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0/2020              

黄亮:溜达(小说连载十三)

作者: 黄亮

 
 
 
二十四
 
 
 
    第二天出门被堵了回来,也不知道哪家骗子企业缺钱,雇了几辆带喇叭的三轮大早上十里八乡广播破产清仓大甩卖,全镇老人都被忽悠到前边路口哄抢,堵了个水泄不通。
    水泄不通当然太夸张,起码哥们要硬挤肯定是能过去,可我一大小伙子,挤一帮老头老太,半路就得羞死过去,万一被人拍下来放网上,误以为也是拼抢的一分子,先人都能羞死,所以不通。老黄那儿,看脸色显然是拼死也过不去的沮丧,还是不通。所以只能和少数几个也没啥急事儿的路人边发牢骚边看热闹。
    等抢到前排那几位大爷大妈捧着大包小包战利品,兴高采烈凯旋归来,我凑上去一看,基本就是康帅傅哇呵呵立曰之类的脑残盗版日用品,气炸了,破口痛骂无良奸商和乡野愚民,边骂边佩服自己口才和人品——咦,哥们咋这能侃,这有正义感呢。
    等我越骂越来劲,越扩大化,开始数落中国中老年人普遍贪便宜没素质没教养没公德——波及到老黄时,老黄自然而然跳了出来:《热爱生命》看过没?
    我警惕:看过,咋?
    老黄继续:那结尾你还记得吧,那人被救了以后天天忙些啥?
    我高度警惕:把能吃的全塞自己肚子和屋里。
    老黄启发:有没有想过为啥?
    我红色警戒:饿狠了触底反弹一下别不过来,很正常啊。
    老黄总结:那人才饿了几个月就能成那样,你看看前面那些人曾经饿了多久,匮乏了多久,那点小便宜,他们不贪不挤不争不抢可能早埋土里,或者早把家人坑死了,你指望他们能有啥素质?战天斗地无法无天的野林子里培养出来的群众,没上你们家继续斗地主吃大户你就知足吧。
    第二只靴子落了地,我倒是心不慌了:这理儿不通吧,以前被祸害不得不抢可以理解,这么多年过去了,啥毛病也不能烙一辈子啊,不能永远拿着过去当现在无耻的借口吧。
    老黄叹息:雨果的《悲惨世界》读过没?
    我得意:当然!
    老黄接着叹:很少有人跌落而不坠落的,况且,不幸的人和无耻的人在某一点上可以混为一谈,可以用一个词,一个命中注定的词来称呼:悲惨的人。这话还有印象没?
    我没,于是恼羞发作:咋?道理讲不过又准备拿名人名言压我?只要是坠落无耻,就该批评指责,甚至强制改正。所有的罪仔细找都能找到外部原因,难道就都不能惩罚裁决了?所有的错也都能找到外部借口,因为有了借口,就可以叹着气相互宽容原谅,然后一口锅里比着烂到透?这社会如此溃烂,这些人和这些思想要我说不是元凶也是帮凶。
    老黄深度叹:人,就那么回事儿,打小听什么看什么,长大就说什么做什么,就算知道错了,想改也难。我们这一代是在一个你们光靠猜测阅读根本无法理解的环境下长大的,也不指望你们多体谅。你们这一代相对正常了很多,我们没有的,你们有机会有,这是好事。但问题在哪吧,一个正常环境里长大的正常人,面对不正常环境里长大的“残疾”人,应该尽可能宽容,而不是厌弃。你看对面那些朝鲜人,你要能跟他们聊天,人一开口说咱是修正主义社会应该集体被炸成烂泥,你是觉着恐惧还是愤怒还是可笑还是同情?他们压根没机会去懂,或者就算懂了,也不敢不那么说嘛。
    我不服:可现在也半拉正常这么多年了,肚子也早填饱了,还一窝蜂似的见便宜就冲,害人害己,不该当头棒喝严厉指责吗?
    老黄语重心长:心理学上说先一步获得者,往往对后来者不由自主的瞧不起。早先在网上有这么一段子,说89年之后东欧人排队去办美国护照,前边那人刚办完,扭头就对后面的人说:你们这些外国人。你想想,你现在是不是也有点这架势?你也不过就是比我们运气好点而已,咱们两代换个年头活,你这倒霉大半辈子的受得了被后生指手画脚疾言厉色?
    我有点羞愧,但还是犟:那您说怎么办,因为遭过罪就犯错有理,谁都不能批了?
    老黄心长语重:批评指责都可以,但别忘了心里的怜悯。善意提醒和恶意嫌弃是两码事,你刚才那嘴脸,是想帮着他们改正错误,还是想把老碴子们全扫进历史垃圾堆?
    我嘴硬:当然是善意。
    老黄斜视:哦?
    我崩不住了,脸不由自主发烫,但宁死不屈:那您说怎么善意,学您拍人膀子,劝人别做傻事,然后再被喷脸唾沫?
    老黄大义凛然:不能因为一点小挫折,就把自己认为对的轻易否定掉嘛,我们用最文明最善意的方式去推动进步,效果肯定最缓慢,但也一定最踏实嘛。坚持,坚持不一定胜利,但不坚持,就一定没戏。
    那会还没键盘侠这一著名称号,哥们只能以朴素的网民阶级感情觉么出老家伙光说不练,于是果断鄙视:大道理一套一套,您倒是上前做点给俺们后生带个好头啊。
    老黄顾左右而胡言:现代社会,分工精细明确,有人负责理论创造,有人负责实践检验才合理嘛。
    我调动浑身每一根毛发来鄙视他,连鼻毛都因为喘气太粗直直的翘出两簇来,老黄一看把我气成这样也虚了:再说一个一个劝也没效率,咱浑身都是坑,能埋多少人?我看路那头有个复印店,要不咱把道理都写下来,打印上几百份四处散散?
    我鼻毛生生又长出三寸,老黄眼睛显然被刺痛了,使劲揉:你看不起就看不起,我也不跟小辈计较,看不起完了你自己冷静想,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有效率。
    我没理他,但鼻毛缩了回去,老黄蹬鼻子上脸:回头对着镜子赶紧修理下吧,黢黑粗壮都扎嘴里了,这么发展下去以后牙刷都能省下了哎。
    我得意:不懂欣赏吧,咱这造型,出门起码不怕犯罪分子盯上。
    老黄再蹬:我看你是实在好不起来,不得不走另类风格吸引眼球吧。
    我被戳中伤心处,大怒,一把勒住他:走,咱去打印,完了你散发我监督!
    老黄大笑:走!
    俩钟头以后经老黄口述复印店姑娘无限腻歪的三百张说教出炉,老黄慈母般把那沓纸捧怀里深情抚摸,赞不绝口:字字珠玑的锦绣文章那,浅显易懂深入浅出,启蒙劝善普渡众生,老夫无意中又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啊哇哈哈哈哈~~~~~~
    我和姑娘联手鄙视,她吐唾沫我吐痰,老黄瞅见也不羞,哈哈狞笑出门去,痴痴呆呆回头来,我惊了,心想这世上还有事能让老黄呆成这样?党天下完蛋了?满清复辟了?出门一瞅,我也痴。人呢?骗子和傻子们呢?哥们钱都花了,出门就给我看这个?无垠的荒野?
    和老黄面面相觑了一阵,觉出所有这一切都怪他,于是眼神儿里带出杀气,老黄不亏是老江湖一看风头不对,马上拍胸脯子豪情万丈:没关系,一路边走边发也一样,批发变零售而已嘛。
    我听着这句还像人话,正准备宽恕,老油条把纸往我怀里一塞,破袖一摆:走着!
    气疯了,要不是心疼自己钱,当场就得摔,紧走两步摁回他手上,再送上两道无比锋利的眼神,大步朝前走去。老黄也没再作,嘟囔着人心不古世风日下跟了上来。
 

二十五
 
 
    传教士这活不是人干的!
    首先你得相信自己相信的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这个对老黄和我来说都不难。然后还得相信手里那沓破纸是真理的载体,这个对老黄来说也不难。最后还要面对芸芸众生盲目麻木质疑讥讽的脸庞,用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把真理塞人手里,然后沉痛接受着一望无尽的,热脸贴上冷屁股般的失落,这就太难了,压根儿不是人类该遭的罪。
    咱这人还有个毛病,但凡看到哪个东东特别好,比如一篇文章,一部电影,一首歌,会热心推荐给周围所有人,这当然算优点,问题是倘若他们胆敢不喜欢,我就会愤怒:吗的这么好的东西给你你不要,干死你!
    老黄那纸上的道理因为没有吸纳哥们的金玉良言和警句,不算好,但起码还算通,我也真觉着自己是在做善事,再加上年少轻狂爱幻想,拿着散之前还迅速做了十多个振臂一呼万民景仰速成版圣保罗和各类领袖刚发家时的梦,没半天就被现实灭成了尘。
     开头都笑眯眯的,接着还算是牌子的烟还有点受宠若惊,一开口要拯救,全木,再塞纸各种推脱嫌弃,还有俩楞说自己是文盲的,这咋整?不能气死自己,也不能把人民群众当游戏里的小怪兽,走一路杀一路,再说就算当,谁杀谁还真不一定。
    再看老黄,也一脸沮丧和犹疑和羞涩,显然是在艰难寻找一失足约到芙蓉,不想含泪打完又不想承认自己瞎的借口,于是哥们迅速抢退堂鼓的先手,说自己有“不要干死你”的病,这事儿弄不了,还是跟在长辈后边多学习多思考才是正道。
    老黄却瞬间有了精神:哎呀这算啥毛病,老子当年信仰共产主义,那碰上敢不信的那才是真刀真枪真往死里干呢,武斗知道不?输出革命听过没?
    我也精神:靠啊,原来我这毛病是共匪和你们传下来的啊,我这儿还天天自责愧疚呢,冤死了。
    老黄严肃:病这东西,都是打外边传来的,传上了你就是宿主,就有义务自己花钱吃药戴口罩,别再传给更多人。得了病不治,天天出门转着圈喷唾沫星子埋怨别人,说的再对那也是个祸害。有啥冤的?
    我恍惚:这理儿听着咋这耳熟?
    老黄微笑:前两天你自己说的,老夫给你提纯精炼融会贯通再灵活运用了一下而已嘛。
    我假装欣慰:被人青出于蓝的感觉还真不赖哈。
    老黄干咳:一字师而已哼哼,总之道理是通的,所以还是得边改毛病边继续。坚持,哪儿有什么胜利可言,坚持意味着一切。
    我斜他:我看您这种效率也不高,效果也不好,全发完也才几百张,撂网上也就几百个点击,还没人跟帖,咱以前随手写的扯淡帖也没捞着过这种凄凉下场啊。
    老黄点根烟湿咳,手往苍茫大地上远近错落的土黄色屋子处一划拉:你指望这些人上网看你帖?
    我逆时针划拉回来:您指望这些人上炕看您纸?
    老黄忧伤,三口嘬完两根烟——一口一根,对烟屁一口,再一口抽完第二根。这盖世神功,我也就在电影里包租婆和生活中老黄身上见识过,不服不行:要不咱学人轮子,往电线杆上帖,门缝里塞?纸上再多印一行字儿,不转不是中国人?
    我吐了:大爷,咱能学点好吗,找抓呢,就算找,再也找个救国救民千古流芳的榜样啊,学轮子,死了都对不住围观群众那唾沫。
    老黄目光炯炯:轮子丢不丢人回头我再教你,你就说这法子是不是更有效率吧,起码不用咱爷俩跟个复读机似的逮谁跟谁倒带重播了吧。
    我一想也是,于是到个杂货店买了瓶质量甚是可疑的胶水,边走边找电线杆边做贼——先踩好了四顾无人的点,一个望风一个哆嗦着赶紧帖,完事迅速离开,脸上无比庄重无比严肃无比无辜,心里准备好了一万个被人发现立刻划清界限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理由。
    为国为民的大好事做成这德行,作孽啊。 
 
 
关键字: 黄亮 溜达(小说连载)
文章点击数: 5671

 
english twitter