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7/2020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众示威纪念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

作者: 施 英

香港反送中运动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在武汉肺炎疫情“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二未有发起纪念活动。但有网民号召傍晚在中环进行“流水式”游行,有数以万计市民响应,一度占据马路游行。
 
2019年2月,港府利用港人在台湾被杀案,提出修改逃犯条例,与台湾、澳门和毫无司法独立的中国大陆之间建立引渡机制。修例议案的提出引发港人的担忧和反对,同年6月香港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民间人权阵线发起首次大型示威的“69大游行”,有100多万港人上街,开启了长达半年多的反送中运动。
 
中午时分,民众在中环、太古、葵涌、新蒲岗、九龙湾、观塘及湾仔7区的商场内,高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没有暴徒 只有暴政”、“民族自强 香港独立”等口号,唱反送中歌曲《愿荣光归香港》,举“五一”手势寓意“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也有人高举“香港独立”旗帜。在场人士有上班族,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身穿校服的学生举起“香港人建国”标语。
 
防暴警察严密布防并多次发喷胡椒喷雾及胡椒球弹驱散,结果有53人被拘捕。在中国全国人大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的阴霾下,大批游行人士高举“香港独立”的旗帜并高呼口号。
 
参与游行的中学生表示,过去一年有很多难忘的经历,有很多人怀疑被自杀,她认为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9日报道:香港抗议一周年:前线与“和理非”示威者的反思
在香港《逃犯条例》修订案引发的“反送中”示威一周年之际,抗议活动随着肺炎疫情爆发大大缩减规模,但这个城市的政治与经济前境不容乐观。
香港失业率受疫情打击攀升至近年高位,北京推动即将在香港实行的《国家安全法》,令民主派担心言论、集会自由受限,美国有意对中港实行制裁,香港的特殊地位可能不再存在,威胁到独立关税区这一个重要经济命脉。
BBC中文采访了两位分别来自“前线”和“和理非(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者,回望他们这一年来的转变,以及对未来的看法。
从不谈政治到变成“前线”
40多岁的阿强(化名)在旅游行业工作,示威爆发前,他自称是一个只顾赚钱、不谈论政治的人,单身的他拥有自住物业,过着自由自在、物质富裕的生活,闲暇时爱去旅行,不会关心“六四”、政治改革,也不怎么参与选举投票。
“那时候觉得政治或是社会制度是由一班官员或有学识的人制定,然后由普通人去遵守。”
2019年6月,香港政府坚持推动甚具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案,触发几十万人或上百万人参与游行抗议,那个时候的阿强仍然没有参加,连“五大诉求”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示威者的诉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案、撤回“暴动”定性示威、释放特赦被捕人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以及争取普选。一年过后,除了撤回条例修订案外,政府并没有回应示威者其他诉求。
示威者不满政府没有让步而把行动升级,抗议活动扩散至全港各区,从起初的堵路、包围警署和政府建筑物,演变成纵火、汽油弹、“装修”(破坏店铺)和“私了”(攻击不同意见人士)。香港警察则被形容把催泪弹“常态化”,再施以胡椒弹、橡胶子弹、水炮车等等。
数千名示威者因暴动、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袭警等罪名被捕。中港政府及建制派指控示威者搞乱香港,近似恐怖主义;示威者则称,和平游行没有用,而把行动升级,其暴力冲击也具有针对性。
阿强回忆说,令他决定参与游行的触发点,是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因为购买“雷射笔”被捕。当时,警方认为“雷射笔”是“攻击性武器”,并称多名警员因为示威者使用“雷射笔”而眼睛受伤,但在阿强等示威者眼中,“雷射笔”也被列作“攻击性武器”则突显了警权太大。
阿强亦留意到网上片段显示众多警方执法可能违反守则、7月21日元朗“白衣人”袭击途人,警方迟迟没有介入并和“白衣人”拍肩膀的事件,同样令他感到愤怒。他认为示威者如果犯法而被捕,是应该承受制裁,但是警方执法时需要公平,倘若警员违规或是亲北京人士犯法,应当同样受到制裁。
但警方一直否认自己存在“警黑勾结”,否认有使用过分武力,并指自己公平执法。至今除了少数警员被训示之外,没有多少警员需要针对处理示威的事件负责,而曾在抗议活动中开枪或举枪的警察成为了“英雄”,甚至获得嘉许。
阿强在8月左右开始参与和平的游行,但有一次在现场,他发现警方不单纯针对“暴力”示威者,自己和周遭的人同样遭到武力对待,亲身经历催泪弹的可怕。他开始添置头盔、眼罩、口罩等装备,慢慢变成“前线手足”,经常向公司请病假或年假参与示威,时常留守到深夜。
他自言自己已经40多岁,有一定的生活负担,不敢做“放火”、“装修”、“私了”等行为,但试过帮忙拆栏、设路障,以及用水扑灭警方释放的催泪烟。按照香港法律,他涉嫌犯了“非法集会”、“破坏公物”等罪行。他回忆说,其脚部曾疑被地上反弹的子弹击中,剧痛了一周。
“我很怕死的,但大家都知道香港发展到这种地步,出去了便会承担后果,这是我们的责任。”
去年众多次示威,他都没有被捕,但今年年初一次人群集结中,他被警方以“非法集结”的罪名拘捕,结果突然没有上班两天,同事都知道了。
“那次聚集的人大多数是普通人,有些甚至只是经过的路人,明显是滥捕。被捕的人形形式式,年轻的、老的也有,在警署的警员也没有做什么。”
但被捕后,他仍然会参加网上号召的集会,当示威者在商场唱歌时,他见到有便衣警察会大声高呼警告其他人,他有空时也会到法院旁听示威相关的案件。
因为疫情关系,他被公司要求放无薪假,收入少了三分一,如果疫情持续,其公司甚至可能裁员。
阿强说不怕失去工作,认为“在香港只要肯做就不会饿死”,他认为疫情令经济转差,的确会令部分示威者减少参与抗议活动,“但他们不会因为经济差而变成支持政府”。
现在他已经养成了消费只光顾“黄店”(亲民主派商店)、不使用香港铁路、八达通(即便利通行支付卡)(以免留下记录),推动各界筹组民主派工会,希望尽最大的努力,支持民主派阵营。
“我们怎么打都打不过中央,就算我支持香港独立,也觉得没有可能发生,”他说,“但不代表我们没有作为,我们身处大时代,就预示了将来的路不好走。”
他认为,警民冲突近期减少,除了是因为疫情,也因为更多前线示威者被捕,但香港问题已转向到国际层面,示威者或要改变策略,只会在适当的时候才会升级。
美国对中港实施制裁,被形容是香港示威者寻求“揽炒”成功。“揽炒”有玉石俱焚的意思,示威者认为,如果中共当局受到制裁,可能会减轻打压香港的步伐,但这意味着香港可能失去美国的特殊待遇,甚至失去独立关税区,可能令经济进一步受挫或令香港失去金融中心的地位。
但阿强怀抱乐观的心态,他认为虽然香港成为中美之间的棋子,但经济不会走向最差的境地,而就算经济转差,香港人仍然有办法活下去。
“和理非”在中资公司的挣扎
30来岁的阿健在香港一家大型中资企业从事市场营销工作,他强调自己是“和理非”示威者,“我怕死,所以不是和平的游行尽量不参与”。
去年“反送中”示威爆发后,他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大游行,在示威演变成暴力冲突后就会离开。
他没有正面受到警察的攻击,然而,他所在的中资公司却施以打压,让他愈来愈难参与示威。
过去几个月,温和派示威者多次在午饭时段的闹市和商场举行名为“和你lunch”的抗议活动,在闹市或商场中唱歌和叫喊口号。
起初,阿健也有参加,但后来,他的公司宣布,强制要求员工提早在11时在指定餐厅吃午饭,12时要回到办公室向上司报到,暗示不批准任何员工参与示威。
他公司一名工作几十年的同事因为被人在电视直播中发现参加示威,而被人用“违反公司守则”等理由革职。
人心惶惶成为了中资公司香港员工的写照。
近日,中国人大突然宣布绕过立法会为香港直接引入《国家安全法》,他的公司“呼吁”员工签下支持《国安法》的联署。
“表面上是没有强逼你签,但你不签就要与上司见面,上司会跟你说,进入这家公司,就要跟这家公司的一些想法,多个香港同事因为不签名而辞职了。”
去年下半年的示威,他为了工作而没有参与和平示威,失去了示威的言论自由。如今,他被迫联署,失去了在公众领域“不被表态”的自由。
示威爆发后,他试图寻找其他工作机会,希望尽快离开中资公司,但碰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转职之路要暂时搁置,但庆幸这是大公司,与裁员有一段距离。
他认为,香港乃至国际企业都十分依赖中资公司,即使示威者予以杯葛或“装修”,也撼动不到他们的地位,这些公司在大陆资源支持下,只会在香港具有更大的影响力。早前已有消息传出,中国政府要求国企加强投资香港,控制多个行业。
他坦言,“揽炒”对香港不一定是好事,他认为只是加速香港变成中国另一个普通城市的过程。香港人可能失去自由,中共也将继续屹立不倒,但他说自己家庭的经历,让他明白一个曾经享有自由的人,在快将失去自由时会拼命争扎。
阿健自小学三年级开始从广州来香港,祖父母那一辈受尽“文革”之苦,父母于是为了逃避中共来到香港。他初来港时中港矛盾未爆发,可以顺利融入香港社会,如今仍然会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但不认同中共政权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当年我家来香港就是为了逃离中国,回归当下仍然觉得香港有分别,但现在没有了。”
他相信,香港问题已经提升至国际层面,示威者最大的贡献是让全世界知道,极权的中共会如何对待自由社会,示威者可以做的事情已经不多,未来的主导权不会很大,但只有持续发声,才得到国际社会关注。
短期内,他表明自己仍然会参与和平的游行,不过,他会以眼镜、口罩乔装,游行时把电话的定位系统关掉,以免让公司有任何方法,留意到他出席示威。
长期来说,他希望可以移居海外,逃离香港,“我不像那些持有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的香港人,英国再怎么放宽BNO政策,对我也没有帮助,而香港其实有很多我这种人。
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
▲德国之声(DW)6月9日报道:一年后的香港:在希望和恐惧中煎熬
在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爆发一周年之际,路透社和法新社访问了一些抗议活动的参加者以及反对者。当日特首林郑月娥强调,香港承受不起乱局。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年37岁的唐女士在医疗卫生领域工作。一年前参加过和平示威游行,她说,今天来看,抗议没有让政府改变什么。那时,人们反对修改现行的引渡条例,呼吁香港实施更多民主。一年后,虽然引渡条例不再讨论修改,但当地的民主状况并没有改善。不仅如此,北京决定制定港区国安法,对香港的自由实施进一步限制。
唐女士有一个三口小家,如今的她不得不从理想主义转向务实主义。“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她对路透社说,家里处于安全考虑,已将存款转到海外,“移民可能将是选项”。
抗议者当中,有人失望,有人担心受到惩罚。虽然新冠疫情还没有解除,反对港区国安法的抗议活动已在街头出现。还没有出台的这部国安法将包含严惩叛国、颠覆政权、恐怖主义以及外部势力干预。
一名63岁的女士认为,星火可以燎原,“政府越是打压,我们就越是反抗”。
在保险业就职的22岁的大卫告诉记者,为获得国际关注,抗议中必须暴力同和平手段兼备。他说,为抗议活动制作汽油弹和破坏催泪瓦斯罐时,会感到惧怕,但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下去。
反修例示威游行常常演变成暴力活动,抗议者阻断道路、打砸亲中商铺,向警察扔石头和燃烧瓶,警方则以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相还击。
Isaiah Choy原本在英国读书,去年回香港参加和平示威。21岁的他说,必须放弃暴力。他认为,香港成为中美冲突中的一个棋子令人失望。
香港的抗议活动得到社会的广泛支持,这个拥有750万人口的大都市,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反对示威。
50岁的Keung属于三分之一的反对者。他说支持国安法,他希望,民主运动不久后将告一段落,因为“邪不压正”,“如果发生去年那样的暴力活动,政府制定法律加强管控是正常行为。”
付先生64岁,已退休,他常常念叨运动口号:“如果大火毁灭我们,你会跟我们同归于尽!”(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他说,因为政治观点,许多儿时以来的朋友都疏远他,但他不后海,“我是强硬派,支持港独。”
Ryan是一名勇武派,抗议活动中,他总是冲在最前列。一年之后的今天,他却害怕被警方抓到。同时为自己告别抗议,深受内心的谴责。作为一名20岁的大学生,Ryan“只想远离政治”。他已经数月没有登录加密的抗议圈了。去年,他首次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曾说,“我是一名冲锋队员”,战斗在抗议队伍的最前方,组织队伍形成盾牌之势,以对付防爆警察。
去年10月Ryan被捕。他说,关押期间,警员曾踢打过他。后来,Ryan被释放了,没有被起诉。但这次经历给他打下深深的烙印。
他对法新社说,“我谴责自己自私、胆小怕事。我不再发声,我从头到脚都深感歉意。然而,我无法继续了。”他无法预测是否还有继续上街抗争的机会。“也许你可以说,暂时的淡出是为未来积蓄力量。”
林郑:香港承受不起乱局
6月9日当天在香港,有抗议者不顾限聚令举行小规模示威活动。在中环置地广场有约百名人聚集,喊反送中口号。大约10名防爆警员在现场戒备。晚上数百人集结于遮打花园,向上环方向行进。
稍晚,又有百余市民走出中环的多条马路,还有人设置路障,警方称示威非法,因为事先没有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据《明报》报道,防暴警察向举着雨伞向前推进的示威者发射了胡椒球弹,一名男子被警方带走。直到当地时间晚9点警力在中环地带的执法仍在持续。
当天,据香港电台报道,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讲到反送中的经验教训时说,过去一年,香港的困难大家有目共睹。她认为,每个人不论政府或是立法会议员,都应汲取教训,强调香港承受不起乱局。
她还说,如果社会每日有暴力事件挑战国家主权等,甚至提出港独自决,会令保就业措施成效大打折扣。林郑呼吁支持全国人大订立港区国安法的决定,批评小部分人借此抹黑,煽动罢工罢课,表示对此极度遗憾及谴责。
 
▲美国之音(VOA)6月10日报道:香港反送中6/9大游行一周年 数以万计市民中环流水式游行
 
 
 
香港反送中运动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数以万计市民响应网上号召,在中环参与“流水式”游行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 —香港反送中运动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在武汉肺炎疫情“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二未有发起纪念活动。但有网民号召傍晚在中环进行“流水式”游行,有数以万计市民响应,一度占据马路游行。
防暴警察严密布防并多次发喷胡椒喷雾及胡椒球弹驱散,结果有53人被拘捕。在中国全国人大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的阴霾下,大批游行人士高举“香港独立”的旗帜并高呼口号。
参与游行的中学生表示,过去一年有很多难忘的经历,有很多人怀疑被自杀,她认为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香港反送中运动星期二(6月9日)踏入一周年,去年今日民间人权阵线发起反送中大游行,要求港府撤回俗称“送中条例”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发超过100万人在炎炎夏日上街游行,揭开至今一年仍未结束的反送中运动序幕。
今年在武汉肺炎疫情下,香港政府实施公众地方不可以超过8人聚集的 “限聚令”仍然生效之下,民间人权阵线星期二未有发起纪念活动。
岑子杰:抗争运动仍然是一个现在式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在记者会上表示,6月9日反送中100万人游行一周年,但是“限聚令”仍然生效,都难以举办游行等公众集会,民阵亦不打算“纪念”反送中运动,因为这个运动仍然是一个现在式。
岑子杰说:“我们没有能力去纪念,因为反送中运动是延续到今日仍然未停止,这场运动仍然是一个现在式,未成为一个过去式,只是这场运动我们愈行变得愈艰难。香港人奋力反抗之后,共产党的打压变得愈来愈严厉。”
岑子杰表示,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最初是来自去年6月15日在金钟太古广场外挂上标语的梁凌杰,当日他挂的标语写上“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
岑子杰说:“在这场运动里面,我们香港人说的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五大诉求是要求撤回送中恶法、撤销暴动定性、释放所有被捕人士、追究黑警责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立即双普选。我曾经都觉得、可以自我感觉良好地觉得,我们都成功撤回了'送中条例',但是林郑撤回’送中条例',接着下来的就是另一条有机会令到我们香港人被送中的国安法。”
梁凌杰身穿黄色黄衣在太古广场外墙挂标语期间,失足从高处堕下,不幸身亡,成为反送中运动首位牺牲性命的人士。岑子杰呼吁香港人不要忘记这场运动的“第一条命”。民阵将会在下星期一(6月15日)梁凌杰的死忌当天,穿上黑衣并系上白丝带到太古广场外梁凌杰堕楼地点献花。
网民透过手机通讯程式进行 “流水式”游行
有网民透过手机通讯程式及网上讨论区,发起“6-9香港人抗争一周年港岛区大游行”,在傍晚5点半下班时间开始,透过手机通讯程号召市民到中环遮打花园集合,因应警方布防的位置进行“流水式”游行。
傍晚7时左右,响应游行的市民亮起手机的灯光,从遮打花园及皇后像广场一带向西游行,估计有数以万计的市民响应,大批游行人士占据马路,令交通受阻。
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5月底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的阴霾下,大批游行人士仍然高举 “香港独立”的旗帜并高呼“香港独立、唯一出路”等口号。亦有游行人士唱出反送中运动最流行的《愿荣光归香港》。
学生:今天不出来“下次还有机会吗?”
参与游行的13岁中学一年级学生张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担心今次不出来游行,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希望捍卫一国两制及香港人的自由。
张同学说:“我们原本享有的自由,我们不可以无原无故被人收回,一国两制这些都是我们在97年之前已经签订了的东西,已经是我们拥有的东西,《基本法》我们不可以让它(北京)无原无故一句说‘国安法'、’国歌法',立即就令到我们享有不到这些自由。”
张同学表示,去年11、12月左右才开始觉醒参与反送中运动游行示威,主要是不想香港变成一国一制,加上警方涉嫌滥用暴力、很多怀疑被自杀的个案,令她很心痛,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到她自己。
问及反送中运动一周年的感受,张同学表示,有很多完全想像不到的事情,她认为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张同学说:“这一年真的发生了很多我完全想不到的事情,我今年都只是中学一年级,我不知道要、即是有时我都会想,我不出来好像都可以的,因为我年纪这么小,但其实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一周年我们有很多人被自杀,好难忘,希望快些可以光复香港,香港独立才会有出路。”
参与游行的歌手阮民安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6月9日对香港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北京、香港政府对香港人游行、集会等自由的打压也到了一个没办法容忍的地步,他仍然坚守初心走上街头,但是代价会愈来愈大。
阮民安:香港人面对极权完全没有退缩
对于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宣布制订港版国安法后,仍然有这么多游行人士高呼香港独立口号,阮民安表示,反映香港人面对极权完全没有退缩,仍然有很多香港人坚守初心,也是向世界展示香港人的决心。
阮民安说:“现在大家说‘香港独立,唯一出路'是非常之响亮,其实是因为中共政权已经将我们香港人压到没办法再压,我们唯有这个才是唯一出路,除了这样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可以改变到、可以再争取我们一些自由、民主,这个是我们的信念,也是我们向全球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香港很有我们的信念、我们的想法,对抗这个中共的暴政、中共的极权我们是从不畏缩。”
70后市民:参与游行是表达对政府和警察的愤怒
70后从事高科技的香港市民何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参与游行是表达对北京、香港政府及警察的愤怒,他感到很多香港人都很抑压、很悲观。他认为今年6-9一周年大游行的人数减少,主要是被疫情影响,他都不敢带同小朋友上街。
何先生坦言,虽然“港版国安法”未公布细节,对香港人上街抗争仍会构成更大压力。
何先生说:“就算你怎样答应国安法只是‘影响很少撮人',但是执行那个是谁呢﹖(负责)拘捕的是谁﹖然后被捕的人去哪里(受)审﹖是不是好像以前去劳改营那样,审都不用审呢﹖没有人知道。”
何先生表示,在国安法的阴霾下仍然上街游行,是怕再不出来,不知道将来还可不可以出来,亦希望争取国际关注,让香港继续享有高度自治。
何先生说:“争取国际关注,更多人去抗拒中共的强权以及高压统治、剥削香港人的自由,导致香港没有了核心价值以及优点,我们想香港是回归之前的香港,很简单的。”
林郑月娥:“香港承受不起乱局”
防暴警察多次发射胡椒喷雾及胡椒球弹驱散游行人士,有记者及市民受伤。
警方星期三(6月10日)凌晨在面书(Facebook)帖文表示,截至凌晨警方在中环一带拘捕共53人,包括36男17女,涉嫌参与非法集结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被捕人士当中包括身穿反光背心的义务急救员,以及元朗区议员杜嘉伦。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早上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记者,被问到会否为去年6月9日百万人反送中大游行后,宣布继续在立法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感到后悔,她回应表示,过去一年的困难大家有目共睹,每个人都要汲取教训,除了香港政府之外,立法会议员都应该汲取教训,就是“香港承受不起乱局”,因为疫情而引发全球大衰退,她希望回复社会让市民生活,她相信“这个是大家的共同愿望”。
 
▲美国之音(VOA)6月10日报道:港人示威纪念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
 
 
香港示威者在抗议活动中打开手机闪光灯游行。(2020年6月9日)
 
华盛顿 —数以千计的的港人星期二晚在港岛金融中心的中环举行游行抗议,纪念掀开反逃犯修例的运动序幕的6/9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警方展开强力镇压,拘捕50多人,包括几名区议员。
在2019年6月9日港岛反修例大游行一周年之际,“反送中”抗争余波未了,而“港版国安法”又将强加给港人。数以千计的示威者响应社交媒体呼吁,云集中环向政府抗议。
据港媒报道,数百人晚7点在遮打花园聚集,开启手机闪灯,高喊抗议口号,向中环方向行进。随着人数急速增加,大批示威者走出多条马路。但随后就有多辆警车来到现场,大批防暴警展开多轮驱散,期间发射胡椒球弹及胡椒喷雾。
警方还在中环多处截查市民,包括身穿反光背心的义务急救员,搜查随身物品和身份证。有记者不满遭警员推撞、拉扯背包及辱骂,与警方传媒联络队理论。
警方在持续至午夜的行动中,全天共拘捕57人,年龄从14到62岁,包括3名区议员。
据报道,香港的民主活动人士仍在筹划在未来数天内展开更多的抗议“港版国安法”的行动,尽管政府禁止8人以上聚集的防疫“限聚令”仍在有效。
2019年2月,港府利用港人在台湾被杀案,提出修改逃犯条例,与台湾、澳门和毫无司法独立的中国大陆之间建立引渡机制。修例议案的提出引发港人的担忧和反对,同年6月香港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民间人权阵线发起首次大型示威的“69大游行”,有100多万港人上街,开启了长达半年多的反送中运动。
示威者批评北京近年来不断压缩香港的自治空间,侵害港人权利的做法,提出了包括“双真普选”在内的“五大诉求”。
反送中运动遭到当局严厉的镇压,至今有近9000人被拘捕,数以百计的人受伤。
北京面对港人不懈的抗争,中共操控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5月28日通过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决议,直接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实施,绕过香港立法机关本地立法实施的程序。
“港版国安法”从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这4个方面对香港施加控制。
港人及国际社会都反对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的做法,谴责北京的这一行动将威胁港人的基本自由,破坏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所保障的香港自治地位,标志着“一国两制”的终结。
▲德国之声(DW)6月10日报道:反送中周年示威 中学生:香港人建国
6月9日反送中一周年,港人再次上街抗议。值得留意的是,经历一年抗争运动,游行口号已从去年的“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香港人报仇”,演变成今天的“香港人建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反送中运动一周年,周二(9日)有网民发起“7区联合和你Lunch ”,大批市民响应,活动大致和平,晚上的中环游行则演变成警民冲突,53人被捕。
中午时分,民众在中环丶太古丶葵涌丶新蒲岗丶九龙湾丶观塘及湾仔7区的商场内,高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没有暴徒 只有暴政”、“民族自强 香港独立”等口号,唱反送中歌曲《愿荣光归香港》,举“五一”手势寓意“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也有人高举“香港独立”旗帜。在场人士有上班族,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身穿校服的学生举起“香港人建国”标语。
学生:年轻的命也是命
据《明报》报导,中环置地广场有数百人聚集,保安竖起纸牌提醒民众保持1.5米距离,遵守限聚令。中三学生李同学手持“Young Lives Matter ”(年轻的命也是命)标语参与,他自言即使国安法即将颁布也“无得担心”,又称学校训导组曾对他说,留意到他参与示威活动,但他强调自己没有犯法,“无畏无惧”。
期间有亲建制及撑警者到场,指骂示威民众是“走狗”丶“卖国贼”,践踏地上标语,引起口角和骚动。商场保安介入隔开双方,其他市民稍后继续在商场内叫口号。
傍晚逾千人响应网上号召到中环流水式游行,民众在遮打花园聚集,亮起手提灯,大部分人身穿便服,也有身穿西装的上班族,只有零星全身黑衣打扮的示威者。在场人士手持标语及高喊口号,警方多次举蓝旗警告,但民众继续聚集。
示威者在游行期间走出皇后大道中、德辅道中等多条马路,有人搬出杂物设置路障,警方发射多发胡椒球枪驱散,并向行人路施放胡椒喷雾。由于现场行人路窄,在场人士无法走避,多人不适,不断咳嗽,也有多名记者被喷中。
警方在周三(10日)凌晨表示,在中环一带共拘捕53人,包括36男17女,涉嫌参与非法集结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据悉,被捕者包括元朗区区议员林进及伍健伟。
李澄欣/杨威廉(综合报导)
 
▲美国之音(VOA)6月12日报道:港人继续抗议“港版国安法”,支联会发起六四烛光纪念遭警方检控
 
 
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议者利用午餐时间在皇后路商场举旗示威。(2020年6月12日)
 
在6/12香港立法会外警民冲突一周年的当天,香港网民发起“和你lunch”的小型抗议及晚间的示威活动。同时,继支联会主要骨干及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之后,再有民主派人士因参与维园六四烛光纪念被当局检控。
据报道,100多市民星期五响应网上纪念去年6月12日包围立法会抗议逃犯条例修订二读的号召,在金钟豪华商城太古广场举行“和你Lunch(午餐)”活动。少数人因防疫“限聚令”在中庭举起标语、高喊口号,并合唱《愿荣光归香港》的反修例歌曲。更多的市民则在不同楼层呼应。
约下午1点,在东九龙的大型购物商城九龙湾Megabox,也有一些民众参与“和你Lunch”的抗议活动。
此外,还有网民号召晚上在多区举办6/12事件社区展览,及在部分商场举行合唱活动,包括“反送中”抗争的一个主要热点地点沙田新城市广场。
警方星期五(6月12日)下午发出警告,重申会果断执法。大批防暴警在各处巡逻戒备,不时截查年轻人。在金钟立法会附近,有许多防暴警及便衣警员戒备,现场有多部警车。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去年6月9日100多万市民上街游行和平抗议逃犯条例修订之后,深夜仍决定将修订草案交立法会恢复二读,触发数以万计的港人6月12日包围立法会抗议。警方向市民发射催泪弹,双方发生冲突。警方将6/12抗议定性为“暴乱”,引发市民不满,令反修例抗争不断升级,后来提出的“五大诉求”中的几项都是针对6/12事件。
此外,在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秘书蔡耀昌及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星期四被当局检控参与纪念六四屠城维园烛光晚会,涉嫌“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之后,再有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及多位常委及工党主席郭永健和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共9人,星期五以同样罪名遭警方检控。
同遭检控的支联会常委、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尹兆坚斥责这是赤裸裸的政治检控,批评警方和律政司明显违反人权公约。尹兆坚透露,警方曾表示,若无混乱不会主动介入,也有警员协助人流管制,质疑警员是否触犯煽惑罪。
支联会曾向警方申请六四当晚在维园举行年度的烛光晚会,警方以“限聚令”防疫为由禁止集会。这是31年来年年有最高达十多万人参加的六四烛光晚会首次被禁。不过,支联会以数人一组方式进入维园悼念六四死难者。
同时,在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之际,23个民主派工会联同“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原定6月14日举行“三罢公投”。此举激怒北京。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周五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展开国安法立法之际,仍有人把“黑手”伸向学校,点名指责香港众志的秘书长黄之锋、副主席郑家朗“用心歹毒、行为卑劣”。
黄之锋周五回应港澳办言论是冲着香港众志的国际游说工作而来,强调不会屈服,将会继续把港人声音带到国际。郑家朗表示,连联署、公投这种和平表达意见的方式也被谴责,无法想像未来还有什么更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强调公投将如常进行。
不过,香港众志稍后表示,因周日有热带气旋逼近,决定公投活动延期到6月20日。
此外,港府及外交部驻港公署星期五回击英国政府一个批评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的报告,称报告是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
英国政府的报告表示,“港版国安法”明显背弃中国的国际承诺,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及香港基本法所保证的“一国两制”。
香港持续了一年的反逃犯条例修订的“反送中”抗争,因1月底爆发的源自武汉的新冠病毒疫情而趋向平缓,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后,抗议活动开始恢复。但在中共操控的全国人大5月底通过推动“港版国安法”的决定后,港人的抗议活动再次活跃起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12日报道:香港反送中一周年 百人同唱荣光多人被捕
周五是香港“反送中”运动包围立法会一周年,香港网民发起晚上在多区举办相关展览及“同唱荣光”活动,警方在多区布防。包括议员许智峰在内,有多人被警方制伏及拘捕。在旺角深夜仍然有人聚集,警方出动进行驱散。
《中央社》报道,周五晚上8时左右,数百人在铜锣湾一带高喊口号,并举起“反送中”标语,但很快遭大批防暴警察到场驱散,多人被制伏及被捕,被捕者中包括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区议员彭卓棋及李予信在社交平台表示在铜锣湾被捕。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九龙旺角和新界沙田城市广场也各有百多人响应号召,举办展览及歌唱“反送中”歌曲“荣光归香港”。警方也在旺角和城市广场严密布防,在附近截查路人。
据香港电台报道,直至深夜,旺角仍然有人聚集,警方出动进行驱散,并在砵兰街截查超过100人。
另外,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前一晚签署了经立法会通过的“国歌条例”,条例周五刊宪公布,即时生效。违反者最高可判刑3年。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一直阻挠“国歌法”条例通过,使条例延宕大半年,到上月才重启二读辩论,本月4日终获三读通过。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12日要闻解说:反送中周年:六一二事件是香港警民关系转化的重要起点
2019年春夏之交,香港政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在香港引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反送中民间抗争运动。当年6月12日,港府无视港人6月9日百万人上街,和平反对通过此项条例的行动,仍然坚持将条例修正草案送交立法会二读审议。当天,众多香港市民在没有任何团体呼吁的情况下,再度集会,并包围立法会。期间,警民冲突迅速升级,警方不仅向示威者释放胡椒喷雾,更放射催泪弹、布袋弹、橡皮子弹和海绵弹,造成多人受伤,成为香港此番民间抗争运动暴力升级的起点。林郑月娥政府当日将这次行动定性为“暴动”更激发民间的愤怒。香港立法会民主党议员林卓廷2019年6月12日当天在立法会门外目睹了紧张的警民对峙。他认为,这一天是香港抗争运动的重要时刻。
法广:首先,对您来说,回想去年6月12日这一天,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林卓廷:“我首先想到的是香港人向全世界展现了我们的坚持和勇气,去对抗送中恶法。如果没有香港人的勇气,这项恶法就已经通过了,因为那天, 那些保皇党准备强硬通过这项恶法,完全漠视香港人的意愿。所以,这一天是香港抗争运动重要的起点。”
“这一天也是香港警察对市民暴力镇压的开始,但那时的镇压还没到后来那样的残暴程度。所以,六一二也是香港警方与香港市民间的关系转化的重要时刻。”
法广:林郑月娥政府当天就把这一天的行动定为“暴动”。港府后来在运动定性问题上是否有所改变呢?
林卓廷:(“港府)从来没有改变对六一二那一天的定性,说那是”暴动“。但是,香港市民绝对不同意,因为政府实行送中恶法这样的暴政,香港市民才奋起抗议,这次抗议最后也成功逼使政府在几个月之后撤回了这个条例,所以,这是很重要的公民抗争的运动。但是,政府现在还在追究那天(参与)抗议的市民,控告他们”暴动“等罪名。”
“其实,六一二是(暴力)一个起点,最重要的是7月21日元朗站发生的恐暴袭击,警方那天包庇暴徒袭击香港市民,整个晚上都没有采取行动制止(暴力),也不举报任何人。那天就让警方与市民的关系全面破裂。香港市民不再信任香港警察,他们的抗议行动也越来越激烈,警方暴力也越来越严重,逼起越来越多的市民使用比较激烈的抗争手段。”
法广:(今年)5月22日,全国人大决定由人大常委会制定港版国安法。这项国安法尚未推出,在此之前,您觉得香港政府或立法会,或市民是否还有活动的空间,比如去推动未来的国安法相对宽松,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按照港人的期待运行?
林卓廷:“我想,北京根本不会理会香港市民的意见,香港立法会的意见,它也不会考虑。现在所谓咨询香港人,只是去找林郑月娥和立法会主席,去做一种形式上的咨询。但这根本不代表香港市民的真实民意。香港立法会过去两、三个星期,几名议员, 包括我自己,要求立法会主席允许我们对国安法举行辩论,但主席一直拒绝。所以,我想,我们在香港能够就国安法表达意见的机会,非常非常小。”
“我想, 香港未来的情况会越来越坏,香港市民的抗争会越来越困难,但是,我们会坚持我们的诉求,也会尽力去守护香港。如果国安法在香港实施,香港人抗争的困难也会越来越大,尤其是国安法实施,会有国内的国安机关,指导香港的执法人员执法。这对香港的人权与自由会有很大威胁。”
“我希望国际社会继续留意香港的状况,希望他们要求中方一定要遵守一国两制,遵守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人的承诺。这非常重要。”
特区政府将六一二包围立法会行动定性为“暴动”激发了更多港人的愤怒。6月16日,超过两百万人涌上香港大街小巷,表达抗议,但港府仍然不为所动。在此后持续数月民间“流水式”遍地开花形式的抗争中,警民暴力冲突快速升级。
6月12日包围立法会的行动迫使立法会宣布暂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二读审议。港府也最终在几个月后,正式宣布撤回草案,但港府始终没有回应抗争运动提出的其他诉求,尤其是对警方暴力展开独立调查。
▲美国之音(VOA)6月13日报道:43人在香港反送中“6.12”警民冲突一周年纪念活动中被拘捕
香港 —香港民间团体与民主派区议员于6月12日反送中运动一周年,举办18区抗争街头展览,回顾过去一年运动。期间,铜锣湾、旺角及观塘多区有群众集结,警方一共拘捕43人,包括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在场记者一度被警方包围。
多次发起反送中运动大型游行集会的民间集会团队,与多名民主派区议员星期五(6月12日)傍晚举办“6-12一周年、18区抗争街头展览”,以照片及文字,回顾过去一年运动的各种冲突,包括6-12市民包围立法会。
有数以百计的市民响应主办单位呼吁,星期五晚8时在铜锣湾崇光百货附近举起手机灯光合唱反送中运动最流行的《愿荣光归香港》。
有参与的市民挥舞港英殖民时代的香港旗帜,展示反送中运动的标语及高呼香港独立的口号。
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表示,6-12一周年是市民迫使政府让步的标志性日子,值得纪念。他续说,但目前港版国安法快将实施,希望透过街站展览,让学生了解去年经历,准备迎接更大的打压。
尽管北京及港府认为国安法可以遏止港独,使社会回复平静;但自5月底中国全国人大通过相关立法决定后,香港学生及年青人在街头高呼港独口号的声音更响亮。郑家朗认为,政府的举动更激化香港学生的反抗。
在现场参观及高呼口号的市民与学生,表现和平。但大批防暴警察高举蓝旗,警告聚集人群参与非法集会,随后并武力驱散及拘捕。
在场监察警方拘捕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峰,被警方警告不可以使用扩音器,一度被警方带到后巷截查。他被放行后,向传媒表示,曾经被被武力对待与言词挑衅。
许智峰发言其间被在场警员要求离开。警方并指控在场采访记者非法集结,突然包围记者要求停止拍摄并出示证件确认身份。大批记者不满要求解释,其后,警方传媒联络队人员到场后,才无条件解封不再坚持登记身份。
对于这种武力驱散铜锣湾和平街头展览的做法,南区区议员彭卓棋批评,警方才是扰乱社会秩序的根源。
当天晚上也在现场的14岁中三学生Alex表示,去年6-12也曾经现身金钟警民冲突现场,认为警方使用过度武力。他表示,应该要尽快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让中立人士调查过去一年警方涉嫌滥用武力的事件。
Alex坦言,有担心和平参观街头展览都可能被警方拘捕,但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仍然走出来。
警方表示,星期五晚铜锣湾、元朗、旺角及观塘一带都有群众集结及高声叫嚣。其中在旺角山东街,有人在高处向警员投掷硬物,警方多次警告参与者停止违法行为无效,于是驱散及拘捕参与者。警方表示,截至星期六(6月13日)凌晨,共拘捕43人,包括28男15女,涉嫌伤人、参与非法集结、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公众地方行为不检及藏有攻击性武器等。
据多家香港传媒报导,建制派民建联前社区主任邝星宇,星期五晚9 时许在观塘港铁站A 出口附近的民主派6-12街头展览站高叫撑警口号,然后亮刀企图追砍在场记者及市民,一名身穿黑衣的22 岁男子上前阻止,左手被刀割伤。施袭者其后被警方以涉伤人罪拘捕。
 
▲美国之音(VOA)6月15日报道:香港民间三罢公投在即,大陆官员称港版国安法不溯及既往
 
 
香港抗议者在一家商场内集会纪念香港百万人大游行一周年并要求“五项诉求缺一不可”。(2020年6月15日)
 
中国一名高级官员表示,香港的国家安全立法不会追溯性地惩罚人们。这位官员还说,中央政府预计只有在极特殊的情况下,对最严重的国家安全案件拥有管辖权。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星期一(6月15日)在深圳出席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研讨会提到了香港居民、外交官和外国投资者就这项有争议的港版国安法提出的法律追溯力问题。
中国人大5月28日通过有关“港版国安法”的决定草案。外界担心,“港版国安法”针对的就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一旦这部法律正式生效,将对反送中运动的参加者进行秋后算账。
2019年6月9日爆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是香港历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社会运动,创下参与人数达200万的最大型和平游行纪录,也发生过多次激烈的警民冲突,截止2020年5月底被捕人数接近9千人。
这场“没有大台”、主要靠网上讨论区及流动通信程序动员的“流水式”(be water)社运改变了香港的社运模式,以至政治、社会面貎,甚至引发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制订“港版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将会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引入香港实施。
2019年2月港府宣布为引渡台湾杀人案港人疑犯陈同佳,修订《逃犯条例》允许香港政府以单次个案形式,处理中国大陆及台湾等地移交逃犯请求,触发香港史无前例的反送中示威浪潮。
港澳办副主任邓中华星期一还表示,虽然北京必须能够对最严重的国家安全案件拥有管辖权,但香港应该负责大部分执法工作。他说,中央直接控制预计将在“非常、非常少的”情况下使用。
据香港南华早报,邓中华的发言标志着内地官员首次提供了港版国安法框架的细节。预计新法律最早将于本周末由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
中国全国人大在5月28日通过的制订“港版国安法”决议,授权其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为香港起草一部量身定做的国家安全法,将分裂国家、颠覆、恐怖主义和外国干涉城市事务的行为定为非法。不过,中国人大在5月28日通过决议时,几乎没有给出任何细节。
批评人士指出,“港版国安法”将扼杀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和独立的司法,这些被视为是香港成功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关键。香港泛民主派把这一立法称为终结“一国两制”的恶法,呼吁港人全民反抗。
不过,中联办副主任陈冬6月15日在出席同一个研讨会时表示,“一国两制”是中国政府为实现国家和平统一而提出的基本国策,国安立法是为“一国两制”进行制度加固。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香港的民主抗争一度暂时停止。制订“港版国安法”决议的通过重新点燃了反政府抗议活动, 尽管港府颁布遏制疫情传播的限聚令。在许多情况下,香港禁止8人以上的团体聚集,以防止新冠肺炎的传播。
香港“二百万三罢工会联合阵线”宣布,由于天气原因将原定6月14日举行全港罢工公投延至于6月20日举行,反对“港版国安法”。联合阵线设定的目标是争取6万名会员投票。
同时,香港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也将原定在同一天举行的罢课投票延至6月20日,争取至少1万名中学生参与。 
 
 
关键字: 施英 一周新闻聚焦 香港民众示威 纪念6/9百万人 大游行一周年
文章点击数: 154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