书读了,红卫兵被人忘却,父亲是阶级敌人,母亲被靠边站,便常常生闷气。一天,他竟然冲田懿道:“活着没意思。”
田懿大吃一惊。
这天半夜时分,田懿又一次去了镇上,敲开了老伴的门。
“运动,运动,害死人。”她愤愤不已,“这样下去,楚儿会废掉,我们的心血白费了。”
张汉泉不假思索:“一代人都会废掉。很可能,还会遗祸几代人”。
“现在场面上,甚至家里面,哪里还是人在讲人话?”
张汉泉语气更冷:“颠倒的认知,十年可以扳过来。毁掉的财产,一代人可以复原。生活摧毁了情与义,下一步就是消灭羞耻感与是非观,文明社会等于返祖回归动物世界。这样的世界,愚昧和任凭扑杀是羔羊的归宿,知识与高贵也不过是豺狼的漂亮皮毛,无关食物多与寡。”
田懿语气一样地冷:“你只管讲,不要顾忌我听了会刺耳。”
“所以,现在不是望楚楚成材的问题,是保证他活下去和不堕落的问题。”
田懿很痛苦地点点头。
张汉泉另告:“丽丽出事了。明天,你去看看他们俩口子,不管起不起作用,去安慰几句话。”
“丽丽很文静,出什么事?你怎么知道的?”
张汉泉说了近段时间去了十几次生活区,再道:“前天从生活区回镇上,路上碰见陶岚从城里看守所回来,她告诉我的。说丽丽写了反动诗词,对现实不满,被邻居的小子揭发,抓走了。陶岚伤心,现在人瘦得不成样子。”
田懿愈惊:“我一点都不知道啊。”
“你不出门,当然不知道。”
“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没工作,父亲入了另册,如何会没想法……但不能留下文字啊。”
“听陶岚说,俩兄妹都恨父亲,为什么要回来?他们回国时,已经好几岁了,记事了,一比较,就坏事。”
“不说了,不说了。明天,我去一趟他们家。”
临别时,田懿说:“你说的对,先要保证楚儿活下去,不堕落。其实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不如你说的透彻。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安排楚儿去哪里呢?过去民国时期,年轻人还有个地方可躲,或去外地投亲,或象你一样出海去踫运气。现今铁桶一样,不满现实的人,要么夹紧尾巴,要么去蹲班房。现在中国只有一个地方年轻人吃饭有保障,去当兵。我不愿意让他走我那条路去当兵,他的志向也不是当兵,可是实在无法可想。我只能给韩军长写封信,先备个案,必要时,送楚儿去他那里当兵。他的部队在守边疆,那里不会象内地这样搞运动,他远离北京是非中心,相对安全。韩军长不会亏我们的孩子,你看呢?”
“这话我不便说,你安排。”张汉泉马上表示支持。稍顷,他补充,“你抓紧。”
田懿嘶声道:“过几天,我把一切都告诉他,到了告诉他真相的时候。”
 
大范围大规模的武斗渐告平息,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又来了。
张汉泉在镇上首当其冲,再次被勒令不得给任何人行医,理由是须防止他以诊病为名行谋杀革命群众之实。他只能老老实实接受群众监督,清扫街面,每月去居委会领取十五元生活费。对于胸前那块白布条,他已视若无睹。他相信,无休止的运动除了重复侮辱他的人格外,从他身上也榨取不出任何油水。但他错了。
每年梅雨时节,仍旧是张汉泉极为痛苦时刻,关节炎使他几乎挪不开步,常常一抬脚便痛得冷汗直冒。然而,这不能成为他逃避劳动改造的理由。他就是爬,也要去扫街,去接受批斗和可能的传讯。
一天上午,张汉泉被叫去了镇上的革命领导小组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俩个三十来岁的现役军人,一个高个儿军人见着张汉泉便面向领导小组组长,不屑地问:“就是这个人?”得到肯定回答后,他示意张汉泉随他们去了一间小屋。
另一个军人态度和气,不但让张汉泉坐下,而且给张汉泉倒了一杯水,之后言归正传。
“从你的档案和你每次写的交代材料看。”他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结合我们掌握的情况,你抗战初期在新四军确山留守处医院干过七个来月,是不是这样?”
“是的。”
“你应该是国民党那边派过来的?”
“当时我是南洋支援祖国抗战的志愿人员,要求不过问党派政治,只要是抗战队伍都可以去效力,所以不能说我是国民党派来的。”
“你是那边的少校军医,怎么解释?”
“这事一两句话讲不清楚。当时属于特殊时期,有些事办得连我都感觉有点离谱,似不合规章。我确有一张国民革命军的少校军医委任状,但是我没在那边的军队干过一天。相反,我在新四军部队志愿工作了七个月。这样行不行,请你们去问一问王明山,当时他是十八旅司令员,我的情况,他很清楚。”
“你不要提这个人了。”高个子插话。
张汉泉隐隐一惊,敏感到了王明山栽了跟头。但是,此事若无王明山作证,他相信他讲不清楚,讲清楚了对方也不会相信。他不知如何办了。出乎张汉泉意料,俩军人并未多纠缠这件事。
仍是态度和气者开口:“你把在确山工作七个月的情况写成材料,过两天我们来取。我告诉你,这是你的一个立功机会,可以考虑摘掉你头上的帽子。你该知道戴帽子的味道不好受。我给你一点启发,因为时间久了,有些事难免记不太清楚。你在医院里接诊过哪些病人,一般性病人不用去管他,重点是当时的首长级病人。还可以告诉你,留守处就是中原局。有个叫胡服的人,你是不是见过,跟他有没有接触,听他说过什么难听的话?比如说他攻击延安的话,包括他的男女作风问题,详细地写出来,越详细越好。明白吗?”
“我是听说了有个人叫胡服,但这事当时不是新闻。”
“你要讲清楚,先好好地回忆一下。”军人更和气了。
“好象有一天,胡服来我这里要过碘酒。”
“他是不是讲湖南话?”
“不记得了。”
“他讲不讲湖南话你听不出来?”
“我就一个医生,不关心这些事。”
两个军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高个子道:“你知道胡服是谁吗?”
“不知道。”
“他就是刘贼,刘少奇。”
张汉泉脑袋嗡地一声响。
“认真地写。”高个子军人再道,“把你知道的刘贼的丑恶言行都写上。写得好,写得不好,你该懂各自的份量。”
俩军人走后,领导小组长马上走进来,也变得态度和气。
“还有一件事,”他说,“你和江东厂田懿的婚姻情况,包括那个孩子的来历,你过去的材料都交代得不清楚。你们到底离没离婚,在哪里办的离婚手续,为什么一直在来往?这事不只一两个人可作证,这次你都要交代清楚。当然,首先是写好解放军同志交代的材料。我可是一片好心。我给你提个醒,解放军同志还要找很多人了解情况,据说,田懿的历史也不干净,她土匪出身,手上有血债。你懂我的意思吗?”
张汉泉的脑袋又是嗡地一声响。
张汉泉临出门时,领导小组长忽说:“这两天,你不要上街扫地,就在家里好生写材料。写累了,也可以出门走走,不可以走得远。”
张汉泉回到家里就呆呆地坐着,一坐就是个多钟头,终于理出了头绪。他明白不写是不行的,但怎么写可是个大问题。为使脑子清醒,他索性睡了一下午。晚上,他开始写,但写到夜深,仍没写出几个字,因为写一页纸撕一页纸。窗外南风拂面,月光皎洁,他长叹一声,走了出去。
他下了决心,去见田懿,告知白天的情况,再催促田懿尽快办好楚楚的事情。
就在半路上,这一家人撞面了。随后,夫妻俩去了一个隐蔽地点坐下来,楚楚在旁边放风。
田懿很激动:“前天上午收到电报,韩军长派人过来了,多半坐飞机来,估计明天就到,接楚儿过去。宝生兄弟说,他过不来,叫我们放心,有他在,没人动楚楚。”
“还说了什么?”
“电报上只能讲这多话,很多是隐语,只我懂,意思很明白啦。”
“楚楚的意见呢?”
“他同意去。我用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了他,他开始不肯相信,说我骗他,不相信他是我们抱养的,不相信亲生父亲是个国民党大军官,不相信栾和文是我们的朋友还是个很正派的人。能够怪他吗,这么多年,别说社会上,学校里,就是家里面我们都不敢告诉他生活的真相,他当然一下子受不了。他直到看见我流泪,他才信了,哭了又哭。我对他说,你有你的一辈子,先去韩叔叔那里锻炼几年。我明确告诉他,现在这个新社会,大不如旧社会,旧社会老百姓日子确实过得苦,尤其跑兵那些年,新社会也就安定了几年,上面就发了疯,结果农民的日子过得比旧社会还苦,城里人的生活有了点儿保障,代价是把自己变作鬼,杀气比阴间更重。现在根本不提高考,招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城里的孩子以后会怎样?有的工人家一月就四十来块钱,要养五六个人,还有那么多没工作的人家,如果不招工,以后日子怎么过?有消息说,会把你们都赶往农村、边疆去。妈妈总算还有一个门路。再说你不同于别人,非要把你和你的亲生父母扯上关系,爸爸妈妈都救不了你。所以,你没个着落和安全地方,你爸爸心里更苦。再说,你爸爸十八岁就出海,你十九岁了,该独立生活了。以后你走什么路,该你自己把握。他呢总担心我们会挺不住,我要他放心。他不成长为一个男子汉,我会死不瞑目。好啦,说说你那边的事。”
听罢张汉泉的叙述,田懿道:“我早知道胡服是刘少奇,毛泽东思想就是他在延安喊出来的,他成了作茧自缚,真不知他现在怎么想?这只是做了一场恶梦吗?我早点下来是个好事情,不然的话,这次我会很惨,我这个性哪里适合待在上面?材料的事,他们在利用你,诱供你,威胁你。你不写,他们会狠狠地整你,把你整死,所以得写,但知道什么就写什么。只能软磨,不能硬顶。至于我们的婚姻,你不妨明说我们就是夫妻,从来如此,离个鬼的婚。反正楚儿明天就走了,但你不能透露是去了宝生兄弟那里。宝生兄弟不过来,是有难言之苦。我这边,你放心。说我是土匪有血债,似乎也沾了边,大不了再说我是打入新四军的特务,还可以说我是苏联特务,是东欧特务,我跟那边的人也打过交道嘛,随他们的便。”
不能不分手了,田懿说:“待楚儿安顿下来,给我们报了平安,我马上搬家,看他们怎么样我?难不成把我们老两口子,从床上拖下来?真个那样,也好,丑陋的不是我们。”
张汉泉强调:明天夜里,我们在这里再碰个面。楚楚走没走,我得有个准信。”
随后,他把张楚楚唤来面前,说:“爸爸送你两句话。一、别忘了有个疼你的好妈妈。她第一眼看见你,就很喜欢你,把你当亲生的看。二、跟韩叔叔学习怎样做人,一边学做人,一边学做事。另外,如果你这辈子能见到亲生父母,要认他们,他们一样心里悲苦。他们不是歹人。”
张楚楚含泪道:“我对不住爸爸,恨过爸爸。”
张汉泉目送着娘儿俩远去后,返身回了镇上。
第二夜里,夫妇俩如约又来了这里。他们在一片草地上坐了下来。
“宝生兄弟写了封信带了来,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谢谢他。呃,部队在什么地方?”
“在西南边境。”
“你有没有请求韩军长,让楚楚学点技术?”
“你莫操心,我这样做了。”
张汉泉不说话了,捉住田懿一只手,久久不放。
田懿忽惊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张汉泉眼望天穹,良久才道:“你还记得么,我们初见面,你朝我做鬼脸,又笑。”
田懿也是良久才道:“四十多年了,仿佛昨天。”
“我姐姐走后,我两眼茫然,当时就知道趴在坟上哭,一点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第一眼看见老爹爹,我就感觉到了我有救了。你朝我做鬼脸,我好心慌,你一笑,我就放心了。”
一会儿后,他又道:“生活没有亏负我,我一生交过几个朋友,都不失为正直的人,让我常常想起他们。还有,飞飞现在不知怎么样了?我估计他比楚楚的处境好。说到底,我有罪,否则不会落到今天。话又说回来,我又幸运,你的情意,是我一生的精神支柱,支撑我活到了今天。”
田懿惊道:“今天你的话有点怪。你看你,说些什么话啊?”
“没什么,不过是随便说说”。张汉泉语气轻松,把田懿的手抓得更紧,又补上一句,“楚楚有了着落,我心里卸下了一块石头呗。”再补上一句,“楚楚有了着落,他心里又只认你这个妈妈,我理当高兴。”
田懿疏忽了,以为张汉泉抓紧她的手是鼓励她挺住,是为儿子有了着落而精神放松。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说话。
就在这天夜里,张汉泉吞服安眠药自尽了。
田懿是午后得知凶讯的。革命小组长前往张家催赶材料,怎么都喊不开门,终觉不祥,便喊来人撬开门,张汉泉尸体已经发凉。没有遗书。终究得有人料理后事,革命小组为了省事,不得已派人通知了田懿。
田懿赶来了,脸色铁青,没有哭,眼里迸射的寒光令人生畏。是因镇上的革命领导小组把全镇的人都召来了死者门外,召开现场批判大会,批判历史反革命分子和特嫌犯畏罪自杀。这个革命小组长可不是例行公事,是因历史反革命分子一死,那两个解放军同志便要不到需要的材料,他可是向人家作了保证的,保证他有办法让张汉泉就范,至此便恼怒不已。参会者几乎都是应付差事,不来于自己不利,但也没几人表示同情死者,全都麻木了,关自个什么事呢?一个时辰后,批判会结束了,田懿被获准把尸体送去了火化。第五天,田懿把骨灰盒埋在几天前他们坐过的草地上,赶工立了一块碑,上书:张汉泉之墓,妻田懿立。“妻,田懿立”这四个字格外大,分明是有意这么做。这天,焦成贵夫妇借口去镇上办点事,躲着熟人也赶来了。这对夫妇心里明白,田懿把丈夫葬在这里,应是临时性的安排,是为了就近随时过来看上几眼。
 
 
关键字: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498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