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8/2020              

长天白日:坐等天意,坐待天明(随笔二则)

作者: 长天白日

 
这得多厚脸皮才能做出这种文章
 
 
中美关系不是靠想当然就能好起来
 
 
之所以有这题目,与近段时间不断看到西方“几个政客”被央视和“钟声”(相当于文革中御用“梁效”、“罗思鼎”的写作班子)在人民日报上大骂有关。
 
不要以为天天骂人家,骂过就没事了,过段时间人家就会彻底忘掉。不可能。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大家都喜欢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不是说着玩儿。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论战”,你来我往,居然论战到“九评”,也就是双方都煞有介事地各策划出九篇大文章,骂对方。中国骂苏共修正主义,苏联骂中共修正主义。事情过后,连人民日报也承认,那不过是一场口水战,是废话,什么意义也没有。
 
不要以为我在信口胡说,你读一读于光远的《我忆邓小平》,就知道确有其事。七年前,南都周刊记者采访九十二岁的何兆武先生,文中说何先生说他“曾经在很长时间内自己订阅《人民日报》,直到中苏论战之时,有一天他看到评论里写:今天看起来,双方说的都是废话。而这之前,他们投入近两年的时间和精力,反复学习《九评》。劳动就这样白白废掉,他有些黯然。”当时中国社会是一个什么情形啊,绝大多数百姓人民吃不饱穿不暖,然而,一个国家跟另一个国家成年累月说着废话,甚至用废话打笔仗,真是情何以堪!
 
现在我们骂“几个政客”已经有段时间了,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直到现在的“人类公敌”。该不该骂?站在中国某类人的立场,似乎该骂。但如果承认中国官员中国领导人代表中国这个国家包括人民,被骂的那些“政客”,他们难道就不代表他们的国家和人民吗?说不通啊。当然骂他们的媒体可能不这么看,认为政客是政客,人民是人民,要把人民与“政客”区别开来。可只要实事求是,即使把那“几个政客”实际上是由人民选举出来或者由人民选举出来的人任命的抛到一边,哪个国家的“政客”都一定说他们代表自己的国家,没有政客敢说他与自己国家的人民离心离德。如此一来,央视也好,人民日报也罢,总是不断地骂那些“政客”,他们国家的人民听着会好受吗?
 
6月14日人民日报第3版又发表“钟声”的文章,题目是《人民友好不可阻挡》。严格说来,这种标题有语病,是哪一国人民还是世界人民,主语不够清晰。好在众多媒体转载时都注意到这一点,大家都在标题前面加了四个字:“中美两国”。这才符合汉语语法要求。看来,美国人民如何我不知道,很多中国人真是希望“中美两国友好”,而不是相反。然而,“代表”中国人民的写作班子却在标题上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真是丑陋之极。
 
可我们知道,就算承认“钟声”这篇文章要结尾处说的:“国家关系归根结底是人民之间的关系,需要人民支持,最终也服务于人民。”可也还是要明白,美国人民毕竟还是要一些“政客”领导,何况美国会两院通过的事,美国人民无权反对,这是美国宪法赋予议会的权力。或者说,美国两院要做什么,就等于美国人民要做什么。这是事实,与政治或价值观没有关系。因为那些议员事实上都是各州人民选举出来。人民不会反对自己。克林顿说“不是他领导美国人民,是美国人民领导他”的话,不可当真。别说现代,纵观人类史,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国家反对或痛骂另一个国家的“政客”,却能与那个国家的人民好得不得了。没有这种事。相反,只有当与那个国家“政客”包括国家最高领导人相互尊重,情深谊长,两国人民才能友好往来。可我们有些人不实事求是,天天在那儿说着一些想当然的话。
 
记着:美国人民大概还是听他们“政客”的;中美关系也不是靠想当然就能好起来。
 
 
只要“接班人”,不要“钟美美”
 
 
哪家要有一个钟美美,爹妈又思维正常,通情达理,那真是喜欢死了:自己的孩子简直就是一模仿天才。我不知道这孩子从几岁到现在十几岁,为何没有被“教育”成他们想要的孩子。估计学校和有关部门也感到奇怪。于是很快就派人“接触”“引导”。因为他们不需要这样的天才少年,他们只想要他们想要的,用什么人的话说,就是要一个肯接班的少年,比如像武汉那个手胳膊袖子上有几道杠的那种。
 
咱们有个模子,不希望少年是“模子”外的作品。“当地教育局表示希望从正面引导孩子,去拍一些正能量作品”,而钟美美学校也承认找孩子谈过话。于是孩子的“风格”很快就变了,变成有些人想要的了,只是网民们再也乐不起来了。
 
为什么就不能让孩子自由自在地成长。有人会说,孩子像树苗,有时“不扶”它会长歪。是啊是啊。问题是钟美美应该“扶”需要“扶”吗?这种孩子如果不是生在我们这块地方会怎样,还会不会有学校乃至当地教育局出来“干涉”?
 
以自己极为有限的所闻所见,就知道北大教授张维迎、科技日报总编刘亚东、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资中筠,他们都强调:我们这个国家已经有五百或一千年在科技创造方面没有对人类做出重大贡献了。为什么呢?谁都知道,就是不让说。弄得钱学森这种国宝级的科学家晚年也坐不住了,弄出一个“钱学森之问”:为什么中国出不了大师?
 
其实答案早已在大家心中。我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培养”“教育”,可结果培养教育出了什么呢?文学奖不说,获得诺贝尔奖的只有一个屠呦呦,我想她不会承认自己是“培养”“教育”出来的。后来觉得我们的“培养”“教育”大概真的有问题,从邓小平时代开始,就想法送到人家那儿去留学,接受再培养,再教育。可至少四十年了,效果好像并不明显,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还是没有被那些中国留学生创造发明出来。现在可以说,从自由创造方面而言,我们的少年不强;少年不强,青年也不强;青年不强,什么时候还能强呢?
 
你说就你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当然不是。大家都知道。可就是谁也没有办法解决或叫改变。你说这不是“出妖怪”吗!是。肯定出妖怪了。问题是大家都知道这个“妖怪”是什么,可就是束手无策,看着这“妖怪”折腾教育,而折腾教育,也就等于折腾一代又一代人,最后折腾这个国家民族。呜呼!我们毫无良策,唯一能做的,就是坐等,坐等天意。
 
短文完了,莫名其妙地记起一位法学家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坐待天明》。
 
 
关键字: 长天白日 坐等天意 坐待天明 随笔二则
文章点击数: 986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