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7/2020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尾声)

作者: 罗祖田

 
尾  声
 
田懿没有失踪,她被亲自过来的韩军长和张楚楚接走了。原来陶岚护理田懿时,一连收到张楚楚两封信。她拿信给田懿看,田懿伸手就撕。陶岚没奈何,只能拆开信。之后与焦成贵商量决定,如实把情况告诉张楚楚。
那是田懿疯后十个月的一天黄昏,两部军用吉普驶进了小镇,就在路上截住了一路走一路念叨着楚儿的疯子,老将军和张楚楚急忙跳下车,儿子认得妈妈,妈妈已不认得儿子。韩军长当场决定,让一个随身秘书陪伴张楚楚就地把田懿弄上车,先送飞机场。他带上卫兵去了工厂革命委员会。他亮明身份后,请来三个头儿和那位军宣队队长,另加焦成贵夫妇,开了一个会。他要求地方官放行,他带走田懿去治疗。为此,他略略回顾了一番当年田懿是怎么半疯癲的,怎么找到他的往事,不由人听了不唏嘘。他没有指责任何人,但也丢下一句重话:“当年那样的恶劣环境,只把我姐逼成半疯,今天把她完全逼疯,这是干什么啊?”那几个掌权的人当然乐意放行,彻底扔掉一个麻烦,且争着表白了一番自己在田懿疯后并未再落井下石。老将军特意谢了工程师夫妇一番。
尔后数年,红朝仍旧政治运动不断,是因皇上念念不忘,“八亿人口,不斗行吗?”皇上其实没有说错。自从五九年成功地稳固皇位,他也只能这么干了。是因但凡皇宫,金壁辉煌的背面,总是魔影憧憧。没有人可以真正值得信任,便成了师公与鬼斗法,全看谁技高一筹。而师公与鬼斗法的后面,自然就是病人遭殃。此局面一直延续到皇上寿终正寝。
红朝三十年,一个秋高气爽日子,张楚楚出现在江东厂,随身带来了母亲的骨灰盒。此前,田懿的疯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越来越重,终于万岁爷驾崩不久也去世了。
张楚楚复员已一年,当了十年兵,汽车开得好,修理汽车也在行。韩宝生已离休,算得上少有的平安着陆。此前,他一再关照张楚楚,不可丢掉所学基础,要为妈妈争口气,鞭策张楚楚如愿考上了大学。韩家几个兄妹也没有看不起张楚楚,原因之一便是他们的父母一直思念与田懿的友情。现在,政府发来通知,要为张楚楚的父母平反。此为杀伐太重的王朝欲重拾人心的故事再现,不免为时已晚,但也仍属善举。条件已成熟,张楚楚决定为父亲迁坟。他只能自己拿主意,相信没有违背父母心愿,要把父母合葬一处。他很感谢陶岚伯妈照顾了他的妈妈,一如他感激韩宝生夫妇庇护了他一样。又从已改正的焦成贵手里读到了栾和文写来的一封信。信上说,自获准通邮,他便向老朋友夫妇写信,不见回音,赶紧再写了两封信,拜请大陆政府有关部门把信转交老朋友夫妇及表弟。人事沧桑,往事仍记忆犹新。他们夫妇如今老矣,将尽快动身,但愿能面见老朋友夫妇和楚楚,面见表弟一家人,张楚楚对他们从无具体印象,虽读得出其情殷殷,对他们仍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毕竟,那一代民国旧人已成过去,天道恒常,他们丢掉了大陆,大陆于他们便成了一本旧像册,一如他们成了大陆人的旧像册一样。
张楚楚已到而立之年,仍未婚。原因有二:他继承了田梅生和张汉泉的部份禀赋,不肯人云亦云。而今全民松绑,海禁复开,世界大变,尤以东邻变化发人深思,他一时还适应不了新的改革时代。而他欲觅一个他妈妈那样的女子,一直不能如愿。他有了感觉,此愿会要落空。他由此隐约悟出,大海啸过后,必是极目狼籍,日后滚滚而来的只恐更多的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因他通过与韩家几个哥姐的关系,于京城读书时见识了新老一代权贵极复杂心态,那是大迷惘之后的世事虚空,虽心如荒原,却纷纷顿悟,便格外渴求现世补偿与占有,只会嫌少,不会怕多。他更读得懂城乡的余悸犹存眼光,那是一应动物创深痛巨后必有的条件反射,从此生活中起作用的全是动物本能。他并拿不准新生活会把他引向何处,但也明白走向中世、下世的路途上,怪象必迭出,主演会是谁。似乎理想时代让位于平庸时代,实因《资本论》本来就是《物种起源》。海浪滔滔,能冲毁古老腐朽的防波堤,却无力化北风为西风,况且西风并不全是春风。他在城里陵园觅得一小块地,安葬了父母,自撰了一篇祭文,其中有这样两句话:
“百年纷纷,天堂梦碎,梦醒,天神安在?却见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黄钟既毁弃,世间再现真性情,需要等上一百年。”
 
(全文完)  
 
关键字: 罗祖田 动荡时代的爱情 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577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